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夜会玄奘

推荐阅读:超级吞噬系统仙道隐名我的镀金时代超级大宗师系统官场日记奇葩废柴修仙记都市重生之仙界归来金牌小助理禁爱暴君:皇后有令,皇上侍寝小保安的梦想

    剩下半壶酒安阳也不想喝了,起身结了账,便往外走去。

    从段小小口中得知的信息虽然详细,但终究不够全面,没个印证,难以分辨其中有何偏驳差错,所以他还要多方印证才对!

    刚走出酒馆不足百米,他居然刚好遇见了一脸失魂落魄走在街上的玄奘。

    玄奘本身就不注重仪表,穿得破烂,再加蓬头垢面,此时又双目无神,一步一步像失了魂似的走在街上,越发像乞丐了。

    忽然,他也看见了安阳。

    两人四目相对,都停下了脚步。

    安阳只是稍微一怔,很快回过神来,笑着走上前道:“玄奘法师,现在才到吗?”

    玄奘愣得有点久,但眼中终于有了些神采,先是双手合十说:“玄奘尚未剃度,也未在佛法上取得任何成就,尚且是个学生,当不起法师这个称号。”

    顿了顿,他才继续轻言细语的道:“是先生和那位小姐走得太快了,按正常人的脚程,从渔村到镇上要走一个半时辰。”

    安阳笑了笑,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也双手合十道:“在下还有点事要处理,玄奘法师有事就去忙吧,我们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必然会再见的!”

    玄奘沉默着点了点头,侧身让开路。

    但其实路很宽,他让不让完全没关系,再来十个安阳并着肩都能走过去。

    安阳也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从他面前擦肩而过,往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走去。

    玄奘默默看着他的背影,情绪低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他伸出手叫住了安阳。

    “等一下!”

    “嗯?”安阳转过身,与玄奘隔着十米,微微一笑,“玄奘法师有何指教?”

    “请问先生贵姓?”

    “免贵姓安。”

    “安先生是吧,很高兴认识你。”玄奘点了点头,欲言又止,收回目光,“我俗家姓陈,法号玄奘。”

    “我知道。”

    “嗯。”玄奘又微微点了点头。

    安阳笑着,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不出他所料,没走出两步,方才就欲言又止的玄奘又将他叫住了:“安先生!”

    安阳又回过头,淡淡的看着他。

    玄奘下定了决心,朝他走来,停在他身前看着他,微微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两人互相对视着,居然沉默了。

    街上人来人往,安阳面貌不算帅,但面庞线条刚硬、气质从容出众,对面的玄奘五官亦是清清秀秀,都具备不小的吸引力。

    一名中年妇女走过,瞥了他们一眼,顿时露出嫌恶表情,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有几名年轻女子见此也指指点点,掩嘴交头接耳的小声说着什么,忽然便发出一阵银玲般的笑声。像是东风刚从许愿楼屋檐下吹过,挂着的一排许愿牌碰撞出的声响。

    安阳见玄奘低着头压根就没有看自己,自己征询、疑惑乃至淡然的眼神都派不上用场,只得无奈开口了:“玄奘法师好像有心事,如此想了一路了,也憋了一路了,请问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或者想问我的吗?”

    玄奘沉默片刻,终于道:“今天那位小姐说的是真的吗?你在渔村呆了很久了,却见死不救?”

    安阳笑了,问道:“是什么让你发出这样的疑问呢?我们以前素不相识,段小姐已经将事实说得很清楚了,而我觉得你好像还有点想为我辩护的意思……”

    “我快离开渔村的时候,遇见一个舔着糖的四五岁的小女孩,她说你不是坏人,还说你是她朋友。”玄奘这才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安先生本事高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罗二便是你救的吧?”

    想起那个小女孩,安阳脸上的笑容逐渐收起了,淡淡道:“你想说个什么?”

