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钩月!

推荐阅读:王者荣耀之无限外挂九阴大帝八零小军妻最强急救员绿茵二十年半岛岁月证道于诸天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万界社区穿梭时空的侠客

    安阳对此,也只是笑了笑,道:“不带脑子的人多了,没必要为这个生气。”

    摆在桌上的热茶袅袅冒出白色烟气。

    “在这个时代,素质不够又容易眼红的人太多了。明星这么光鲜亮丽、来钱这么快的职业,受人嫉妒也再正常不过了。”安阳笑着给两个小女生说,“别理他们就是。”

    “嗯。”萧雪儿甜甜的点头。

    安悠则有些不忿,她向来直言直语,此时说:“总有些人干着远不如艺人的工作,每个月给国家交一丁点可怜的税,混着日子,却张口闭口戏子戏子,对艺人充满了鄙视。但其实无论在经济方面还是文化艺术方面,他们给国家做出的贡献都远不如那些做‘戏子’的!”

    “这个职业又不违法,也不违心,那些无缘无故就对这样一个职业充满鄙视的人,自身素养又能强得到哪去?那些真正站在高处的人,有修养,有认知,也有本钱,哪个不是对每个职业都充满尊重?”

    安阳知道,安悠说的也都没错。

    那些人不光是自身实力比不上艺人,就连在自己的人生规划方面,个人修养方面,他们也远远比不上那些艺人们。

    许多人只看得到明星在台上的光彩,却看不见他们在台下的努力,熬夜到半夜做节目实在是家常便饭,许多艺人从初高中就开始学习相应知识,爆红之后也会坚持学习,许多空余时间都花在了看书上面,甚至在那些喊着他们戏子的人在课堂中虚度光阴的年岁就一个人背上梦想赶赴远方闯荡,光是这份勇气便足以让人敬佩。

    但当他们终于用那常人未曾体会过的刻苦换来成功之后,收获的除了大批粉丝的拥戴和舞台上的光芒,还有别人嫉妒的目光和鄙夷的眼神。

    愚人们总是下意识的想,他们只是抛头露面换取金钱罢了,却下意识的无视了他们付出的所有辛劳、熬过的每个夜晚!

    其实有时候想想,做艺人确实有不好的地方,那不好的地方在于不偷不抢却要受人轻蔑,洁身自好却要受人污蔑,大家都在这个时代挺着胸膛做人,却总是有人要用古时的条款来将他们贬低到一个很低的地位,用自己的大男子主义、偏见和狭隘认知来对他们指手画脚。

    于情于理,这都实在是不应当的。

    可就是有人在这样做,并且还觉得自己理所当然,洋洋自得。

    话说回来,在古代地位低的职业可不止艺人,包括马云也不过是个商人而已!

    还有些人爱将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套到别人身上,可不得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能为了理想罔顾所有,也有的是人抛下一切追逐自己的爱好,不能说你不愿意这样做就鄙视这样做的人。

    事实上在现在的娱乐圈,也有的是家财万贯者,国家要员、军中大佬的儿女同样能在这个圈子混得风生水起。

    一切偏见,都来自于自身的不足。

    所以不应该放纵它,也不应该被它蒙蔽了内心认知,而是应该多看这个世界,多去思考和了解,将这种错误认知改掉。

    安阳自然支持她们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勇敢前行,因为这实在是难得,于是他一边喝茶一边安慰了她们半天,将那些出言不逊的人贬斥得体无完肤,才起身结账离去。

    此时已经挺晚了,雨依旧未停,安悠和萧雪儿还是决定要去学校练习形体。

    而安阳则直接回了家。

    小跑车轰鸣着开上小山,路灯在雨幕下依旧能照亮一小片区域,世界格外安静,别墅却是黑洞洞的,矗立在雨幕和升腾起雾气的黑暗中,加上做得极好的绿化和被兔子精用法术催生起来的野花野草,别墅侧面一整面墙壁都被藤蔓覆盖,令它看起来宛如一处幽灵鬼宅。

    安阳在门口就停了下来,下车推开别墅的门走进去,小跑车则自动关门倒车,往车库开去。

    回到家,他依旧没有开灯。

    不过从落地窗外的路灯洒进来昏黄的光芒倒也能将客厅照得隐隐现现,安阳就凭着这一点光芒走到沙发前,一头倒了上去。

    沙发软软的,能将他整个人吞没。

    安阳躺在沙发上发着呆。

    忽然,他摸出手机,先是登录百度贴吧找到安悠和萧雪儿的贴吧,点击关注之后又打开了新浪微博,如法炮制,之后便开始看关于她们的帖子,许久才将手机放下。

    突然间他又觉得有些好笑。

    因为他本身就并不闲,即使看似在现实世界悠悠闲闲,却也是在抓紧时间享受难得的平静生活,又哪有空把时间浪费到这些社交平台上?

