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情感交错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浪迹在诸天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金玉良医重生种田之狼夫悠然来腹黑总裁坏坏爱宫檐玄武裂天仙途遗祸

    安阳和丹辰子直接去了凌霄峰上,毫不讲究的坐在石阶上,临近夜时的冷风吹着二人的衣襟飘扬,但却带不来丝毫凉意。

    “安阳你真没有令我失望!”丹辰子声音略微加重,以表示自己的兴奋之情。

    “我也觉得很痛快!”

    “我之前见你战斗还以为你只会那些法术和这漫天剑光呢,没想到你的身手也这么好!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我也好久没这样战斗过了,以前遇见的敌人大多不适合近身攻击,我多数时候也是用法术来解决麻烦。只是对于你们峨眉山的弟子来说我用的法术可能有点奇怪。”

    “哈哈哈,我确实觉得很奇怪。”

    “偶然得之,偶然得之。”

    “我就随口一说,你别太在意。”丹辰子伸了一下懒腰,迎着风,他的长发和披风不断的往后飘舞,迎着身后宫阙楼阁,很有某些擅长画面制作的导演手下的风格,“这世界很大啊,除了峨眉山,还有许多大山,许多隐世修炼者,什么都不奇怪。”

    “是啊,天下藏龙卧虎,说不定就算没有我们,幽泉也终会被某人给灭掉。”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哈哈。”

    两人越聊越有种投机的感觉。

    李英奇和长空无忌也在这,只是他们站在一旁,听着二人说话却不插嘴。玄天宗则酷酷的坐在围栏上,抱手看晚霞盛景。

    很快李英奇便朝这边看过来,恬静的笑着问:“大师兄今天和安阳打得怎么样?”

    “很过瘾啊!收获良多!”

    “我是说大师兄心里有底吗?你和安阳谁更厉害,我还压了不小的赌注呢。从你这里得到答复后我才好去公布结果,那么多压了注的师弟师妹都盼着呢!”李英奇道。

    “看看你们,一天到晚不好好修炼都在搞些什么名堂,尤其是你,与其关注我和安阳还不如好好练习天雷双剑的合璧!”

    “哦,知道了,那大师兄,你们究竟谁胜谁负啊!”李英奇露出可怜的眼神。

    “你就这样回答那些压了注的师弟师妹们,明天我来检阅他们的修炼成果!”丹辰子依旧酷酷的,表情严肃得可怕。

    “啊?”李英奇一阵惊愕。

    安阳坐在旁边微微一笑,看了眼坐在栏杆上满眼深邃的玄天宗,起身道:“趁大家都在,我正好有几个问题要请教呢。”

    “正好,我也是。”李英奇道,“我现在还没搞懂那几个符文和剑诀的意思。”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剑已经初步有了些灵性,但每当我尝试附上元神的时候就总会遇上一些阻碍。你们当初开始修炼你们的武器的时候有没有也出现这种情况?”

    “没有啊,怎么会遇上阻碍?”

    “如果这件法器不是你炼制的的话,你可能要先抹除前任主人的信息,要不然就得寻找其他的方式与之心灵相通才行。”

    “我看不是这样。安阳说了这件武器之前是没有灵性的,就像凡人的兵器,不会记住它的前任主人。这种情况如果不是炼制灵性的时候手段出了问题的话,就一定是附上元神的时候方法不太对。”玄天宗说。

    “也有可能是他附在剑上的剑诀和符文的问题,谁知道会不会产生冲突呢。”丹辰子低着头,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

    “可能吧。”安阳点点头。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虽然有些混乱,但也大致为他点清了问题所在。

    随后他便将古剑拿出来给大家看。

    长空无忌深深皱眉:“这柄剑的样式好奇怪,这剑柄像是玉做的,但玉肯定没这么结实。这剑也很奇怪,这么锋利,但之前居然一直都没有灵性,说明不是用的炼制方法,那它究竟是怎么被锻造出来的?”

    “可这不是重点。”李英奇打断了长空无忌的话,“你不觉得它挺漂亮吗?”

