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胜佛所缺少的

推荐阅读:玩命之徒极品全能相师刀客诸天行DC暴君野性为王穿梭诸天

    重骑将军叫朱明康,虽然骁勇,在十四岁时就以提刀砍了一名在镇子中祸乱的小妖魔而被领兵前来镇压的小将看中,但他本身是没有接触过强大修行者的,就更别提腾云驾雾了。 .

    任何能腾云驾雾的修行者都能在凡间国度中轻而易举成为国师一般的存在,甚至让国王大臣俯身朝拜。

    在云端上的朱明康无疑兴奋异常,混杂着对未知的永生魔宫的忐忑,便成了他此时的心情。

    明月在正前方,都不用抬头就能看见,圆得像是一个布满纹路的圆盘。边上漂浮着一朵朵云彩,原本应当是洁白的,但在皎洁月光的映衬下洒下阴影,硬生生变成了灰黑色。

    他们现在就像在追逐月亮而去。

    夜风冰凉凉的,吹在没穿盔甲的朱明康的身上,布衣猎猎作响,还好穿得够厚,不然怕是会被活生生冻死。

    当然他是不怕的。

    当得知这支俱芦人对国民犯下的种种恶行后,他就发誓要将之铲除,并毅然加入了这支由朝廷东拼西凑而来的最强精锐。可以说他参加这场战争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生命早已被他抛之脑后了。

    现在大军不费一兵一卒击溃了俱芦人的主力,现在的他就是面前有个深渊,他也能做到为了诺言而不皱眉头的跳下去。

    深渊什么的,安阳是不敢让他跳的。

    他只是沿着最后一个红点飞行,同时对朱明康说:“我还有一个人要寻,这人在永生魔宫的总部,西牛贺洲。之后才能带你去东胜神州见金身罗汉和广力菩萨。”

    “任由上仙安排。”

    “我不是上仙,你也别叫我上仙,就叫我的名字即可,我叫安阳。”

    “是,上仙。”

    这场飞行是很单调且漫长的,并且他们还不能耽搁时间,因为即将前往的西牛贺洲如曾经道明道士所说,是妖魔的天堂。

    安阳飞出一段距离便直接将云朵换成了个人飞行器,直接全速前往西牛贺洲。

    许久,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

    这里是西牛贺洲所剩的唯一一个凡人国家了,叫黑鸦国,占地挺广,其余地方都已被永生魔宫控制,凡人几乎死绝。而其实黑鸦国也是永生魔宫刻意留下的,因为许多妖魔的修行需要以活人为血食,本身也需要许多凡人为他们服务。

    黑鸦国的首都,便叫黑鸦城。

    安阳踏进这里便感到一阵不舒服,有种让人眩晕恶心的感觉,似乎整座城都被若有若无的死气笼罩着。

    但这里确实是一座凡人城池。

    他不敢在这里多逗留,径直便沿着窥天盘的指引走向了一处破烂的民居。

    还没敲门,便听见里面阵阵哭声。

    安阳便驻足在门外聆听了片刻。

    原来是这户人家新生了一个孩子,是名女婴,此时刚好有一位永生魔宫的妖魔在黑鸦国内大肆搜刮未满月的女婴。好心来接生的产婆在收了他们用于报答的粮食和对产下女婴的封口费后,很果断的出门左拐将他们产女一事上报了,只为了两斗米。

    现在官府逼迫下来,要他们在两天之内必须将女婴交上去,否则抄家诛九族。

    首次产子的妻子已经以泪洗面很久了。

    安阳不再犹豫,直接推开门。

    正好衣着朴素的女主人一面掩面流泪一边声音嘶哑的道:“早就给你说了不要信那个产婆不要信那个产婆,这个世道就是亲兄弟也不一定信得!你倒好,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大姨!现在好了,怎么办哟!”

    男主人坐在板凳上躬着身子,沉默而又懦弱的听着,身上满是颓废。

    这时老旧合叶发出的吱呀声和突然射进来的光线将两夫妻都吓了一大跳,懦弱的男人更是跳了起来,立马道:“官爷,麻烦你再宽容一点时间吧,两天还没到呢,到时候我们肯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安阳站着看他,声音平静:“所以你是真的打算将你的女儿交出去了?”

    男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是官兵,神色陡然变得凶戾:“你是谁,谁让你进我家来的,出去出去,不然我要报官了!”

    安阳看着他,脸色有些失望。

    这是朱明康的身影从安阳背后显出,那高大魁梧的身形让男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有些发怵:“你、你们是什么人。”

    “唉。”安阳叹了口气,还是道,“救你,就你女儿的人。”

    “什、什么?”男人怔了怔,“怎么救?”

