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卷帘大将

推荐阅读:为头越九朝元老电影世界穿梭门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武神狂飙大靠山头条婚约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古希腊日常生活

    外界正是清晨,天边刚泛起一丝鱼肚白,清新而冰凉的空气带着泥土的气味,只隐隐有着些许血腥味。

    不多时,天空亮堂起来。

    鸟儿长鸣,昨夜一切厮杀残忍包括那声悠长的龙吟都被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

    只剩一人独坐在一颗古树之下,冰凉露珠一滴滴的滴在他脸上,而他却浑然不觉,把玩着手中一颗透明的小狐狸珠子。

    这洞中一行,他收获颇丰。

    除了定海神珠的使用方法,还有那些进入山洞却死在洞中的人留下的东西。

    但这些都无法与小婵的遭遇相提并论。

    那白龙只能在雷雨天离开山洞,却也不能走出太远,他被限制在这方与世隔绝的天地已经七百年了。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或者说谁也不知道这座山下镇压的居然是他。

    西行之路,是八百年前的事。

    西行不为取经,只为传道。

    主要目的是将佛教的影响范围从西牛贺洲开始往其他三大部洲推进,拯救众生于水火之中,让他们得到慈悲佛法的照耀,让他们有机会前往那西天极乐世界,从此极乐无悲……

    这是白龙说的。

    他还自称吞噬众人是为了不至于被禁锢消磨陨落,自称心系天下苍生,自称要离开这里净化作恶多端的永生魔宫。

    于是给他定海神珠,吸引那些与他有故的大神通者到来,期盼能将他救出来。

    白龙很强,有目共睹。

    安阳觉得在这点上自己有点被西游记误导了,他竟以为白龙马就真的只是一匹马而已。

    事实上如果西行传道真的是灵山挑战天庭政权的第一步,那么这个背负重任又精简至极的团队就算能力大小有差异,也不至于出现一神带五坑的情况。这点从西行组合中所有人都不凡的身份背景就能看出。

    依白龙所言,他的菩萨果位并非佛祖所封授,而是在西行路上,自己一刀一剑与妖魔浴血拼杀,一步一步证来的。

    原本就是龙宫三太子,身份尊贵加血统不凡,又经西行一路杀戮证道,再加上之后的八百年苦修,他的实力已无需多言。这也是安阳为何与他那么好说话的原因所在。

    此时他已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在这颗虬结老树下思考了许久,也犹豫了许久,他终于还是纵身飞离了此处。

    这颗定海神珠有着特殊的先天神力,并且还被白龙所影响,能发出只有白龙故人才能感应到的气息。为了让他们感应到,安阳必须时刻将这颗珍贵非凡的珠子带在身上,不能收入随身空间之中。

    “为了小狐狸的复活而奋斗!”

    安阳蛋疼的如是提醒自己,这种有些扯淡的心理或许能带给他些许安慰。

    而他现在首先需要面对的是很可能在灵台方寸山外等了一夜的另一名魔宫统领和剩下的魔宫护法。

    倏地一声,安阳飞出了灵台方寸山的范围。

    果不其然,他心里涌上一丝危机。突然感觉眼前一暗,一只巨爪凭空出现,朝他抓了下来就如昨晚白龙的龙爪一般。

    刷!!

    安阳连忙向旁边躲避,速度几乎提升到了极限,终于堪堪躲过这惊险的一爪。

    事实证明这只细长的爪子并不能与白龙相提并论,安阳躲开之后还迅速的还击了一道,在爪子上留下几道深深的剑痕。

    怦然一声,他落到地上。

    眼前赫然是一只巨大的燕雀,正用锐利的目光盯着自己,然后跃跃欲试。

    安阳四处扫视一圈,感觉至少还有几道气息正在迅速逼近,看来这名统领和其他的妖魔护法对自己是呈散开围堵之势。

    “也不知道和尚、道士和蜘蛛他们怎样了。”他低声喃喃着,看向这些妖魔。

    显然昨晚的动静将他们吓到了,这里距离灵台方寸山整整有几十里路,而他们也只敢在这里拦截他,不敢靠近。毕竟昨夜响彻四周的龙吟和妖魔统领的惨叫都在阐明这座山中有一个千万惹不得的存在。

    随即安阳不再犹豫,摊开手,露出一颗通体碧蓝、散发淡淡氤氲的珠子。

    “桀桀桀,小子你终于舍得将定海神珠交出来了吗?你以为这样魔宫就会……”

    这名妖魔护法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安阳手中的定海神珠释放出一阵蓝光,随即他的身影竟轰的一声钻进地底,消失不见了!

    “这……这怎么可能!”妖魔护法怔怔出神,“这方圆十里的地面可都设了禁制,这小子怎么可能还以遁法遁走?”

    不多时,统领和其他十名护法便赶到了。

    面对统领的质问,那妖魔护法只得如实回答。

    统领听过之后,沉默许久,倒也没有责怪他,而是沉声道:“定海神珠……”

    “给我追!”

    “是!”

