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安阳,请开始你的表演

推荐阅读:遥望行止重生天后:boss,别咬我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妙手神农极品全能狂医大唐南皇霸道老公放肆爱快穿宠男主:我的宿主是病娇妾本无良:王爷,你被休了

    安阳就是这样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突然就到了斗战胜佛和十几位菩萨面前。

    而且这里是神魔战场的最中心,可以说周围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大神通者,每人身上都散发着令人心神惊惧的气息。安阳也是直到靠近了才发现哪怕方才用镜像法术看到的最弱的仙神,在寻常修行者眼中也是不可高攀的存在。

    所幸这些仙神大多都是他找来的,与他也算是熟悉,无形中消除了不少心悸。

    但佛门的十几位菩萨、四大金刚、十八位护教珈蓝、四大天王和二王尊等人就没有这种熟悉感了,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加上天空悬浮的一艘艘巨大战船投射下无边阴影,遮天蔽日,堪比一个岛屿。靠得近了才发现这些战船就像有生命一样,也散发出冰冷机械所没有的威压,那一声声战鼓就像它的心跳,令人畏惧。

    安阳反应过来,先是双手合十对众位与佛门有关的人诵道:“南无阿弥陀佛,见过斗战胜佛、天蓬元帅,金身罗汉、八部天龙广力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和诸位菩萨尊者。”

    接着他又对众位仙神、名妖等拱手行礼:“见过显圣二郎真君、哪吒三太子,天佑副帅、翊圣真君和诸位正派上仙。”

    众人也纷纷对他或双手合十或微笑颔首回礼。

    “南无阿弥陀佛。”文殊菩萨面带微笑,十分亲和,“方才与斗战胜佛谈论,无意间听说施主给了胜佛很大启发,胜佛这才将施主请过来一叙,若是有打扰之处还是见谅。”

    “噢,原来如此。”安阳也是以镜像法术见过他们谈论的,瞬间便明白了前因后果,道,“弟子不过信口胡言罢了。”

    “这可称不上信口胡言……”

    文殊菩萨说了半句话,却不知为何立马缄口不言了,接着抬头遥遥望向远方。

    众位仙神、菩萨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远方天际有神光闪耀,隐隐带着雷霆和军鼓之声。

    一朵白云迅速飞了过来,上面赫然站着无边的天兵天将,各自散发神光,一些天庭有名的战将、大神的身影若隐若现。而当先一位托着玲珑宝塔的将军身形笔直,目光炯炯神熠,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便是三界赫赫有名的托塔天王李靖!

    当初白龙还在为佛门而战的时候,便是败在托塔天王手下,并被托塔天王搬来灵台方寸山镇压了七百年!

    文殊菩萨连忙双手合十道:“原来是托塔天王来了。”

    白云飘在神魔战场中央,望不到边的天兵天将与气势如虹的天河水军互相辉映,神力浩荡的战将对应巨大的战船,一时间即使佛门的护法与金刚也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托塔天王站在白云最边沿的一架战鼓旁边,也将双手合十道:“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问:“天王来此所为何事?”

    “自当是为了佛门助纣为虐,倾巢而出围剿我天庭天河水军一事。”托塔天王对文殊菩萨态度很谦恭,但措辞却不客气,毕竟双方站在不同的立场,为不同理念而战。

    “托塔天王有所不知,方才天河水军灵风将军已和天佑副帅、天蓬元帅说好,不愿再问天庭而战,天王白跑一趟了。”

    “有此事?”托塔天王一惊,“菩萨可勿要为保佛门而诳我!”

    “出家人不打诳语。”

    “灵风将军,此言可当真?”托塔天王怔怔看向灵风将军,语气中满是不敢置信。

    “是真的。天庭一来太过腐朽,二来派系争斗永无休止,我当我为天庭而战,为三界而战,到头来也不知是为谁而战。”灵风将军淡然从容的神态与当初的天蓬元帅一般无二,又对托塔天王拱了拱手,“天王,请恕我累了,要寻一处隐修去了。”

    “……也罢。”托塔天王沉默良久还是没说什么,这些年对天庭心灰意冷的仙神实在太多了,“那天河水军呢?”

