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窥天盘

推荐阅读:遥望行止重生天后:boss,别咬我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妙手神农极品全能狂医大唐南皇霸道老公放肆爱快穿宠男主:我的宿主是病娇妾本无良:王爷,你被休了

    约莫等了半个小时,灵台方寸山的骇人动静才算是平息下来。

    安阳远远地站在洞口,以他的心性也忍不住频频往洞中投去目光。尽管他知道,事情多半是成功了。

    果然,三道身影从那幽深的黑暗中走出来。为的正是穿着一身带有些许铜臭华贵花纹的员外袍子的天蓬元帅,一左一右走在天蓬元帅身后一点的两道身影正是沙僧和白龙。

    安阳忙双手合十道:“元帅、尊者、菩萨,恭喜得偿所愿。”

    白龙也点头道:“有劳你了。”

    “菩萨为天下苍生而战,弟子不过是行马前小卒之事而已。”安阳很是谦恭的说着,却忍不住瞄了一眼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正将方才从他这里讨去的定海神珠放在手心把玩着,看来并未还给白龙。

    忽然,天蓬元帅转过头来。

    安阳不着痕迹的将目光收了回去。

    天蓬元帅却是一笑,将这颗被永生魔宫视若至宝的定海神珠朝他一抛,道:“从你这拿到的东西,我自当是还给你。”

    安阳一把将珠子接住,面上十分尴尬。心想你给我有屁用,珠子的原主人就在这里,如果他想将珠子收回去,我未必然还能像对魔宫的小喽啰一样将这颗珠子藏起来不放?

    他还能怎样?

    还不是只有将珠子还给白龙。

    可正当此时,白龙却对他摆手道:“不必将它还给我,你拿着便是。还记得之前我对你说过的话吗?你虽没有无上神通,但有些事我们分身乏术,说不定还真要你帮忙。”

    “什么事?”安阳将正准备将珠子递出去的手收了回来,又连忙警觉的问道。

    “小事。”白龙道,“现在我还没有想出来,等想出来再告诉你。”

    此时的他身穿一身素白的衣裳,外面套着一层长衫,面容也是白净俊朗,气质儒雅,此时说着这话很有种笃定的味道。

    四人走在灵台方寸山上,没有驾云,随意闲逛着,很快走到了斜月三星洞处。

    看着破烂的洞府木门,野草丛生,三人都有些感慨。随后走进洞府内,里面一派许久无人打整的荒凉更是触目惊心,许多房屋因之前安阳和白猿一族的打斗而彻底破碎,碎瓦残梁都没有剩下,山林也宛如遭受了大风暴似的。

    “这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也成了这个样子,呵呵。”天蓬元帅笑道。

    “都是如此,师兄你是没有走动过,这天下间许多名山洞府、仙神道场都在那场战斗之后破烂了。”沙僧司空见惯道。

    只有白龙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他怔怔出神,在碎成渣的青石板与泥土混杂起来的地面踱着步子,看着四处古树繁茂,看着许多鸟儿和松鼠在一间长满杂草又被生长起来的古树贯穿的房顶上筑巢,口中喃喃自语着许多话:

    “须菩提祖师可不是一般人啊。”

    “在地洞中总是听山上那群妖怪谈论这里如何如何破败,唯有今日出来了,才得以仔细看之。”

    “我以前来过这里,那时候我刚刚西行归来,还没有大决战。我记得这里栽种着一棵千眼菩提,这里有株罗兰花……”

    “昔日齐天大圣就在这里修行……”

    “晨声真人爱坐此处修行……”

    ……

    天蓬元帅像是听见了他的呓语,又像是没听见,在一棵古树突出地面的根茎上随便擦拭了下灰尘,便就此坐了下来。

    “你看,天道循环就是如此出人意料。菩提祖师知道自己的道场有朝一日会破落成这副模样吗?兴许知道,兴许不知道,但他又能如何呢?还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

    “天道循环无情,那兜率宫的太上道祖能通明天道,能操持天道运转,但世界还不是成了这副模样!”

    白龙站在一旁默默听着,沉默不语。

    许久,他才吐出一口气,走到天蓬元帅的身边坐了下来,叹道:“师兄,真的不再为天下战一次吗?”

    天蓬元帅先是一怔,随即摇头道:“我为天下战了太多次了,早就累了,也终于醒悟过来,天下之人各有各的命数。”

    “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吗?”

