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全城阴霾

推荐阅读:大明铁骨大数据修仙仙藏我的大不列颠帝国华娱之闪耀巨星神魔空间设计师神级美食主播帝国总裁限量宠

    半个月前喝了南湖水的人,开始陆续浑身溃烂而死!

    此消息一出便引发轩然大波!

    因为它代表着南湖水的怪异之处从“玄性”转为“恶性”,有可能从神秘玄乎的“宝物出世”、“天地奇观”变成一起恶性投毒事件,而可怖的是在此之前众多修行者中没有任何一人发现湖水具备致死性。

    这里属梁州管辖,隋朝称汉川郡,以前称汉中郡,唐初复称梁州,治所仍在南郑,大约就是后世的汉中市、南郑县。

    这里距帝都长安很近,想必朝廷很快就会将目光投来,并派出专人调查!

    此时南湖设东南西北四大渡口,来往船只都从这四个渡口出停,寻常人们取水、浣衣也都是在这里。

    只是出了这档子事后,已经没有船只敢出水了,也没有人敢在此取水、浣衣。

    安阳走到东渡口,湖中一片寂静,依旧是碧绿清澈的水荡起微波,但所有船都静静停泊在渡口边,引水渠被封,水车直接被用人石头抵死,似乎已将湖水当成妖魔。

    但渡口边依旧有人,都是修行者!

    安阳缓步靠近,淡淡一扫,发现有拿着瓷瓶在河边取水的,有引水与符撞燃的,更有人将水加进奇奇怪怪的丹药之中。

    他也走过去,躬身用手沾了点湖水。

    举过头顶,指间那滴湖水在阳光下聚射着晶莹的光,清澈透明!

    旁边有个面貌妖冶却神情凶悍的女子瞥了他一眼,道:“刚来吧,今前三天这水已经在城内毒死了上千人了,还有些人处于待死状态,最好还是不要摸的好!”

    “嗯,多谢。”

    安阳对她点了点头,重新将目光集聚在指间,默然调动起体内力量,口中吐出一个短促而晦涩的音节,激活了印刻在脑海中的辅助术式。

    “嗡!”

    一个由无数淡蓝线条组成的立体术式模型自他指间绽放开来,无比繁复,亦有着一种近乎于真理的美丽!

    仅仅瞬间,模型线条便隐匿下去。

    但依旧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幕,扭头惊诧的朝他看来。

    安阳没有理会这些人,低头念着神秘文字的音节,另一只手在空中勾画出一个个晦涩难明的符号,组成了一副复杂奥妙的画面。

    很快,空中蓝光一闪即逝。

    安阳沉默片刻,又激活了另几个术式,并激发出了一个研究类魔法。

    这些术式、魔法都没有之前的动静,看起来就像他怔怔站在原地,凝视着指间那滴水出神。

    但很快,那滴水化为一缕白烟消失在空中,安阳却皱起了眉,脑中飞速演算,许久眉头才舒展开,神情重新变得淡然。

    “很神秘、诡异的效果。”

    “居然直接涉及灵魂层面,这对于一种看起来是物质的东西而言,很难得。”

    “还有一种偏阴寒、死亡的毒素。”

    “不过效果并不强。”安阳瞥了眼面前这片位于群山之间的湖泊,“应该是被稀释了很多倍,导致这种效果只对三阶学术者以下的人有效,而它只能完全消除凡人的记忆,对不同修为的修行者效果也强弱不定。但如果是未经稀释的“毒素”原样的话……”

    抿抿嘴,他动了动手指,一滴湖水又再次飞出落到他指间。

    接着是重复之前的过程……

    旁边那名女子一直皱眉看着他,神情中颇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装神弄鬼么?”

    安阳并不知道她的想法,连续几次之后,他依旧未弄清这湖水的原理,却确定了它对自己并无威胁,至少在这种浓度下对自己并无威胁。

    于是,他用食指沾着一滴水,放进了嘴里。

    旁边的女子眼睛一睁,惊讶了下。

    此时看向安阳的不止她一人,俱都张大了嘴:“这人不知死活了么……”

    片刻后,安阳将手放下!

    他砸吧了两下嘴,舔了舔嘴唇。

    “无色无味。”

    他如是低声的说道。

    离他最近的女子完全愣住了。

    安阳环顾四周一圈,随手一挥,一蓬湖水立马从湖面上冲天而起,聚集成一个浑圆的水球朝他飞过来,落在他手心,竟很快消失不见了。

    随后他才转身,往回走去。

    忽然,那女子叫住了他:“喂!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安阳回过头温和一笑:“安阳。”

    “我叫慕容紫!”