    “这也不是重点!”玄天宗面无表情的道,“但确实挺好看的,我比较喜欢这种简洁的,只有剑柄和剑,什么都没有。”

    “……”安阳一阵无语。

    但他也稍微能理解,这几人虽然都有上百年的寿命,却常年在山中修炼,心性成熟却不复杂,其他都是他们的师弟师妹,寻常在别人面前都要保持形象,现在好不容易独处,许多本性自然就流露出来了。

    这夜几人点了一堆篝火,彻夜相谈。

    头顶是无边璀璨的夜幕,点缀着密密麻麻的星辰,闪烁光辉,姹紫嫣红,一条银河横挂在天际,包含着无限的希望和梦。

    任何人抬头仰望之后都会自惭形秽。

    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天文学家,同时也是星云说的创始人之一的伊曼努尔·康德说:这世上有两种东西,越是经常而持久地对它们进行反复思考,它们就会在我心中唤起常新而日渐增长的敬畏和惊赞,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安阳无法理解康德对道德的敬畏,但头顶的这片深邃星空,却常引他深思而起敬。

    尽管他似乎已穿梭过漫长的星域。

    一座浮山漂浮在漫天华丽的夜色中,星空为之充当背景。浮山上是一座阁楼,阁楼前枯树随风微摇枝丫,树下一堆篝火,远远望去燃烧得越来越小的火焰呈现暗红的色彩,似乎构成了一幅宏大而苍茫的诗句。

    走得近了,能听见那低声喃喃,还有火焰燃烧着木柴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微声。

    远方是峨眉山的金顶,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峨眉金顶,这座金顶高而险峻,最顶上屹立着一块金石,常夜散发着熠熠神光。

    五人精力都很充沛,大多时候都在讨论修炼方面的事,偶尔也插诨打科,引起一些爽朗的笑声,能在夜里传出非常远。

    夜鸟嘎嘎飞过,不敢在此多停留。

    时间流逝,夜幕上细小的星沙开始纷纷退却,闪亮的星辰也慢慢暗淡,而后壮阔璀璨的银河也渐渐隐匿在深蓝的幕布上。

    直到天边的云层之上亮起一丝鱼肚白之时,这副苍茫宏大的夜色仙境诗句变成了绝美的油画,而这时天上已只剩下启明星还在照亮长夜中迷途的人们,但即使是它也终将被光芒掩盖当人不再需要它时。

    晨曦突破云晓,明日初升,洒下万千的光芒,为这云巅之上带来温暖和明亮。

    安阳还处于兴起之时,远方忽有一道身影破空而来,一收剑落在浮山之上。

    正是段雷。

    段雷一个箭步冲上阁楼门前,打量了眼此处环境,道:“师兄师姐,你们真是好雅兴啊,居然在这里点着火聊了一晚上!”

    长空无忌背靠在枯树上,笑着说:“这不怪我们啊,是安阳太不会做人,我们这么多人来找他,他居然让我们坐在门外,不肯开门请我们进去喝杯茶,便只能这样了!”

    他此话一出,大家都笑了起来。

    段雷很快说到正事:“昨天从山下一路爬上来那个女的你们还记得吧?她昨天已经在金殿前的石梯上面跪了很久了,我看她意志坚定本来想收入门中试试看呢,没想到她一开口就要拜大师兄和安阳为师!”

    “哦?”丹辰子转过头。

    “那你怎么说。”安阳扯了扯嘴角,“我记得她叫程乐天是吧,我见过她。”

    “对,就叫程乐天。”段雷道,“那日师尊叫大师兄下山遣散凡人军队,她就是军中的一名女将军,你记性居然这么好!”

    “咳咳,向来挺好。”

    “哦,是这样的。我已经给她说了大师兄不可能收弟子,我峨眉山所有新收弟子的教授都是我来负责的,所以……”

    “所以你想推给我?”安阳很蛋疼。

    “是啊!”段雷直言不讳,“她非要拜你们两个人的一个,现在只剩下你咯!”

    “这不行,怎么行呢!”

    安阳嘴角不断抽搐的拒绝,他可清晰记得剧情中程乐天拜了段雷为师,并且这名崇尚强者的女子很快得到了段雷的欣赏,二人发现出了一段师生恋,算是填补了蜀山传中高来高去,缺乏凡人感情的空白。

    于是他连连拒绝:“还是你当她师父好了,我不行的,我是不收徒弟的。”

    段雷也不逼他,很快道:“那我就这么去回复她,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就让她下山好了,如果愿意就留在峨眉修炼。”

    “好!”

    段雷便又飞身离开了。

    剩下几人立马开始拿这件事来取笑调侃安阳,说他找个女徒弟也不错,可以有个人帮忙收拾屋子,闲暇时还能用来解闷。

    安阳很纯洁,并不理解他们说的解闷是什么意思,是的,完全是一点都听不懂。

    约摸中午时分,他们才散去。

    长空无忌因为有事要做,先走一步。随后是丹辰子,再者才是和安阳一样无所事事的玄天宗。

    而李英奇不知为何呆到了最后,当玄天宗离开后,她才款款的和安阳道别。

    看到她前往的是玄天宗离开的方向,安阳若有所思,但也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大约一周之后,他见到了程乐天。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693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693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