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新世界

推荐阅读:网游之梦幻法师我的绝色明星老婆东京警事超神幼稚园地府朋友圈超级吞噬系统仙道隐名我的镀金时代超级大宗师系统官场日记

    【纠正一下,应该是神佛纪元,手抽打字的时候打错了,都心心念念来着。】

    “选定者理解正确,改造世界即为经过本系统改造的世界。大致流程如下:挑选一个有详细记录的已经破灭的自然世界,为该世界重新注入世界本源生成生命和生机,塑造人物、人为设定世界历史进程、人为设定文化,以达到掌控剧情的目的。”

    “所以改造世界就介乎于自然世界和本源世界之间?”

    “选定者理解正确。”

    安阳在这白茫茫一片的混沌中,除了和系统对话以外,似乎也找不到事做了。

    他也渐渐了解到,改造世界的世界本身和体系架构都是自然衍生出来的,因为它本身就是以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为基础,只不过这个世界的生命都是系统以世界本源衍生出来的,历史进程也被系统所掌控。

    这意味着这个世界是有剧情的,而且这种剧情很可能是他所熟识的世界。

    同时安阳现在也十分担心小婵。

    这只小狐狸不像他有多次穿梭经历,对这种事情早有心理准备,而且这只小狐狸向来胆小,此时不知道紧张成什么样。

    在这片什么都没有的环境下,最是容易让人感到压抑,寻常人在这里呆久了怕是会生出什么精神疾病,就连安阳都觉得有种令呼吸沉重的压抑感,更何况那只小狐狸。

    她别是以为自己把她丢了,或者这里是人死后才会见到的空间什么的……

    自己好不容易带她进行一次穿梭,就发生这种情况,也着实是气人!

    在这里的分分秒秒都格外难熬,安阳也无聊、不耐到了极点,但偏偏系统总是没准备好,不知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他开始找各种事情打发时间……

    观察生物辅助芯片中那个最复杂模型的建立进度,思考几种力量体系融合的可能性和突破点,模拟三个世界的未来走向,甚至无聊到开始捋自己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他也会想想此时的小婵在干嘛。一直处于担惊受怕、惶恐不安中?或是也和他一样已经安定下来,正找事情打发时间?

    他也会后悔,为什么在穿梭世界之前没有告诉她可能会发生一些意外情况,让她做好准备,不至于来得如此突然。

    不知过了多久,系统的提示音终于在耳边响起

    “改造世界准备完毕,即将进入。”

    随即便是一阵读秒,当读秒结束后,他眼前一花,顿时脱离了这种混沌状态。

    先是涌进耳中的细微声音,有悉悉索索的杂乱噪音,有沙哑的鸟叫,也有远方传来的犬吠,还有人声,全都混杂在一起。这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声音在他听来都有一种崭新的感动,而当他睁开眼,明媚的景物就如一幅分辨率爆表的画一样映入眼中。

    安阳看见眼前的一座古城,整体泛着古旧的黄,从古城中穿过的河流,还有古城外青黄色的小山坡……

    他立马转过头,寻找小婵的身影。

    所幸这只小狐狸就站在他身边,眼中还有些茫然无措,一双小手无意识的绞着身前的衣裳,手背因格外用力而有些发白。

    不知道她一个人突然进入那片空无一物的环境,这么久都是怎么过来的!

    安阳立马伸手摸向她的头,却令她一惊,随即被她下意识的躲开了。

    接着小婵紧张的转头向他看来,怔怔的脸上总算有了些光亮,又移动目光注视着他僵持着的手,稍作犹豫,便低下头默默朝他靠近了些,一副‘来吧给你摸’的样子。

    安阳终于如愿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和的说:“我也不知道会发生那种情况,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小婵有些紧张的眯起眼,一言不发。

    突然一下就进入一片茫茫的空间,自己也无法动弹,这份漫长比凡人能体会到的鬼压床还要恐怖太多。她真的茫然无措,甚至以为自己会永远在这种状态下过下去。

    很庆幸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也很庆幸她不是被抛弃了,很庆幸能再见到光明。

    安阳将手从她温热的头顶拿开,才看向前方的古城,往前走去:“那么让我们去看看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吧!”

