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玄奘

推荐阅读:我有客车能穿越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修仙神豪在都市邪王枭宠:神医狂妃不好惹混世小神棍王者荣耀之无限外挂九阴大帝八零小军妻最强急救员绿茵二十年

    岸边、吊脚楼上的村民都睁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只知道水里嘭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影子冲出水面,差点将罗家二娃给吃了。

    陆续有村民立马跑向躺在岸边的罗二,试探了下鼻息,还活着,就是动不了。

    顷刻后,有人发出一声尖叫。

    “有水妖啊!”

    这一声便如清晨的鸡鸣、半夜犬吠,顿时引起一片附和。

    “有水妖啊!”

    “河里闹水妖啦!”

    “好大的水妖啊!”

    村民们放肆大喊着,纷纷远离岸边,却躲在远处看,似乎对水里的东西既恐惧又好奇。

    不断有古村里的村民听得这方的大喊,从各自家中赶过来,要么查探躺在地上的年轻人的情况,要么就是恐惧又疑惑的看向河面。

    “这么多年河里都没闹过水妖,怎么会突然有水妖呢?”一个老者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只知道罗二差点就被水妖吃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从水里飞了起来……”目击者惊恐的说道,说到要点绘声绘色,“你是没看见啊,那水妖好大啊,跟在罗二屁股后头冲出水面,河里的水花溅起三层楼高,差一点就咬住罗二了!”

    “是啊是啊,事情就发生在我家门口,我当时在屋里和我老婆……那水花差点从窗口溅射进来,吓了我一大跳!”

    “那水妖长什么样呢?”老者问。

    “额……”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没看清。”

    “就砰的一声水妖就上来了,又砰的一声就落下去了,我根本反应不过来啊!”

    “噢,是这样啊!”老者若有所思的低下头,“会不会是你们看错了?”

    “不会,绝不会,那么大,怎么能看错?”

    “也可能是你们都眼花了……”

    正说着,忽然有个中年女子一拍大腿惊叫出声,随即扭头到处看:“哎呀!我家长生呢?闹了水妖,我家长生又去哪了?该不是被水妖……”

    众人心里也是立马一沉。

    接着有人宽慰道:“不会不会……长生那孩子平常不会下水玩,那水妖就算再凶猛,也不能上岸害人吧!”

    “不行,我得去找我家长生!”

    “小心点啊……六婶!”

    那中年女人没有回答,跌跌撞撞的往一边走去,口中还大喊着:“长生、长生……”

    说众人全都眼花了的老者收回目光,低头思考片刻,深深叹了口气,道:“闹了水妖可不行,咱们都指着河里吃饭呢,不能这样耗下去!得想个办法……”

    “我们去找驱魔者来捉妖吧!”

    “嗯!大家伙凑点钱……”

    而此时的长生还呆在安阳身边,直愣愣的站着,看着那已经趋于平静的河面和岸边的一大堆人,渐渐的瘪起了嘴巴,大眼睛中也蓄起了些许泪花,看起来格外惹人怜。

    安阳转头瞥了眼,顿时扯了扯嘴巴:“这怎么哭上了呢?你二表叔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别哭了……”

    小长生转过头来盯着他,手放在身前绞在一起,眼里亮晶晶的全是泪花,但却硬是没有哭出声来,顷刻后才弱声弱气的道:“我爹爹是渔夫,村里的叔叔伯伯也是很多渔夫,现在河里有了水妖,要吃人,我们家和叔叔伯伯们都会饿死的……”

    安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年岁到了,看见这个才四五岁的小女孩觉得格外可爱,看见她哭居然也有点隐隐的心疼。

    “不会的!你们村里的人已经去请驱魔人去了,水妖很快就会被捉起来的!”

    “真的?”长生睁着大眼睛。

    “真的。”安阳咧嘴一笑,心里却在想自己以后若是有个女儿,会不会和这小女孩一样可爱?还是和自己小时候一样调皮?再不济……像安悠也好啊!

    没隔多久,长生的娘亲找到了这里,立马对她喊道:“长生!长生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担心死娘亲了!”

    “娘亲!”长生回头脆生生的喊了声,立马朝那中年妇人跑了过去。

    长生的娘亲先是蹲下将她抱在怀里,说了两句半斥责半关心的话,才将她护在身后看向安阳:“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和我女儿在一块?”

    安阳一笑:“是她来找我的。”

    长生抹了把眼角的泪花,盯着安阳,也道:“是啊,他不是坏人,他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是我来找他的,娘亲……”

    “是这样啊!”中年妇人不再凶悍了,却还是保持着戒心,拉着长生道,“长生咱们还是快走吧,村里刚刚闹了水妖,大家都在担心你呢,你可千万不能再到处乱跑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看见水妖了。”

    “你看见了?水妖长什么样?”

