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人心与末日

推荐阅读:帝国再起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超级预言大师修炼狂潮海贼之天赋系统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带着系统回大唐穿越大反派黑夜玩家斗战仙穹

    安阳行走其中,未引起任何人察觉。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到处都躺着尸体,四周的木质房屋燃着大火,有些则已经被烧成焦炭,只冒着白色的烟子。

    看来城门被破之后,双方在巷道中又展开了厮杀,最后是以罗老鬼的胜利告终。

    而且就发生在不久前。

    至于胜利之后么……

    安阳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

    他能隐隐感应到曾在这座城池中存在的杀意,和接下来的绝望残酷。驻足闭目,似乎还能听到那充斥整座城池的嘶吼喊杀。

    双方兵器碰撞的叮当和利刃切入肉体的声音,那自然与影视作品中的战争完全不同,没有那激昂壮阔的旋律,也没有你来我回的交手和将军一骑当先的英雄色彩。有的只是一群粗加训练的汉子、一群拿起武器的农民,在进行一场押上性命的砍杀。

    甚至从技巧上来说它比地痞流氓的争斗都高明不到哪去,差别只是规模更庞大,更残酷,更血腥,输的人将失去所有!

    当进攻方取得胜利,他们便对守方赌上性命也要守护的家园开始了非人行为。

    失败者遭到屠杀,排成一排跪着,被齐刷刷的砍下头颅。鲜血飙射而出,顺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道往下流淌、晕开。

    入侵者见到房子就冲进去,见到人就杀,见到值钱的东西就抢。俨然一副侵略者的姿态。

    至于见到妇女……

    那尖叫声仿佛就萦绕在耳边,伴随着士兵们的喊笑、打骂,还有癫狂的粗吼,本来也为人父为人夫的他们已然失去人性。

    安阳深吸了口气,摈除杂念,继续迈开脚步,小心避开地上的血迹,边走边看。

    其实真实的古代城池和古装剧中从各大影视城取的景差别挺大,没有那么多院落府邸和青瓦白墙,也没有那么多阁楼,更多的是称不上烂也绝对称不上好的房子排列在一起,但被一把火肆虐过后,不管好坏也都只剩下一片焦炭了。

    偶尔还能闻到焦臭味和肉香,只是一想到是平民或士兵倒在房子中的尸体散发出来的,就令人作呕。

    火焰燃烧散发出高温,寻常人都只有绕着走,地上的血水则被烫得冒泡。

    安阳走入内城区,眼神立刻变冷了。

    按照地上的尸体和火势来看,战争应该是在昨天结束的。外城区的平民都被集中到了这里,有些人被绑成一串抽打,有些人则被拿着铁刀长矛的士兵当做练手的靶子,如同猪狗一般被肆意凌虐,换来这些布甲士兵的快意和大笑。

    “哈哈哈,猪猡!”

    “杀,老狗子,换我来!”

    “你来就你来,正好老子也累了!”

    刺耳的话语响彻耳边,到处都是平民们绝望的眼神,大喊与惨叫交杂在一起。而换了一个屠夫之后,屠杀依然在继续。

    旁边倒着几具白生生的肉体。有些衣服被撕碎,有些被剐掉大半;有些被粗壮的麻绳绑着,有些已失了生机;有些只穿着平民妇女穿的粗布麻衣,有些则穿着富家小姐或官家千金才有的罗衣,还有些穿着更美的绫罗轻纱,估计是青楼中的女子。

    几名粗糙黝黑的汉子正伏在几具身体上耸动,肆意张狂的大笑。而那些女性呜呜的挣扎着、哭泣着,却全然无济于事。

    她们的身体上满是淤青,或者遍布鞭痕,*甚至还有被烙烫过的痕迹。

    显然她们遭遇的不止是玷污,还有更非人的虐待,只为了满足这些人的*或者成为统治者用以控制这些畜生的手段。

    “妈的,死了!”

    一名汉子骂骂咧咧的从一名妇女身上爬起来,随手将一根麻绳扔掉,提起裤子。

    躺在地上的女性衣裳半截,白皙的躯体上全是淤青和咬痕,银簪掉落,一头黑发散落在石板上,衣裳华贵,似乎在说着她在城破前也是个有不小身份的大家夫人,也隐隐能看到那近三十岁却依旧姣好的容颜。

    而她的致命伤是脖子上的一根血痕,显然是那名糙汉子刚刚用麻绳勒出来的。

    汉子走回自己同伴的位置,马上遭到了一阵怒骂:“你个脓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够爽的,就被你给弄死了!那可是你个脓包原先种田的时候遇见了头都不敢抬起来看的大夫人,老子还想好好爽一把……”

    这名黑汉子说着说着,却忽然发现面前的汉子盯着自己背后,眼神有些呆滞。

    “什么……”

    黑汉子一回头,也愣住了。

    刚才还空无一人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年轻男子,他穿着灰白长袍,像是说书人口中的贤者,反正绝不像是那些神仙。

    男子淡淡站着盯着他们,手无寸铁,但最令人愕然的是他的目光,冰冷漠然。

    “谁……谁!”

    十来名汉子连忙反身抓起铁刀,站起来朝安阳围过去。

    只有最开始那名汉子没动,因为也只有他看清了安阳是如此凭空出现在那里的。

    安阳没有说话,一挥手,从旁边燃烧的房子中顿时冲出一条火龙,呼啸着席卷过来将他们环绕其中,并不断缩小圈子。

    “轰!”