    小婵连忙点点头,跟上他的脚步。

    这座城俨然是标准的古代城池设计,有高而厚的城墙,由青砖砌成,有箭楼和敌楼等防御措施,但奇怪的是没有一名守卫。

    二人渐渐走进,小婵也抬起头,默不作声的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城池。

    她觉得和神州世界也没什么区别。

    这座城池似乎年久失修,城墙外的青石板已经断裂,城墙上长有藤蔓,露出来的地方也是泛黄的沧桑痕迹,脱落一层灰。只偶尔有几名穿着补丁衣裳的平民从积了一层厚厚黄沙的城门进出。

    “这座城没有守卫就算了,也没人管么?”安阳自言自语,迈步走进了城中。

    城中要比外面看起来好一点,虽然街道和两旁的房屋依旧是破破烂烂的,和现实世界保存下来的古城遗址全然不同,但街道上稀稀拉拉的行人还是给这座城增添了不少生气,杂乱的人声让它不再死寂沉沉。

    也有人诧异的打量着他们二人,大概是觉得他们衣着奇怪,像是异域人士。

    小婵稍微靠近安阳了些,低着头悄悄打量街上衣服上大多打着补丁的人。

    相反,她和安阳的衣着不仅奇怪,而且色泽鲜艳、做工精致,布料也很细腻,干干净净,俨然和这里的平民沾不上边。

    两人走了一圈,没看见客栈酒馆什么的,便在路上找了个棚子吃了碗阳春面。

    小婵用筷子在碗里翻来翻去,也只强自吃了几根。因为这面实在太清淡了,不仅没有肉,连油花花都看不到多少。

    安阳大致知道了这座城池的萧条,不仅经济上的,还有军事政治上的。一路走来基本没看到大点的商铺,也没看见巡逻的衙役或者任何官府的公差人员,倒是找到了衙门所在,却也早就破落了,就连大门都不知哪去了,许是被人拆来当柴烧了。

    这就像是一座无主的废旧城池,只有一群苦哈哈的百姓还在其中勉力挣扎。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过这也太正常了,他在神州世界也是因为偶然才遇上了李长生,在起源之地许久才发现神秘者的踪迹,这不算什么。

    安阳找了个没人看他们的时机,翻手取出一包真空的袋装鸡翅,放在桌上,说:“吃不下就别吃了,吃这个吧。”

    小婵正皱眉对付碗里的清汤面条,看见卤鸡翅时咽了口口水,顿时放下筷子。

    安阳听见她长长的舒了口气。

    当吃完鸡翅后,二人继续转悠着,却在一处广场旁停了下来。

    说是广场,其实就是一片较空旷的地方。此时正有一名穿着灰麻衣裳的中年男子在广场上高声说话,像是一名说书人。

    他的身旁已围了不少人,安阳和小婵也站在一旁,默默的听他高谈阔论。

    被他大嗓门吸引过来的多是些贩夫走卒,累了一天满身的汗,此刻聚集在一起是满满的酸味,让小婵都皱起了眉。

    只见那说书人言辞激动,举手投足:“你们可知城外三十里的白马村?”

    有人说知道。

    说书人立马又指着众人问:“那你们可知白马村上月地龙涌动,山石滚落下来,泥水奔腾而下,整个村子就此消失?”

    有人说知道,有人说不知。

    有人说上月确实感觉到了地底震动,不知是谁又引起了地龙的怒火。

    还有人说这很常见。

    但那说书人立马提高声音,道:“其实这件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那白马村近五百口人无一幸免,要说起来,其实和上年不少人都听过的一件奇闻异事息息相关!”

    众人渐渐的来了兴趣,双眼放光。

    “什么事?”

    “难道不是惹了地龙?”

    “你说的可是上年白马村出现的那名怪人?”终于有人点出了事情关键。

    “正是!”说书人满脸通红,“那怪人早就出现在白马村了,我曾听说过,只不过他之前一直在白马村后的羊腰子山中,被一名村里的樵夫发现后才进入白马村,却没想到这一来,就惹出了这等祸事!”

    “说说,快说说!”

    “别卖关子了!”

    “这怪人莫非是妖魔鬼怪?”

    但说书人这时却收口了,露出腼腆的笑意:“各位看官,小生这……已经半月没吃过一顿饱饭了,您看能否……”

    喧哗的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刚刚还吵着要听真相的人都闭嘴不谈了。

    安阳抿了抿嘴,低头瞥了眼小婵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脸,感觉‘谈钱伤感情’这句话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叮的一声!!

    终于有一块可怜的铜板落地了,是从旁边二楼的窗户中扔下来的,有名围观的汉子立马就想去捡,但被说书人抢先一步。

    其他围观的人也都觉得有点可惜,仿佛在恨自己手脚为什么不快点,却没人指责那名汉子的不对。

    甚至还有人看向二楼那窗户,大喊道:“再丢两个子儿下来啊!再丢点啊!”

    二楼窗户的是一名小公子,他没有理会这些无耻的汉子,对说书人遥遥喊道:“接着说!说完再上来找我拿钱!”

    “好嘞!”

    这说书人欣喜若狂,提着脏兮兮的补丁袍子走到这窗户下,仰头开始说起来。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697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697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