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阿德文

推荐阅读:御房有术乡村小邪医(毒妇不从良极品火爆兵王炮灰女配大逆袭惑世女宦官

       都城在联邦北部,距此上千公里。

    马车在法术的加成下已经很快,但还是足足走了大半个月,期间盗贼横行,不时还有因饥荒战乱失去家园的流民堵在路上,所幸有大骑士级别的雪莉尔负责清理。

    安阳倒也不急,这些天接受了太多新的东西,正好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

    同时一路上的见闻也很丰富,无论是修心还是增长知识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尤其当他隐隐感觉联邦北部的风气有点要从‘中世纪’跨入类似蒸汽工业时期、资产阶级启蒙改革时期的苗头时,就更加有兴趣了,每到一处都会停留片刻来观察。

    这种像是要见证历史的感觉很奇妙。

    一行人终于抵达都城。

    横跨大半个联邦,四人多少都有些风尘仆仆,贵族气度不再,加上盗贼太多,两名预备骑士盔甲缝隙处都有暗红血渍,又全副武装,导致在都城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停下检查,拿出身份证明!”

    但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策马上前,一边拿出贵族身份证明一边一名卫兵交涉。

    “大人,我们是从联邦南部波尔侯爵领来的贵族,一路上经历了很多场战斗,现在能不能让我们进都城找个地方休息,我和我的大人都会感激您的,这是报答。”

    说着,他摸出两块银币。

    “南部来的贵族啊!”

    卫兵拿过他们的身份证明,也毫不客气的接过两枚银币,扔了一枚给自己同伴。不知是单纯的嫌银币少还是看不起南部贵族,他说话语气有些不屑,但还是很快放行。

    但佑眼神阴鸷,策马进了城。

    雪莉尔驾着马车紧随其后。

    旁边也有一队骑兵护送着一位贵族远道而来被拦住了,似乎也是南部来的,两名脾气暴烈的骑士与城卫兵生了冲突,显然也是因为城卫兵和傲慢和轻蔑,差点拔剑。

    “该死的北部猪猡们!”

    “南部来的小贵族,我尊敬你骑士的身份,但这里是都城,你们最好收敛一点!”

    “可恶,一群只知道享乐的猪猡,多亏我们南部骑士挡住幽奴你们才能安心,现在居然一个小小的城卫兵都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么!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战?”

    “联邦是你们南部独自撑起的么”

    声音渐渐远去,安阳稍微清楚一点。

    联邦原本由几个小国家组成,到现在已互相融合得差不多了,只剩南北之分。

    但南北间隙由来已久,非一朝一夕所能化解,或许一场全面战争才是最快的方法。

    具体来说,北部看不起偏远南部的人,斥之为乡巴佬,南部也看不起北部人,认为北部的人丢失了索亚兰联邦盛产优秀骑士的传统,已经沦落到只会享乐的地步。

    两者互相争执,并越演越烈。

    据说即使在前线军营中,南北部的骑士也经常起冲突,不过结局可想而知

    以安阳的目光来看,联邦的局势也很有趣,北部代表的是繁荣、先进的一方,南部则代表着落后、保守的一方。一方掌握经济,一方主宰武力,勉强能达成平衡。

    但他知道这样的平衡不会太久。

    北部越来越繁荣,工业水平提高,骑士们更侧重装备,因此被南部骑士所不齿,同时北部的贵族们思想也越来越开放,积极接收新的东西,甚至敢于放下手中的权利。

    南部还依旧是偏远地区,领主们大多遵循古老的法则,对领地保持绝对控制权,骑士们也奉承最原始的武力,不断淬炼自己的身体和战技,以向领主效忠来收获地位。

    安阳觉得联邦已经初具了改革的必要条件,并且在这个乱世也有着生存保证。

    南部领主负责抵御强大外敌,北部贵族们则努力展进取,看似双方矛盾重重,其实刚好完成了一个明确的分工,即使现在的联邦依旧不强,但已具备了争霸的资本。

    现实世界的英国就是最成功的典范,引领工业革命的他们建立了日不落帝国。

    当然,联邦只是拥有了机会而已。

    现实世界的中国古代也曾数次有过进入资本主义时代、大航海时代的机会,但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成功,这个世界亦然,有了机会和条件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完成。

