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教父安阳

推荐阅读:遥望行止重生天后:boss,别咬我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妙手神农极品全能狂医大唐南皇霸道老公放肆爱快穿宠男主:我的宿主是病娇妾本无良:王爷,你被休了

       安阳分明能感觉到那辆丰田车中还坐着几人,可却只有这名司机在此道歉出声。

    “什么样的急事,能比人命还重要!”

    安阳的语气平淡中透着低沉。

    与此同时,一股凛然的气势从他身上弥漫而出,缓缓朝这名司机蔓延。却在自身精密的掌控下不影响到安悠和萧雪儿,这反而令他更像一头蓄势待发择人而噬的恶兽。

    司机愣了愣神,竟发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只得连连道歉,点头哈腰。

    此时的他完全就像一名不小心犯了错的普通司机,如果不是方才惊鸿一瞥看到车内的人坐得笔直颇有几分军人气息,这名司机寻常站立时也将腰挺得笔直的话

    安阳可能也不会多想!

    正在这时,车内传出一道声音

    “既然这群人并没有事,给他们一点补偿,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听见这话的司机再次愣了愣,竟隐晦的打量了安阳一眼,有些犹豫。

    若是之前,可能接到这样的命令他就立马的执行了,但现在他却感觉面前这人的气势如一座山峰横在他身前,那目光如巨石般压在他身上,令他丝毫动弹不得。

    本能的告诉他,这人一点也不好相与!

    这种感觉无关乎他的经历,也不与他有多么会识人有关,只与一个敏锐之人的本能及面前这人所展现出的几乎实质性的压力有关,这或许已经超过了人的范畴。

    所谓皇帝有龙威,官有官威,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建立在自身背景上的。若是别人知道你的背景力量自然会畏惧,若是别人不知,或背景崩塌,那也无用。

    只有修道之人的威严,才是实实在在的,有浓郁者几乎能化为实质伤人!

    安悠感觉到了不对,隐晦的伸手拉了拉安阳的胳膊,似乎在让他不要惹是生非。

    但安阳却全然没有理会她。

    “这群人”

    “浪费时间”

    听见车中人全然不在意他们如何的措辞,一股怒意从他心底升起,伴随着两百多年的道行几乎化为实质性的风吹过沥青路面,令前方这名司机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看来你们的要紧事确实比我妹妹的命还重要!”

    安阳的语气中透着浓浓阴沉。

    司机立马退了一步,心下巨震,行伍出身的他发现自己竟连张口都不能!

    所幸安阳还没来得及深入修炼某些关于灵魂的秘法,若是修炼了,或者是黄岚、小婵这类妖怪有安阳这么深厚的道行,光是这无意识的怒意就能让他的灵魂剥离!

    倒是前方车中之人没感受到这股压力,传来的声音依旧轻飘飘而不容置疑。

    “年轻人,我们真的有很要紧的事,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若非不得已以我们的身份也不可能做出闯红灯这样的事,你也最好不要阻拦,否则出了事你担不起。”

    安阳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好笑,意思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你能担得起?”

    车中的声音继续传来:“你妹妹并没有事,你还想怎么样?”

    安阳继续阴沉着脸说:“这不是我的幸运,而是你们的幸运,她要是有什么损伤,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在这里和我摆架子说话了!而你似乎还不明白这一点。”

    车中人也有些无奈。

    似乎遇上一个很固执的人了呢。

    可司机还没上车,他们想就此离开也没办法:“罗翔,别耽误时间了,上车,给他们留下名片让他们之后再联系我们,另外就不要再久留了,我们直接走!”

    “额”

    司机张了张嘴,却迈不开脚步。

    准确的说,他的腿已经有些发颤了,若不是多年训练,现在早就瘫软在地了。

    而造成这个原因的人瞬间就被他联想到了某些神秘的力量上去!

    “先生,您您到底想怎样?”

    司机的声音很颤抖。

    这时从车窗伸出了一个脑袋,是一个短发女子,女子先是皱眉看了眼司机,然后才不满的盯向安阳,同样问道:“你到底想怎样,要钱还是什么,直说!”

    安阳脸色竭力保持着不动怒,怕吓到安悠和萧雪儿,指了指车内,沉声说:“让车里的人全部下来道歉,诚意够的话这件事就过了,不然的话,你们谁也走不了!”

    女子皱眉:“不知天高地厚!”

    车内那道有些沉稳的声音继续道:“小鱼,别和他废话了,你开车,我们走!”

    车内的人一点也不想和他继续啰嗦。

    女子点头开了车门下来。

    似乎真的很急!

