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我进来了

推荐阅读:豪门盛宠:宸少,轻点爱神洲武皇都市逍遥狂少重生国民妖精:影帝,别太宠!娇妻在上:霸道总裁超给力杀神之神都市最强奶爸一纸成婚:晚安,权太太贴身透视高手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此时是下午时分,天气晴朗,窗外能看见锦官越来越难见到的蓝天白云。

    淡金色的阳光在冬季总是格外讨喜,不仅紫外线不强,照在身上还暖洋洋的,许多人都喜欢在这样的天气下出去爬山、逛公园或以其他方式出门游玩。尤其是年轻人,最喜欢找个小摊点一份狼牙土豆、找个露天茶馆点一杯能无限续水的花茶,约上朋友在阳光下坐到全身都暖和起来为止。

    拉开纪薇薇家客厅的窗帘就能俯瞰府城河,与益州其他市一样,人们将冬天的好天气当做上天赐予的珍宝,导致府城河两岸都摆满了茶水摊,一套套桌椅连成长龙,坐的满是享受好天气的益州人。

    嗑瓜子、晒太阳,亲朋好友聊天打趣、打麻将,所有人都在享受着生活和阳光,人声热闹、熙熙攘攘,若是外省人乍一走入河边,会觉得今天益州省全省放假似的。

    纪薇薇无奈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她对安阳的无赖总是无计可施,不止是现在,而是从小到大,只要安阳一无赖起来,她都无计可施。

    阳光透过窗照进客厅,给阴暗寒冷的室内增添了一抹温暖,但也仅限于光照到的地方,光达不到的地方依旧是一片阴寒。

    坐了一会儿,她又转头问:“你今天真要赖在这儿了?”

    “怎么能说赖呢?咱们明明说好的!”

    “呸!谁跟你说好了!”

    “你啊。”安阳道,又死乞白赖的凑过去挨着她坐,“怎么?想反悔啊!”

    纪薇薇立马就想承认来着,但话到嘴边不知为什么又说不出口了,最后只得支支吾吾道:“我……我是怕你住惯了大别墅,在我这个小地方住不习惯……”

    “只要你顺着我,住桥洞都行!”

    纪薇薇白了他一眼,心开始砰砰跳。

    他们俩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对彼此里里外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也看着对方成长,两颗心早就随着几千个日夜纠缠在一起,互相映照的都是彼此心灵最纯粹的地方,有此,其余一切都退居二等。

    无论是富有贫穷、英俊平凡,都是二人接触交流之中完全不在意的东西,在彼此的心中,对方二十多年来无数形象重叠在一起,日夜叠深,早就变得模糊而深刻。

    沉默片刻,纪薇薇挠挠头,弱弱问道:“你给小倩姐姐说好了吗?”

    “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纪薇薇没好气的道,“说你夜不归宿!”

    “说好了。”安阳咧嘴一笑。

    纪薇薇吸了一口气,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脸红红的,只得转头盯向窗外:“从雁城到锦官,又去给你妹送吃的,都跑了一天了,本女神累了,要睡一觉,你不许来打扰我!”

    “不会不会。”安阳连忙保证,却又眼巴巴道,“我也累了,也想睡。”

    “睡吧,沙发不宽,但也睡得下你!”

    “我看你的床好像还挺宽的,睡得下两个人……”安阳伸手一指,纪薇薇卧室的房门就打开了,他探头探脑的往房内看去。

    “你土匪啊你!”纪薇薇斥道,又说,“我不睡了,我要出去晒太阳!”

    安阳点头:“大白天的,确实不太好。”

    “你!……流氓!”

    安阳躺倒在沙发上打了个呵欠:“今天天气不错,是个晒太阳的好机会,顺便咱们还得买点菜,晚上自制一个烛光晚餐。”

    纪薇薇:“……”

    纪薇薇去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轻薄的干净衣服,穿着和他的衣服有点像情侣装的修身款女式风衣,配上很青春的蓝色牛仔裤,好似刚从大学里走出来的满带着阳光的女孩子。

    二人携手出门。

    他们刚刚下楼就遇见一个中年妇女,有些愕然的看了他们一眼,接着目光扫了眼他们牵着的手,看向纪薇薇道:“薇薇这是你男朋友啊?怎么……出门逛逛?”

    纪薇薇很大方的一笑:“是啊,出门逛逛。”

    “上次见你你不还说你单身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中年妇女惊讶道。

    “也没多久。”纪薇薇笑道。

    “那你们认识多久啦?”中年妇女一边打量着安阳一边问道,总觉得这个男人的长相有点配不上这么漂亮的纪薇薇,但他们站在一起却有种莫名的般配,很是奇怪。

    “打小就认识,青梅竹马。”纪薇薇道。

    “噢!这样啊。”中年妇女有些失落,对她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小年轻慢慢出去逛,今天天气好啊。”

    “是啊,挺不错的。”

    中年妇女上了楼,二人也继续往外走。

    安阳这才有些不解的问:“那是你邻居吗?看起来好像和你挺熟的样子。”

    “我房东,也住这,就在我楼下,再下面一层那套房也是她的。”纪薇薇道,“她家里挺有钱的,有个眼界高的侄子,以前签合同的时候我说我是单身,她就一直想把我介绍给他侄子,哈哈!”

