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终其一具骸骨而已

推荐阅读:巫师自远方来都市之百变神君三国之赤帝三寸人间系统之我是妲己控尸领主奥运天王火影之大美食家种运之眼领主养成手册

    在这一刻,异变突起!

    寻仙桥那一端陡然闪烁起断断续续的微弱白光,像是出了故障的灯泡,又像是能量供应不足且不稳定导致的现象。

    修道高人的身影在白光中若隐若现,而若是闭上眼睛感应,会发现他整个人已经彻底被能量波动所淹没。只是这种波动和淹没是无形无色的,只能被修道之人感应到。

    “怎么样了?”安阳立马问道。

    寻仙桥不过三五米长,但那方却并未传来任何声音。从断断续续的白光中能看见那名修道高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安阳又喊了两句,还是没得到回应。

    其他修道高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正当安阳想让修道高人全部冲过去一探究竟时,寻仙桥头的那道身影动了。他忽的转过身,脚步匆匆的往回跑来。

    “陛下,有大发现!”

    “哦?”安阳道,“什么发现?”

    “有一栋房子!”这名修道高人跑到安阳面前拱手作揖,“而且我感觉到有一股灵气进入了我的体内,灵气温和且正面,抱着为陛下试探究竟的目的,我便没有抵抗!”

    这时桥头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这名修道高人踏上桥面时还是满头银丝裹杂着黑发,面容仙风道骨,可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银丝,哪里还有什么仙风道骨!

    他全然就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安阳忍不住喃喃念叨起来:“于是他像个雕塑一样立在桥头又十年,寒风如刀子一样的刮过他的脸,白雪纷飞。不知哪来的力气,他竟咬牙迈过神仙桥。在那一刻,他白发瞬间变黑,枯槁的容颜变得红润盈满,身上已经酸臭的衣裳也化为了一身白袍,仙鹤绕着他飞舞,耳边充斥着花草香气……”

    当初那名老人说的话,他都一句不差的记得。

    传言显然是有一定虚假成分和夸张性质的,至少没有什么仙鹤,也没有白袍,然而白发变黑、容颜回春却全都是真的!

    这时这名修道高人也终于从众人的目光中察觉到了自身的异变,他先是侧过头看了眼自己垂下的发丝,又抬起手看了看,随即直接幻化出一名镜子查看自己的容貌,脸上全是惊骇之色。

    “难怪那灵气中全是生机……”

    此时安阳已然确定云顶山上拥有某个修道文明的遗迹,并且这个文明的发达程度绝对要比现在神州世界的修道文明高。

    他也不再犹豫,迈步就往前方而去。

    后方有人喊:“陛下,请等等,待多派几人确定安全之后再前往也不迟!”

    安阳却没有理会,继续向前。

    显然云顶山的禁制是一个整体,而他们刚刚暴力上山,不仅破坏了游戏规则,还对维持这种规则的禁制造成了极大损伤。安阳也不确定这座桥上的布置还能用多少次,他必须亲身体验才行。

    危险?这点他倒是不怎么怕。

    第二次使用夺运取脉神术将他的道行提升到了近四百年,并且这么久了神秘体系的力量也跟了上来,他现在很有信心。

    桥面果然就是再寻常不过的岩石,已然很腐朽了,踩上去的触感已不全是坚硬,而带上了些沙沙的感觉,给人一种稍微多用一点力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垮掉的错觉。

    安阳就这样一步一步走上桥那头,身后跟着好几名修道高人,空战机甲在空中漂浮着跟随前行,平缓而慢悠。而他已然给自己施加了多种辅助法术和术式,将感知力提升到最敏锐的程度。

    “十七,准备记录一切异常。”

    “如您所愿,安阳先生。”

    当安阳踏下桥面的那一刻,仿佛达成了什么条件。像是将一把钥匙插进锁孔里,精确咬合无误,咔的一声,锁就开了。

    “刷!”

    之前看那名修道高人走到这里时,桥头有白光闪烁,但真当他走到这里来时,却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前方赫然出现了几间房舍。

    安阳意识到这是一种极高明的幻术。

    它瞒过了自己和修道高人的感知,还瞒过了天兵机甲的扫描侦测系统,使得没有走上这里之前就只能看见积雪和山顶。

    随后他立马感觉到了之前那名修道高人所说的灵气!