    “愿与我共同卸甲隐修的,便与我共同寻一山水名府,不愿的我也不强求。”

    托塔天王脸色这才大变:“你想带着这几十万天河水军脱离天庭!天庭绝不会容许你这样做的!你这……太妄逆了!若是只有你们天河水军的将军们脱离天庭还……”

    托塔天王一时被震惊得语无伦次,但灵风将军再次轻飘飘的打断了他:“你要我将几十万弟兄留给天庭当牺牲品吗?”

    顿了顿,他又道:“再说了,天庭现在自顾不暇,要想让我们重回天庭治下,还是先打赢佛门再说吧。说不定天庭输了,大不了我们以后再接受佛门的收编便是了!”

    “大逆不道!”托塔天王大喊。

    喊完他才发现自己激动了,这不过是灵风将军随口的话而已,况且眼下的天河水军也实在不是他手下这些天兵能匹敌的!

    “此事往后再议!”托塔天王先对灵风将军撂下这么句毫无威信的话,才对斗战胜佛双手合十道,“见过斗战胜佛。还是先恭贺斗战胜佛证得正果离开普陀岛,不知现在斗战胜佛可明悟了?”

    他说此话之时就像斗战胜佛当初不是被天庭镇压的似的,但斗战胜佛也不在意,同样双手合十,反问:“明悟什么?”

    “明悟佛门并不能给三界苍生带来极乐福音,佛门只能将自己的大义强加于三界众生之上。胜佛之所以出手灭掉魔宫,不就是因为已经看穿佛门的虚伪与虚妄了吗?”

    此时灵吉菩萨淡淡站出来道:“南无阿弥陀佛,众生愚昧,无谓大义于何物,佛门只是在告诫众生何谓之大义罢了。”

    “所以只有佛门佛法才是大义?”

    “非也,但三界事实已经证明至少天庭的统治绝非大义,否则苍生也不会疾苦至此。”

    “可这八百年来佛门与天庭争斗不休,苍生却变得比之前更疾苦万倍!”

    “若天庭放手,世人必得极乐。”

    “妄逆之谈!”托塔天王怒斥,随即不再与灵吉菩萨争辩,将目光转向斗战胜佛,“胜佛以为如何?天庭纵使最混乱之时却至少能保证三界六道正常运转,但佛门却造出了永生魔宫,令三界一片混乱,苦不堪言!胜佛如今莫非还要为佛门而战?”

    斗战胜佛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天王此番前来是想劝我转投天庭的?”

    “正是!重开天庭,三界轮回方能正常运转!”托塔天王说着,又暗自转头看了眼远方,犹豫片刻,道,“胜佛现今已由斗战胜佛果位证得了更高觉悟,有能力肃清天庭派系之争,若能回到原先那个清廉的天庭,必将是三界众生万物的福音啊!”

    “呵呵。”斗战胜佛淡然一笑,“关于此事,便让我一位好友来说吧。”

    “好友?天蓬元帅还是这些菩萨?”托塔天王愣了下,才发现斗战胜佛所指的人竟是安阳,“这……此人修行尚浅,亦没有经历过悠长岁月,如何能做此问的解答?”

    安阳也是愣了愣,才发现斗战胜佛指的是自己,不由一阵无语。

    我只想安心当个吃瓜群众而已啊……

    而此时文殊菩萨也颔首道:“听闻施主对胜佛多有启发,贫僧也想在此听听施主对此事有何妙解高见。”

    安阳无奈,总感觉这句话可以与现实世界的一句网络常用语对照起来

    ‘请开始你的表演。’

    顿了顿,迎着这么多大神的目光,他也只能硬着眉头道:“妙解高见谈不上。如托塔天王所说,弟子修行年岁都尚浅,对大道世间的见解自然远比不上诸位,但诸位上仙尊者盛情难却,弟子也推却不得。”

    “如诸位尊者、上仙所说,天庭能否治好这世间,事实上已经有断言了。佛门若取代天庭能否真正令世间极乐,斗战胜佛方才也说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极乐在众生心底,而不在菩萨们口中。”