    “师弟,你急了。倒不是说这种命数不能被人左右,却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天蓬元帅依旧摇着头,“我已经老了,你们在做年轻人才有激情和冲动做的事,我就不参与了。这么些年过来,我太累了,就像现在这样在凡间过着自在日子,挺好。”

    沙僧在旁边站着一动不动,身体如一座巍峨高山,却又是如此沉稳寂静。

    天蓬元帅无论是言词间还是神情中都透着一种疲态,与他这身员外的衣裳不符,反而像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将军。

    之前白龙还有点利用天蓬元帅借天河水军之力的想法,但到现在也沉默下来。

    他看了眼沙僧。

    大概沙僧之所以巍然不动也毫不劝说天蓬元帅,就是因为看穿了这点吧?

    “唉!”

    白龙叹了一口气。

    天蓬元帅本身便是有大神通之人,若是有他相助,这条艰难险坷的路无疑会好走很多。而天蓬元帅虽已卸任,但他曾经在天河水军中可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威信极高,若是能以他争取到天河水军相帮,哪怕是对抗永生魔宫的大军他也有几分信心。

    对了,当初他被镇压之后,不知道天河水军如何了。想来以天河水军的战力,即使打几次败仗也不会输得精光吧?

    白龙沉默了良久,方说:“我虽被压在山下七百年,但对外界那一步一步展起来的永生魔宫还是有所了解,以我和沙师兄之力断然是无法与魔宫直接相抗衡的,须还得有更多大神古仙相助才行。”

    他又转过头:“师兄……”

    没等他开问,天蓬元帅就摆了摆手:“别想了,这些年间我早就不问世事,这世间还剩哪些大神,我一个都不知道。”

    白龙露出失望的表情:“这样。”

    “不过……”

    天蓬元帅话音一转:“我曾经天河水军有一军械,用以追踪,是我军一德高望重的军师明出来的。只要你能找到一件与那些大神通者息息相关的物件,凭此物就能得知他的位置。无论身处三界何处,无论转生几世,只要没魂飞魄散,便都能找到!”

    “有此物件!”白龙立马惊讶道。

    “嗯,那物件名为窥天盘,最初被我用来追剿佛门的阿罗汉、菩萨,很快普及全军,但那军师却很快耗尽寿命而死。接着我在与灵山的一场战斗中与南无龙树菩萨放对战败,天河水军也被佛门伏击打散!”

    “嗯?这窥天盘为天道所不容?”

    “当是如此。”

    “无论转身或是隐藏,只要在三界之内都能寻到,这窥天盘未免也太霸道了!难怪连天道也容忍不了。”白龙感叹道,“那现在的天河水军还在吗?这窥天盘呢?”

    “天河水军重组几百年了,现在的元帅叫灵风,是我带出来的,应当不会被天道吓阻,待我厚颜去为你们讨要几个来。”

    “如此,就多谢师兄了。”

    “小事而已,只是多年没回过天河水军,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那些老部下。”

    天蓬元帅踏着云走了,转瞬消失。

    白龙和沙僧还在惊讶于窥天盘的逆天能力和当初天河水军的能人辈出,同时开始列出曾经三界正义凛然的诸位大能者。

    有须菩提祖师,有紫薇大帝。

    有镇元子大仙,有赤脚大仙。

    甚至还有曾与天蓬元帅交好的三界战神杨戟,与卷帘将军共事过的御圣将军。

    有慧空明菩萨,有舍伽菩萨。

    列了一长串,然后又排除许多。

    要么是因为这些人太过忠于天庭或灵山,难以与之共谋。要么是因为这些人杳无踪迹,他们连这些人曾经的物件都找不到。

    他们自能盘算得出,此窥天盘须得与这些人有密切联系的物件作为媒介,方能从三界无尽天机中将这些人找出来。

    “对了!”白龙忽然眼神一凝。

    沙僧瞥了他一眼,淡淡问道:“师弟可是想起了那位佛?”

    “正是!”白龙道,“师兄以为如何?”

    “可!”沙僧一点头,“他出世于东胜神州傲来国的花果山水帘洞,曾在这座山上修行,曾在天庭待过闹过,被镇压过,还曾与我们一起踏上西行之路,曾作为灵山最强者与天庭大战,只要我们随着这条线索走,想必定能找到与他相关的东西。”

    安阳一惊,现在才意识到他们二人说的竟然是孙悟空!

    只见沙僧顿了顿,又忧心道:“可昔日的齐天大圣已经不再,现在只有一尊放下一切的佛,你确定你我能说得动他?”

    “不试试怎么能行?”

    “有理。”

    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这棵古树下,白龙抬起头,与四米多高的沙僧对视着。他们一人目光熠熠生辉,充满激情,一人比铜铃还大三分的眼中则如一片止水。

    除了树上躲得远远的松鼠和草丛中找食的鸟儿,旁边只有一个记录者

    安阳。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1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1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