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月光宝盒?

推荐阅读:巫师自远方来都市之百变神君三国之赤帝三寸人间系统之我是妲己控尸领主奥运天王火影之大美食家种运之眼领主养成手册

    安阳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又找了个路边摊贩吃了个早餐,便上路了。

    他要先去洛阳。

    安阳准备先在洛阳买一辆马车,然后沿着官道一路行至五行山。在这段时间中,白天就在马车中研究四颗宝石,晚上就修行古神经,以此来经历这段路程与时间。

    事实上他完全可以直接飞到五行山,但这里离五行山很远,远非电影中那张幼儿园水平的地图能概括的。而玄奘要从位于大唐帝国中部的洛阳一路走到边境两界山,无疑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如果他早就到了五行山,便要在那里等玄奘很久。

    这段时间怎么过呢?难不成早早的就去把莲花拔了,和孙悟空唠嗑喝酒?

    并且安阳直觉,这段路上不会乏味,如果他直接飞到两界山,这人间一路的风情与精彩也许都会错过。

    安阳开了眼地图,抿了抿嘴

    两千多里路。

    若是步行的话,就算有大毅力之人整天不停行走,不背行囊,每天七八十里,也需要一两个月。按这样算,剧情中的玄奘应该不是纯徒步,否则早被猪妖追上了。

    在城内逗留了一天,体验了一把洛阳的繁华,安阳便坐上马车出城了。

    他用了御灵术,也用了傀儡术,让傀儡操纵着马沿着官道行进,往西北方向,自己则坐在马车中拿出空间宝石研究起来。

    他对空间宝石的研究已相当深入了,只差临门一脚,便能着手创造法术!

    路上不时能见押粮的官兵,装得满满的粮车轱辘压在地面咯吱作响,一般遇上这种情况,安阳都会自觉靠边停让。

    走出不过百里,便遇上了饥荒。

    这是一片略显贫瘠的山村,和渔村那种靠水吃饭的村子不同,这座村子几乎所有粮食都来自土地,但今年天气不好,已经过了秋收时节,收到的粮食却少得可怜,甚至于有些运气不好的农民颗粒无收!

    纵使贞观初年赋税不重,依旧有许多人吃不饱饭,靠官府的赈济过日子。

    还好遇上了大唐盛世。

    换了个朝代,估计就是普天惨状!

    不过这次却不是因为妖魔乱世,而是普遍干旱造成的,是天灾。

    于是路旁随处可见燃着的香烛与烧尽的纸灰,挂着的祈雨布和用泥巴堆出来的简易祭坛,甚至旁边林子里的树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祈雨符,土地庙前更是堆满了贡品,大都是为了乞求上天下雨或让自己的土地收成好一点。

    当然,也少不了新坟。

    然而就事实来看,上天似乎并不眷顾他们,也从未将他们的乞求放在心上,该旱还是会旱,灾荒带来的病难也一点不少。

    每当进城,便能见无数求神拜佛者。

    有趣的是在这个时代的民间认知中道教神权最大的神祗并非玉皇大帝,而是北极紫微大帝,并且北极四圣是香火最盛、受膜拜最多的神祗之一,尤其以北极四圣之首天蓬元帅的香火最盛,甚至到处都有天蓬大元帅真君的庙宇。

    安阳不知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系统又在搞什么鬼!

    按西游记原著来说,此时的天蓬元帅已经被贬下凡许久了,那闹得高老庄惶惶不宁的猪妖就是天蓬元帅的转世。但就《西游降魔篇》的剧情来讲,猪妖前世是个凡人,他与此时凡间备受推崇的道教神祗天蓬元帅并没有关系。

    快到陕秦地区时,灾情明显好了许多,大概也和临近中央政府所在,朝廷赈灾力度更大分不开。

    这时,安阳遇见了一人。

    彼时已是黄昏,天色暗沉,他找了间破烂大院住下,将马车拴在门口,架了个锅想煮些热东西吃,正当取出梅林午餐肉时,却见一个精壮汉子从大院门口走了进来。

    安阳一眼就看出这个汉子的不凡。

    因为他虽然穿着很普通的布衣,关键位置却穿着皮甲,带着护腕,本身也有一股寻常人没有的气势,还带有能量波动。

    这是一个修行者!

    这汉子刚走进来便看见了马车,便操持着一口很有喜感的方言口音道:“呀!还有人在里面!”

    他毫不在意的走了进来,看见安阳,咧嘴一笑道:“哟,你比我先到这,不过我也莫办法,我都走了几十里路了,这官道边就只有这一间破院!要不,咱挤一晚?”

    说着他已经走了进来,又道:“你看起来白白净净一书生,居然敢一个人赶路,不怕遇上匪人,或者被老虎给吃了?”

    安阳微微一笑:“在下安阳。”

    “我姓刘,刘壮实!”精壮汉子对他拱了拱手,“放心吧,我是好人!”

    安阳笑了笑:“遇见也是缘分。”

    “是啊,缘分,缘分!”刘壮实没有进他的房间,而是自觉挑了大院另一间房,将身上背的行囊卸下来,望了眼空空的门和破烂的窗户,又抬头看了眼,有些发愁。

    “这个地方又不遮风又不挡雨,日怪得很呢,只有将就一晚上了!”

    安阳在另一边堆好柴禾,给砂锅中掺满水,放下三鲜汤料,手一指便引燃柴禾,再一指,锅中的汤已滚滚沸腾起来!

    他这才开始放下牛肉、肥牛、羊肉和午餐肉等东西,并摆上了一壶烈酒。

    不出所料,没多久,刘壮实就走到了他门口,没有门,所以他一眼就能看见安阳和冒着滚滚热气的锅,霎时咽了口口水:“你在煮啥呢?这么香……”

    安阳立马热情的招呼他过来吃。

    刘壮实也不扭捏,说:“等我先去河边洗个手,把马牵进来,再过来!”

