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路上(六千字,二合一)

推荐阅读:悠闲修仙系统大国文娱医品至尊天道很皮死神的平凡生活昆仑有剑反派不洗白限量老公,至尊宠!丫头很拽:恶魔校草的头号独宠鹰掠九天

       死在路上!!

    这句话是如此冰冷。

    在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除了一些具备骑士方向身份的,或者之前在各自学院中接受过骑士训练的人,大家都只是很普通的学生或平民、贵族,一生都平平淡淡,哪里与这样的词如此近过。

    弗林刚开口就为他们上了第一课,神秘者世界的残忍,与普通人性命的卑贱。

    弗林冷笑着扫视下方,没有说话。

    他觉得这些新人真可笑,世上哪有既想获得力量又不想付出代价的道理,强者本就是从众多凡人的尸体上走出来的,不然哪来永恒,哪来真理,哪来无所不能的智者?

    不过也不是所有新人都是如此。

    弗林目光一一扫过。

    因为历史原因,联邦南部和北部的天赋者一来到都城学院就分成两大派,虽然又因为各个区域而分成一些小派系,但南北派系之间依旧泾渭分明,小派系便不值一提。

    其中联邦南部更乱,更贴近联邦和幽奴的战争,本身也是出了名的盛产骑士。

    在南部即使是贵族也必须从小接受骑士训练,有些贵族甚至本身就是骑士,这和北部更注重政治和文化的贵族不同,所以南部人在听到死亡一词时要冷静许多。

    毕竟骑士从小就接受着这方面的理论灌输,本身就是武力和战争的代名词。

    北部的新人们就要慌乱许多了,在他们印象中,死亡这个词依旧离他们很远。

    最淡定的要数坐在最前面的一些人,这些人本身就有着见习者的身份,无论是对神秘者的了解还是对自己的信心都很充足,所以表现得十分淡定,有人甚至还在看书。

    弗林看得不断点头,但面上没有表情。

    “你们已经够幸运了,因为你们的天赋都不错,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所以这一路上我不会让你们死太多。其他人就不一样了,每一批能有多少人到我也说不准!”

    立马有一名十四五岁的贵族少年站起来气愤的说:“可你们之前并没有说这些!”

    弗林冷笑:“那我们是怎样说的?就因为一个检测结果就给你们强大的力量吗?你们选择的本就不是一条普通的路!这条路不仅布满凶险,而且得到一切都要付出代价!”

    又有一名少年喊道:“那么我拒绝,三天后我不会去的,我要到领地里!”

    弗林点点头,不说话了。

    见此,立马有更多怕死的人附和。

    其余的人依旧憧憬着神秘者的力量,但也对这条可能付出生命的路有点害怕,于是都充满希冀的看向弗林,希望弗林能在这么多人的压力下给出一个他们满意的复。

    但他们失望了,弗林什么都没说。

    这些人害怕归害怕,终究还是无法阻拦沉默高塔的决定,三天后照常启程。

    一辆辆马车停在洛非斯广场上,有豪华的也有简朴的,大多都满载着行李。

    前几天在礼堂中嚷嚷着要放弃的人也来了一部分,有还有一些是真的没来,导致原本既定的七十多人的队伍只剩六十来个,不过安阳想都想得到这些人的命运。

    没等多久,弗林来了,他乘坐一辆黑色马车,但拉车的却不是马,而是一种长得有点像犀牛的奇怪生物,十分强壮有力。

    随后,一队气质凶悍的佣兵也骑着马到来,很快骑着马将所有人围在中间。

    其中一名中年骑士皱了皱眉,策马前去询问了下弗林,才又来说:

    “各位,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们,这一路过去路都不好走,而且很危险,你们带的行李和队伍实在太臃肿了,你们必须扔掉不必要的东西,并尽可能减少马车的数量!”

    众人立刻又是一阵喧哗。

    虽说被检测出天赋的人中也有平民,不过大部分还是贵族,让他们不带随从侍卫和侍女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要把他们的行李扔掉,那这一路上估计得要他们的命。

    “我这些东西都非常珍贵!”

    “我已经扔掉很多东西了,这么少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剩下的不可能再精简了!”

    “我一路上的干粮都在这里面!”

    “我的父亲是阿尔夫伯爵!”