    火龙呼啸着,声势浩大。

    那些汉子们立马一片惊呼惨叫。

    “这是什么!”

    “妖术,是妖术!”

    “我们冲出去!”

    “不行,太烫了,刀子一碰到就烧得鲜红鲜红的,我们肉做的,过去肯定死!”

    安阳手下的火龙高度集中,控制着一点也不沾上这些人,并且温度极高,早已不是房子上烧得凡火这么简单了。

    但火龙却在不断靠近这些汉子,一点一点的缩小,导致里面的温度越来越高。

    “不行了,好烫!”

    “皮子都掉了,我要被烫死了!”

    “饶命啊,仙师,饶命!”

    有几名汉子丢掉手中的铁刀跪下来,一如那些平民和女性所做的一样。但他们依然对这些人施暴,安阳自然也不会松手。

    “啊!!!”

    惨叫声传出老远。

    没多久,便没动静了。

    这些人已在一点一滴的炙烤折磨中变成了一具焦尸,并且惨不忍睹。

    安阳又一挥手,火龙席卷而过,将地上死去的平民尸体吞噬掉,又随手一挥,将被捆住的活人解绑,才默不作声的转身。

    “神仙!”忽然几人叫住了他,“到处都是那些鬼兵,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先躲起来,天黑后,就离开吧。”

    “神仙,能不能……”

    “不能!”

    安阳回答得斩钉截铁,迈步离开。

    一路向前,一路皆是惨状。

    他也一路杀戮!

    最开始安阳还秉持着惩罚的心里让这些士兵在煎熬中慢慢死去,最后发现畜生太多了,折磨不过来,便直接下杀手!

    他看见过将守城的将军和城里的官员吊起来鞭打的,也看见过当着这些大人物的面凌辱他们妻子、女儿甚至母亲的,还看见过泥腿子士兵将内城区的妇人从房中的床底下拖出来,将手钉在门板上的……

    对于这些,他都漠然相对,随即狠下杀手,绝不留他们继续存活于世上。

    渐渐的,这支军队产生了恐慌。

    也有步兵阵和弓箭手在军官的指挥下试图对他进行围剿,但步兵们还没接近他,弓箭手还没拉弓,就都被他强势轰杀!

    本来只是从嘉州城经过,但没想到最后走了近两个小时,他才终于穿过城池。

    而城中已留下了更多尸体。

    这支部队几乎死伤殆尽。

    现在已近黄昏,夕阳如血,背后屹立在战火中的城池残破不堪,破烂的帅旗插在城头,一道白袍人影慢慢走出,越行越远。

    城头隐隐有蹒跚的士兵爬上来,注视着这道身影,怔怔无语,却又微张着嘴。

    那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仿佛一步步走向夕阳,身体也融进那血色光芒中。

    战争的残酷其实远超人的预料。

    尤其是没有底线的战争。

    包括现实世界的中国历史上,就连现代最为人印象深刻的抗日战争,每当读起都会咬牙切齿的抗日战争,但放在中国历代正统王朝身上其实也算不得是最惨的侵略。死人更多、更无人道的历史事件比比皆是。

    什么五胡乱华,女真南下、蒙古南狩、清军入关、等等等等,都残酷异常。

    南京大屠杀是我们一生的伤口,这自然值得永久铭记,但平心而谈,也还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惨无人道的战争屠杀。

    光是益州而言,当初蒙古南下时益州有一千六百万人,古蜀文化发展到了巅峰,而打了十多年战争,人口不足百万。

    整个省被屠杀一空。

    清军入关南明全境沦陷,益州同样遭到大屠杀,六百万人剩六十万,十室九空。

    这本是个夸张的成语啊!

    扬州十日,清军就是将平民妇女手钉在门板上凌辱致死,从来不将人当人看。

    靖康之耻,举国上下包括当朝大员的妻女,青楼名妓大家,后宫妃子、公主乃至皇后都被掳到金国,遭受粗汉的肆意玷污。

    千金之躯沦为草芥。

    区别只是人是否愿意拷问内心罢了。

    所以若是站在外国人的角度,他们或许会觉得我们之所以对抗日战争、南京大屠杀之类特殊对待,其一是因为那些历史中的事件都已渐渐远去,而侵华战争则近在眼前。其二便是因为历史中的屠杀施虐者大多都已成了中国民族的一部分,不好记仇,而日军却依旧逍遥存在,等待我们去复仇……

    当然,我们肯定是不肯认的。

    这毕竟是世仇!既然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就当生生世世,以血来偿!

    我们终究是会复仇的。

    扯远了。

    而安阳此时想的是人心。

    这些人以前也是有家庭妻儿的,他们应该比谁都更能体会妻女遭辱的感觉,又为什么会变成如此疯狂的屠杀施虐者呢?

    是什么吞噬了他们的人性,将他们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丧尸都不如的东西呢?

    像是这场屠杀,或者五胡乱华、扬州十日等,侵略者也是见人就杀,和丧尸的见人就咬差别并不大。甚至更过分!至少丧尸不会将人从藏得好好的地窖中拖出来,至少丧尸不会对你百般凌辱以满足变态欲望,更不会当着你的面侮辱你的妻女或母亲。

    而这一路的盗匪抢劫、杀人越货,路边的尸体,又和末日有何差别。

    不,这就是末日。

    没有谁规定过,只有丧尸才叫末日。

    人心同样能酿成末日。

    也难怪圣经中会有启示录。即使是创世者也会忍受不了自己所创下的黑暗啊。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691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691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