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一阶学术者安阳

推荐阅读:黑夜玩家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苍天饶过谁星武通神经济大清永恒高塔末世制造大亨超级科技巨子

       学术者的背影消失在大帐外。

    安阳凝视着他的背影,不动声色的勾了勾手指,帐篷的帘子就自动放了下来。

    他扯开绷带,里面伤口早已复原如初。

    “没想到我居然沦落到要靠这种做戏欺骗的手段来争取时间,还真是憋屈啊。”

    安阳面露无奈之色。

    在这里的生活确实算不上肆意潇洒。

    不过这种日子也快到头了!

    安阳的精神力、身体素质都远超这个世界的三阶学术者,对天地能量的熟悉程度也十分高,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很轻松的积累到和这个世界的三阶学术者相等的能量,刻画术式对他来说难度也不高,毕竟他精神力足够,也能够精神集中不出差错。

    只有知识的积累才能限制他的脚步,而对于阅读速度快,记忆力强,还有生物芯片的他来说,这一关也远比常人更简单。

    对他而言最大的一道坎其实就是成为学术者的门槛。他倒是可以轻松迈过去,但他不想将就,所以花费的时间是最多的。

    只要跨过了这道门槛,以他现在具备的基础而言,成长速度必然会非常惊人!

    安阳已经开始抬脚了。

    在大帐外挂上一个‘重伤修养,请勿打扰’的牌子,安阳端坐在床上布置了一个零阶术式黑鸟警戒,便开始建立术式控阵。

    “唧唧!”

    一只小鸟钻了出来,站在门口守着。

    建立术式控阵需要先建立术式控阵的大概框架,然后填充本命术式作为控阵的运转核心,最后才完善模型组成一个整体。

    这其中需要用到的术式原理非常多,能量吐纳模块、存储模块、术式联合模块、控制模块、各种附加属性模块等等。就像为一辆汽车打造好大概框架,然后将发动机安上去,最后才将外壳、轮胎、灯光组、控制系统等装上,也涉及到各方面的技术。

    这个过程中容不得一点差错,一旦出现稍大一点的差错就必须将已刻画的模型摧毁,消耗的精神力就白白浪费了。一般见习者需要修养大半个月才能恢复,然后才能重新刻画,如果再出错就必须再次重来,直到达到完,或误差在可允许的范围内。

    这是一个十分精细的慢活。

    整整一天之后,安阳睁开了眼睛。

    “唿”

    他已经将具备三个术式的术式控阵构建完毕,所有模块也都连接成功,现在的术式控阵是一个完整的模型,误差几乎为零!

    寻常见习者需要用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完成的一件事,他只用了一天就完成了!

    没有出现一次差错!

    构建的速度也快得惊人!

    不过安阳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经过夺运取脉神术的洗礼后,单论精神力和灵魂强度而言他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如果玩一个见习者才玩的术式控阵都玩不转的话,也有点太对不起这么高的精神力了。

    “现在的神秘能量似乎有点不够!”

    安阳坐在床上凝视着地板思考着。

    术式控阵建立成功后还需要大量能量才能激活,除了少数在这方面有优势的控阵之外,其余的大多和控阵复杂性有关。而安阳糅合了三个复杂术式的控阵无疑需要更多能量,估计一名普通的一阶学术者都达不到要求,可想而知需要的能量有多庞大。

    “如果找楼罗的话倒是没问题,可这样就相当于将术式控阵包括内嵌术式全都展现给他了,而且自身的秘密也会暴露。”

    “先试试吧!”

    安阳深吸了一口气,调动起全身的神秘能量,并用法术体系的手段对其增压,以让这些能量获得更大的冲击力和爆发力。

    “轰!”

    能量全部灌入术式控阵中,他感觉脑中都轰鸣了一声,术式控阵好似活了过来。

    但仅仅瞬间,它又沉寂下去。

    安阳再次尝试了一遍用法力和奥术魔法能量来激活术式控阵,但都无效,显然激活术式控阵的能量必须要符合属性条件。

    “还是自己积累吧,反正还有这么久。”

    安阳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养神。

    片刻之后,四周大片区域的天地能量以一种平缓却一点也不慢的速度朝他汇集,经过转换后化为神秘能量存储在他体内。

    又是一个月后

    天气有暖的趋势。

    安阳与森鲁的约定早已完成,与德曼的约定也完成了,他重复进行了几次任务,终于在战功赫赫后坐上大船返高塔。

    大船不随波浪起伏,行驶平稳。

    安阳坐在自己的房间中,窗外的阳光斜斜的洒进来,为阴寒的房间增添了不少温度,光线也变得充足了几分。他默默的坐在床上调动起这一个月积累的神秘能量,向术式控阵发起第二次冲击,心绪平静得如蔚蓝无际的天空,侧脸被光照得十分好看。

    “轰!”

    脑中再次轰鸣一声!

    脑海中建立起的术式控阵充盈着澎湃的能量,整个复杂的模型好似活了过来,这次没有再沉寂下去了,但也久久没有动静。

    安阳睁开眼睛,皱起眉。

    “恩?”

    大约过了两分钟

    术式控阵中的能量开始顺着控阵规定的运转方式缓缓流动起来,控阵彻底活了。

    成功了!

