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 去往五行山

推荐阅读:帝国再起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超级预言大师修炼狂潮海贼之天赋系统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带着系统回大唐穿越大反派黑夜玩家斗战仙穹

    “那猪妖害人不少,安先生不和我去将它除掉,实在是太可惜了。”玄奘穿着一身破旧衣裳,踏出早已打烊的茶馆,走上黑暗寂静的街道,又转身看向安阳,轻声道。

    “万事万物自有注定,不必我助你,自有人会助你。”安阳抬头看了眼夜幕,正是一轮皎洁明月挂在头顶,照得整座小镇好似镀上了一层银光,在夜里熠熠生辉,“此乃有些人费尽心机才安排好的,我也不好破坏,你尽管去便是!”

    玄奘听着他悠悠的话,又随他一同看了眼夜空,只觉今晚的夜色实在迷人,又觉他说的话实在玄乎得莫名其妙,更觉喝了半夜的茶过后浑身发凉、肚子里全是水!

    “那安先生,我们就此别过吧。”

    “我们还会再见的,我在五行山下等你。”

    “五行山,那是个什么地方?”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哦。”玄奘点了点头,也没深究,“安先生既有高强的本事又有高深的学识,见识卓尔不凡,在自己的道路上修行已臻化境,如能与安先生再见,是我的荣幸。”

    玄奘说完,双手合十对他行了一礼,与他点过头,便转身走进深夜的街道中。

    月亮皎洁,照得小镇的地面一片洁白,玄奘步履迟缓,像是个风浊残年的老人,身体在地上投射出影子,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安阳视线中。

    安阳收回目光,也迈步离去。

    此时是秋季,小镇的晚上很冷,尤其是半夜。街道上吹着冷风,漆黑无人,路面是被来往行人踩平的泥巴,坑坑洼洼,两旁房子凌乱,格外萧瑟。白天小商贩们摆过摊的板凳架子随意放在街上,写上字充作招牌的布帛被风吹得乱晃,猎猎作响,更给此时漆黑无人的街道平添一抹恐怖的感觉。

    一道纤长的人影被月光打在墙上,被墙面与地面的直角弯曲,隐隐可见他一步步往前走去,步伐坚定,踩在地面发出轻微的声响,好似全然不受冷风与黑暗所侵!

    此时若有住在镇上的平民半夜起夜开窗看到这一幕,恐怕会被吓个半死!

    安阳一步步走到小镇末尾,穿过一条小巷子,眼前豁然开朗,一间纵然破旧也与这座镇子格格不入的简陋衙门跃入眼帘。

    这间衙门没有牌匾,门口也没有衙门通常该有的石狮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又想把排场弄出来又不想太张扬,加上投资不够,便有了这么一间简陋的大院,在这样一个夜里真是活像一间荒废已久的闹鬼衙门。

    这便是这块区域驱魔人的办事处了,安阳白天随段小小来过一次。

    “砰!吱呀……”

    安阳直接推开老旧的木门,顿时发出一声尖酸的声音,而月光便穿透门照射在他身上,一时有些惨白的感觉。

    衙门里面顿时有了动静,很轻微。

    安阳面无表情,走进衙门中,然后穿过前院,走向办事人员就寝的后院。

    在此等安静的环境下,后院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只听有人说:“好像进了个小毛贼,快起来,拿上家伙,咱们出去看看。”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你们不要大意,来人是直接从正门进来的,可能不是小毛贼!”

    “管他是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夜闯洛阳北驱魔衙门闹事,这件事可不能善了!大人你先好生休息,我们哥俩很快就将这事解决了!”

    “是啊,大人,你好好休息吧,明早起来再审问这小毛贼!”

    随后是铖的一声兵器出鞘的声音,两人顿时推开门,脚步逐渐向前院蔓延。

    安阳抿抿嘴,顺着声音的来处走去。

    在前后院的分界线,他们碰面了。

    对面两个都是中年人,体魄强壮者单手提着一把短柄大刀,气势凶悍,另一个长得有些瘦的人则双手持着一柄陌刀,修长的陌刀同样凶悍,同时还有一种凌厉的气势。

    他们看见安阳,却俱都是一愣!

    盖因为来人穿着灰白布衣,是平民的样式,但干净讲究的衣裳又不像是平民,反倒像个书生儒人。他空手前来,姿态寻常,不像是来找麻烦的,可他的气态又从容自若,绝不像是偷鸡摸狗之徒,那么事情就很简单了……

    他很有自信!

    两人其中一人将拖在身后的短柄大刀舞到身前,指着安阳,全神戒备,另一人则将持着的陌刀收起,问道:“你是何人?这里是洛阳北驱魔衙门,半夜前来所为何事?”