    “安先生不是冷血之人,也不执拗于安先生所说的天道循环,为什么不肯将剩下的人一并救起呢?”玄奘盯着他问。

    “救救救!”安阳轻视的一笑,“佛法教你救世济人,但并未教过你见人就救,若是每人都救,那法师何不去劫法场呢?法场每天都有人要掉脑袋啊!多可怜……”

    “官府自有官府的定夺!”

    “法师既知道佛法无法凌驾于世俗法律之上,就也该知道,任何事都有对错,哪怕法师所执拗的救人也有对错,若是救了不该救的人,便会杀死更多的人!”安阳说,“哪些人活活将一个善良之人打死并抛尸河里,因渔村荒远、法不责众便逍遥下去,可被他们害死的人呢?就白死了么?”

    “佛法能更改杀人偿命的定理吗?”

    “可他们也是一群无辜的人啊,他们只是错杀了那位先生罢了……”

    “于他们而言是错杀,于那水妖的前世而言,便是自己做了善事却还被一群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活活打死,再抛尸河中,受鱼虫啃噬之苦,死无全尸!他甘心么?”

    “可他已经死了,如何也不能复生!”

    “他却能报仇,能心安,能转世,能息怨入轮回。再者,无论如何说,那些村民都该受到惩罚,不是法师说几句话、不是逝者已逝,他们就能理所当然的逃脱过去!最多也只是给他们的惩罚大了些罢了!”

    安阳看着玄奘的眼睛道,“法师钻研佛法多年,却还是不明白,若是世事皆如法师所说,杀人者逍遥法外,做错事不付本钱,一切照法师的想法来,这世间早乱了!”

    玄奘怔在了原地,他现在修行不深,只两句就被安阳说得哑口无言了。

    “行善积德也不能盲目去做,不能只凭自己的心去做,若是不然,到头来你倒是修得本心清明,世间却全被你扰乱、搅混了!你是大乘佛教的弟子,就更是如此。”安阳面容平静的对玄奘进行着说教,“你们修习佛法未成者,最是爱胡乱播撒怜悯、到处救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全然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所以然……”玄奘喃喃着,微微抬起眼睑,低头道,“还请指教。”

    “换个地方再说吧。”

    “是。”

    两人又找了个地方,坐下喝茶。

    “不瞒安先生,我从小是孤儿,由师父教养长大,往常二十年只听师父教诲,却也若懂非懂,这还是首次听到如此高见。”

    安阳喝了口茶道:“不是任何人都该死,也不是任何人都该救,世间自有法律,自然自有规律,这绝非佛法所能干涉!有时遇见自然之事,便令其自然发展便是,此才是顺应天道之做法,而不是只看着眼前小事,却忽略了总体、大局及这件事对全世界的影响!”

    玄奘沉默良久,才道:“师父以前曾问过我,如果在草原上遇见狼在捕杀羔羊,羔羊叫声凄惨、母羊悲鸣不止,问我如何做。我说,我要救那两只羊,师傅说我愚钝,说我修习大乘佛法多年,却学了个小乘佛法的思想!”

    “你现在可明白了?”

    “经安先生讲解,算是略知一二。”玄奘轻声细语的说着,双手合十对他深深低下头,“狼吃羊是狼的本性,就如羊吃草,救了羊,却会害死狼,还会破坏草原平衡。”

    “你悟性极高!”

    “师父也这样说,他说我能改变世界。”

    “你身份不凡。”

    “我没觉得我有何不凡之处,也不觉得我能改变世界,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你只差一点点。”

    “师父也常这么说。”

    “你会达到的。”

    “我之前在思考,为什么段小姐可以用暴力手段驱除妖魔、拯救那么多村民,而我试图以真心唤醒妖怪内心的真善美却适得其反呢?是不是我的方法根本就没用?”

    “你想出什么了?”

    “没想出。”玄奘摇了摇头,“后来听了安先生的话,我一路走来,又在思考,那些死了的村民就真的罪有应得吗?他们犯的错误似乎并不大,水妖更是没犯错就死了,是什么在愚弄着这世间的人呢?”

