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触电的感觉

推荐阅读:御房有术乡村小邪医(毒妇不从良极品火爆兵王炮灰女配大逆袭惑世女宦官

    安阳顿时便只见一片雪白的肌肤。

    纪薇薇本身就很瘦,腰更是细得像是一把就能握住,皮肤则是又白又嫩,泛着细腻晶莹的光泽,看起来如丝绸般滑腻。

    那一瞬间纤腰线条尽显,后背也呈现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而她无比精致的肚脐则是点缀在平坦腹部上的一颗明珠,没有当下女生最想要的马甲线,但同样美得不可方物。

    而纪薇薇还毫无所觉,嘴上打着呵欠双手继续往上掀,甚至安阳都能看见那娇挺双胸的浑圆线条了。

    终于,他忍不住了

    “咳咳!”

    听见咳嗽的纪薇薇手上动作一顿,保持着这个高度,刚好让那娇挺双胸从睡衣下露出一点点下摆,浑圆雪白,又娇嫩无比。

    她怔了怔,脸上迷糊的神情渐渐褪去,眼睛睁大变得清明起来,并转过身看向安阳。

    安阳在看她那雪白的三分之一个圆,迎着她的目光,也不由抬起头与她对视。

    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变得有些尴尬。

    纪薇薇很快回过神来,很自然的将睡衣放下了,还不露声色的对安阳说:“看到了什么,好看吗?”

    “好……好看。”

    “还想看吗?”

    “有点……”

    “真打算看?”

    “额……你都放下了!”

    纪薇薇的神情陡然变得凶起来:“还不转过去!”

    安阳完全无视了她的凶悍,也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似的,说:“你自己在客厅就开始脱衣服了,这怪得了我吗?”

    “那您的意思是……怪我咯?”纪薇薇干脆也不走了,原地双手叉腰望向他。

    “那还能怪谁啊?”

    “我一个人住了这么多年,我就喜欢随地换衣服,怎么就要怪我了?还不是怪你跑我家来!我还没找你负责呢我,一个漂漂亮亮的黄花大闺女就这样被你给看了,喔……困死我了!”

    看见她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呵欠,安阳撇了撇嘴说:“……又没看完!”

    看见纪薇薇有点想发火了,瞌睡都顾不上了,他连忙改口道:“你这种大白天到处换衣服的习惯可不好,要改!”

    “关你什么事,又不要你收拾!”

    “这不是收拾的问题,你看对面楼,万一有人早起出来晾衣服怎么办,可就把你看光了!”

    纪薇薇看了一眼窗外面,客厅窗户还真没有关,远远的能看到对面那栋楼……

    接着她白了安阳一眼:“你是不是傻,对面隔着五百米呢!平常人隔着一个田径场都看不清对面的人长什么样,这里比田径场的周长还远,你眼睛有这么尖啊?”

    安阳抿了抿嘴,别说五百米,五百公里他也能看得见,还不用考虑空气能见度的问题。

    顿了顿,他说:“你懂什么啊,现在的人什么思想你想都想不到,拿着望远镜看对面楼的多了去了,我小时候就……”

    “嗯?”纪薇薇顿时来了精神,“你小时候还干过什么我不知道的坏事吗?我想想,莫非是用望远镜偷看对面楼……那个你初中时和我说特别妖艳的凌老师是不是就和她老公住对面楼?哈哈哈哈……”

    安阳好尴尬。

    纪薇薇一副我真是太聪明了的表情,挥着手给了安阳一拳,又道:“你小时候居然还有事瞒着我,真是太不像话了!”

    “……你还换不换衣服了?”

    “哦对,马上!”和安阳闹了这么久的纪薇薇已经不迷糊了,恢复清醒的同时也恢复了那个雷厉风行的都市丽人形象,只见她立马朝里面房间走去,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住,回过头来看看向他。

    “你吃早餐了吗?”

    “吃过了。”

    “啧啧……有人做早餐就是幸福,每天起床就能吃到香喷喷热腾腾的早餐。”

    “这么酸……你想说个什么。”

    “我还没吃早饭呢!”纪薇薇淡淡的看着他,“我要换衣服、洗头、洗脸、刷牙再加化妆,趁这个时间你下楼右拐给我在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的三轮车摊上给我买两根油条加一根豆浆。”

    安阳刚想说要求真多,就见纪薇薇突然凑了过来,对他一字一顿的道:“豆浆要多加一勺糖,多加一勺,总共两勺!”

