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薇薇装哔进行时

推荐阅读:神级修炼系统带着名将混三国一胎二宝来报到疆海之王不良帝后超级科技创意八零军嫂有点苏乡村修真小仙医乡村极品小仙医巅峰小草医

       “来,安阳,敬你一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以后要多照顾一点啊,哈哈哈!”

    安阳也只是笑笑,敬酒的都来者不拒。

    大抵是还年轻,所以少了些虚伪和势利,说出口的也是些半玩笑半认真的话。

    很快一桌人又继续聊起来。

    安阳了解到,袁术大学只读了大一,然后就辍学了,拿着自己父母攒下的一笔钱远赴上海创业,前期亏得血本无归,后来除了一些经验之外基本就相当于白手起家,但却敏锐的抓住了机会,赶上科技的一波热潮,赚得比传统行业快很多。

    这家伙倒是混得不错!

    不过自己的老同桌就有点不如意了。

    张旅当初成绩不错,考上了国家重点工程大学,但专业选得并不够好,加上家里出了些事,要自己负担学费和生活费,将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打工上面,专业没学好,证也没拿几个,没有项目,毕业之后连个小公司都找不到。

    现在似乎还在一个厂里混日子。

    这让安阳在感慨选一个好专业的重要性的同时也有点唏嘘。

    正在这时罗洋端着一杯白酒走过来了,满脸通红,笑着打招呼:“看来老同学们聊得很开心啊,不知道我能不能插一脚!”

    袁术立马明白他是来敬酒的,也跟着端起杯子笑道:“当然,欢迎得很呢,都是同学,难道聊的还不能外传不成?过来坐,多你一个正好热闹一些,不过这杯酒是从别桌带过来的,你可不能满着放咱们桌上,得喝了再来!”

    袁术立马在谈话间夺过了主动权。

    罗洋今天心情似乎很好,也不推辞,举起酒杯就说:“来,敬同学们一杯。”

    有人站了起来,和罗洋齐平。

    也有人还坐着,只是高高扬起手。

    但无一例外都举起了酒杯,只是有些不好喝酒的人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安阳自然没有站起来,他本身习惯了高高的地位,即使微笑着,即使和老同学平等相处,有时候也不免下意识的端着身份。

    但他倒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

    罗洋吐出一口酒气,将酒杯反过来示意自己已经干杯了,脸上的红光更甚,笑着说:“大家吃好喝好,我就不一一招待了,反正老同学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再尴尬的事高中都经历过了,大学随意一点,不要生涩,免得寒了老同学的心。”

    看得出他有点醉了,浑身酒气不说,说话也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而且还下意识的将自己摆在了主人的位置上。

    罗洋果然坐下聊了会儿,但也没聊多久。

    他酒兴正浓,满嘴到处跑飞。

    待罗洋走了后,袁术才对安阳半开玩笑半讽刺的说:“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创业失败,败光了我爸妈一生的积蓄,我妈打电话跟我说我爸已经连续好几天睡不着了,整晚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一夜白头,我走当时投无路,就想去山西挖煤来着!”

    “还好没去。”

    安阳淡淡的瞥了一眼罗洋的背影。

    两人相视一笑。

    好似又找到了点高中时臭味相投的感觉,只是两人都已变化太大了。

    几杯酒下肚,生涩基本全无。

    这一桌算是聊开了。

    主要有袁术当气氛的主导,不管现在混得好与混得差的,都能抛开那些聊在一起。

    不过也确实分开太久了,对彼此的近况都没什么了解,价值观念也变得不同,有些人当了公务员,有些人刚刚拿到学位,有些人去了不同的企业工作,话题根本谈不到一块去,唯一有共同点的就是高中那一段时光,便都忆当初的趣事。

    袁术倒是不顾忌,当先说起自己曾经的事情来,并自言当初不懂事,可笑之极。

    有他带头,这一桌集体进入了忆中。

    当初谁谁谁暗恋谁谁谁不敢说,让谁谁谁帮忙传达,结果又弄成了乌龙事件,瞒了好几年的事终于在今天重见天日,引发一阵笑容,也许还有唏嘘。

    有些当事人也来了,只是不在这一桌。

    她便只会愕然,为什么那一桌人突然全都奇怪的看向自己,然后用余光一扫,似乎只有那名当初曾暗恋过自己的男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还有当年的作业,当年的试卷。

    当年若不是高考发挥失常

    当年被老师体罚过后,晚上捡了块砖藏书包里,纠结良久终于还是没能用上!