    “是啊,他给我指的。是一条很大的鱼,嘴也很大,很吓人。”长生道。

    “他给你指的?”中年妇女稍一合计,顿时拉着长生往后走去,“我们快去告诉其他人!”

    “嗯。”

    长生转过身来,认真的朝安阳挥了挥手,才被她娘亲硬生生给拖走。

    她们的身影消失在安阳视线中,但仅仅是转了个角罢了,安阳还能听见中年妇女对小长生叮嘱道:“那个人来路不明,而且刚好他一来村里,村里就闹了水妖,你以后不许再去找他玩了,知道了吗?”

    小长生睁大眼睛问:“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小孩子乖乖听话就行了,我是你娘亲,又不会害你!”

    “可他是好人啊!还是我的朋友……”小长生拿着红色半透明的草莓味棒棒糖舔了一口,淡定的道,“这个糖还是他给我的呢……”

    “嗯?你怎么能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呢?还是吃的,万一有毒怎么办?”中年妇女啪的一声打在小长生的手上,“他要不是坏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给你糖吃,而且这种东西一看就不像糖,像是毒药!”

    “很好吃的。”小长生又舔了一下,顺带着紧紧握住糖棒,以防被打掉。

    “你个不听话的死丫头……”

    安阳依旧独坐在那座隔水妖出没地较远的吊脚楼上,摇摇头苦笑了下,从山坳河面上吹过来的风凉酥酥的,令他宽大的衣襟与袖口微微摆动。

    这里离镇上不是太远,下午时分,一群战战兢兢的村民就请来了驱魔者。

    原剧情中那群道士。

    只见下方熙熙攘攘站着一大片人,几乎整个古村的村民都聚集了起来,说里三层外三层毫不为过,围观着那群“驱魔者”!

    那是临近河边之处的一块平地,甚至可以说这块平地就建在河面上,由木板建成。

    从安阳这个角度看去,可以看见这群道士在挨着河的地方摆了一张红木桌,桌上摆着香案、水果和贡品之类的东西,几名小道士站在一侧吹着喇叭,另外几名小道士则在村民们围出的空地中跳来跳去。

    村民们在外面看得目不转睛!

    就是这可能会让现代人觉得有些滑稽的表演,愣是将这些村民唬得一愣一愣的!

    渐渐的,一名年龄稍长的中年道士踏上一艘早就准备好的小船,船上同样摆着香案和贡品,插着几面旗子,贴满了黄符,并随着水波逐渐朝河中心漂过去。

    只见他挥了挥身上的黄色道袍,拿出一柄红色的桃木剑,开始念起自己都听不懂的咒语。

    “刷!刷!刷!”

    他将桃木剑舞得虎虎生风!

    没多久,他左手持剑,左手并做剑指,从船上的香案下面摸出一个贴着符纸的圆球,上面还拴着一个绳子。

    砰地一声,他将圆球扔进了河里。

    瞬间,他的咒语变得激烈起来,直到他将桃木剑往天上一指,大喊道:“吽!”

    “轰隆!”

    河里顿时发出一声大爆炸,火光一闪即逝,但浪花却激起了十余米高,一片白色的水沫如同烟雾一样顺着河面蔓延开来!

    围观的村民们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倒是远方观望的安阳笑了笑。

    这道士也还算会抖机灵。

    唐朝时候虽然有火药,但尚未将火药作为武器来使用,除了烟花和制冷,火药最大的用途就是用来装神弄鬼。这道士无疑装出了一个新境地,还添了许多细节在里面。

    安阳不知道这群道士能不能算是最不入流的那种“驱魔者”,但这群道士的行为肯定是具有欺骗性的,哪怕他们明知河里有水妖还敢下水的勇敢也不能抹灭这一点事实。

    数秒之后,河里开始浮起一具巨大的鱼尸,从样子上来看应该是一种鲼科软骨鱼,体型很宽大。

    它叫古氏鱼。

    现代学名应该叫蝠鲼。

    村民们顿时惊呆,纷纷走上前去,看向这只胸鳍张开足有六米宽的大鱼。

    “把它捞上来!”

    “我来!”

    一群愤愤的村民顿时撑着船向那条古氏鱼靠近,似乎准备将之拉回来。

    而安阳面无表情,看了看河流,又在人群中扫视一眼,很快便发现一名蓬头垢面、衣着阑珊破烂还拄着一根拐杖的年轻人。

    “玄奘!”

    安阳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7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74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