    “……”

    “记住了吗?”

    “得嘞,姑奶奶您忙去吧,小的给你买早餐去了。”安阳一把从桌上抓过钥匙,无奈的往门外走去。

    很快下了楼,他朝外看了一眼。

    “下楼右拐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的三轮车摊上,两根油条一根豆浆,两勺糖。”幸亏他的记忆力已超出常人想象,不然这么复杂的要求还真有点为难人。

    唔,或许那妮子就是在为难他。

    安阳摇了摇头,很快便按照她的要求为她将早餐买好,提着上楼了。

    想自己是什么身份啊,就算不在末日世界、神州世界和帕尔兰斯,在家也都是小婵和小倩同志做饭,哪轮得到自己,没想到到纪薇薇这里居然还要当跑腿为她买早饭。

    进了门,将豆浆油条放在桌上,他听得卫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门只是虚掩的,他这个位置可以轻而易举看见纪薇薇弯腰在洗漱台上洗着头发。

    安阳叹了口气。

    女人洗头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洗完之后马上出门的话,还得慢慢吹干。

    在这大冬天的尤其麻烦。

    听说如果你约一个女孩子出门,但她没同意,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她不想洗头,而是你不值得她为了你特意洗头。而如果一个女孩子主动约你出去的话,原因也可能有两个,一是她刚洗了头觉得不出门浪费了,二是突然有某样非常想吃的东西。

    自己约纪薇薇出来,她还特意大清早爬起来洗头,安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有点感动。

    笑了笑,他推开门走上前去,站在纪薇薇身后看着满头泡沫的她,还是强忍住恶作剧的心情,拿起毛巾为她往头上淋水。女孩子一个人洗头真的是件挺辛苦的事情。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纪薇薇被吓了一跳!

    “嗯哼?”

    “别弄到我衣服上了!”

    “嗯。”

    安阳稍微低头看了眼,她已经将睡衣换成了一件非常轻薄的白色毛衣,都有点类似保暖衣了,紧紧贴在身上,又弯着腰,勾勒出背部纤柔的曲线,实在瘦得让人想将她一把搂住。

    她虽然没翘臀,但这个姿势和撅着屁股也差不多,安阳又站在她后面,在狭小的卫浴室中实在没别的姿势可言,只有这个将自己的前方和她的后方摩擦的姿势……

    事实上在运动中两人也确实在若有若无的摩擦着,只是两人起初都没有发觉。

    安阳抿了抿嘴,将在热水中泡了下的毛巾放在纪薇薇头顶拧动,拧出的水顿时哗啦啦朝她头发上流淌而去,而他有空还得分出一只手将她落在胸前或脸侧的头发撩起来,避免沾了水的发丝将衣服打湿。

    这个过程中他是十分专注且认真的。

    两人这么多年感情当然是很好的,甚至于曾经在懵懂时期也许还爆发过某些冲动,但爱情终究是一种不长久的奢侈品,这么多年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亲人,像是那些海誓山盟的恋人转为相濡以沫后的状态,可实际上却又不是。