    众人找出了各种借口。

    但这队佣兵明显得到了弗林的授意,根本不管他们的借口和贵族身份,若是不从的便直接强制执行!反倒是一些平民更配合,毕竟他们没有底气,带的东西也不值钱。

    不过到了见习者的队伍时,这群佣兵便很自觉的略过了,没敢对他们动手。

    就当众人以为这就是全部的时候,中年骑士又策马围绕着所有人走了一圈:“我已经说了要尽可能减少马车的数量,精简队伍,所以接下来请诸位大人委屈一下。”

    贵族们立马又是一片哗然。

    “你说得轻巧,马车就这么大,装几个人还不挤死!而且之前你说精简行李,为什么前面那些人的行李你不搜,就因为他们比我们更先踏上追求神秘力量的道路吗?”

    “说得对,这次我绝对不让步!”

    “我绝不和这些平民乘一辆马车,当然,如果是某位漂亮的小姐还可以考虑!”

    骑士们依旧没有管这些贵族子弟的意见,直接杀掉了起码三分之二拉车的马,只留下了一些看起来车厢结构比较坚固的马车,以此来逼迫他们不得不共同挤一辆马车。

    当然这个行为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弹,当场就有贵族表示要放弃这趟行程。

    对此,中年骑士只冷冷地说:“前几天的事我已经听说了,诸位大人,我想你们对此最好认真的考虑一下,如果你们放弃了这个宝贵机会,你们的父亲还会不会容忍你们!”

    先前还嚣张的贵族子弟顿时偃旗息鼓。

    是的,他们所有的依仗都只是自己的贵族身份,如果没有这个身份,他们和那些乖乖接受安排的平民也没有多少差别。而现在就是一个让他们及他们家族一飞冲天的机会,他们想要放弃必然不会得到家主的同意,而一意孤行的结果就是去连贵族都做不成!

    在这件事上见习者们依旧有特权,不过特权也并不是很大,中年骑士很快过来礼貌的请问诸位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减少一些马车,并隐晦的表明这是弗林大人的意思。

    涉及到弗林,众多见习者再不好说话也知道该怎么做,都爽快的点头同意了。

    不过见习者们还是要比其他人的待遇好很多,其他人是三四人一辆马车,见习者们一般都是关系较好的两人乘同一辆马车,并且行李也都在,一路上可以过得很自在。

    安阳没受到任何影响,因为他们一行四位见习者,本身就只用了一辆马车。

    他和雪莉尔同乘一辆,准确的说是他一个人乘一辆,雪莉尔负责赶车,但佑和马丁都是骑马随行,佣兵们也无话可说,何况他们四人无论实力还是天赋都是最强的。

    过了一会儿,天赋者们还在商议马车的分配,导致其他人都停在广场上等他们。

    半个小时后

    检测出的天赋者们还没分配好。

    安阳皱眉往那边看了眼,大部分这几天相熟的人都坐上了同一辆马车,但还有一些之前不太合群的不能找到接纳自己的马车,或者一些贵族不允许平民上他们的车。

    这些冲突导致了几辆车僵持不下。

    直到不远处的佣兵们也忍不住了,策马前去,用武力才强硬的让这些人上车。

    过了十分钟,一切终于解决。

    中年骑士策马上前,说道:“诸位都是未来的大人们,我的名字叫特里斯罗兰,是负责护送你们的佣兵团团长,在此向你们问好,顺便祝愿大家这一路都将顺利!”

    顿了顿,他又说:“我们大概会用一个月的时间到达阿奇兰行省的黑水码头,接下来诸位大人将在那里乘船前往你们的终点,到那里,我们的护送任务就算完成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先前往索兰卡,那里还有一批由高塔直接录取的大人们。”

    中年骑士明显知道这些人中能真正成为神秘者的屈指可数,所以也不是多客气。

    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些贵族少年大多在检测出天赋后便受到所有人的追捧,即使之前过得不如意的也立马地位大涨,想干什么干什么,无论他们想享用哪个女子,或者想做任何事,他们的家族都会满足他们。而且总有一群人来迎合他们,讨好他们,或者是之前压根不正眼看他们的女子主动投怀送抱。不免便有些飘飘然,自以为是天之骄子。

    其实他们也只比寻常人多一个机会而已,前几天在礼堂已经淘汰了一些人,这一路上又将淘汰一些人,最终抵达沉默高塔的也并不就是成功者,大多数人都将失败。

    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没有多久,众人总算上路了。

    安阳还能听见后面车中有人在小声的议论或争吵,看来这一路不会平静,不过他无疑不用管这些,几乎在他踏上这辆马车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能顺利抵达沉默高塔。

