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盖世妖魔

推荐阅读:植人幻想纪元重生八零甜蜜军婚鲸落海底都市少年医生爆宠萌妃:这个王妃有点彪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我有客车能穿越都市之最强狂兵和亲王妃:冷面王爷么么哒至尊农女太嚣张

    哗啦啦的漂泊大雨依旧在继续,湮灭一切声息,偶尔划过天地的银亮闪电映照出远方山脉连绵起伏的轮廓,宛如一个个倒在大地上沉睡的巨人,山中树林影影绰绰。

    忽然倏地一声,一道身影急切的划过长空,飞向黑暗无界的远方。

    安阳面色阴沉而凝重,不断加速。

    他也没想到五人才刚刚组成半个多月的联盟,才端掉南瞻部洲的两个小分堂,之前还在豪言壮语要让永生魔宫怎样怎样,现在遭遇一次规模并不大的捕杀就这么散了。

    不仅小队逃散了,还死了一个人。

    “这对抗永生魔宫的路,果然走得不顺畅。”安阳低声感叹着,心里却完全没有悔意。

    他没有招惹过永生魔宫,从来都是永生魔宫找上他,如果这都还要退缩的话,那他无论走到哪都只能伸着脖子让人砍。

    五人小队在永生魔宫面前显得太脆弱,这不要紧,毕竟大多数人面对永生魔宫这个庞然大物都不值一提。但诸如书生之流临到死前都能慷慨的持剑高歌迎上永生魔宫的护法们,他又怎能退缩呢?

    “轰隆!”

    一道电光划破天际。

    安阳忽然感觉背脊一片发凉,他在飞行过程中回首一看,只见四道巨大的身影正扑扇着翅膀朝他飞过来,速度快如惊雷!

    从气息上看应该是一名统领带着三名护法,都是擅长速度的妖怪,此时俱都化为本体,一直在不断向他逼近中。

    安阳心里一沉,深感不妙。

    这是想让他插翅难飞的意思啊!

    这个距离下他连取出个人飞行器都无法做到,因为脉冲引擎的加载时间足以让这四人赶上来并将飞行器拍成粉碎了。

    正当这时,前方出现一座无主城池。

    安阳顿时睁大了眼睛。

    这……这居然是

    “禁州城!”

    稍一沉凝,他深吸了口气,再次提起几分速度,调转方向,随即径直朝禁州城外三百里的灵台方寸山飞去。

    传说一旦有实力强大者登上这座山,就会惊醒被镇压在山下的妖魔,而往往在一个雷雨夜,这些人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安阳已然知道山下的妖魔并非只知杀戮的冷血怪物,并且自己和它有些渊源,这次豪赌还是值得一试的。

    至于雷雨夜……现在不就是吗?

    倏地一声,雨幕被蛮横撕开,几道身影在空中激烈的追逐着。

    安阳不得不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一些小型智能导弹扔出去,这些导弹虽然已对后方的妖魔无用,但爆开时能产生一圈气浪,这些气浪对高速飞行的四名妖魔有很大的干扰作用。

    若非如此,他早就被追上了。

    大雨的天气下,灵台方寸山笼罩在一片森茫的雨雾中,在黑暗中如同一团未知的迷雾空间,一旦有人进去就会迷失方向。间歇性的闪电照亮那片朦胧,但也只看得到晦涩的影子,无法窥知这座山里的情景。

    “轰隆……”

    安阳正在逼近灵台方寸山,而身后的四道身影也在一点一点的逼近着。

    照这样下去,最多再飞一百里,他就会被追上。

    尤其是靠近灵台方寸山后,雨云大多聚集在山腰,闪电如密密麻麻的银蛇在空中游走。智能导弹也失去了作用,一旦扔出去就茫然无措的乱窜,最后不知道在哪个方向爆炸,只会传来若有若无的沉闷声响。

    在这座看似寻常的山中,谁也不知道隐藏着可怖又强大怎样的生物。

    或许它正借由那巨大通往地底的洞穴窥探着外面的动静,伺机而动。

    终于,倏地一声,安阳冲进了雾中。

    高速飞行撞上无数细密水滴,和扎进水中也没多大区别,密密麻麻的雨雾和狂暴的雷霆成功掩饰了他的身影,随即山上若隐若现的土石和树木在他眼中越来越近。

    安阳连忙变换方向往上拉升,几乎贴着山体的弧度往上飞行,在树林中不断穿梭。

    身后传来几声炸响,四名妖魔也已赶到了。

    安阳默不作声的收敛气息,朝当初孙大彪带他去过的山洞飞去。

    “小子,哪里跑!”

    一声饱含怒意的喝声传来,那统领很快发现了他,又朝他追了上来。

    倏地一声,几道身影划破长空。

    当身后那几人越来越近,安阳终于看到了那巨大的好似通往深渊地底的山洞。

    “砰!”

    他直接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大地的轰隆震颤和洞穴中那正在觉醒的力量,好似有一尊史前怪兽正在从地底苏醒。那磅礴的力量估计只有当初东胜神州巨神荒漠那尊巨神才能与之比拟。

    “那猿妖果然没有骗我!”

