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一颗会说话的石头罢了!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浪迹在诸天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金玉良医重生种田之狼夫悠然来腹黑总裁坏坏爱宫檐玄武裂天仙途遗祸

    “大日如来错了。”

    “佛祖乃贤者,他不会错。”

    “贤者便不会错?”

    “贤者也会错,但大日如来。”

    “那观世音菩萨呢?当初可是观世音菩萨引领你西行之路,他现在又在哪?”

    “观世音菩萨才是错了。”

    “观世音菩萨只是想救世人,他有何错?”

    “观世音菩萨救一世人,大日如来救万世人,无所谓谁对谁错,只是观世音菩萨的眼界太狭隘了。”

    安阳听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讽刺:“这可不像中立之人说出的话。”

    斗战胜佛回道:“我在佛法上的造诣既不如观世音菩萨,也不如大日如来尊者,便只得保持中立,任他们争论去。谁对,我便按照谁的想法为苍生而行事,现在看来,是观世音菩萨落了下风。”

    “那你评论胜负的标准是什么?”

    “佛众、僧众、信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却显然谁也说服不了谁。

    其实这并非口才的强弱,也并非学识的深浅,而是两人完全隔着一个世界,你无法穿梭出来,我也无法跨界而去。对世界周遭的一切完全不同的理解让他们谁也无法理解对方的思想。

    不知不觉便过了许久。

    安阳口干舌燥,胜佛却依旧淡然。

    身处两个世界并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和三观的人关于三观的争论告一段落,安阳无法说服他,便换了种方法。

    “可人间到底是疾苦的,胜佛走出去看过吗?那些画面不能打动你的心吗?”

    “我当初与天庭北极紫微大帝、太极勾陈天皇大帝、东极青华大帝相争落了下风,他们将我封印于此,我苦思解脱之法。除了涨潮将这九百九十九座尸身亭淹没,或退潮让这九百九十九座尸身亭完全露出时,我皆不得离开此处。”

    “那胜佛是没见过了?”

    “见过,也没见过。”胜佛面容平静得看不出丝毫表情,“没见过,却也见过。”

    旁边天蓬元帅默默听着,面无表情。他知道安阳这样是说服不了斗战胜佛的,因为……这些话他早已经说过一遍了。

    只不过他此时没有对安阳说明罢了。

    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对安阳说

    你这样是无用的。

    此时安阳已经满脸微笑,他原本是想嗤笑的,但在这个地方实在生不起嘲笑的情绪。

    “胜佛真是铁石心肠啊,有了佛性,却忘了本。”

    “别再给我说以一世苦换万世极乐了,人的思维、潜意识或性格表现大多与记忆息息相关,可以说人就是记忆的综合体,他们哪怕只轮回一世,但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后,转世的人却再也不是他们了,此世与今后再无关联,而成了一个陌生人!”

    “总是有相同之处的。”胜佛道。

    “是,有相同之处。”

    安阳直视着金光闪闪的胜佛,这方天地让他的心古井不波,也让他凛然无惧:“孪生兄弟、亲生父子也有相同之处!可若自小便天各一方,一人在街头市井,一人在深宫大院,如此成长起来的他们还有恐怕完全是不同的人吧?就如那些胜佛的化身,若非胜佛身具大神通,可将他们收回,他们现在谁还与胜佛有关?早就是完全陌生且独立的人了。”

    顿了顿,安阳接着道:“大日如来让他们以此世之苦换万世极乐,可曾问过他们的意见?可曾想过,这确实造福万世,可对他们今生今世却太不公?你可问过他们是否愿为万世的陌生人而牺牲此世?你可曾听过宁为太平狗,不为乱世人之话?”

    斗战胜佛依旧不悲不喜的凝视着他,却好似在因他的话而思考。

    天蓬元帅有些惊艳,但也不动声色。

    许久,胜佛接着道:“我们没有资格为他们做决定,我们也没有做决定。那天庭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们所做的,最多,也只是做一个旁观者罢了。这世间如今的一切,都是自然演化而来,决不可怪罪于佛门头上。”

    “哈哈哈哈!”安阳笑了声,“胜佛怕是久未离开这里,忘了佛陀可是接纳众生信仰才推翻的天庭。你们借众生之力,但当众生在寺庙向你们祷告乞求安宁时,你们却当了八百年的旁观者!还有,胜佛怕是没看见灵山暗中扶持永生魔宫,若非如此,那永生魔宫也决计不敢在西牛贺洲公然行扰乱天地之事!”

    斗战胜佛再度沉默,许久方双手合十将头低下:“此事,贫僧不知。”

    “胜佛不管。”

    “无法离开此地,管不了。世人有世人造化,管不了。大日如来自有计量,管不了。天道自有轨迹,管不了。”

    “难怪!难怪!难怪!”安阳连说三个难怪,“我去了花果山,有一千年的老猴子说,斗战胜佛再也不是齐天大圣!”