    当年若不是自己胆子小

    当年高中时偷偷谈过的恋爱

    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感伤。

    这一别六年,大学时大家都还有联系,有些人以为联系会一直进行下去,但没想到仅仅毕业两个月就各忙各的,好似一旦投身社会很多东西就已然不复了。

    安阳以为高中聚会也就那样,同学们都不再熟悉,来与不来也没多大区别。

    但没想到还是会被勾起那段忆。

    恍然才发现当初的记忆虽然模糊了,但其实只是藏得深了,自以为不太在意,但真当被翻出来重阅的时候还是会感慨,尽管感概结束它又会很快沉下去。

    安阳别的不服,就服那对谈恋爱的。

    因为高中管得严,不允许谈恋爱,这对情侣隐藏得之深,不止瞒过了老师,还瞒过了从早上七点的早自习到晚上十点晚自习结束都相处在一起的同班同学!

    他们究竟是怎样抽空谈恋爱的

    导致那位男同学说出来时,众人都表示不敢相信,感觉这实在非常人所能为之。

    只可惜高中毕业就分手了。

    高中恋情众多坎中,第一道都没迈过!

    安阳抽空瞥了眼纪薇薇,发现她们那一桌虽然没有一个调节者,但也谈得很热闹。

    不过女生的八卦多些,比拼也多些。

    安阳自然听得清那边说的什么。

    他们班的同学大多都是读过大学的,而且再不济也是个本科,受过高等教育,一般小说中的脑残是没有的,都出身工作了也很会做人,明刀暗箭的很少见。

    只不过比拼哪里都存在,只是要温和许多,含蓄许多,相比较起来更像是聊天。

    不会有人因此生气什么的。

    唯有例外就是纪薇薇和许敏卿。

    两人从高中起就不太对头,纪薇薇说要来同学聚会装哔估计也是因为她。

    “看谁呢?许敏卿,还是纪薇薇?”

    旁边传来袁术的声音。

    顺带着一只酒瓶伸了过来,将他面前空荡荡的杯子掺满,然后是另一只杯子。

    “看纪薇薇呢!”

    安阳笑笑,也不多掩饰。

    端起自己的酒杯,和袁术伸过来的碰了下,然后干脆的一饮而尽,不拖泥带水。

    六年了见一面,他也不想说不喝酒。

    袁术楞了下,看了眼依旧面色如常的他,感慨道:“行啊你,几年不见,现在喝酒跟喝白开水似的,我记得你以前酒量可没这么好,来,再来走一杯!”

    两人高中时经常偷着瞒着喝酒。

    安阳只是笑笑,并不阻拦。

    反正再喝多少杯也只是最多撑得慌,要是他能喝酒喝醉,那他就去云顶山裸奔!

    又干了一杯,袁术有点受不了了。

    这白酒喝得越快越烧胃,他终于确信安阳是真不在乎这点酒量,不敢再和他拼比。

    “啧啧,你这怎么练的啊!”

    “也没怎么练,就这样了。”

    “天赋异禀啊!”

    袁术感慨得不行。

    原以为自己做了好几年生意,已经练出了不少酒量,能够轻轻松松喝翻全场,然而没想到遇见了这么一个变态,让他有点难以想象安阳这些年怎么过来的。

    看来这家伙经历也不平凡啊!

    估计做过销售!

    袁术心理暗暗猜测道。

    不过他也没问,正如他的变化一样,安阳的变化也很大,甚至比他更大,他一来就能看出安阳身上那种从容不迫的气质,然而至今他也看不出什么具体的。

    安阳又笑笑,继续瞥了眼纪薇薇那边。

    还好,纪薇薇没有喝酒。

    不然以她的酒量,自己要准备将她扛到车上,下车之后还得将她抗上楼抗上床。

    安阳自然看得出身旁这位老同学、老朋友对自己隐隐的试探,不过并不明显,估计也只是出于好奇而已,他也不点破,甚至并不说谎,只是稍微隐瞒一些而已。

    免得被人以为自己在吹牛!

