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谢云清的母性光辉

推荐阅读:帝道独尊逍遥小地主

       最终谢云清还是没让小婵动手。

    毕竟这么小一个小姑娘,只有在旧时代的农村才会操持家务乃至农活,在现在这个时代在谁家不是父母的宝,还应该在读小学呢,谁舍得让她干活?

    而且谢云清叫安阳过去帮忙洗菜,本身就是想问他一些事情。

    “你的车停哪儿的?”

    “楼下啊。”

    “还是上次那辆?”

    “额,你拐弯抹角的干什么呢。”

    “你这小子,那你老实说,楼下那辆敞篷车,是你开来的?”

    “我新买的”

    谢云清手上择菜的动作一滞,皱着眉头看向他:“你小子出息了啊,给我好好交代,你毕业才两年在哪弄这么多钱,又是宝马又是敞篷跑车的!”

    安阳有些尴尬,扯着嘴角说:“你看新闻就知道了,现在的安氏集团如日中天,广告上节目上全是安氏集团的影子,我钱多得烧不完呢,这两辆车算什么”

    谢云清低下头去继续切菜,想了想,又对他板起脸说:“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啊,车这种代步的东西一辆就够了,一点都不懂节约,你爹这么大把年纪还没买车呢!”

    安阳立马说:“那我明天送他一辆!”

    谢云清又横着眼看向他:“你当这是大白菜啊,你钱多得烧!留着买套房子不行?非要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不吃亏真是什么都不懂,以后你就知道错了!”

    安阳低头听她训斥,大道理讲得人哑口无言,不愧是当老师的。

    等谢云清说完,他才默默的说了句:“我早就买了”

    谢云清顿时愣住了。

    客厅中。

    安国书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同时也打量着一脸紧张局促的小婵。

    他有些尴尬,却又无可奈何。

    他之前试着想出声安慰,让小婵像在自己家一样不要害怕,但发现自己一开口,这小丫头虽然慌乱点头应承,却更加紧张了,这让他不由想起了自己那个年代。

    一个见到陌生环境就会不安的年代。

    手中茶杯散发着丝丝袅袅的烟气,让他陷入忆。

    良久安国书才过神来,再抿了一口茶不语,这名为浮叶的茶不仅味香宜人,而且越喝越觉得神清气爽红光满面,他思忖着什么时候得再叫安阳拿点。

    可突然,一声闷响在厨房响起。

    好似是刀一下子宰在案板上的声音,紧随而来的便是谢云清的喊声。

    “你这臭小子,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安国书立马放下杯子,正好籍此机会往厨房走去,以免自己在那继续让小婵不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还有脸来,安国书,你看看你的基因,这小子不声不响买了两辆车,就连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情也没给我们说!这么任性不懂事,你还说不是你遗传的!”

    安国书和安阳对视一眼,尽皆有着无奈。

    这什么事儿啊,走过来就挨训!

    而且他什么都没说啊!

    反应过来后,安国书在震惊之余,也连忙表示要训斥安阳,并好言相劝,最后抬出小婵还在客厅看笑话这一茬才算让谢云清熄了火,最后一边抱怨一边切菜。

    安阳则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买房子这种事情对寻常人家来说一般一生就一次,是不亚于结婚的终身大事,必须要和父母长辈及伴侣商量清楚,不声不响就买了确实会被父母认为是不够慎重。

    所以他很能理解。

    中国人的房子情结啊

    不过天地良心,他绝对没有不尊重父母、不看重父母意见的意思,实在是买一栋房子对他来说就像在街边买一串糖葫芦,哪有什么商量的必要

    安国书刚准备开溜,又忽然转身喊:“那个安阳,快点把菜洗了,过来陪陪小婵。”

    谢云清立马说:“不行,我还有话要问他呢!”

    安国书便灰头土脸的走了。

    看着谢云清余怒未消,安阳试探性的问:“要不,我再给你们买一套?”

    砰!

    谢云清切断一根萝卜,抬头问他:“你到底有多少钱?”

    安阳弱弱的答:“烧不完”

    谢云清也是早习惯了他们一家人的扯淡,没有理他,只是手下的动作越来越重了,像是将对他的不满和担忧全部发泄到了无辜的胡萝卜上面。

    “怎么想着把你小姨子带过来了?”

    小姨子

    安阳强忍着蛋疼:“因为她姐姐最近太忙了,来不了,她又怕隔久了没来看你们,你们把她给忘了,就让她妹妹来刷存在感。”

    “你这小子,有你这么说你女朋友的吗?对了,小婵是怎么事啊,我好像觉得这小姑娘特别的怕生,戒心特别重,别是小时候受了什么伤害吧?”