    安阳也笑了笑,看着纪薇薇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楼道,拉着他的手却走在前面,从榕树的阴影下走进阳光,又在阳光温暖处停下来等他。那精致的侧脸无比好看,皮肤雪白晶莹,找不到一点瑕疵,随意挽着丸子头的头发还有些没有吹干的地方,些许湿漉漉的头发贴在秀气雪白的脖颈上。

    一时好像阳光都灿烂了许多。

    就在下一秒,这个五官文静而漂亮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一扬眉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本女神太漂亮了,追求者众多,给你的压力很大,哈哈哈!”

    安阳先是扯了扯嘴角,随后才一脸无奈的点头道:“是啊,最怕哪天别人把你给抢走了!”

    “哈哈哈哈!”纪薇薇满足感爆棚!

    接着二人去河边找了张桌子,纪薇薇要了杯柠檬茶,安阳则只要了白开水,一杯十块钱,可以无限加水,还送一盘瓜子,可以一直坐在这里晒太阳直到店家收摊为止。

    晒着太阳喝着茶,无比惬意。

    前边是一对老夫妇,老头子穿着中山装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眯缝着眼,似乎已这样度过了数十年,也将就此消耗余生。

    后边则是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男女女,正在拿着扑克斗地主,也没有赌钱,就是输了就得接受被赢家用笔在脸上画图案的惩罚,于是发出阵阵欢声笑语,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初自己也年少之时,岁月锦簇。

    安阳剥着瓜子说,一时眼睛微眯。

    冬天的益州省都是这幅光景,想必雁城的此时也有许多人如此晒着太阳。

    若是安国书没有课的话,此时应当也会摒弃那座亭子,坐到能晒得到太阳的地方,认真钓鱼吧?那只叫富贵的半大土猫应当也会一如既往的趴在他身边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眯缝着眼盯着水面发呆吧?

    猫这种生物,最是爱晒太阳的。

    雁城叫九曲河,锦官叫府城河,然而都是同一条江,亦是同样奔流的水。

    约一个小时之后,二人离开。

    纪薇薇脸上装得很不乐意,但内心却很诚实,行动也在不断证明着她的想法。

    二人走到超市,纪薇薇很自然而然的去买了牛排、烛台和红酒,以及一些制作提拉米苏和曲奇饼干的原料,看来是真打算来个烛光晚餐。

    走出超市时已是下午时分,外面的阳光变得黯淡下来,也逐渐有些凉了,起了些风,之前纪薇薇穿这一身走在阳光照耀的街上还会出些薄汗,现在却有些凉飕飕起来。

    两人很快往回赶去,而回了家之后,也是纪薇薇在厨房忙碌,安阳打个下手。

    “我的厨艺可没小倩姐姐好,待会儿就算不好吃你也给我忍着!”围着围裙的纪薇薇颇有种厨娘的味道,只见她一边拿着牛排夹子,咔的一声打开天然气灶,一边拿着心形的煎蛋器,神态十分认真,“本女神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正式的做过一顿饭了!”

    安阳却撇了撇嘴,“煎牛排的难度比泡方便面高很多吗?说得好像在炖佛跳墙似的!而且……是好久没有这么少女心的做过一顿饭了吧?”

    “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吃你做的饭,明明都吃过很多年了好吧?”

    纪薇薇缓缓转过头来,带着淡淡的笑容:“你给我闭嘴!”

    安阳扯了扯嘴角,没有继续说话。

    当纪薇薇将黄油放下锅,将之在锅底摇得均匀,同时把火调成中小火,很快厨房里便弥漫出了夹杂着奶味的甜香,而她还不忘将鸡蛋打进旁边的煎蛋器中。

    安阳所谓的打下手,大概就是围观起哄、加油打气,再加拍照、聊天了。

    没多久,纪薇薇将火一关,用专门的夹子夹着铁板牛排锅放在托盘上,说道:“拿盖子盖上先,我去烤箱里看看曲奇饼干烤得怎么样。”

    安阳便乖乖的用不锈钢盖子将铁板锅盖上,然后将托盘端到饭桌上。

    没多久,纪薇薇端着两盘点心过来,放在他面前:“还好,看起来还不错,吃起来应该也不会太差,至少没有弄糟……”

    安阳嘿嘿一笑,从后面拿出一个醒酒器,里面装的是猩红的ch.haut-brion2009。

    正好纪薇薇一边用新抹布擦拭着刚刚洗过的两个高脚杯一边走过来,将杯子放在他面前,皱眉道:“现在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啊,好像没什么气氛啊!”