    不过若真要喝酒的话,他喝翻所有人简直太简单了,即使一个个上也一样。给他一游泳池的酒他也能喝光,肚子装不下也不过一个招来迹云之术就能轻松解决。

    纪薇薇那边开始谈论起各自的生活。

    若有若无的女性版大比拼已揭开帷幕。

    有生活得不太如意的女孩子很自觉的陷入沉默,混得好点的则很快聊开了。

    “锦官这边的路易斯专柜很多商品都不全,我在上海看见一款很喜欢的,因为没时间所以想到益州之后再买,结果在锦官根本就找不到同款,心塞!”

    “梧桐路那边有个专柜挺齐全的。”

    “说起梧桐路,那边好像有一家巴宝莉是,待会儿吃完饭不如组队去逛一逛?”

    “算了,这个月工资没发呢。”

    “羡慕你们这些有工资的,能自给自足,买什么不用看别人脸色。”

    “怎么呢?”

    “唉,我每次说要买什么东西,我老公就一张死人脸,我整天看着都烦人!”

    “行啊,还埋怨个什么鬼啊,我倒是羡慕你来着,嫁得好比找个好工作幸福多了!”

    一些女同学低头吃饭。

    不是不感兴趣,而是知道她们说的一些奢侈品可能一辈子都与自己绝缘。

    同桌的一些男同学更是面露尴尬之色,这几名女同学中有他们曾经的暗恋对象,然而几年不见人家随便买个包就是自己半年的工资,让他们实在惭愧。

    当初的同窗,一旦走上分岔路,就难免越走越远。

    纪薇薇没有多参与,她性格大方直爽,对这种谈话向来不怎么感兴趣,只有当许敏卿说话的时候她才会习惯性的插一嘴,同时许敏卿对她也差不多。

    两人好似陷入了某种执念。

    有人问:“敏卿你结婚了吗?”

    “还没呢,不过也快了,订婚订到十月,到时候欢迎来喝喜酒。”

    许敏卿伸手张开五指露出一枚闪亮的戒指,笑意盈盈,又说:“别光顾着问我啊,薇薇你和安阳怎么样了?追到手了没?还是另外找了其他男朋友?”

    纪薇薇摇头:“我单身。”

    许敏卿立马又问:“你们怎么事啊,那安阳呢,有女朋友了吗?”

    纪薇薇瞥了她一眼,道:“有,可漂亮了,我估计连挖墙脚都没戏。”

    许敏卿当作没看见她的眼神,叹了口气摆出教育的口吻:“说实话,这女人呐,还是需要一个有力的依靠,所以你也别太执着,该换人的时候就换,这么多年了”

    旁边一个女同学八卦之心暴涨:“敏卿,你条件这么好,男朋友应该很优秀?”

    许敏卿望了桌上另一名嫁了个大款的女同学一眼,一时没说话,过了两秒才说:“其实条件也算不上多好,主要是我们自由恋爱,他也挺有上进心,我也挺满意的。”

    这句话说得很有水平,但那名嫁大款的女子有点不高兴了。

    “哟,能让心高气傲的你看上,只怕也不简单,工作一定挺不错?”

    “一般般,外企,一年几十万,勉强度日,我们主要是感情好。”

    有个女同学瞥了眼嫁大款的同学,不无嫉妒的说:“这还叫一般般啊,我们这么年轻的人能有个几十万的年薪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有爱情的话简直就是完。”

    许敏卿听得出她是在讽刺另一个同学为了钱嫁大款,也不接话,怕引起矛盾,转而继续将矛头指向老对手,反正得罪得已经够深了,虱子多了不痒。

    “薇薇呢,觉得我刚才说的有道理吗?像你这种条件,找个有上进心的年轻人,或者找个身家几千万的大老板很简单,不论怎么样,总归过得舒服。”

    纪薇薇平静一笑:“不用了,我现在工资过得挺舒服的,不比你男朋友低,按你的说法我应该找个几百万年薪的青年俊杰谈恋爱才对,只是没那么好找啊。”

    说着,她叹了口气。

    许敏卿的脸有些僵。

    “对了,还没问你上班的事呢。”

    “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这种上班的人总归比不上呆在家中等结婚的人自在。”

    “这么高的工资可不好拿,我本来想看看我听没听过你们公司呢,而且话说来,如果你们公司招人的话我也可以去试试,都是老朋友,薇薇不会不同意?”

