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借钱

推荐阅读:神藏此情渺渺,终于宠到你江湖险恶快快跑女领导的贴身小农民大梁王妃超级全能学生王爷救命:王妃太彪悍一号保镖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都市逍遥兵王

    许多研究和事实都在证明,往一个利益体系中掺杂血缘关系只会将之搅混,以血缘作为职务纽带的体制也远不如纯粹靠能力担当职务的体制效率高、存活时间长。 .

    所以安阳向来不喜欢赋予血统特权,而如果血统拥有者是一群废物,这个不喜欢就完全可以升级为反感了。

    这可以说是他的理念,有道理的话。如果道理不够,也可以说是他的偏好。

    从他创立的三个帝国宪法中都写明了帝国只会存在他这一任实权皇帝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真的没想赋予血统太大的权利,哪怕是他的亲生子嗣都不能凭此继承他打下来的江山。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实在是没有道理!

    当然,也是有例外发生……

    但在这时候,安爸安妈都在,安阳话也不能说太重,只是道:“我大部分时候都在海外工作,而且主要靠技术吃饭,在国内实在没有人脉,各方面都插不上手啊。”

    安阳大姑却是一愣。

    “海外?岛上?”

    安阳脸一黑:“国外。”

    “好吧,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这么忙帮不了了?”安阳大姑的脸色有点难看。

    安阳能理解她爱财的心情,谁不想住别墅呢,看见一起穷过来的亲戚忽然变得这么有钱,谁不眼红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安阳回答道:“大姑你可以上网查一查,无论任何公司,做得这么大,规矩都是很严的,没有那么多空子钻。包括人事部在内的每个部门权利都是完全独立的,公司还有各种各样的措施、手段来限制人们越权,要不然公司早就被弄垮了,更别说发展到这么大了。”

    安阳大姑一阵哑然,片刻后才道:“不就是找关系进个人么?有那么难么?”

    “拿我工作的网络公司举列吧,最普通的技术人员年薪稳定下来至少都是几十万,而且公司环境、福利待遇都是业界第一,这个待遇能吸引许多清华北大的精英毕业生甚至研究生、博士接踵而来,而人事部还会严格的将这些天才刷很大一部分下去。”

    顿了顿,安阳接着道:“如果你无法给公司做出利益,公司每年就相当于白给你几十万。而如果你是通过不法渠道进入公司,就相当于每年从公司盗取几十万,这个金额如果真是盗窃,能判十年。你说,这么大个公司的人会傻到每年将几十万白白给你吗?”

    安阳大姑愣了愣,竟无法反驳。

    其余人也都有些出神,咽了口唾沫,将准备说的话纷纷吞了下去。

    安阳见此,表情依旧淡淡的。

    他是知道在座的不少人都是和大姑有同样想法的,谁不梦想一步登天呢?若是轻轻松松就能住上别墅,只用拉下脸皮来说几句请求的话,谁会不愿意做呢?

    所以他提前把利害关系全部给这些渴望发财又什么都没考虑过的人剖析清楚,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知道世间任何事都不会来得轻松。

    他还能感觉到坐在他旁边的纪薇薇在桌下将手伸到他身前,比了个大拇指。

    不过安阳说的也是真的,越大的公司体制越健全,空子越少,如果他真的只是安氏集团的一个高层,只要敢将连简历自动筛选系统都过不了的人塞进公司,恐怕刚刚向人事部那边开口,就要被革职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条路通向成功,但不是每条路都能轻松复制给别人,更可悲的是一旦你走向成功,好似就有义务帮别人也走向成功似的。

    沉默了许久,有一个表叔还不死心的问道:“那你能带人和你一起去国外工作不?”

    安阳这次是真无语了。

    他刚刚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了,但这个他根本毫不眼熟的表叔还是完全无视了他后半截话,无视了他所说的公司压根就不能走后门的话,死死咬住前面一截,关于他说自己没有人脉的话。

    “这个严格来说也是不能的,但如果你精通四门以上的外语,我可以和公司方面说,带一个人过去做些杂事,但是工资不可能太高。”安阳无奈的道。

    果不其然,听见要精通四门外语,还是做杂事、工资不高,立马就没人出声了。

    安阳这时候很怀念安二悠。

    因为安二悠性子很直,加上她年纪小,如果她在这里的话,肯定会用更直白的话将这些人斥回去!因为当初安爸和安妈独自来到雁城时,穷困落魄,这些人根本就见不到影子。

    安阳甚至能想到安二悠会说什么话

    含蓄点的是:“有一分本事吃一口饭,有多大能力挣多少钱,,可不能想着一步登天啊!”

    如果遇上给她印象不好的亲戚,她一定会直接说:“安氏集团现在要求很高,至少985、211的本科文凭,工资高点的都要求硕士文凭,遇上帮忙走关系的会直接辞退,严重的移交律师部处理。”

    从小到大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两兄妹才能找到共同点。

    可惜,安阳现在只能独自应对。

    找他求取发财之道失败过后,还有很多人趁着吃饭的功夫,向他提出了借钱。

    安阳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来之前就打算要借钱还是因没从他这里得到发财路子而临时改变的主意,总之大多数亲戚都提出了借钱,像是早就商量好似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有家里修房子差十来万的,有买房差三十万的,有买车差几十万的,还有儿子要结婚付不起彩礼钱的。

    安阳不想多说,也无力吐槽。

    或许很多城里人无法理解,但是在农村就是存在这种陋习,大概是古时就有的。一个人升官或者发财了,如果不接济一下同乡、穷亲戚,那就一定是道德败坏。而这些人便会以此为借口,心安理得、理直气壮的从你这里分走你奋力打拼出的一部分成果。

    从借钱的理由中安阳便能看出,部分所谓亲戚完全就是见他们家有钱了、住上了别墅,刻意来分一杯羹的,再不济也要从他这里要一些钱走!