    “他们都没错,错的是世界,也没有人在愚弄他们,他们本身就愚昧。若非要说有人愚弄,那人便愚弄了全世界。”

    玄奘沉默半天才说:“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我一定要改变这世界!”

    “你会做到的。”安阳说,“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记得一点。世间百态,不止佛法,佛法不是一切,也无法凌驾一切之上。万事万物皆有两面性,有缜密处也有疏漏处,佛法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你不能也无法让世界只剩佛法。或许,你毕生所追求的佛法在其他人看来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伟大!”

    玄奘听了,只怔怔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安阳见他没怎么听懂,便又道:“当你觉得一个东西很大,那肯定是你自己不足,当你看得到佛法其实并非万能,甚至很局限,你才真正领悟了广义的佛法为何物!”

    “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你以后会懂的。”

    此后,玄奘便有些心不在焉了,似乎一直在想他刚刚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对寻常人而言,从小修佛法,佛法便是他的一切,便是心中最伟大之所在,若是有人妄言佛法的不足、不对,肯定是要上去与他理论一番的。

    但玄奘之所以是玄奘,不是因前世功德修行,而是他本身便很善于思索。

    况且安阳说得也没错,毕竟他站在时间长河的下游,能纵览历史过往,亦能总结前人的经验,看得自然要比玄奘清楚许多。

    宗教是伟大的,然伟大之处在于人性,人类本身需要这么个东西,加上大多宗教往往历史久远,人们在谈论起它之时,便增添了不少敬畏之心。但若真要以严谨的学术态度去谈论各大宗教的理念高深与否,那么教徒们就会说:你在侮辱我们!

    人类文明是在不断进步中的,宗教理念也一代代优化改革,但很抱歉,许多宗教的理念依旧在逐渐落后于时代,不仅难以找到先进之处,甚至内部还有自相矛盾之地!

    相比较而言,马原更高深、伟大得多!

    两人又聊了许多,大多是玄奘抛出他的思想理解,安阳赞同些许、驳斥些许,再否定些许。

    例如玄奘最爱强调的“人之初性本善”,安阳就很干脆的指着西方说:“在西方万里,有另一片陆地,生活着许多的人,他们金发碧眼,我们和他们有经商来往。他们也曾有过许多不逊色于天朝上国的帝国,有着比佛道二教传播更广、信徒更虔诚的宗教,同样经历了千年历史、辉煌衰落,并不比我们过得差……”

    “而他们信奉的便是人之初性本恶!”

    “人之初性本恶?”玄奘大惊,睁大了眼睛,但和常人不同的是他没有将重点放在“能比之天朝上国的帝国、能超过佛道二教的宗教”上,“婴儿不懂道理,如何恶?”

    “那他不懂道理,又如何善?”

    “有理,有理。”这本来牵扯到极其复杂的文化差异,但玄奘只是转念一想便get 到了要点,“婴儿无善无恶,可善可恶,我们以为人生在世是学恶的过程,他们则以为人的一生在不断学好,这是思想的不同……”

    “是。”

    两人一聊,便聊到了深夜。

    实在是安阳知道,现在的大唐帝国并不推崇佛教,反而将道教定为国教,佛教真正中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玄奘。

    而就是现代人看起来温和无害的佛教,每当鼎盛便会动摇政权,在古时候曾多次扰乱天下而招致统治者的不满,于是发生了一起又一起的灭佛运动。然而这听起来很是霸气甚至带着些神幻味道的运动每当发起,便都是血淋淋的镇压、无情的大屠杀!

    他实在有些不忍,如果可以,他不介意多说几句话,让佛门早些进入温和状态,而不是等到被统治者们屠杀一次又一次才醒悟过来。

    夜半三更,玄奘才离开。

    他说高老庄有大妖魔出没,请安阳一起与他去降妖,但安阳拒绝了。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8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80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