    这名女子身上明显也有着练过武的痕迹,走路大开大合,很有规章,即使是在屈身下车这个身体动作较为复杂的过程中,她的身体也对外界保持着自然的防备姿态。

    安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旁边的安悠似乎看出这伙人并不好惹,表情纠结了下,低声给安阳说让他算了,不要这么咄咄逼人以免闹得不好收场,但究其心理,还是怕他惹上什么大麻烦。

    安阳低头看了眼手表,没有动。

    在芯片的控制下,手表早已发出信号,无须他打电话,他的人立马就会赶到。

    “敬酒不吃吃罚酒!”

    安阳会让他们知道,涉及到他的任何人,哪怕只是个关系不好的亲妹妹,也一根头发都比他们的要紧事重要得多!这关乎他的威严,他不容挑战的绝对权威!

    瞬间,下车的女子也如那名司机一样怔在车旁无法动弹了。

    她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慌张和惊恐。

    先前的嚣张和意气荡然无存!

    安阳松开揽住安悠和萧雪儿肩膀的手,径直走到车身前,目光阴沉朝内看去。

    这辆丰田车的副驾驶坐着一个保镖打扮的高大男子,身材匀称而富有爆发力,而后座除了刚下车的女子以外还坐着一个中年人,约摸有四五十岁,一脸官威。

    “我给过你们机会的!”

    安阳凝视着他们。

    一种被冒犯的怒意在他心底蔓延,这也是他许久未有过的情绪波动。

    那名中年人先是皱眉看了眼站在门口冷汗直冒的女子,脸上浮现一抹疑惑,出口问了两句却没有得到女子的答复,不由想她是不是被什么偷袭手段给麻痹了。

    但时间着实不能再浪费了!

    “陈龙,你下车,干净利落点,不要伤到他们了,对了小心可能有电击棍!”

    中年人给副驾驶的人打了个眼色,才继续看向安阳,表情沉稳,掩盖着急色。

    “不知道你对我的人做了什么,你最好让开,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我不管你家里在锦官有多大的权势,你父母官居何职,耽误了我们的事,你也绝对担不起!”

    安阳忍不住嗤笑出声。

    生物芯片在脑中提示着对己方人马的定位监控,还有一点时间才会到达这里。

    “我可能没有告诉你,不管你是什么要紧的事,都比不上我妹妹一根头发重要,本来你下车一个道歉就能解决,但你高高在上的姿态让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安阳感觉对方已在他指掌之中,方才的怒意也随着时间慢慢褪却,和他说着,自身的气势也远没有最初那般骇人了,就像一只猛兽收起爪牙,准备专心玩弄猎物。

    旁边的安悠表情忽然有些僵硬。

    从与自己关系并不好的哥哥口中听见这样的话,令她着实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副驾驶的保镖已从车上下来,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和完比例的身材富含爆发力和压迫力,缓步朝安阳走来,可还没靠近,眉头却陡然一跳。

    一辆越野车呼啸着朝他撞来!

    保镖连忙一跃,翻身跳上丰田轿车的车顶,身姿敏捷,以求避开这次撞击。

    “砰!”

    越野车已然减速,但还是撞上丰田车,将之撞得往旁边移了三分,一侧车门凹陷,车顶站着的保镖身体一阵不稳跌倒下去,随之换来的是他浓浓的怒气。

    “你们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先差点撞到人的是你们,胆子大的也是你们,无法无天、撞了人连下来道歉都不肯就想跑的也是你们,如果你要说我冒犯了哪位不得了的人,等下你就知道了!”

    “你简直无法无天,你们知道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吗?”

    “等下你就知道了。”

    安阳依旧如是淡淡的说。

    越野车虽然遭受撞击,却没受到任何损伤,车门一下子打开,在安悠和萧雪儿惊讶的目光下从里面走出几个穿着黑色衣裳的高大男子,随即又是两辆车过来。

    穿黑衣的男子果断冲向那几人。

    司机率先被拖上车,旋即是那名女子,保镖倒是试图反抗了下,但他本该引以为傲的精湛格斗技术丝毫没有在大街上表演动作片的机会,几乎一交手他就被拿下。

    这时的他才惊骇不已!

    车中那名受到冲击的中年人也变色了。

    安悠也是怔怔出神。

    看着此时安阳从容而漠然的面容,在黄昏余光的映衬下更显冷酷,四周人来人往,却好似与他隔着整个世界,她恍然想起了一部叫做教父的电影,更加出神。

    ps:章节序号代表了金色现在的心情,呜呜呜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3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35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