    安阳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忐忑的看向飞来的四名妖魔,为了保险起见,他取出了定海神珠握在手心。

    这就是说看,咱们是有交情的,你给我的定海神珠我都还保存着呢!

    “嗯?”

    “这是怎么回事?”

    那几名妖魔也跟着落在地上,同样感觉到了脚下的变化,不由一阵惊慌。

    为首的统领与他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强忍住逃跑的冲动,见他都没走,便也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然后大喊道:“小子,把定海神珠叫出来,再乖乖束手就擒,和我回去复命,说不定还能有一条生路!”

    “呵呵。”安阳冷笑,没有回答。

    那妖魔统领见此大怒,几次想冲过来拿他回去,但都因感觉这座山的震颤和脚下的力量实在不寻常而忍住了。

    “你别不识抬举!”

    “……”

    “本座好心给你生路你不走,那就只剩死路一条了!”妖魔统领继续怒喊道。

    “……”

    “我看你能呆到多久!”

    “……”

    安阳露出一副嘲讽之色,冷眼相待,就差没说‘你有种过来呀’这类话了。

    但其实他心里也很焦急。

    大地虽然震颤不断,脚下庞然的力量好似古神苏醒,洞中也腥风阵阵,但始终没有什么动静。这让他有些慌张,同时也担忧什么时候这方天地的雷雨就此停歇了,那这山下的盖世妖魔还出得来吗?

    他越是这样张狂,那妖魔统领就越是以为他有什么依仗,而不敢靠近他。

    但山里的动静越来越大,渐渐让妖魔统领有种灵魂发颤的感觉,而那定海神珠的意义又让他们不敢轻易罢手离去。

    忽然,脚下动静平息了下来,那磅礴的力量也消失了。

    这方天地好似瞬间归为平静,只剩大雨依旧在哗啦啦的下个不停,打在山林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安阳面色僵硬,陡然愣住。

    妖魔统领也愣了愣。

    雷霆在山头发出沉闷的声响,闪电不时炸开,但已经激荡不起修炼者的心了。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小子,我看你还拿什么来狐假虎威!”妖魔统领大笑着,同时挥手道,“天地异象已平息,你们两个去把这小子给我抓过来,拿了定海神珠咱们一起回魔宫总部领功!”

    “是!”

    “桀桀!”

    两道妖魔摇身一变,陡然化为两只遮天蔽日的凶猛大鸟,威武非凡,尖啸一声,张开翅膀就朝安阳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妖魔统领却觉得眼前一花,好似有什么东西自那深不见底的巨大洞中冲了出来。

    “什么?”

    没等他反应过来,见一道巨大黑影从天而降,两只巨爪抓向了迅猛飞行的两只大鸟。

    “嘎嘎!”

    “唧!!!”

    两只体型比民航客机还大的威猛大鸟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被这只巨爪硬生生给捏死,然后抓着往上提去。

    安阳呆住了。

    妖魔统领和剩下的一名护法也呆住了。

    这天的山林本就雾大,加上阴沉沉的雨云悬浮在半山腰,雨幕淅淅沥沥,即使他们能在黑夜中视物,视力更是非凡,视线也完全被浓重的雨雾限制在一百米之内,压根看不清这是个什么东西。

    更何况这盖世妖魔实在太大了,即使在空气可见度极好的晴天,如果不拉开足够的距离,他们也看不完整它的真面目。

    “咔嗤咔嗤……”

    头顶深深的雨云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与阵阵雷鸣相伴,十分恐怖。

    天上下的雨已经变成了血色,混杂着浓重的腥味。

    “这……这是灵台方寸山!”

    妖魔统领这时才反应过来,这里就是安阳得到定海神珠的地方,灵台方寸山!

    他们也是接到上面命令的时候才从情报中得知这座山的情况,之前完全忘了这茬。现在终于想起,却已经有些晚了。

    “快跑!”妖魔统领大喊一声。

    随即他也不敢再顾自己永生魔宫统领的身份了,纵身一跃化为一只巨大的五彩金翼鹰隼,尖啸一声便破空而去。

    剩下一名护法连忙跟上。

    而安阳只感觉身后有道庞大的身影瞬间移动起来,又是一只巨大的爪子从雨雾雷云中闪电探出,一把捏住五彩金翼鹰隼,尖锐的利爪深深刺进鹰隼的身躯中,然后抓着往雾茫茫又漆黑的头顶提去。

    这次他看得清楚一点。

    那盖世妖魔……是白色的。

    “啊!!!……”

    雷雨夜中仿佛还回荡着这妖魔统领的惨叫声,而另一名护法也没能逃过一劫。安阳甚至都没看清,他就已经被吞噬掉了。

    渐渐的,头顶只剩咔嗤咔嗤的咀嚼声。

    直到咀嚼声也没了,这灵台方寸山上再次平静下来。只是这平静让人有些发怵。

    安阳立马取出一枚质子泯灭弹,准备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之引爆即使将赌注放在妖躯上也总比被这妖魔给生吞了好!

    正在这时,一阵大风吹来,浓浓雨雾就像正被掀开的一层薄纱。

    感谢订阅!r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0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0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