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南湖水

推荐阅读:诸界末日在线帝道独尊

    而在这个时候,玄奘刚刚走出洛阳。 .

    他磨破嘴皮求到一支从洛阳到陕州的商队捎他一程,之后便躺在装着丝料盖着茅草的骡车上,眼睛有些空洞的看向天空。

    秋高气爽,洛阳的天真蓝啊!

    玄奘心里默默感慨道。

    出了洛阳二十里后,道路就没有那么平坦了,骡车渐渐开始有些颠簸了,轧过石子和不平的路时整辆车咯吱作响,像是随时要散架似的。

    玄奘依旧有些无神的看着天空。

    商队的商人和护卫不时朝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不知道这半个和尚在想些什么。

    阳光温暖,晒得人不想睁开眼睛。道旁却渐渐荒芜起来,草木枯黄、树皮脱落,阳光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燥热起来。

    玄奘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没有动弹。

    他想起自己离开之前,向养大自己的师父说起那晚与安阳的会谈、那日在渔村的见闻感悟,他深而发省的、他恍然明悟的,却都遭到了师父的驳斥!

    那些师父从小就教他却又被安阳有理有据推翻的佛法佛理,他以为师父也会像他一样恍然意识到其中的谬误所在,接着将安阳奉为大师,但结果却令他开始怀疑自己。

    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做得不对?

    是不是自己传达时出了差错?

    不然为什么安阳口中所言那些接近于事实的道理,明明就能轻易说服一个人,却说服不了自己心中睿智真明的师父?

    安阳说世间万物皆有万物之法,佛法能助人清明却无法取代万法,师父却说只要修得佛法大乘,便得一切真理;安阳说佛法无法凌驾众法之上,师父却说佛法至高;安阳说人之初时无善无恶、后天环境造就人生,师父却说降世新儿内心圣洁,却被俗世渐渐污浊……

    他一时陷入了迷茫,不知谁对谁错。

    一边是从小教育自己的师父,一边是一日一夜便让自己豁然醒悟的“高人”,一边是从先听到大的道理,一边是几乎摆在眼前的事实……

    他纠结,头疼,又感到一阵无力!

    恍然间似乎有一道枷锁禁锢着自己,也禁锢着天下,这枷锁牢固而又无形,自己一生都未发现它的存在!直到那日,见过了渔村的事、与安阳谈到半夜,才发现这天下竟有这么多自己未曾见过的东西、竟有这么多精彩的文化,而自己以前的认知似乎都不是自己的!

    而是……师父灌输到自己身上的。

    玄奘从小是个沉默的人,他爱思考,但似乎从来没有也不敢往这方面想过。

    可为何不敢呢?他又说不出来。

    就如明明自己才是大乘佛法的弟子,可安阳对大乘佛法的了解似乎比自己还多。然而安阳对此并不推崇,他对大乘佛法与小乘佛法都有赞赏之处,也都有驳斥之处。

    之后师父说让自己去除猪妖,他依旧知道自己打不过猪妖,但他还是去了。

    不出所料,自己差点死在猪妖手上。

    幸亏段小姐及时出现,拖住猪妖,否则自己怕是已变成火炉里的烤尸了!

    当时他想,安阳说得还真准,还真是“自有人帮他”,可同时这种令人心底发寒的预料也让他开始深思安阳那句“此乃有些人费尽心机才安排好的”究竟有何深意!

    莫非真的是冥冥中自有注定?

    还是其他什么可能……

    而后回到镇上,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安阳了,原来帮自己降服猪妖的不止段小姐,还有五百年前的妖王孙悟空,而妖王孙悟空此时就被压在五行山下!

    安阳在五行山下等自己……这点他没有向他师父提起过。

    师父让自己去五行山,自己便去。

    此间便是在去五行山的路上。

    他忽然发现车队行进速度慢了下来,商人们表情越来越凝重,商队护卫纷纷下马与商队同行,似乎有种进入盗匪横行区的感觉。

    可这里才出洛阳几十里,洛阳可是一座大城,怎么可能有盗匪敢在这里作案?

    玄奘抬起头,问向身边一护卫:“这位先生,敢问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大家这么慌张?”

    “不是慌张。”护卫说,同时扭头看向右边的林子,“只是最近闹天灾,地上全是饥荒,我们从这间地界过容易被饿急了眼的饥民抢劫,上回就出现过饥民抢夺商队粮食财物的事情,大家伙都想小心点。”

    玄奘皱了皱眉,有些天真的道:“这么大一支商队,饥民不敢胡来吧……”

    “呵!不是大商队他们还不乐意抢呢!”护卫有些夸张的说了句,又道,“就是大商队才够有钱,才有足够的粮食给他们吃!全都是饿红了眼的人,怎会管我们有多少人!反正弄不到粮食他们一样得死,被我们兄弟伙一刀宰了还比活活饿死痛快些!”