    安阳扫了他们一眼,伸手一挥!

    “嘭!”

    两人身形顿时倒飞出去,将后方一面墙壁撞碎,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荡起的烟尘在月光下依旧清晰可见。

    安阳扫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径直往内院走去。而两人虽然没有大碍,只是短暂有些晕乎乎的,但忌惮他的实力,也不敢再贸然冲上来了,甚至都不敢爬起来!

    安阳一路走进后院的走廊。

    他能感觉到这里住着不少人,大多都是些普通人,以年轻男女居多,分房睡,应该是为驱魔衙门办事的普通人。

    这些人已被方才那声巨响惊醒,却在床上瑟瑟发抖,不敢出来。

    安阳路过一间打开的屋子,往里面淡淡瞥了一眼,没有停留,而是加快脚步走到隔壁的一间屋子,亦是内院中心所在。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内隐隐有雪亮的光芒闪过!

    是剑光!

    呼的一声,房间内到处摆放着的蜡烛顿时燃起,给房内带来充足的光线。

    一名中年人已穿好衣服,坐在主位上,他的身前摆放着一柄长剑,剑已出鞘,剑身在月光和烛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金光与雪亮的光芒。

    “大人,没睡啊?”安阳微笑着走进屋,并反身将房门关上,“大人就请不要虚张声势了,那两个人不是我一合之敌,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站在这里给你砍,你也伤不了我一根毫毛。收收吧,我来意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恶。”

    “呼!”中年人长呼出一口气,从容凝重的神色顿时垮了下来,伸手拿过旁边的剑鞘将长剑收起,“来者不恶?那阁下还半夜来此,且一言不发就打伤我两名手下?”

    安阳咧嘴一笑,端来一张椅子坐下。

    中年人见他不答,又问:“你是何人?我那两个手下都是洛阳的好手,你能一招把他们击败,也不是籍籍无名之徒吧!为财还是为了什么?”

    “为了问你一些事,认真回答,我马上就走!否则,我会将这里夷为平地!”

    “这里可是朝廷的驱魔衙门!”中年人的表情已带上了些许怒气。

    “我知道。”安阳道。

    “呼!”中年人又长出一口气,收起脸上的怒气,说道,“你不是驱魔人!”

    “猜对了。”

    “你想问什么,只要不涉及朝廷机密,我都可以回答你。”

    “多谢大人。”

    安阳又咧嘴一笑,眼中异光一闪。

    清晨天明时分,他才起身,拍拍有些褶皱的衣裳,推门出去。

    那两名壮汉就持刀站在门口,身上被雾气打湿,头发和眉毛上还结了一层淡淡的白霜,竟是在门口守了一夜!

    安阳瞥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大踏步离开此处。

    秋天清晨的空气很湿润清新,地上有一层寒气,却也算不上冷,正在人体最舒服的温度下。

    有心灵操纵法术,那位大人所说的“不涉及朝廷机密”只是个笑话,安阳一问,他将一切都说得清清楚楚、详细明白。

    因为天下妖魔横行,这个时代行走于世上的驱魔人很多,因为这碗饭好吃只要你有本事,再到一个地方登记,拿到腰牌等信物,就可以成为驱魔人,之后便能从类似驱魔衙门的地方接受任务、领赏金。

    驱魔衙门算是当今世上最大的、最具公信力的驱魔组织,由朝廷暗中建立,一般任务也是由朝廷发布,十个任务里面有八个都是捉拿为害一方的妖怪。

    但也有一点,在官方驱魔部门中有些任务是不能发的,而且朝廷也没搞垄断,所以除了朝廷建立的驱魔部门,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民间驱魔组织。并且由于监管难度大,许多驱魔人往往会注册多个身份,以官方驱魔衙门为主,却还能在多个地方接任务!

    这些民间组织与其说是驱魔组织,更像是赏金、佣兵工会,给钱什么都干!

    安阳昨晚去的,就是官方驱魔衙门。

    据说属于朝廷驱魔部中东分枢、洛阳分部的北衙门,承管洛阳城北边地区的所有驱魔人及妖魔事件,直属于洛阳总衙门!

    天下大势依旧与历史中差别不大。

    只是国内多了许多乱世的妖魔,朝廷除了剿匪平乱,也会派超凡者镇压异族!

    当然,超凡者是安阳的说法。

    他们叫修行者。

    而近六百多年来,满天神佛出来的频率却是越来越低。如果说五百年前人们还能偶尔见到神迹显圣的话,到了现在,即使当朝天子朝拜上天也很难得到回应了。

    不知道这个世界又是什么状况。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8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8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