    “记住了。”

    安阳回过身离开这处渡口。

    后方留下众人议论纷纷。

    “不知天高地厚……”

    “别看他现在没事,这湖水对修行者的效果没那么快出现,已经有人试过了,但随后他就会慢慢失忆,兴许最后也会落得和那些百姓差不多的下场!”

    “我看不一定,毒素对修行者没那么强,我看他的实力不凡,兴许最多只是会忘掉一些事情罢了。”

    “忘掉什么?自己老妈姓什么?”

    “哈哈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记忆中突然丢了些东西……”

    ……

    安阳对此皆没有理会。

    接着他又去了其他几个渡口,甚至在众人惊讶目光下撑船去了湖中心,试探整片湖不同地方的湖水“效果浓度”。

    事实是湖西面浓度最高,离西渡口越远浓度越低,但差异也只有一丝丝罢了。

    如果将这看成是有人故意投毒,那他的投毒点肯定在西渡口。

    安阳取了不少水,这才走回城内。

    此时城内是一片惶然哀声。

    因为古代很少有自来水,于是几乎所有民众都有打水存缸饮用的习惯,加上通讯不便,所以当半个月前的南郑百姓知道从湖里打出来的水有毒时,全城已经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饮用了“被投毒后”的湖水。

    于是此时已有上千人腐烂而死,还有更多的人浑浑噩噩,不知自己是谁,不知礼仪教化,也不会说话、不会动弹,活像是一具活着的尸体,等待着身体的腐烂。

    这对一个半封闭的古代城池而言,几乎就是每家每户都有人死,每家每户都有人等死!

    死亡的阴霾笼罩在城池上空,到处都是嚎哭声,甚至都没有人敲锣打鼓奏乐,不是因为忙不过来,而是因为很多负责敲锣打鼓奏哀乐的人也喝了南湖水。于是幸存的人们只得用一些白布挂在门前,自己走一个简易的程序,搭个灵堂烧两柱香,草席一裹,在山上挖个坑便将亡人送走。

    棺材铺已经供应不过来了。

    也无人抬棺修墓。

    在这等神秘力量面前,寻常老百姓和达官贵人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死路一条!

    安阳找了一家院落歇脚,院落里的人家应该是湖水刚出现问题时就去打来喝了,在他来南郑的前两天就死绝了,还是官府派人来把尸体抬走的。他便坦然的暂住了进来,反正官府现在也不敢对满城的修行者指指点点。

    回到房间,安阳取出数颗水球,先尝试了将一颗水球分散放入各种器皿,发现其放在瓷器陶器及玻璃器皿中不会有变化,但放入金属器皿后,却有些微的不稳定起来。

    如果将之长期储存于金属器皿中,其效果很可能会渐渐消失。

    当然,也可能有其他变化。

    安阳直接无视了湖水中致人腐烂而死的阴暗、死亡系毒素,将精神全部集中在其致人失忆的效果上。

    说是失忆,都有些低估它了。

    寻常失忆还会保留作为人的本能,潜意识里的东西基本也会保留,所以很多人失忆了依旧能说话、用筷子,即使再严重也不会忘记走路。

    但喝了南湖水后,却好像直接将整个人给清空了,所有记忆、潜意识、本能,甚至一生数十年建立起的条件反射,全都被一步步清空。据幸存下来的人描述,饮用过南湖水的人最初会失忆,很快便会失去感知、表达能力,直到无法走路,甚至无法动弹。

    如果说最严重的失忆相当于把手机恢复出厂设置的话,那这就是将手机的系统完全删除了,还清除了主板上的功能。

    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安阳研究了一整晚,半夜还出去以救治为名带走了一名饮用过南湖水的平民,最终才渐渐有了结论。

    湖水中有种神秘力量,这并非精神力量,只有某种神秘物质、能量,却能干涉到灵魂,相当于跨过能力界限而产生效果。

    这是他最感兴趣的地方。

    而后他确认,这种效果是可消除的。

    因为在玄学上人类由灵魂操纵,科学上人类则由大脑控制,其实二者都存在。灵魂作为最本质的核心,大脑作为外壳和运转机构,本身记忆储存在海马区和大脑皮层,但也会在灵魂中有一份备份,或者反过来说也行。

    湖水的作用只在于灵魂,如果能让灵魂和大脑重新连接,进行记忆同步还原,一段时间后这人便能恢复。

    只是这个过程很麻烦、很费精力!

    至于致死毒素……那只是小儿科。

    次日早晨,安阳以救治为由实则行研究之实带回来的这名平民已经能睁开眼睛,可以张嘴巴发出一些无意识的音节,当安阳问他一些简单的问题,经过一些时间的回想,他能够用眨眼睛来表达,证明记忆也正在同步复原中。

    此时南湖又传来一则惊人消息!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3718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37186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