    “好啊,我正好认识人事部的人,只要你简历能通过,我能给你加分哦!”

    “够义气,不过不会是什么没听说过的小公司,那我可不太想去,我怕被骗,就是前些天新闻上说的那种应聘说做某个工作,进去之后又做什么什么来着。”

    纪薇薇脸有些黑,这女人可真损。

    “安氏电子,不知道你听过没。”

    “”

    许敏卿感觉有点头疼。

    这名气也太大了?

    她默默低头看了眼自己的a1手机。

    装哔没装过就算了,还自己往枪口上撞,自己太大意了,真是凑过去让人打脸。

    这种感觉好气啊!

    果然,同桌无论男女都露出惊讶之色。

    这种感觉就像大学毕业过后,大家都去了小公司从头开始,学校技术完全没用,突然有一个人进了微软是一样的。或者大家成绩都一般,突然一个人考上了清华。

    “安氏电子!”

    就连旁边桌的人听到都觉得讶异。

    许敏卿硬着头皮道:“呵呵呵,薇薇你能进安氏,也是不容易啊,恭喜恭喜。”

    她决心结束这个话题,不给纪薇薇继续装哔下去的机会,这样自己还能抢占上风。

    然而这个话题却没那么容易结束,安氏两个字对刚毕业一两年,正直找工作、求事业时际的众人来说无疑是两个散发着浓浓诱惑的字眼,以前是没机会,许多名校优秀毕业生削尖了脑袋都想进入的公司,福利待遇都是世界顶级,他们怎么可能不想进去,现在居然在自己的圈子里看到了这等人物,看到了一个机会,他们怎会轻易放过。

    “薇薇,听说安氏简历要求很高的,你怎么进去的?”

    “安阳介绍我进去的。”

    “啊?”

    众人一片愕然,纷纷转头看向距离最远的那桌的安阳,只觉得他今天很不凡,但完全没想过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居然有这等关系,能与这艘巨轮搭上关系。

    纪薇薇似乎意识到自己可能会给安阳造成麻烦,连忙说道:“不过已经很久了,那时候安氏还正处于起步中,这家伙也还在国内,现在不一样了,安氏要求高了很多,这家伙也经常出国,谁想进去都先得过简历和人事部那一关,我也是捡了个漏,运气好。”

    她说这话时有点心虚。

    虽然安氏规矩很严,没人敢扯裙带关系,但她也只是个小主管,并不知道这些规矩是不是可以通融的,她只知道安阳又塞了两个少女进安氏网络

    旁边有个人弱弱的说:“前些日子看网上的帖子,说当初安氏起步时的那些人,现在大部分都提了职位,尤其是安氏电子,扩张过后,当初的车间工人都当组长了”

    她身旁挨着的一个男同学神情略有感慨,说道:“这还用说吗,安氏待遇再高,普通职员一年也拿不到几十万?再怎么也得是个经理的职务?”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安氏集团的经理,那可不得了。

    只有许敏卿头疼不已。

    这些人都是白痴吗?明知道这女人在和自己装哔抬杠,还顺着她的话往下走,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啊,再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下去,这女人要上天了。

    自己似乎开了一个不好的头!

    她明白她输了一筹了。

    旁边一桌坐的男同学居多,当中一位格外帅气有风度的青年看向这边,面带微笑的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八卦,当听见安氏两个字时也有点心惊。

    ps:凌晨三点半,今天刚从华山下来,两天和一个长沙女孩子徒步上山下山,那名女孩子已经累得瘫软且腿废了,一倒床一直睡,然而金色还得从晚上七点码字到现在,刚开始眼睛睁都睁不开,现在倒是能睁开了,改火辣辣的疼了,然而就是这样,还得被看盗版的读者朋友们说不该收费,真不知道价值观哪去了!

    感谢订阅!)

    :/34/34104/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5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5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