    毕竟对于这种要以上百年来完成的翻天覆地的大改变来说,容不得一点差错。

    比如南北冲突提前爆、前线战事全面溃败、联邦财政吃紧、遭遇强大外敌,甚至议会的一次决议错误、底层人民的一场大型抗议,都可能导致联邦的改革失败。

    而且安阳还不知道其他国家的情况,也不知道那群神秘者对此是怎样的态度。

    不过作为一个其他世界的统治者,安阳觉得能亲眼见证这样一个时代,能亲眼看见这场无论成功失败都足以记入后世历史的事件,对自己的知识也是一种不小的提高。

    蒙尘的马车叮叮当当的往前走着,四周的行人在两名骑士的逼迫下纷纷让步。

    安阳掀开帘子看着窗外。

    相比起偏远的南部战乱地区,一路上走来的北部城市已经有些繁华的感觉了。

    联邦都城就更是繁华大气,街道很宽敞,甚至有专用的马道,有专人负责清扫。穿过老城区之后见到的几乎都是按照统一规格建造的房屋,两侧都是临街的商铺。

    类似哥特式建筑的楼房挺高,窗边挂着女孩子的内衣,迎风招展。

    尤其是城中心,路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根路灯,想必夜了定然是灯火长稀。

    “难怪那么多贵族要来这里定居。”

    这里无疑是与南部截然不同的风格。

    偶尔有一辆华丽马车驶过,风格与南部有点差异,车中的人会好奇的看向他们。有时候还能见到一名盔甲鲜明的骑士策马而过,铁蹄声阵阵,马比南部的马更高大些。

    但佑和马丁两名预备骑士都有些出神。

    安阳很快放下帘子,这些对他只是有些新意而已,实在没有多少好惊叹的。

    雪莉尔的声音从马车前面传来

    “我们是先找旅馆住宿吗?”

    “嗯。”

    “好的。”

    约莫半小时后,他们找到了一处看起来很不错的旅店,装饰挺豪华的样子。

    但佑下马去和他们交涉,不过这些人一听南部口音就爱理不理的,直到现这名预备骑士已经有火的迹象了,略有害怕的他们才认真起来,但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

    房间很贵,整整十三个银币一晚。

    走上楼梯时但佑还有些余怒未消:“这些北部人真是不知死活,区区平民而已,要是在南部我早就将他们全杀了!!”

    安阳会心的一笑,没有说话。

    在南部确实是这样,常年经受战乱的平民们能吃得起饭就谢天谢地了,而相反的便是武力阶层地位的提高。平民惹怒骑士,哪怕只是预备骑士,估计也只有死路一条。

    而这里平民虽然也畏惧骑士,却并不那么夸张,有时甚至还敢顶撞预备骑士。

    似乎贵族的权利也隐隐有些削弱。

    安阳不知道仅仅是南部贵族受到的‘特殊’待遇还是所有贵族都这样,不过平民地位的提高已经勉强算得上时代改变的萌芽了,严苛的法律代替阶级统治就更是如此。

    尤其是联邦本身就不存在王权一说。

    他隐隐记得英国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王权比其他王国削弱得更早。

    旅店房间虽然贵,但环境配置很好,比一路上住过的所有旅馆都好。尤其是对于雪莉尔和两名预备骑士来说,这可能是他们住过最好的房间了,仅次于贵族的卧室。

    安阳没有再和雪莉尔住一间房。

    怕忍不住!

    次日,他们开始寻找皮尔斯医疗协会。

    北部人对南部人的轻视依旧给他们造成了不少麻烦,但还是很快打听到,皮尔斯医疗协会已在数年前改名皮尔斯救助协会,这些年办得如火如荼,地址就在都城南边。

    “艾恩少爷,现在已经快晚上了”

    “没关系,晚上正好。”

    “是。”

    但佑很快调转马头。

    二十分钟后

    “到了。”

    “嗯。”

    安阳掀开帘子下去,只见一座风格有点像教堂的建筑,很是高大,白色的墙壁,雕刻着奇奇怪怪的浮雕,颇有种庄重的感觉。前面有块牌子,写着皮尔斯救助协会。

    刚走进去,一名女孩很快迎了过来。

    “大人,您是来捐献的么?”

    “额不是。”

    女孩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快说:“噢,这样啊,那请问您找谁?”

    “我是奥利弗查普林介绍过来的,来找阿德文里斯阁下。”

    女孩脸上的表情逐渐转化为愕然:“很抱歉,请问奥利弗查普林先生是”

    “是阿德文里斯阁下的学生。”

    女孩皱了皱眉,立马说:“请您稍等一下,我需要询问过阿德文老先生才知道。”

    安阳点头。

    女孩便径自走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有些惊讶的出来:“抱歉让您久等了,阿德文里斯是我祖父,我实在不知道他还有一名学生叫奥利弗,现在请您随我来,您的随从可以在这里等。”

    安阳点点头:“没问题。”

    他也隐隐猜得到阿德文传授神秘之术给奥利弗时肯定是偷偷摸摸的,甚至阿德文见习者的身份也不一定为外人所知,自然而然的,别人也就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位学生。

    随着这名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走进建筑立面,他见到了一位苍老的老人。

    “这就是我祖父。”

    安阳点头:“嗯。”

    “这位是您学生介绍来的大人。”

    “嗯。”

    老人也只点了点头。

    感谢订阅!

    :,

    |

    |

    |

    |

    |

    |(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8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8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