    他们以朋友关系走过了很多年,但谁都知道他们不止如此,他们本身的相处模式也不止如此。好像本身不是恋人,但却可以做除了亲热行为以外恋人能做的所有事情。

    好像是亲人,但事实上能这么互相了解又亲密无间的亲人是很少的,并且纪薇薇一旦找到机会,她也绝不会吝啬表白。

    他们的感情是很特殊的,说不亲究竟是亲情还是友谊,更说不清其中是否夹杂着有爱恋的元素。

    但安阳对纪薇薇是有些亏欠的,可能在做的时候不觉得人向来如此。只有当过去后仔细回想,他才会深深体会到这个女孩子为自己做了很多,而自己又辜负了她很多。

    于是安阳的动作越发温柔,像是浑身散溢的一种香味儿,哪怕纪薇薇背对着他也能闻得到。

    这狭小浴室的两人间的气氛便有些微妙了。

    这时二人接触的部位才像是触电一样感觉清晰,那种不可言表的触感像是电流一样自那两个敏感部位传遍二人的全身,尤其是还是大龄剩女的纪薇薇,对此根本缺乏抵抗力。

    瞬间她便感觉全身软酥酥的,被头发遮住的脸颊红得能滴出水来,甚至有种想发出一声嘤咛的冲动。

    但理智让她忍住了,接着她用洁白整齐的牙齿咬着下嘴唇,控制着自己不发一言,只机械式的搓着自己的长发。

    就算是安阳都感觉有点忍不住,与纪薇薇挨在一起的地方传来异样的触感,心底则涌起一股冲动。当然不是马上将纪薇薇抱起来剥光扔在床上去的冲动,而是想一把抱着她纤细的背紧贴在一起的冲动。

    终于,在异样情愫与骄傲之中,纪薇薇的头发总算被冲洗干净。

    安阳伸手扯过一张干发巾,总算趁这个机会不突兀的挤到了她侧面。

    纪薇薇也接过干发巾,将头发擦拭一遍后,便将之放下,指着墙壁挂柜的一个格子:“里面是电吹风,给我吹头发。”

    安阳便也丝毫没有不情愿的拿出电吹风给她吹头发,表情专注而认真,甚至会对着镜子为她将额头上流下来的水珠擦掉,那模样像是在完成一件技术要求很高的重要事情。

    纪薇薇则取出漱口杯,接了一杯水,挤好牙膏刷起牙来,但目光却不断盯着面前镜子中倒映出的安阳模样。

    认真、专注,有种迷人的味道。

    纪薇薇还真不常看见安阳在对自己做某件事情时露出这样的神情。

    这个家伙不恶心人、膈应人的时候还是很迷人的,这是她很早之前就知道的。

    安阳当然也发现了镜子中那枚满嘴泡沫的妹子正盯着自己看,但他没有管,只是口中随意问道:“今天想去哪儿玩?”

    “啊咧?”镜中的纪薇薇愣住了,接着含糊不清的说,“唔是你啊排吗?”

    “我安排?我还没想好呢。”

    “那李想吧。”

    “你可以给我参考意见嘛!”

    “我已不叽道。”

    “去爬山吧?锻炼身体!”

    “你想累席我啊!”

    “玩水吧。”

    “噗!”纪薇薇一口将嘴里泡沫吐掉,说话总算变成了高清音质,“这么冷的天去玩水?我喝热饮都不想离开被窝呢!”

    “那去游乐园。”

    “你想重返童年吗?”

    “是啊,我小时候没玩过嘛!”

    “那就去吧!我小时候也没玩过. ”纪薇薇浑然不在意的说着,喝了一大口水在嘴里开始咕噜咕噜起来。

    接着在安阳为她吹头发的过程中,她用洗面奶完成了洗脸,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安阳要用手将她的头发提起来,避免打湿。接着她打了保湿霜和粉底液,画了一点眼线,描了一点眉,头发才总算吹干……

    接着纪薇薇便将安阳撵了出去,当她再出来时,脸上已画了点淡妆,很是自然的那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她套上一件长款的呢子衣,到门口穿上一双中帮的皮靴,增高设计的皮靴让她看起来高挑了不少,然后提上小包包,围上一条浅灰色围巾便对安阳道:“走吧!”

    两人下楼时安阳都还在调笑她穿的鞋子有二十公分高,最后坐上车,往游乐园开去。

    这个据说给孩子们发明的游乐场所从来就不是孩子们玩的,大多都是成年人,而且情侣居多,狗粮满满。

    纪薇薇坐在副驾驶,她没有收拾什么发型,就让刚被吹干的头发自然披散在背后,让她在青春之余多了很多娴静的气质,只是安阳知道纪薇薇有时候或许勉强能称温柔,但绝对和娴静不挂钩。

    就如她此时一个劲的打量车里,很是怪异的道:“哟,小悠都开上时代极速了,集团大佬怎么还在开这辆破车啊?就算不想浪费钱也得支持集团啊,你开别的公司的车什么意思啊?”

    没等安阳说话,她又道:“听我的,换辆时代极速来开,这破车扔了算了!”

    “轰!”

    小敞篷发出一声沉闷的油门声。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07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074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