    大约两小时后,众人离开都城。

    有一些性子软弱的人开始小声哭泣,毕竟大多人都只是十多岁的少男少女,都知是都城学院从全国各大学院中录取的学生而已,再怎么早熟懂事业难免有些伤感。

    与之相应的,也有一些心怀壮志的人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并对力量有强烈渴望。

    又是半小时

    但佑依旧跟随在马车旁边,而马丁已经自觉前去找佣兵团团长特里斯搭话去了。

    他的目的是询问路上的一些情报,顺便也让这一路过得舒服点。毕竟随行的佣兵团除了肩负起所有人一路上的安全以外,还将承担后勤等工作,例如饮食起居之类的。

    特里斯显然已经记住了所有人,同时也对所有人的身份清清楚楚,所以他对这位天赋格外高的见习者的来访很吃惊,自然,态度也和对待其他天赋者时有天壤之别。

    “大人,请问您有什么指教?”

    “我闲着无聊,骑马到处逛逛。”

    “大人您真是有闲情雅致。”

    “哈哈,特里斯大人,我看您身上的气质不凡,您应该是一位大骑士吧?”

    特里斯态度很谦恭:“您太客气了。”

    马丁一笑:“这么说您是承认了?真有缘,我在检测出天赋之前也是一名大骑士。”

    “什么?”

    特里斯顿时睁大了眼睛。

    马丁再次笑笑,向他展示了下力量。

    特里斯立马震惊不轻:“您居然还是一位大骑士?天,您可是一等资质啊!您的修习之路顺利的话肯定能成为真正的神秘者大人,没想到您居然在这方面也如此有建树!”

    顿了顿,他仔仔细细打量了马丁一眼:“而且您还如此年轻的一位大骑士!”

    马丁说说:“这不算什么,我只是想和您多交流交流剑术方面的事。”

    特里斯连忙恭敬的道:“这自然没问题,我也希望能从您这里得到一些启发,毕竟您这么年轻的天才实在是太少见了。而且有了您在,我们这一路想必也安全得多。”

    马丁也继续和他客套着。

    当马丁到马车前时,已经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转而开始向安阳低声汇报。其中包括车队未来几天的行程和住宿安排,和一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讲得十分详细。

    显然在和他交流的过程中,特里斯已经将能说的所有事全都透漏给他听了。

    “大人,大概就是这样。”

    “恩。”

    马车中的安阳点点头。

    可忽然,前方传来一片哗然。

    车队暂时性的停了下来。

    雪莉尔在马车前面说:“大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些人似乎已经停下没有动了。”

    安阳皱了皱眉,掀开帘子往外看去,却只看得见一队长长的马车,看不见最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于是说道:“我好像听见有女孩子在尖叫,去看看怎么事!”

    “是,大人!”

    但佑顿时策马往前跑去。

    马丁则说:“这些贵族子弟没带车夫,也不会赶车,说不定掉到路边河里去了。”

    安阳抿嘴没说话。

    很快但佑来了,说道:“大人,前面摆放着一堆尸体,刚放上去的,还在流血。听前面的人说这些人都是来到都城学院,但今天集合时却没有到贵族子弟,没想到”

    安阳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

    “用这种手段来震慑这些人么?”

    他就知道以沉默高塔的行事风格,如果能够容忍这些贵族子弟自由选择的话,就不至于这么多年还没多少人知道沉默高塔的存在了!而让人闭嘴只有一个简便方法

    死!

    反正他们不看重生命,也不在意贵族!

    前方很快有人被吓得不行,哭嚷着无论如何也不肯和这群刽子手继续向前,好像还在家中耍小孩子脾气似的。尤其以一些女孩子居多,比起获得力量,她们无疑更怕死!

    佣兵团的骑士们自然不会纵然他们,甚至都懒得劝诫他们或者逼迫他们上路。

    “你们也可以去!”

    特里斯只留下这么一句冷冷的话,便催着所有人驾车越过尸体继续往前走去。

    那几个还在哭闹的少男少女顿时全身发寒,看了眼地上残破的尸体,又看了眼挎着十字剑跟在他们身边不知作何意图的骑士,立马连滚带爬的追上了前面的马车!

    安阳在路过尸体的时候扫了眼,果然有几张面孔隐隐熟悉。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三天前对弗林的冷血抵触得最严重的人,同时从衣着上也能看出,他们的身份很尊贵。

    但估计死了连尸体都没人敢帮他们收!

