第四百五十章 魔兽世界的尾声

推荐阅读:销魂老板娘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将军影后的圈粉日常重生之狠爱天眼医妻官道巅峰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婚途陌路蜀山道主小奶喵征服全娱乐圈[重生]纨绔高手混都市

       时已近夜。

    外面一直是阴沉沉的,没有晚霞红得妖异的云彩,没有迟暮的夕阳,只有归家的鸟兽在天际飞翔,但看起来也是那么的不安。也有夜风在静静的吹拂着,带来冰凉沁骨的温度,还有令人心烦的气息。

    想来这些鸟兽也正是感受到这种死寂的气息,才显得如此不安和焦虑吧?

    此时距离麦迪文的死已经过去三天了,卡拉赞的诅咒已经越来越重。

    旁边艾尔文森林南部已经因麦迪文的力量而陷入阴暗,这偌大一片生机勃勃的被古老植被覆盖的地区,在守护者死后散溢出来的力量下是如此微不足道,想来用不了多久,它就将彻底变成原著中的暮色森林,而不只是安阳这个先知口中的暮色森林,届时,这里将变成邪恶怪物和黑暗生物的乐园,成为被诅咒之地。

    下方的平民在夜以继日的为他翻动着古籍,赚取着不菲的佣金,他携带的所有机械眼都在全天候运转。

    不用启动飞行动力装置,只负责摄取图像画面和信息传输的机械眼充能一次能够连续工作很久,这就为平民们再次增加了工作负担,并且因为麦迪文的诅咒力量越来越强,已经有不少人支持不下去了。

    有人因为疲劳而倒下,有人身体渐渐不支,有人精神变得恍惚,还有人在夜间见到幻象而被吓得不轻。

    这些仅仅负责快速不断的翻书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每个人都不能连续工作,也不能在这里呆太久,否则就会被麦迪文的诅咒影响,身体或者精神失常,或者被夜间的幻象吓倒。

    即便如此,因为那大量的黄金,来这里的人依旧前赴后继。

    就如未来这里彻底沦为禁区,但依旧为了宝藏而趋之若鹜的冒险者一样。

    安阳依旧坐在窗前翻看着埃拉斯提笔记,不时试着停下来思考、冥想一番。

    奥术魔法能量的积累过程其实和法力的积累有着一丝异曲同工之妙,而且都是吸收天地之间的力量,只是说法和转化过程不同。或许他可以改良一种方法将两者结合起来,同时吸收天地灵气,以生物芯片或者不断练习生成本能来控制不同的灵气吸入、转化和存储,从而做到一次性修行,同时积累法力和奥术魔法两种能量。

    当然,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事情,也是一个十分浩大的改革工程,他一个人肯定很难完成,他也没有那个精力和那么庞大的知识积累,或者说是专业水平。但日后魔法引入了他的帝国,魔法与法术同台争辉,是必定会有人这么尝试的,至于能否成功,或者这条路干脆走不通,那都是尝试之后才知道的事了。

    毕竟无论是科技还是其他知识的发展,都需要不断的畅想和勇敢的尝试,哪怕失败也在所不惜。

    而且魔法和法术的结构和触发、引导都有可互相借鉴的地方,即使两者的力量积累方法不能融合,在法术具体上也可以互相取长补短,总之是一个良好的发展趋势。

    不过这也很正常,纵观历史,无论是怎样的文明之间的文化互相接触、融合,除了战争和破坏等暴力手段,仅从文化上来说,所带来的结果都是有利的。

    晚上的风有些冷了,安阳即使体质好,感觉不到冷也感觉得到凉,不由紧了紧宽松的袍子。

    不远处响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显是卡德加。

    果然,卡德加那张老实木讷长着点小胡子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说:“先知,前线最新传来的战报,暴风城和兽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双方都死伤惨重,最终莱恩国王救了暴风城的俘虏,暂时休战。”

    安阳关上古籍,皱了皱眉:“莱恩国王没有死吗?”

    卡德加愕然,反问:“难道在原本的历程中,莱恩国王会死吗?”