    即使关注了贴吧和微博,恐怕他也什么都不会做,那么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安阳觉得好笑。

    不知躺了多久,他忽然发现手机有节奏的颤抖了下,摸出一看,才发现是一连串的图片消息,而且还是小倩发来的。

    “嗯?”

    安悠有些诧异,点开了这些消息。

    全是小倩同志给他发的梵净山照片,其中还夹杂着两个延时摄影的小视频,从色彩和画面来看,应该还都是单反拍的。

    安阳顿感自己已跟不上时代了。

    相比起自己而言,现在的小倩同志似乎更像个现代人。

    点开图片一看,第一张是站在老金顶上拍的,红云金顶像是矗立在群山之巅的擎天巨柱,笔直壮丽,一条弯弯曲曲的险峻小道盘绕着这座笔直的柱形山峰螺旋向上,天上刚刚好的阳光与云层在地上投下明暗分明的影子,山脚下是连绵是古典寺庙,野草略显枯黄……

    第二张则多了些云雾,飘飘袅袅的浮在红云金顶半山腰,隐隐能看见衣着鲜艳的人沿着险峻小道往山上攀爬,山顶那座灰白色墙壁的寺庙上空萦绕着缕缕青烟。

    下面还有红云金顶的近照、山间有着寺庙的老金顶、被白雪覆盖的深山寺院,一层层的黑色岩石堆砌而出又覆盖上浅浅白雪的蘑菇石,还有云海日落的照片,无一不展现出小倩同志对于美的敏锐捕捉力,以及在摄影方面的惊人天赋!

    安阳看得是汗颜不已。

    那两个延时摄影中的一个是围绕着鬼斧神工的红云金顶拍摄的,在视频中,红云金顶与它顶上那座寺庙一样,笔直矗立在这片山间一动不动,而半山腰的云雾和头顶的白云则随着大风飘过一朵又一朵,不断变换着形状,很容易给人天地永恒又世事无常的感慨。

    另一个延时摄影则是在老金顶拍的,主要景物之一同样是天空的云卷云舒,却多了山顶的香炉和辽远壮阔的起伏山脉,与风云变换一同的是香炉中渐渐燃尽的香火,袅袅的青烟不断升腾起来,又被风吹散。

    最后是一张他们的合影,小倩同志站得端庄,黄岚就要霸气多了,她们中间夹着手扶帽檐的纪薇薇,兔子精表情呆愣的摆出了个僵硬的造型,小婵怯生生站在最边上。

    安阳刚看完,又是一连串的人物照片发了过来,其中包含着各种尬照。

    有张照片的纪薇薇站在高处用双手摆出一个倒拔姿势,远处一柱擎天的红云金顶就在她手中间;还有张照片中的兔子精也满脸兴奋的摆出了手捧‘山峰’的姿势,看得出她应该是见到纪薇薇这样的照片之后,觉得好玩,才兴奋的喊着也要这样玩。

    黄岚也有一张差不多的,只是她却耍了把酷,不知是她自己要求的还是小倩同志要求的,在她的身影旁显露出了一头下山猛虎的影子,凶猛霸气的站在红云金顶旁。

    还有兔子精蹦蹦跳跳下山的、弯着腰认真看路边野花野草的;

    小婵面无表情又专心致志的远远吊在队伍最后面的、坐在路边石阶上拧开小瓶装的怡宝仰头文静喝水的、趁没人注意到她时悄悄伸出手指戳进路旁的白雪中的;

    纪薇薇在悬崖边跳起来的、面对陡峭下山路而面露怯意的;

    黄岚站在最高处凝望远方的、瘪着嘴眺望上山路的……

    最后终于有了一张小倩同志的照片,是她举起相机拍摄远景的照片,看得出是旁边谁拿起手机随手拍的,但穿着简单运动套装的她依旧美得不可方物,虽然没有正脸,可那专注又精致的侧面足以迷倒一切了。

    除此之外,便只有风景照和其他人的照片,似乎小倩同志在这一行中充当的完全就是专属摄影师和旅行领队的角色。

    “看起来她们要比自己会玩多了啊!”安阳摇了摇头,却看见了小倩同志发过来的信息。

    “漂亮么?夫君。”

    安阳会心一笑,随手回了句:“你说风景还是说人啊?”

    “都说说吧,反正都是我拍的。”

    “你就是想让我夸你吧?”安阳笑着打出一行字,又马上接着道,“风景很美,拍得比我好多了,人也很美,不过就是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

    “显然,少了你啊!”安阳面不改色的撩了一波小倩同志。

    “我是摄影师。”

    “她们就不会拍了吗?”

