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天师的使命和信仰

推荐阅读:超级吞噬系统武逆焚天重生之我是星二代帝火丹王六界神君妖孽霸主春野小村医九转道经农园似锦沧海无缘

       日渐黄昏。

    安阳坐在一间茶楼暗室中。

    他的前面站着三个人,都是天师,此时却毕恭毕敬的很是乖巧。

    其中包括今天像他施压的那名壮实汉子,叫罗右,还有一名英俊男子,叫陈泽,还有那名化妆成老头的女子,叫陈柔,是陈泽的亲妹妹,两人是龙凤胎。

    三人环环相视,不知这位天师问这样的问题有何目的。

    最终罗右先开口:“荣国府的确养着有天师,但那些天师基本很少外出,是以我们也不清楚他究竟是几钱天师,总之不是我们这种能比的就是了。”

    陈泽和他妹妹交流着意见,也补充道:“我倒是听人说过,那名天师叫周深,是曾经天师堂副都督的传人,至少也是五六钱。敢问大人怎么突然问这个?”

    安阳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该问的别问!”

    陈泽慌乱点头:“是是。”

    陈柔沉吟了下也开口说:“荣国府养天师也是当护卫,寻常应该侍奉荣国公左右,只是最近荣国公好像并没有出行的传闻,所以,大人若是想要见到那名天师的话,他他应该会在晚上住在荣国公寝殿两侧的阁楼处,具体的就只有里面的人才清楚了,想来以大人的手段潜入进去找个侍女问问岂不轻而易举?”

    这名女子端的是聪明,一下就看出了他的急切和不择手段。

    寻常人是不敢潜入荣国府的,也没有那个本事,但她却看得出安阳的超然,那是一种不拘束于世俗权势的心态,他不会在乎荣国府,所以她才如此建议。

    三人都想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以求早点将他送走。

    同时这也是一种试探。

    对这个世界来说,皇朝代表巅峰权势,法律、官府和权贵都是皇朝的代言人,倒是也有人可以无视以自身无视皇朝,但这种人也只存在于传说当中。

    所以此话一出,脑子有点木的陈泽立马吃惊的看着陈柔,不明白自己妹妹怎么会说出这么违背纲常的话来,但智商与壮实体型不符的罗右却瞬间明白了陈柔的用意,也悄悄的打起精神等待着安阳的复,以证明自己的推测。

    安阳神色依旧淡淡:“除了这些呢?”

    罗右和陈柔对视一眼,接着问:“大人还想知道些什么?”

    “荣国府有六钱天师的几率有多大?六钱以上的天师有些什么本事?除了荣国府哪里还找得到六钱天师?这顺天府城,是否还有更高等级的天师?”

    安阳抿抿嘴,抛出一长串问题。

    三人都有些咂舌。

    罗右和陈柔更是深吸着气,听这人的语气,似乎全然不在乎潜入荣国府的后果,他只关心荣国府内到底有没有六钱天师,只是不知他找六钱天师有何目的。

    即使六钱天师也没有他表现出的那种种手段吧?

    缓过神来,三人才开始答。

    “根据我们的消息结合,荣国府有六钱天师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只是不敢打包票,出了意外大人也请担待一点,而且荣国公有权有势,我们现在可是”

    “放心,我不会将你们牵连进来,而且荣国府也抓不住我!”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只要我得偿所愿了,好处少不了你们的,但如果你们敢欺骗我,在临别时我会在你们身上留下我的印记,不管你们跑到哪里,我也能取你们性命!”

    “大人放心,我们说的句句属实,绝不敢夸大隐瞒,更不敢背叛大人。至于好处,我们是万万不敢要的,就当是对冒犯大人的补偿,只要大人既往不咎!”

    “嗯。”

    安阳淡淡的点着头。

    陈柔又接着说,她的声音并不柔和优婉,但很动听:“关于六钱天师的手段,我们也只是偶有听闻,毕竟六钱天师太少了,即使在天师堂时代也难以见到。”

    “传说六钱天师都有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的本事,更精通和妖的厮杀对抗,只要不被妖的主力部队围上,或者被巨妖盯上,即使遇上再艰难的险境也能从容离开,而且六钱天师所使用的法器、咒语,都远非我们能比,所以才凤毛麟角。”

    “除了荣国府,皇宫内肯定有六钱天师,甚至是六钱以上,只是只是皇宫太大,想要找到一个人太难了,而且守备森严,还不如在顺天府内寻找隐居的六钱天师。”

    “隐居的六钱天师?”

    “是的,不过这也只是流言。”

    “可信度有多高?”

    “大人,顺天府是皇朝都城,曾经天师堂的驻地,即使现在天师堂的建制被废,想必还是有些高等天师留下的,且不被各方势力招揽,只是没人知道他们在哪。”

    “也可能有六钱以上的天师?”