    安阳点了点头,声音有些低:“看来我已经改变了太多,现在的时间已经完全混乱了,我看得太模糊,已经无法预知到清晰的未来了,但还好,被腐化的守护者已经被消灭了。”

    说着这话时,他有些忧心。

    莱恩国王没有死,也就意味着洛萨无法当上摄政王,这对艾泽拉斯的历史改变太大了。

    他可是知道,在代代相传的提瑞斯法这类“人造”守护者之外,艾泽拉斯还有着一群被“创世神灵”泰坦所认可并赋予权利和责任的守护者,那便是守护巨龙。

    其中青铜龙有着穿梭时间之力,负责维护时间线的正确性和在时间线错乱时将其修正,自己现在改变了这么多时间,也不知会不会被认为是改变了时间线,从而受到青铜龙的“修正”

    不得不承认麦迪文非常强大,能以一己之力撕开两个世界的裂缝,另一边作为兽人中最强萨满的古尔丹在被萨格拉斯的副官基尔加丹掌控堕落成术士之后,还必须在影子议会的帮助下,汲取许多生命作为燃料才能完成与麦迪文的黑暗之门工作对接,相比起来,古尔丹简直是差远了。

    同时麦迪文还被最强的守护巨龙黑龙死亡之翼所深深忌惮,说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生物也不为过,但守护巨龙同样非常强大,绝对不是安阳这点本事所能抗衡的。

    所以他心累啊

    不过安阳也有着几分侥幸。

    有可能因为自己并非从未来穿梭过来,而是突然出现的,艾泽拉斯的时间线的未来还未出现,自己不会被认为是从未来到现在的时间线篡改者,相反,青铜龙很可能将自己认为是艾泽拉斯历史的一部分,那么自己所改变的未来便是正确的未来,自己也不会被看做是时间线篡改者而被清除掉。

    还有就是

    也可能系统根本没创造守护巨龙出来。

    顿了顿,他又对卡德加说:“你继续说,这场战争之后怎么了”

    卡德加点了点头:“在这场战争中,术士古尔丹受到霜狼氏族的偷袭,被杜隆坦和奥格瑞姆重伤,但杜隆坦和古尔丹并没能将他杀死,而是被他带领亲卫逃走了,后来杜隆坦率领他的氏族前去追击,奥格瑞姆则留了下来趁机掌控了部落,连其他兽人英雄也被他击败,现在他正与指挥官率领的暴风城军队遥相对峙着。”

    “奥格瑞姆是一名十分强大的兽人,睿智而强大,又以兽人至上,并且有着很浓厚的权利欲望,他掌握兽人部落是迟早的事情,在原本的历史进程中他就会成为兽人部落的大酋长。”安阳平静的说着,像是在叙述一个很稀松平常的故事,又叹了口气,“没有了黑暗之门连接两个世界,仅凭这些兽人,似乎很难撑得住啊,毕竟他们将要面对整个艾泽拉斯。”

    卡德加则皱了皱眉:“信上说,前往进攻其他人类国度的兽人正在撤,很可能反扑暴风城,而莱恩国王则许诺为霜狼氏族的兽人在艾泽拉斯寻找一片栖息地。”

    安阳摆了摆手:“这些已经与我无关了,我的目的只是消灭邪能,现在麦迪文已死,古尔丹也在逃亡,我只想安静的阅读艾泽拉斯的魔法知识,在之后,我会找一个时间安静的离去,至于人类和兽人的争端,我不想过多的插手,也不想去伤害任何一个种族的生存和未来。”

    卡德加的目光有些闪烁,不禁往身后看了眼,但什么也没看到。

    他又想起了下面正在不断翻越大部头古籍的平民们,还有那些代替先知阅读和记忆的“金属魔法眼”,正义难以想象的速度阅读着书籍,先知貌似就是靠这些将艾泽拉斯的知识保存下来。

    如果这样也能算是阅读的话

    那简直太恐怖了!

    知道安阳正在疯狂拷贝艾泽拉斯魔法知识的他,却找不到阻挡的理由,也没有拒绝的能力。

    还好,这位先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表现得很伟大,很正直,也很善良和仁爱,胸襟宽广,一直在帮助艾泽拉斯和德拉诺的人们抵抗邪恶,好像任何种族在他眼中都一视同仁。

    至少他表现出来的是这样。

    至于更深入的,或者这位先知偶尔展露出来的戾气和强势杀意,卡德加不敢深入思考。

    他只期望先知能如他所说,过不了多久就会离开,从此以后永不接触艾泽拉斯。

    安阳从窗台上下来,对卡德加笑了下,拿着书了房间。

    次日,有客来访。

    来的是达拉然魔法王国的魔法师们,他们听说了麦迪文的腐败与死亡,特意前来查探。

    毫无疑问,他们的心思就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卡德加先是与他们交涉,然后产生了冲突,这位年轻的小法师并不畏惧,甚至没有请求安阳的帮助,差点直接与这群法师交手,但安阳还是听到了动静及时赶来,以强势的手段直接将这群人赶了出去。

    魔法师们是强大的,但如果没有机会使出魔法,他们简直是太脆弱了,比修道之人脆弱太多。

    即使大法师安东尼达斯亲自前来,安阳也能趁其不意将之狙杀。

    所以他毫不在乎。

    而后,洛萨带领的暴风城人类军队再次与奥格瑞姆带领的兽人大军交手。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5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5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