    “不愧当了这么多年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

    谢云清神色一凛:“少扯淡!”

    “是是是。”安阳连忙应承,“具体的我也不好说,和你猜的差别不大,虽然这样,但这小姑娘洗衣做饭杂活什么都会干,很勤劳懂事。”

    “唉,真是可怜的孩子等等,合着你让人家小姑娘给你洗衣做饭啊?”

    “怎么可能!”

    安阳说着这话时有些心虚。

    谢云清狐疑的打量着他,良久才说:“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我生的儿子,要是有人让这么一个乖巧怜人的小姑娘给他做杂活,简直就是虐待!你说是吧?”

    “没错,就是这样!”

    安阳下意识的下了口口水。

    心想要是你知道这小狐狸是只妖怪,还是民间传言最广最魅惑人心的狐狸精,而且说不定修行年月比你的岁数还大,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这样觉得!

    “那薇薇怎么样了?”

    “不错啊!”

    “嗯?”

    谢云清语气变得不善起来,明显对他这么简短的答很不满意。

    “额,我前两天才和她通了电话,她最近工作也挺忙的,不过之后应该提成不少,最近正是安氏电子的辉煌时期。而且我最近也有点忙,倒是没和她出来见面。”

    “听说,小悠的工作是你帮找的?”

    “嗯。”

    “嗯?”

    “额,是这样的,我听说她们要找暑期兼职,怕你的宝贝女儿不小心被人给卖了,我就托关系给她们送到了安氏网络,算没亏待你宝贝女儿吧?”

    “这么多年,你这个哥哥总算干了一件正事。”

    “那可不是嘛,毕竟是宝贝女儿,要是被卖了我这个儿子可赔不起!”

    “你这小子!”

    谢云清说着,用手拿了块香肠塞进他嘴里。

    “安氏集团怎么样?”

    “工资高,工作轻松,环境也好,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多少精英想进还进不去呢,我费了那么大力气你一块肉就把我给打发了,真是心寒。”

    “你关系够广的啊,都送到总经理办公室去了。”

    “咳咳”

    安阳差点被呛到。

    刚蒸好的香肠辣油很多,谢云清连忙紧张的看向他,生怕他又被呛着了!

    小时候安阳就因为偷吃香肠被呛到过,辣油涌进喉咙的感觉直叫人喘不过气来,很有种马山就要死了的感觉,将他折磨得够呛,也把谢云清和安国书吓得半死。

    当初因为这件事倒是没少被安悠鄙视,常被说为吃香肠都要被呛死的人。

    现在安阳倒是不在乎了,但谢云清都还有几分心理阴影。

    当谢云清拍着他的背缓过神来,也便忘了这茬。

    安阳也成功的被打发去陪小婵去了,以免小婵和安国书单独呆在一起不自在。

    没过多久,开饭。

    小婵怯怯懦懦的拿着筷子,不知道该夹哪样的模样格外引人心疼。

    母性光辉大发,加上要尽到主人之道的谢云清不断给小婵夹菜,很快就堆满了碗,并且她很贴心的夹的菜都是小女孩爱吃的,很少有大鱼大肉。

    不愧是教师,想得就是周到。

    安阳如是想着。

    小婵却皱着白净的眉,望了眼安阳,又低头看着这些精致的菜肴,一咬牙开动。

    见此谢云清笑得更加灿烂,又给她夹了不少。

    “多吃点多吃点。”

    小婵点着头,目光不经意看到桌上炖的一只鸡,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再看了眼自己碗中越来越多的菜,连忙不敢再看那边了,默默的吃起来。

    还是安阳贴心,给她夹了个鸡腿。

    谢云清立马呵斥:“你小子,给人家夹那么大块肉,也不看人家小姑娘吃不吃得完,你当是你小时候啊,吃多了补得脑子都没了,来来,小婵吃这个,吃了长得漂亮。”

    说着,她夹了块银耳。

    小婵不吭声不说话,小心翼翼的从鸡腿上撕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立马眯起了眼睛,那神情就像一个正在大冬天里暖洋洋的晒太阳或被人抚弄得很舒服的小动物似的。

    饱受素菜折磨的她,能吃一块肉,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谢云清有些怔。

    安阳刚吃完一碗饭,正准备去盛饭来着,就见小婵一言不发的放下筷子将他的碗接过,跑去为他盛了一碗饭,看得饭桌上的两老是一愣一愣的。

    接着,谢云清的脸有些黑了。

    倒是和小婵呆了一会儿的安国书没多想,只是认为是他们关系好的表现。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0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0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