    很快,两人对坐而食。

    吊着的砂锅依旧被烧得不停沸腾,锅中金黄色的油和鲜气扑鼻的汤料不断沸腾,冒出鲜香诱人的热气。而锅中放满了肉类与各种野菌、蔬菜,有些是安阳带的,有些如鹿肉之类的珍稀食材则是刘壮实带的,而大多数野菌都是他刚出去采的,也不知道在哪采这么多!

    如此同在一个锅中煮夹东西吃的吃法无疑十分有气氛,两人都不拘束扭捏,不时端起酒杯对饮一口,很快便聊开了。

    当得知刘壮实是五行拳的传人,并且在整个中部地区都是数一数二的驱魔人时,安阳才恍然明悟。

    他就是剧情中那位以虎形拳、螳螂拳打跑猪妖的驱魔人,与空虚公子、天残脚都是中部名列前茅的驱魔人,最后因挑衅孙悟空而被后者按在地上活活咬死!

    不出所料的话,他此行应该是为了去河南郡收服猪妖!

    而在《西游降魔篇》剧情中,高老庄似乎是个酒馆,供旅人们歇脚饮食的地方,并且就在洛阳。这与《西游记》原著又有了较大的差异,《西游记》中的高老庄是地名,并且位置远在乌斯藏,也就是西藏。

    当然,西游记中的地名地理不能完全和现实对照,毕竟那是在四大部洲。

    没等安阳开问,那刘壮实反倒自己承认了这点:“诶你从洛阳过来,你可听说过你们那有个地方叫高老庄,死了不少人,那里有个猪妖闹得挺凶的。”

    “听说过。”

    “哦?你还真听说过,那这猪妖闹出的动静可真够大的,你们这些行外人居然都知道了,也难怪赏金那么高,估计朝廷都忍不了它了!”刘壮实夹了一块肉送进嘴里,“这个肉是什么肉啊,还真他娘的好吃,我什么肉都吃过,就没吃过这种的!”

    “这叫肥牛。”

    “肥牛?这是什么牛?”刘壮实一愣。

    “不是一种牛,是一种牛肉。”

    “那是哪个地方的肉?”

    “这个……”

    安阳还真有点说不出来。

    寻常人们吃到的肥牛都是机械加工而成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模仿雪花牛肉或t 骨排,但安阳吃的完全是日本松阪牛身上产出的天然雪花牛肉,比机械加工出的肥牛更好,缺点就是很贵且很不容易产出,需要高成本的养殖技术。

    至于哪个地方的肉,应该是脊背中间的眼肉。

    可他这样给刘壮实说的话,恐怕刘壮实杀一百头牛也找不到这块肉,尤其是我国的牛根本不长这种半肥半瘦的肉。

    见他答不出来,刘壮实也只憨厚的笑了笑:“不打紧不打紧,你是读书人,不知道这些也正常,我家以前有个读书的弟弟,连花生都不知道是土里生的,哈哈哈!”

    “令弟可考得有功名?”

    “有个屁,三十多岁了,媳妇没有,还得靠家里养着,像个废物似的!”刘壮实说完才意识到不对,讪讪的看向安阳,“像兄弟你这样英俊潇洒气度不凡的人,不是出身富贵人家也绝对是文曲星下凡,来年秋闱肯定能考上状元。”

    “秋闱是乡试,会试闱。”

    “咳咳,咳咳。”

    “壮实兄可成家了?”

    “成了,还有个孩子,四岁。”

    “噢,还有孩子!”安阳忽然想起电影中刘壮实被孙悟空活活咬死的一幕,不过这和他关系不大,笑了笑才道,“壮实兄撇下妻子大老远跑过来,也是不易啊!”

    “莫法嘛,生活所迫、世道逼人!那猪妖赏金高,够我全家吃三年,拿下它还能成为中部地区第一驱魔人,之后就财源滚滚了嘛,我才能老婆孩子热炕头嘛!”刘壮实依旧操着一口安阳都听不大出来的口音道,“而且传说河南郡有个神器出世,我也想去见识见识,看能不能把它拿到手!”

    “神器?”

    “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啦!”

    “愿闻其详。”

    “好像叫什么……月光宝盒,能穿梭过去未来,我之前有个孩子,在我睡午觉的时候掉河里淹死了……”

    之后刘壮实说什么安阳已听不太清了,只用一种很愕然的表情盯着他,满脑子都回荡着月光宝盒四个字,感觉蛋疼。

    月光宝盒?

    这玩意儿也穿越了?

    而且这么不可思议的玩意儿,违背的东西太多,系统怎么会允许它存在呢?

    安阳下意识认为这是谣言,却又按捺不住想一探究竟的心情。

    随后他一边吃肉一边和刘壮实聊天,二人聊了许多,喝醉了酒的刘壮实也什么都给他说,从当初玄武门兵变支持秦王、太子双方的修行者说起,到暗中给高祖施加精神法术迫使他尽快退位给秦王最后又被秦王斩首的幕僚,再到登基后唐太宗组建的人称夺命衙门的紫衣卫,边疆战场上突厥法师诡异的手段……

    还有江湖上的传闻、久未露面的诸天仙神佛陀,号称第一修行者的大师、中部第一驱魔人的空虚公子,三生石、黄泉水……

    到晚上,刘壮实也没走,而是就在他这间房舍烤着火靠着墙睡了一晚上,并打了一晚上的呼噜。

    次日,两人分开。

    刘壮实继续前往洛阳。

    安阳则跨过地界,进入陕秦。

    继续前往两界山!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8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8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