    安阳指了指里屋:“进去谈。”

    男人却站在原地没有动:“我、我为什么要进去,谁知道你要做些什么!”

    “马上你的女儿就要被官府带走了,这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现在除了我,焉还有其他救命稻草吗?”安阳漠然道。

    男人有些意动,却依旧犹豫着,片刻才咬咬牙,道:“可如果你是来谋财害命的,要杀我与我妻,那我们死了,我女儿岂不是就算不被官府抓走也活不下来?再说女儿罢了,没有了这一个,再生便是,以我们家的条件也没多余的钱去养个女儿!”

    这话一出不止安阳愣住了,就连男人背后的女人都有些怔,但她倒也没反驳,而是更加悲戚的掩面哭泣起来。

    话是如此不假,可毕竟是她女儿啊。

    说实话到了这里安阳无比想一走了之,因为在他看来,即使错不完全在这男人,但他现在的表现也失去了所有担当,属于纵使现在齐天大圣的所有力量加诸于他身上他也是个窝囊废那种。

    纵然时代扭曲了人心,大环境磨灭了人性,但这些都不过是原因罢了,事实就是人心扭曲了,人性磨灭了。

    可深吸了口气,他还是忍住了。

    “我向你说三点。”安阳站在原地直视着男人,“第一,你们家实在没什么财物可供我所取;第二,如果我要谋财害命,现在便能轻而易举将你一家三口杀死于此;第三,你和我进屋详谈,之后我会送你出城,便给你钱财,你可以躲起来。”

    “真、真的吗?”男人眼巴巴问,“你会给我多少钱财?”

    “你要多少?”

    安阳此时脸已经很难看了。

    “三、三两不,五两银子,行吗?”男人一脸期待夹杂着渴望的看着安阳。

    “行!”安阳道。

    话虽如此,但事实上他已很失望了。

    这样一个人,就算自己再怎么费口舌让他相信他是斗战胜佛的转世,他也只会yy着斗战胜佛的神力做白日梦吧?要让他为了天下苍生而站出来,即使佛性没有觉醒也奉献自己,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时男人背后的妻子也十分意动,连忙催促道:“大白天的,难道还能吃了你,快进去,不为了你也为了咱们娘俩啊!”

    男人终于忍不住诱惑,咬咬牙往里屋走去:“你跟我来!”

    安阳沉默无言的跟在他背后。

    朱明康站在门口,也沉默无言。

    有时候真的会让人怀疑,究竟是这个不好的时代将人变成这副模样,还是时代释放出了最原始的人性,究竟是一个好的时代保持住了人性的善良,还是时代让人们远离邪恶。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许久,安阳从里屋出来,脸色很平静,因为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男人跟在安阳背后出来,神色间居然没有茫然与无措,而满是一种兴奋激动。他红光满面,走路居然也抬得起头了,之前老实懦弱的样子摇身一变,变得趾高气昂,仿佛瞬间做人就有了底气。

    一位神仙特意来告诉他,原来他是天上最大的一尊神佛转世,由此看来,之前半生的苦痛经历应当都是对自己的磨砺。

    现在没法成佛怎么了,早晚有一天他会化身佛陀去西天享极乐的,对了,到时候还要把这些妖魔全部铲除!

    你看,神仙还特意派人来接他回去。

    自己多么重要啊!

    要是以后上天成了佛,岂不是天天吃蟠桃仙宴,每天都是仙女伺候着?

    自己这糟糠之妻要不要……

    稍作思考,他便淡淡对安阳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安阳回转过身来,这名浑身因长久未洗澡而透着一股汗酸味的黄瘦男人和长得有些胖也不好看的女人都在盯着他,只是前者将期待隐藏得很好,后者则眼睛都要发光了。

    “急什么急?”他阴沉着脸。

    这句话他说的有些威严,立马便将男人刚刚升起的几分意气喝退,又变得猥琐起来。

    暂时还需要你,等我成了神佛……

    男人如是想道。

    安阳瞥了眼朱明康和这名穷男人,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但他也不会言而无信,给了男人远超十两银子的钱,然后将他们送出黑鸦城,再给他们买了辆马车,便不管他们了。

    站在路边送满心欢喜的两夫妻离去,他心里盘算着,斗战胜佛共有三个‘分身’,都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一个老僧人,潜心修佛,基本代表着清修、安宁与善良;一个冲阵将军,浴血厮杀,代表着忠诚、权利与信仰,还有一个过着这个世道最平凡日子的男人,除了平凡的生活,他还有诸多凡人才会有的东西。

    这些,恰好都是昔日齐天大圣乃至斗战胜佛所缺少的。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2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2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