    安阳如是想着。

    从前方隐隐传来几声哭腔,地上也不时能看见一些呕吐的痕迹,明显不少联邦北部的天赋者都是第一次看见尸体。同时这也让他们意识到这并不是一趟好的旅程。

    恰恰相反,这条路充满了死亡与血腥。

    而他们做出了选择,已经无法头!

    车队继续前行。

    路上有一名少年试图趁下车方便时远离佣兵团逃跑,但被骑士们轻易发现,当场射杀后将尸体拖到了所有人面前,以儆效尤,自然又引起一些软弱之人的尖叫和恐惧。

    黄昏时分,车队途径洛瑟卡子爵领。

    这正好是车队中一名贵族少女所在的领地,这名少女早已惊恐万分,立马趁此向她身为子爵和领主的父亲求助,但她的要求却被她父亲严词拒绝,让她以家族利益为重。

    经此过后,再无人有离开队伍的心思。

    同时车队中的见习者也对这群耽误了不少时间的新人们有些不满,只是其中一些人考虑到以后都将在沉默高塔进修,没必要提前把关系搞僵,便没有表现出来。

    而且弗林还在队伍中呢!

    夜晚时分,众人抵达了一处村庄。

    佣兵团的骑士们从载货马车上卸下一些帐篷,熟练的搭建好,没有进村借宿。

    帐篷是男女分开住,寻常人三人一顶,见习者因为在佣兵们眼中身份更尊贵,同时他们中不少人都有晚上看书研究的习惯,所以通常是一人一顶,而且帐篷还有剩余。

    佣兵们开始兵分两路,一路负责值守安全,一路负责生火、搭灶做饭等事情。

    晚上的伙食自然比不上在学院,不过这时已经没有贵族子弟敢自持身份闹事了。所以即使再难吃也无人抱怨,只是有人默默的将之倒掉,宁愿饿肚子也不吃这些东西。

    “这群养尊处优的北部猪猡,同为贵族子弟,我们南部来的就没有这么矫情!”

    但佑鄙视的念道。

    马丁也赞同的说:“今天舟车劳顿了一天,也是很幸苦的,他们又很少受过苦,现在不吃东西的话半夜肯定饿得受不了,明天吃早餐时如果再这样,他们就知道错了!”

    在北部贵族不肯吃的东西,一些南部检测出的天赋者正拿着食物皱眉往下吞!

    雪莉尔则道:“没准这就是弗林大人故意的呢,在到达高塔前磨平他们的锐气,让他们对这个世界和神秘者报以敬畏之心,到了高塔之后能免去高塔很多麻烦!”

    安阳笑笑,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

    “呼!”

    他往手里的碗中吹了口气,喝了口汤。

    随即皱起了眉。

    他们的伙食要比其他人好多了,有蘑菇浓汤,还有一些烤热的干肉和面包,可以说营养方面已经没问题了,明显是区别对待,但味道依然不敢恭维!这汤简直咸得

    雪莉尔看见他的表情,立马站起来。

    “我们的马车里还带有干粮和厨具,如果您吃不惯的话我可以马上为您做新的。”

    安阳摆摆手:“不用了!”

    雪莉尔便也没有多说。

    旁边有一些见习者已经拿出自带的干粮开吃了,引起一些天赋者不断流口水。这些自诩为天之骄子的人终于体会到了等级带来的差异,只可惜他们连抱怨都不敢。

    就像这几千年来平民和贵族一样!

    当然,也有见习者不在意这些,就拿着佣兵们准备的食物大口大口吃起来,吃完之后便拿出各自的书籍坐在火堆前默默的看书,弯弯扭扭的文字也不怕其他人看得懂。

    他们也算是在以自身向那些天赋者们展示踏上神秘道路之后的生活将是怎样的。

    还有一些见习者向佣兵团要了灯盏,自己的帐篷中研究更隐秘的知识去了。

    或许是因为弗林觉得见习者们已经知道神秘之路的样子,心性也已经不需磨练,也或许是佣兵们不敢对见习者无礼,所以处处区别对待,他们的要求一般都会得到满足。

    换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这些人说白了大多数都是都城学院的见习者组织通过联邦政府的关系从各个地区的学院中招收来的,都只是一些学生而已,根本不被这些刀口舔血的骑士放在眼里。

    一些之前接受过骑士训练的人都算是不错了,厚着脸皮能和骑士们说上两句话。

    约莫三天后

    众人抵达索兰卡,找了一处旅馆歇息。

    准备与沉默高塔直接录取通过的天赋者会合。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9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92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