    一群人妖魔立马沿着安阳留下的蛛丝马迹追去。

    天下再没有比这些妖魔更适宜追踪的了,哪怕安阳不走空中,不走地面,土遁之术也不如穿山甲一样在地底钻个洞,但这些妖魔依旧能沿着无形的轨迹对他穷追不舍。

    又如此往南遁走了百里,这已是安阳现在施展五行大遁能达到的极限距离了。

    “砰!”

    他直接从潮湿长满蕨类植物的大地中跃起,然后毫不犹豫的往远方飞去。

    可这时他还有若有若无的紧迫感,这种紧迫感一方面来源于他的灵觉,另一方面则来源于曾经修习过的天道命理,总之都不啻于在向他发出后面追兵尚未放弃的警告。

    “果然是疯狗!”

    安阳怒骂一声,往后看了一眼,天空还是一片平静,看不到这些妖魔的身影,但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追上来。

    于是他加快速度,又朝远方飞去。

    飞了十多里,他缓了过来,正想再次用五行大遁之术钻进土中,却看见前面有一条宽敞的大河。

    “正好!”

    安阳怦然一声扎进了水中,沿着河流以更快的速度往未知方向遁去。

    没过多久,他感到了些许不妙。

    因为这条河实在太绕了,弯弯曲曲。虽然水遁的速度确实不慢,加上定海神珠隐隐的加成,甚至比飞行还快三分,但这么绕来绕去却相当于一直在走弯路。相比起凌空飞渡的妖魔而言,这样无疑对他很不利。

    安阳正想冲出水面,却忽然感觉自己砰的一声撞上了一层石壁,整个人直接从五行大遁的状态中被逼了出来。

    “有禁制!”

    “埋伏?”

    安阳立马跃出水面。

    他自然不会认为自己真的撞上了水中的一块石头,五行大遁中的水土遁虽然只是基础,但也不是像游鱼一样在水中穿行。他即使撞上一块石头也最多绕路而行,或者停下来,是绝不可能被撞得晕头转向的。

    是的,晕头转向。

    安阳揉了揉头,感觉脑袋有些昏沉。

    再看了眼水中,碧波浩荡,哪来的什么禁制,更没有什么埋伏。陆地上也只是一处寻常河边,有一条官道沿着河边通行,两匹马儿拉着一辆马车叮叮当当的行走在坑洼不平的路上,后面跟着一辆装满木柴的骡子车,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

    等等!

    他忽然看向天空。

    头顶万里无云,碧空苍茫,完全没有妖魔的踪迹,自身也没有任何感知到危机的迹象。

    “那些妖魔……跟丢了?”安阳喃喃道。

    回过神来,见路边有一凉亭,挨着凉亭的是一间茅草屋,似乎是个茶水铺子。

    安阳皱了皱眉。

    在这危险重重的乱世,到处兵匪横行、妖魔丛生,越是远离城池就越危险,居然还有人敢在路边开茶水铺子,也是奇怪。

    于是他走了过去,坐上了一根板凳。

    板凳很旧了,是寻常木头未经刷漆用久了过后的光滑,也正因此呈现出一种有些脏的灰褐色。桌子也是一样的,上面还摆放着一套褐色的粗瓷茶杯,倒扣在桌面上。

    茶水铺子的老板是一个体魄雄壮的中年人,满脸大胡子,看起来很憨厚老实。

    老板提着一个粗瓷茶壶走过来,也不问他,径直翻开一个茶杯为他倒了一杯满满的茶水。

    正当安阳出神之际,这穿着粗布衣裳的茶水老板已经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同时笑眯眯的看向他:

    “施主,那白龙给你说了什么?”

    “嗯?”

    安阳心道不妙,大惊。

    他第一反应就是昨夜白龙高调出世惊动了永生魔宫的大人物,特意来了一位大人物在这半路上等他。

    正当他想猛然起身时,却发现茶水老板一只粗糙的巨手不知何时按在了他肩膀上,耳边传来厚重的声音:“施主勿忧,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算起来我还是那只小白龙的师兄呢!呵呵……”

    “小白龙……师兄……”安阳眼睛睁得浑圆,“你是南无金身罗汉!”

    “非也,非也。”这憨厚的汉子摇了摇头,“那小白龙认这重身份,我可不认。你也别叫我卷帘大将,我谁都不认,你只管按你的想法叫我便可。”

    “那……沙僧?”

    “可!”卷帘大将点头道。

    “冒犯了。之前在灵台方寸山下见广力菩萨以佛号自称,便也如此称呼尊者。”安阳双手合十道。

    “那小白龙自幼为龙宫所不喜、为父王所不喜,又因小事被玉帝所重罚,早已脱离龙宫、天庭与道教,只有佛门果位是自己在西兴路上历经千难万险搏杀而来,自然只认这一重。”卷帘大将也朝他双手合十道。

    “原来如此。”安阳点头。

    他也大概知道沙僧为什么不认金身罗汉的果位。他毕竟曾是天庭的卷帘大将,是玉帝的贴身护卫,后来被迫为佛门而战,但估计心里还是对天庭有几分眷恋的。

    至于这其中的隐情和政治争端,亦或政权倾轧,就不是他所能得知的了。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0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0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