    “伪命题?”漫天神佛大都对这个词感到新奇。

    “斗战胜佛说大乘佛教比小乘佛教更适应于这个时代,但小乘佛教不会随大乘佛教的盛行而消失,我是认同的。但大乘佛教想真正从宗教转变到治理三界众生的管理集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路的艰辛程度不亚于李天王说的肃清天庭内部派系。”

    此刻这片天地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佛门尊者、天庭众神或自由仙神都在听他说,起码从表面上看,大家都听得很认真。

    没人和他争论小乘佛法和大乘佛法到底谁才适应于这个时代,也没人和他争论佛门和天庭谁才能治理三界,大家都只是静静听他说着自己的见解。但这肯定不是因为他说得有道理,而是因为他太弱了,就算所言皆是一派胡言,也没人愿意和他争。

    兴许多数人压根都没把他当回事。

    但终究还是有人听得很仔细。

    安阳说:“亿万年来三界一直被天庭所统治,而三界混乱的过错该归咎于谁,恐怕谁也说不清,也谁都有责任。”

    托塔天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这小子懂得为天庭开脱,是个好小伙子。

    但紧接着安阳又道:“不过在最近八百年中,三界却是没有被任何一方势力完全掌控的。这八百年中三界固然混乱,但混乱却来自于轮回,来自于永生魔宫,来自于风不调雨不顺,来自于没有天神掌管节气变换,没有天神分明四季更替罢了……”

    “谁能掌控轮回呢?谁能调控风雨呢?谁又能掌握节气变换、四季更替?事实上谁都能。”安阳道,“天庭能,佛门能,甚至这些为祸天下的永生魔宫也有妖魔能干涉轮回、掌控风雨。所以你们很难争辩出三界众生都需要怎样的神来掌管天道。”

    这话让不少人震惊,也让不少人沉默。

    佛门的人大多以为荒谬,天庭众神则斥为大逆不道,只有那些不属于佛门又脱离了天庭的仙神们才大惊,并深思起来。

    安阳凭空取出手机,瞄了一眼,确定在这个世界已经呆不了几天时间了,这才看向斗战胜佛,说出了一番于这个世界而言堪称大逆不道的话:“事实上若非要众神掌控风雨轮回,这三界苍生根本就不需要漫天神佛啊!若是能让风雨自调,轮回自转,三界苍生根本不需要漫天神佛来干涉自己的想法意志、家庭和谐和国家兴亡啊!”

    此时漫天神佛才是大惊!

    唯有斗战神佛沉默了。

    他刚刚才九百九十九世为人,当然知道安阳所说的皆是对的!

    有永生魔宫,所以天下大乱,无永生魔宫,便可天下安宁,事实上有没有神佛压根就没有区别。

    安阳也是猜到斗战胜佛同样悟出了这点,所以才敢说出这句话。

    末了,他还补充了一句话,更如一记重锤敲击在漫天神佛的心上

    “三清高高在上,缔造天庭,诸位祖神皆有平息此战的能力,但神佛之争却发展到了如此地步。诸位,好好想想吧!”

    终于,托塔天王麾下一位天庭战将忍不住了,大斥道:“大逆不道,满口胡言!”

    他刚想拔剑,却被托塔天王拦下了。

    佛门的文殊菩萨反应过来,也是面带有些怪异的微笑,对安阳淡淡道:“施主的见解果然新奇,让贫僧大开眼界。”

    安阳抿抿嘴,倒也不以为意,反正这番话也不是说给他们听的。

    而在隐匿于天庭天兵背后的北极紫微大帝心中,在极遥远之地注视着这番景象的天庭帝君、上古仙神们心中,他这番平静的话却掀起了滔天巨浪,比这些大神们万年一遇的心劫还更恐怖。

    因为安阳不知道,文殊菩萨不知道,连托塔天王和斗战胜佛都不知道

    太上道祖曾说过要打造一名为天道轮盘的至宝,这件至宝的功效便是替代众神操持三界规则的运转,当时无人以为意,现在搭配到天庭和灵山之争才让人细思极恐!

    只忽然一下,安阳便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有天庭的大人物来了。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5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5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