    “这个好办。”安阳说。

    只见他一弹手指,窗外照进来的光芒顿时暗淡下来,只剩厨房和饭厅的灯光。

    啪的一声,灯光也熄灭下来。

    几秒后,放置在桌上的烛台亮起了橘红色的火光,却只能堪堪照亮饭厅,而除了饭桌明亮之外,四周光线都有些暗淡。

    烛台下摆着两盘点心,两边摆放着两个盖着不锈钢盖子的铁板锅和两套刀叉,造型奇特的醒酒器和高脚杯中的暗红色液体有着迷人的色彩,两人对坐着,并没有小情侣第一次约会的紧张和甜蜜,就算有,也只有类似于恩爱夫妻过结婚周年的温馨。

    纪薇薇坐在他旁边,房内开着空调,所以她只穿着很薄的连身针织衫,隐隐能看见纤细的身材。烛火暗淡明灭,映照得她美丽的面庞有些红,轮廓更为凸显,平添一抹淡淡的妩媚。

    突然间,她又眼睛一瞪。

    “看什么看,开吃!”说着她率先揭开了铁板锅的不锈钢盖子,亮铮铮的盖子被烛火映照出明亮的金色光晕。

    一股混杂着黑胡椒味、牛排味和淡淡甜香的热气顿时升腾而起,在暗淡的光照环境下更是清晰,而里面装着一块牛排、少许意大利面和用作点缀的胡萝卜、西兰花。

    没有珍稀奢华的原材料,没有世界名厨的手艺,也没有点满整个房间的蜡烛,就是很寻常而又不寻常的一顿家庭烛光晚餐,但却因亲手制作而赋予了它浪漫以外的其他意义,同时也绝对与寒酸挂不上钩。

    纪薇薇没有先切牛排,而是用叉子卷了几根意面送进嘴里,砸吧两下嘴道:“好像还挺好吃的。”

    安阳也尝了口:“嗯,很好吃。”

    纪薇薇在煮意面的过程中加了海鲜,所以意面中除了黑椒外还带有海鲜的鲜味,甚至比做快餐似的做出来的牛排味道还要更丰富些。

    “就是量有点少了,不知道西方人长得人高马大的,怎么吃这么少!”纪薇薇不满的砸吧着嘴,“不过没关系,要是不够咱们再去煎两块,或者再煮点意面,对了,我冰箱里好像还有一包泡面!”

    “泡面……”安阳嘴角一抽,“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破坏气氛啊?”

    “哈哈。”纪薇薇叉着牛排笑了笑,“以前还特意想过和你这样坐着吃饭来着,也是想的咱们买回来自己做,也是这样点着蜡烛,结果真的到这一天了,却发展没有想象中那么觉得浪漫,那么紧张……”

    “合着你是为了圆你自己的梦啊!”

    “是啊!”纪薇薇说完对着门外一指,“现在梦也圆完了,你快点吃吧,吃完早点走!”

    “……无情!坚决不走!”

    “无赖!”

    墙壁上挂着的老式钟表镜面反射着对比鲜明的光泽,渐渐走向八点,两人早已吃完,却还坐在座位上小声聊着天。

    终于,时间已经很晚了。

    安阳舔了舔嘴巴,看着对面坐在座位上各种拖时间拖到已经有些局促的纪薇薇,忍不住一笑道:“很晚了,洗洗睡了吧……”

    “额。”纪薇薇忽然有些紧张起来,“还是先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吧!”

    “明天再来收拾。”

    “那我要去洗澡。”

    “你今下午不才洗了澡么?”安阳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我还要洗!”纪薇薇坚持道。

    “乖!反正你跑不掉的。”安阳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温和,像是哄人去看金鱼的怪蜀黍。

    “那你要去洗澡!”纪薇薇微微低着头。

    “我污垢不侵。”

    “还是要去,用我的香皂,到时候身上有和我一样的味道,我也没那么紧张。”

    “……好吧。”

    安阳无奈的转身往她的浴室走去。

    纪薇薇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

    她想去收桌上的东西,但刚拿起一个盘子就放下了;她想吹熄烛台,但只吹熄了一根蜡烛,就又将烛台放回原位;她想开灯,都触摸到开关了,却又将手收回……

    最后她木讷的走向了房间,想了想,将内衣全都换了,又换上一件自己觉得最好看的浅红色丝质地睡衣,坐在床边,将挽起的丸子头解开,一头柔顺长发顿时顺着肩身倾泻下来。

    “嘶……好紧张啊……”

    纪薇薇自言自语着,打了个寒颤,又将房间的灯关了,只打开有些暗的橘色床头灯来照明。

    顿时房间内充满了醉人的绯色光晕。

    没多久,门口响起敲门声。

    “咚咚!我进来了……”

    纪薇薇顿时挺直身板,像是课堂上的小学生似的,正襟危坐。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6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67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