    “原来是这样。”玄奘有些低沉的说了句,便收回目光不再多说了。

    他忽然想起安阳所说的

    错的是这个世界。

    商队继续行进,随着离开洛阳越来越远,他将看到一路走过看到的所有事物,并且由于走得更慢,他的体会要比安阳还深刻许多。

    玄奘在剧情最后能“大彻大悟”,去天竺求取真经救世,也不光是因为段小姐的死,这一条路同样令他感触良多。

    骡车依旧晃晃荡荡,咯吱作响,玄奘却不敢再躺在茅草上发呆了。

    头顶依旧天高云淡,明媚动人,可却多了些干涩,好似有风沙吹在脸上,如同细得看不见的刀子在脸上划过。

    *

    安阳又走出百里,到陕秦交界,在一间寺院中停下来歇息。

    这是一间标准的道教寺院,而且不像后世那般佛道不分,这个时代将佛道二教分得很清楚,道教的日子要比佛教好过得多,至少有君王律法的支持。寺院奉的除了道教三清外主要就是北极系神祗了,这也算是这个时代的潮流,普遍推崇北极紫微大帝和他座下的北极四圣。

    安阳先是和院内道士打过招呼,发现其中居然有两位入了门的修行者,但他也没有多管,开始拜见大殿供奉的神祗。

    道教对礼节要求不甚严格,安阳只是揖手拜了拜,便开始打量神像。

    这个世界是存在神灵的,所以神像上也真的存在神力波动,修习古神经的安阳对此格外敏感,于是他也不敢造次。但显而易见的是北极系神祗正在没落,至少神像上的神力已经暗淡得配不上他们在凡间的地位,甚至还比不上安阳一路走来见过的其他寺庙中的神像。

    而且位置相当居中且靠前的天蓬大元帅真君神像已经彻底暗淡无光,安阳不知他出了什么变故,反倒是北极四圣排行最末的真武真君神力最为明亮,直追紫薇大帝。

    安阳抿抿嘴,没说什么。

    在寺院中休息一夜,次日清晨,他告别寺院,便继续踏上了往五行山的路。他一路走得极慢,一边研究,一边修行,一边体会这个时代,一边思索这个世界的背景。

    刚跨界离开河南郡,进入陕秦,他便听得一个消息在陕秦南郑有一怪事,起因在于南郑的一片大湖,此湖原本清澈碧绿、湖水甘冽,供应了南郑人不知多少年的饮水,但近日不知为何湖水出了问题,一旦人喝了便会忘却自己的所有信息,无论看病吃药还是请驱魔人、修行者都不管用。

    现已有诸多驱魔人闻风而动,赶往南郑一探究竟,一时热度甚至超过了前日“降服猪妖便为中部第一驱魔人”的传闻。

    安阳算了下时间,尚还早,便命傀儡转向前往南郑,也想一探究竟。

    他印象中一直记得中国神话中的超凡者都走的中正之道,并以自己的修行体系为正统自居,诸如苗疆、海外的一些诡异手段都被斥为歪门邪道,就算用毒也是瘟毒之类,出现这类清除人记忆的毒药的几率很低。并且要将这么大一个湖都污染,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

    这件事情很诡异。

    几天后,他到了南郑。

    这里果然聚集了不少修行者,有些是驱魔人,有些则不是,安阳光是在路上就碰见了好几波,各种势力派系的人都有。

    他们都打着一探究竟、为南郑人民清除烦恼的旗帜,但恐怕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这湖水而来!

    一种和普通水一模一样,无法分辨,喝了却会忘掉一切的水,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不二良选啊!更别提其中蕴含的研究价值了,说不定还有宝物出世之类的。

    跟在两名情侣驱魔人身后,安阳顺利来到了这片名为南湖的湖泊边。

    这个湖泊十分漂亮,湖水碧绿如大地上的翡翠,四周都是山,依山环湖建着古时的南郑城,从城池来看,这座城的人民确实大多要靠这座湖供水。

    此时已经有许多修行者聚集于此,甚至走在街上都会有修行者与安阳擦肩而过,短短一天时间他们便让安阳开了不少眼界,对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有了更深的了解,同时也对这片湖泊越发好奇起来,因为他感觉到,恐怕还有其他什么在吸引着这些修行者。

    这时南郑城内关于南湖水又有了新的传闻。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8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8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