    “你觉得呢……”小倩没有回答,而是很淡定的来了个反问。

    安阳立马无话可说了,隔了片刻才不确定的道:“微微……应该会吧?”

    “没我拍得好。”

    “这就是你把相机一直占着的理由?”

    “没有!夫君污蔑我!”

    “额,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们在那边玩得还好吧?”

    “挺好的,来的前一天下了大雪,山上的雪铺得特别厚,就是快过年了,大学生又已经放寒假了,人特别多,很挤。”

    看见这条消息,安阳才恍然,原来已经快过年了,而且大学生也放寒假了。

    可安悠和萧雪儿却都没有回家。

    安阳顿了顿,才又笑着问:“那有没有人来搭讪你们啊?”

    “有。”小倩说,“而且很多呢,特别是你那只看起来超级单纯好骗的兔子,还有黄岚妹妹也很受欢迎,不过最受欢迎的人你肯定想不到!”

    “是小婵吗?”

    “嗯?你怎么想到的?”

    安阳嘴角抽了抽,感觉小倩同志的智商已经有点受兔子精的影响了:“因为你刚刚说了我肯定想不到啊……”

    “唔。”

    “搭讪小婵的应该都是些大叔大妈或者是那些对长得可爱的小孩子没有抵抗力的年轻女人吧?”安阳很快想通了原委。

    “你又猜中了。”

    “哈哈,因为我以前出去玩的时候,看见那些很萌的小男孩小女孩,也会忍不住去逗逗他们!”安阳仿佛已经能想象到她们每到一个休息点或观景台停下来时,都会遇到一群成年人用着逗弄孩子的语气对小婵说话的场景了。

    “不说这个了,说正事吧。”小倩同志如是道,立马便发来了视频请求。

    安阳接受后,屏幕上浮现的赫然是小倩同志裹着浴巾敷着面膜的画面,她半躺在床上,头发还没干,湿漉漉的呈一股一股的贴在洁白优雅的脖颈上,十分诱人。

    安阳却顿时一愣:“你还敷面膜?”

    “哦!”小倩同志连忙用手按了按面膜眉毛处和鼻梁两旁翘起来的部分,道,“这是薇薇非要给我贴的,我拗不过她,反正也没什么,就权当感受一下生人的生活了。”

    说着她从旁边拿出一个平板,手指一点便浮现出两个投影画面,说:“我要说的是最近的两起时空混乱事件,没错,从夫君你离开之后,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总共发生了两起时空混乱事件,准确的说是总共有两起时空混乱事件卷进了其他世界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至于有没有发生其他的时空混乱,而又没有卷过来生物的,我就不清楚了。”

    “两起!这么多?”安阳皱起了眉头,看向那两个投影画面。

    其中一个画面是国外一个电视节目的截图,截图上的两个人他居然认识,两位都是神州世界帝国国家道研所的大拿!

    一个叫长尘道人,是纯阳门的前任掌门,一个叫白老妖,也是妖族中德高望重的人物,他们的地位大概就相当于中国的首席科学家加官场上某些重要派系的领导者。

    而标题则用英文写着——

    “东方神话中的仙人、西方神话中的天使,是确有其事还是外星人?”

    上面标注的日期大概在半个月前。

    另外一个画面则是令安阳大惊!

    画面中是一台巨大的守卫者机甲和一轮白黄色的钩月,它们同时出现在一个繁华的街头,巨大的守卫者机甲当场造成了不小的破坏,钩月则静悬于天空,散发淡淡光毫,这等科幻和玄幻的结合在人心里造成巨大的冲击力!

    “钩月!”

    那日玉皇大帝的法器之一!

    安阳一直以为它跟随着战舰回到了帕尔兰斯,等自己抽出空来,便能回帕尔兰斯好好收拾它,却没想到它刚好赶上了时空混乱,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二者之间,似乎有迹可循。

    安阳一时陷入了沉思。

    他上次见过长尘道人和白老妖,他们都对空间之力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和他会谈过后,受到了很多启发,当场便兴奋不已!所以安阳完全能够大胆的猜测,在时空混乱发生时他们就在研究空间法术——这本身就是他们的工作之一。

    而钩月穿梭而来时,也正直系统开启时空军团传送时,与空间有分不开的关系。

    他是不是可以想,是因为他们原本就对空间造成了影响,才诱导了本就越来越靠近的两个世界再次产生了时空混乱并刚好将他们卷入了这个世界来呢?

    如此,就有些麻烦了。

    安阳如是想着,这才继续看向画面中的文字,依旧是用英文写着——

    “外星人再次造访地球,不稳定的降落于新德里街头,带着奇怪的外星机器,印度当局与之交涉未果,发生激烈冲突!”

    “外星机器悬浮于外太空,变身第二个月亮,美国航天局表示正在准备探索!”

    感谢订阅!</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49598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49598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