    见斗战胜佛毫不为所动,他又取出凤羽紫金冠、黄金锁子甲和藕丝步云履,道:“胜佛可还认得这几样东西?”

    胜佛端坐在高高的九品莲台上,只往下淡淡瞥了一眼,道:“认得。”

    安阳又问:“胜佛已然忘了?”

    “已然忘了。”

    “可既然忘了,胜佛又为何在成佛前对这三样东西设下禁制,不让妖魔穿戴?”

    “皆因成佛前六根不净。”

    “唉!”安阳叹了口气,斗战胜佛俨然一副与往日割舍干净的样子,这样一个无情无欲的人实在让他无从突破,“请问斗战胜佛可知广力菩萨与金身罗汉都在干什么?”

    “知道。”

    “他们皆在为众生而战,为一朗朗青天而战,胜佛为何就不肯出手呢?”安阳语气中满是无奈。

    斗战胜佛道:“他们心性未得圆满。”

    “莫非胜佛就得了圆满?”安阳回头瞥了眼身后的大海,“若是圆满,胜佛就不会有这九百九十九座尸身亭了。”

    斗战胜佛伸手拈起一朵虚幻花朵,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又换了种说法:“他们前世修了恶果,就如天下众生一般,上苍注定要他们今世来偿,这是躲不过的。”

    安阳一怔,凝视着这尊佛陀。

    他觉得刚刚斗战胜佛完全能说“我的心性至少比他们圆满”,这话无可挑剔,但这尊佛却没这样说,而是换了个方式。

    这完全无异于在告诉他

    你是辩不过我的。

    深吸了口气,他还是道:“胜佛难道不明白吗?这世间本没有天经地义一说,所有的天经地义都是人们杜纂出来的。前世更是与今生完全相陌,今生没有必要为后世积德,更没有必要为前生偿还业报!”

    “施主所言差异,万事万物皆有规定,不在于其正确性,而在于一致性。在于必须要有规定,按规定行事,方有章程。”

    ……

    这场辩论大概持续了一天,安阳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但支撑他撑下来的不是众生疾苦,而是怀中的小狐狸。

    他总觉得胜佛并不是完全被佛性代替了人性,他每每总能看到胜佛的沉默,可每当他以为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时,反应过来的胜佛总是能以另一种角度将他挫败,然后双方继续进行无意义的辩论。

    一天之后,胜佛还是面容平静的端坐在莲台之上,天蓬元帅依旧站在一旁面无表情,但安阳已经心神具疲。

    看不到胜利的安阳深吸了口气,双手合十道:“胜佛,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答完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离去。”

    “施主是有大智慧之人。”斗战胜佛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请问吧。”

    “胜佛还记得曾经西行之事,必然也记得西行情谊,那么胜佛就真的能眼睁睁见到广力菩萨、沙僧尊者战死吗?”

    *

    安阳终究是离开了南海普陀山。

    在白云之上,他还在回想方才斗战胜佛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时的犹豫。

    这是斗战胜佛沉默得最久的一次。

    但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双手合十道:“每人有每人的造化,这却是任何人都强求不得的。”

    安阳便毅然随着天蓬元帅离开了此处。

    他神情恍然间,站在白云最前方的天蓬元帅回过身来,道:“你觉得如何?”

    安阳沉默片刻,道:“不过一会说话的石头罢了!”

    “哈哈哈!”天蓬元帅便笑了,“若是早二百年,说不定你真能说动他,要怪也只怪二百年前观世音菩萨开始落了下风,导致佛教中人都开始觉得大日如来是对的,更坚定了大日如来的信念!”

    此时已出了南海光幕,安阳淡淡看着天蓬元帅,终究是没说话。

    不肯参战的可不止斗战胜佛一人,眼前的天蓬元帅虽然一直在帮他们,却还是不明着参与战斗。

    若说天蓬元帅与斗战胜佛的唯一差别,便是斗战胜佛能定鼎战斗,而天蓬元帅不能,所以大家都对斗战胜佛更苛刻,对天蓬元帅更宽容,这实在是有些狭隘不公平的。

    天蓬元帅似乎知道他的想法,笑了笑也不在意,继续道:“还要去见燃灯古佛与东极青华大帝吗?”

    “这二人可好说服?”

    “燃灯古佛是坚定的小乘佛法拥护者,东极青华大帝乃现在的天庭支柱之一,顾忌太多,恐怕都与那会说话的石头相仿!”

    “那这二人可有斗战胜佛强?”

    “怕是没有。”

    “还是去试试吧。”安阳道,“我只能请一人出手一次,且只能在关键时刻,多半还只有片刻功夫,元帅还请见谅。”

    “这已是了不得的手段了。”

    白云倏地一下贴着海面划过,不知不觉间已加速到一个可怖地步,天空万里无云,只风吹得海面荡起些许波纹。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3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3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