    雁城房价也就四千不到,一百平米也才四十万,你差三十万?还想买房?

    想买车了,差几十万?买兰博基尼么?

    益州彩礼之风不盛,一般结婚也只是象征性的给一点,网上盛传的多少多少万彩礼钱一般和益州人民挂不上钩,可这姑婶居然要借二十万当彩礼!

    安阳沉默着,没有说话。

    而同桌的安爸和谢云清的脸色更是直接变得有点难看了。

    这就是来打秋风的!

    许久安阳才抬起头环视四周一圈,看着众多亲戚看他的眼神、热切的面容。

    也还有一些没有向他要发财之道也没有说要借钱的,都低着头吃饭,要么一脸老实木讷,要么就是血缘关系还不够近。

    他一直在想,淳朴真的能完全和善良挂上等号吗?那究竟是未经浮尘的山里淳朴人更善良还是经受过高等教育懂礼仪学识的人更善良?两者恐怕都未必吧……

    其实淳朴更多的人保留人的本质,但作为生物,本能和道德本就有相悖之处。

    没让这有些尴尬的气氛持续多久,顷刻后他便道:“各位叔伯姑婶有难处,我能理解,但我也是刚刚买了这栋房子,还是全款,各位叔伯姑婶都知道吧?出身社会这两年的积蓄几乎全花在这上面了,现在手里头只有刚发的年终奖金,六十万。我留十万自己用,剩五十万借给各位叔伯姑婶,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此话一出,众人皆喜!

    “够了!够了!”

    “安阳不错,大姑父小时候没白疼你!”

    “亲戚有难互相帮助,安阳做得对!”

    一时卓席上又回复了一片欢声笑语,只有安爸和谢云清面露惊讶,但转头只见安阳一脸淡然,他们便也没多吭声。

    这些亲戚报都报得高,但谁也没想过真能“借”到那么多,这五十万已够多了!主要是结婚、买房、买车都是假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花钱的地儿,这五十万借回去就是白得……

    至于还?

    你一年的奖金就六十万,我们要挣多少年才挣得到,还好意思找我们还?

    但紧接着,有些人表情有些不对了。

    “这个,安阳啊,我们这么多人都有急事要用钱,这五十万怎么分呢?”

    安阳咧嘴一笑:“先吃饭吃饭,在桌上就高高兴兴吃饭,吃完饭再说吧!”

    于是众人都愕然的开始吃饭。

    很快,他们开始打感情牌。

    安阳大姑父借吃饭之际感慨道:“你说这时间过得真快啊,想当初安阳小的时候,闹着要玩具,国书和云清都不给买,还是我给买的呢。没想到这一转眼啊,那个闹着要玩具车的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

    安阳面容含笑:“是啊……”

    这件事情他记不得了,也不去评价到底发没发生过,只是在他几岁的时候安爸安妈就来雁城教书了,他们一家人也都住在雁城,再加上兄弟姐妹间感情一般般,回家呆的时间并不多。

    “你记得吧?”安阳大姑父又问。

    “记得记得!”

    另外一个表叔附和道:“可不是嘛,转眼间就长大了!当初安阳回老家,别的地方都不爱去,就爱去摘我家门口的果子,我也是操了不少心!”

    “呵呵呵……”

    还有些开始拉安国书和谢云清的关系,大多都用的回忆从前的最简单的套路。

    即使一些平常和安阳一家走动不多的表亲也有自己的办法。

    “安阳你和你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啊?我们还等着喝喜酒呢!”一个表姑笑着道,“你说你找这么漂亮一个媳妇儿,可得赶紧娶回家!”

    “不急,不急。”

    安阳沉默着,也囫囵着。

    但同桌的周忆莲则愕然的张大了嘴,忍不住插嘴道:“这是薇薇姐姐,不是安阳哥的女朋友。”

    “啊?咳咳……”

    像是一场闹剧般,这顿饭终于吃完。

    安阳大姑立马凑了过来:“安阳,你想好没有,大家可都急着用钱呢,你这五十万怎么分啊,大姑小时候可没少疼你。”

    安阳一笑:“我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各位叔伯姑婶自己商量吧,商量好了就去找我爸妈写欠条吧,写好过来找我拿钱。”

    此话一出,众人表情都有些变了。

    “还……还签借条啊……”

    “血浓于水,这么近的亲缘,也不是不还给你,只是暂时手头紧,稍微宽裕点就给你了,不用……不用签借条吧?”

    “签借条麻烦得紧……”

    安阳淡淡看了他们一眼,顷刻后才开口道:“没关系,借条还是得签,不用标明什么时候还,各位叔伯姑婶商量好各自借多少,宽裕的时候还就是了。”

    如此,众人又从忧转喜。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6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64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