    这确实是一种温和且正面的灵气,如此性质的灵气通常都不会具备攻击力,也难怪那名修道高人敢于不抵抗。而其中也确实蕴含着一种不浓却很缥缈的生机,是一种安阳从未见过的性质,灵气结构也和同样具备生机的“枯木回春之术”大不相同。

    视线上方正有不少数据飘过,耳边也充斥着芯片发来的提醒。

    “通过您的感知检测到未记录的能量波动形式,已记录。”

    “通过您的感知检测到未知能量波动频率,经分析呈现不稳定症状,已进行自动填补、消除干扰后记录。”

    “通过您的感知……”

    不知道是因为云顶山的能量外泄还是桥头的能量用光了没恢复过来,亦或是这次走过桥头的人太多,它的力量被分散了,安阳觉得这蕴含生机的灵气虽说特性新奇,并未能给他带来多大益处,也没到能让枯槁容颜重新恢复青年面貌的程度。

    即使身后的一众老道们也变得年轻了些,却远不及第一人那么夸张了。

    不过他们的心性非比寻常,既不觉得懊恼也不觉得第一人占了便宜,更没有妒意。反正这种手段已经在这里了,只要他们将之拿回去好生研究,总能发现其中的奥秘。

    安阳这才皱着眉看向前方的房舍。

    这几间房舍和他想象中仙气缭绕的宫阙楼阁完全是两个极端,大概就是贫苦人家住的那种最烂的房子。用石块堆成墙,用高原上那种细长的草铺成屋顶,简陋得不成样子。被多年风吹雨打之后更不像是某位高人的住所,反而像是乞丐避雨的地方。

    唯一有点高人风范的大概只有房舍前用岩石雕刻成的棋盘了,但上面的格子也已面目全非,被泥土和灰石覆盖。

    并且棋盘旁只有一个石凳子。

    实在有点想象不出某个拥有惊世神通的修道之人就在这里修炼,并且这山上寸草不生,未免也太过枯燥寂寥。

    安阳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他还发现地面上刻着一些模糊不清的字迹,扭扭曲曲,倒是现今神州大陆的文字之一,只是并非他初到的越国的文字。

    隐隐能从部分字迹中看出这是一名登上云顶山的人留下的,他直言自己虽然寻到了仙迹,却丢掉了整个人生,十分悔恨,并在登山过程中早已感悟出超越凡人的心境,若以红尘贪欲做对比,那他已成了仙。

    于是他弃所有成果而不顾,转身便往山下走去,至始至终未进房舍一步。

    安阳估计在神州世界多个国家之间流传的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他,只是要么是传言夸张了,要么他是修道之人,不然凡人是绝不可能耗费这么多时间登上这座山的。

    往前走去。

    房舍的门就是那种由木头和麻绳编织起来的栅栏,已经腐朽到一推就全部散开的程度,露出同样无比简陋的房舍。

    一张黄木八仙桌,四张高板凳,一把躺椅,一张茶几,就是全部家具了。

    此外屋中空空荡荡,落满了灰尘。

    安阳扫视一眼,有些想象不到这名能布下禁制拖住十万天兵机甲的修道高人曾经在这座山上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终日与飞雪冷风为伴?看日出日落和云海翻腾?还是默默的潜心修炼,为了这里的清净和灵气能放弃整个红尘世界,每天都在参透那触及长生亦或天地的至高大道?

    果真只有极端之人才能成常人所不能成之事,这份枯燥若是换了常人,恐怕早就疯了。

    如果传言为真,那名登上云顶山的人已是有大毅力之人了,但比起这名在云顶山上清修之人,依旧是小巫见大巫。

    安阳在这里没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却见一名前往探查其他房舍的修道高人走了回来,到门口说:“陛下,有发现!”

    “什么发现?”

    “有一堆古籍和法器,大概是曾经住在这里的前辈留下的,放得整整齐齐,应该还是刻意留给后人的。”

    “马上带我去看。”

    “是!”

    安阳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刚跨出门,却又见一名修道高人匆匆向他走来:“陛下,我发现有一具骸骨,应该是……”

    此外,其他几间房也都有发现,只有他亲自前往的堂屋什么都没有。

    安阳先去了左边那间房舍,里面有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面铺了些柔软的草,似乎就是那名修道高人平常休息的床了。

    而这张床上正躺着一具骸骨。

    一些杂乱的布巾盖在骸骨上面,黑漆马虎已看不出原本颜色。但在烂布下面却是一具洁白的骷髅,骨质晶莹剔透,与这间摇摇欲坠的草屋和简陋的屋中布置格格不入,它就像是用白玉雕成的工艺品,又浑身散发着干净气息,不染丝毫灰尘污秽。

    在这宛如难民房一样的房舍中,它无疑是个另类,也是彰显着这里不同寻常的重要证据。

    “这就是那位高人吗?”安阳叹了口气。

    世人前赴后继的来这里寻长生,但即使是缔造这里的人有令鹤发转红颜的大神通,依旧还是没能得到长生啊。

    可惜了一代大能,就默默死在这里。

    估计他生前的大神通无人见识,死时也无人知道,就躺在这块石头这堆野草上,被烂布巾裹着尸体,若非那骸骨晶莹如玉且历经岁月而不腐朽,他也就此归于平凡了。

    “不知道他活了多少年。”安阳呢喃着往外走去,准备去那间有古籍的房舍。

    他的疑惑肯定都在这些书中。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697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697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