    “据家父说,曾经天师堂的最强者并非都督宋镇江,而是另有不止一位七钱天师,甚至传说还有更高等级的天师,只是因为圣上越来越不重视天师堂,屡次有取消天师堂建制的想法而心灰意冷离开了顺天府,所以顺天府隐居着七钱天师的可能还是有的。”

    “我知道了。”

    安阳点头,手指一掐,低声喃喃念着,给他们种下了无形印记。

    消息不真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如果这群人敢坑他,提前向荣国府汇报之类的,即使没对他造成什么损失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直到离开时,陈柔还在问着:“大人,敢问一句,您究竟是几钱天师?”

    夜晚,华灯初上。

    这座色沉低调的都城,当有了彩灯的装饰过后,江畔木桥通明,江内大船笙歌,一下子就变得醉人起来,处处都充斥着彩色灯光,夜市久久不息,恍然如梦。

    安阳轻松的越过围墙,进入荣国府,且以法术隐匿了身形和气息。

    在黑夜中,他往前畅通无阻。

    安阳找了一处地方,施放了一个禁声之术,等待没多久,便干净利落的抓住一个穿着鲜艳华丽的低胸襦裙、身材玲珑的丫鬟拖入黑暗中,开始厉声询问起来。

    他避开了六钱天师这种词汇,转而询问起荣国公最信任的护卫,高手之类。

    问得很详细!

    数分钟后,安阳已得到必要信息。

    给丫鬟施放了一个昏睡术,将她扔在黑暗角落里,便径自离开了。

    小心行进的一个小时后。

    荣国公寝殿左侧,一处阁楼中,他找到了这名六钱天师。

    幸运的是,这个世界的天师似乎很缺乏隐匿自我能量波动的手段,这也许也和这个世界的人不善于感知这种波动有关,所以他很快感受到了那相对活跃的波动。

    都快要赶上黄岚的法力了。

    不过具体战力就不能这样比了,这毕竟是两个不同的文明。

    安阳也没有隐匿行踪,而是直接向前,解除自身法术,大摇大摆的推开门。

    在他的感知中,里面只有一个人。

    果不其然,当他迈步进入这间阁楼,里面一名略显苍老的男子已经睁开了双眼,他就这样盘腿坐在床上凝视着他,想来是在他解除法术的瞬间就发现他了。

    “你是谁?”

    男子不慌不忙,很平静的问道。

    安阳没有答他,进了屋子之后顺手把门关上,从容得像是到自己家一般,这才转身打量着一身灰白色装扮的这人,他腰间挂着一串六枚铜钱。

    “阁下就是周深?”

    “你是谁?”

    六钱天师再次问了一遍。

    安阳平静答道:“我叫安阳,特意来这里找你。”

    六钱天师这才垂下眼睑,也不怕他,似是对自己实力有着自信,从床上起身,站在窗前背对着他取下挂着的紫红色长袍从容披在身上:“我不叫周深,我叫周通。”

    “额”

    那几人说的话,果然不靠谱!

    安阳依旧很淡定的道:“叫什么不重要,我只是找六钱天师,你是,就行了。”

    周通嗤笑一声,忽然以迅雷之势反身一把握住床头的一根铁柱,再猛地一抽,竟抽出一杆两米有余的黑铁长枪,转身便将枪尖指着地面,竟应变出了战斗姿态。

    他之前取武器怕被这人提前阻拦,是以从容拖延,现在长枪在手,谁也不怕!

    “呵呵,何为天师?捉妖的才叫天师!无论为朝廷捉妖,为天下人族而捉妖,还是为谋划生计而捉妖,我现在不过是一个挂着六枚铜钱和六钱天师虚名的保镖而已!”

    安阳默然,说道:“我不在乎你的使命,我只在乎你的力量而已。”

    他这些天也渐渐知道了,天师与其说是一种职业,不如说是一类人,那几枚铜钱不止是标明天师的力量,不如说是天师的功绩和战果,一种荣耀的象征。

    即使这种荣耀只有天师才看重!

    就如剧情中的霍小岚,她本身已经有着三钱天师的实力,却依旧挂着两枚铜钱,如果罗刚没有抢了竹高和胖莹两只妖,她就刚好凭借它们升上三级天师。

    不是力量达到了,你就能为自己加上一枚铜钱,而需要以战斗去争得荣誉。

    这其中有使命,也有信仰。

    或许面前这人因长久未与人厮杀,战力已经退化到了六钱以下,也或许这人由于这么多年都在当保镖而没有捉妖,自身实力已经超过了六钱,只是没法晋升而已。

    “陌生来客,你的实力很强,来荣国府究竟想干什么?”

    “放心,我不找你主子的麻烦。”

    “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周通淡淡的说,握着长枪的手一松,将之扔得斜靠在床上。

    “只是我不知道,像你这样让人看不穿的人,找六钱天师有何贵干!你的实力,想必已经超过六钱天师达到更高等级了吧,可你的天师铜钱呢?”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1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1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