    安阳眼中有点喜色。

    他几乎是卡着刚好能激活术式控阵的能量开始这个过程的,刚刚他还真怕自己因为计算失误或哪一点没想到而导致失败。

    “现在我也是一个学术者了么”

    “不过说起来,一个防御术式加两个攻击术式,我应该更像一名术士吧?”

    安阳颇有些自嘲的说着。

    其实真说起来应该是一个主防御侧攻击的紫红流苏,一个主攻击侧防御的远古召唤,还有一个主攻击侧辅助的虚幻打击。

    但明显还是走的战斗路线!

    安阳抿抿嘴没有说话。

    其实学术者和术士也没什么差别。

    “啪!”

    安阳打了个响指,身旁顿时浮现出一根根紫红色的丝线,每根丝线前方都带着一颗紫红色的光点,或者说是出现了无数光点,每颗光点后面都拖着一根根丝线尾巴,在空中缓缓游动着,看起来很华丽梦幻,甚至照得阴暗的房中都好似童话一样夺目。

    “紫红流苏!”

    安阳伸手托起一道流苏,握在手心,感受着这道流苏和格列的不同之处。

    不仔细看是看不出差别的,但仔细看就能发现这道流苏的颜色比格列放出的流苏颜色更深一些,少了些女性的梦幻,多了些血色的凛冽和凌厉。在内在结构方面的差别就更大了,他手中的流苏威力比格列的强出一截,并且耗能更少,数量也更多。

    这就是优化结构带来的好处了。

    船在黄昏时分抵达沉默高塔,此时夕阳如血,映衬着海面一片通红,风吹皱水面泛起波光粼粼,船就这样破开画卷而来。

    码头前稀稀拉拉站着几个人,影子倒影在海面上若隐若现,又被波浪彻底打乱。

    古旧大船缓缓停在岸边,一块木板砰一声放在沙滩上,从上面走下几道人影。

    穿着一身灰袍的安阳第一个从船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码头上的一辆马车和等在马车旁的几人,他挥了挥手,迎了过去。

    马车哒哒哒的朝他驶来。

    “大人,您来啦!”

    “恩,你们等了多久了?”

    “没等多久。”

    “那就好。”

    安阳与但佑交谈着,顺便对雪莉尔和马丁一一点头致意,才走到莉迪娅面前:“莉迪娅堂姐,好久不见,您进步很快啊!”

    莉迪娅凝视着他,眼睛有些发红。

    安阳一怔:“堂姐,您这是怎么了?”

    莉迪娅倔强的撇过头,没有说话。

    安阳余光瞥了眼,雪莉尔的神情中也是浓浓的担忧,只是没有莉迪娅那么急迫。

    马丁策马走在旁边,说道:“大人,我们听说您在战场上受了好几次伤”

    安阳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是我故意的。”

    他摆了摆手,所谓的说道。

    但看莉迪娅的表情,她明显不信。

    安阳也没有多做解释,正好马丁在这时候为他掀开车帘,他便踏上马车车厢中。

    莉迪娅和雪莉尔一同坐在马车前的木板上,过了一会儿才走进车厢,她眼睛已经没那么红了,沉默的打量着安阳,许久才问:“你的伤没有大碍吧?有没有留下伤疤?”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

    安阳无奈:“我真的是故意的,目的是为了争取时间不引人发觉的夺取术式,建立术式控阵,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伤到我!”

    莉迪娅又沉默了下来。

    外面三人也屏息凝神,显然车厢中的谈话他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安阳也正好趁此向所有人解释一下,他是真的没受伤。

    良久一一

    莉迪娅抬起头,漂亮的眼睛闪烁着微光的看向他:“所以你现在是一名学术者了?”

    “是的,这是我前往战场的目的。”

    莉迪娅顿时更沉默了。

    马车一路前行,很快到达楼罗高塔。

    “大人,到了。”

    雪莉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安阳恩了一声,掀开帘子,走下马车。

    “那我们就先去了。”

    “没问题。”

    “大人,再见。”

    “恩。”

    几人骑着马往各自导师的高塔而去,只留下莉迪娅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也低声说:“我也先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安阳苦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是啊,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莉迪娅喃喃自语,迈开步子慢慢离开。

    “莉迪娅堂姐,您没有骑马来吗?要不您把我的马车开去吧?额”

    安阳哑口无言,自己居然被无视了。

    摇了摇头,他走进高塔中。

    莉迪娅自顾自的走着,忽然过头,看着他的背影出神,她感觉自己以后永远只能望着他的背影,无法追上他的脚步了。

    楼罗罕见的没有在实验室中做研究,而是在安阳那一层楼的会客厅等他,见他到来也没有起身,只淡淡的指了指窗子下面:“我听说那个女孩子是你的堂姐?”

    “导师好。”安阳先打了个招唿,才点头说,“是的,莉迪娅是我的堂姐。”

    “一个家族两个一等天赋者,真是不可思议,有些传承很久远的学术者家族都难以做到这点,你的家族中有长辈是高阶学术者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

    安阳不想撒谎的承认,也不想否认让楼罗更疑惑,便说了个很模煳的答案。

    楼罗也没有深究,只是点了点头。

    本来就有很多学术者隐藏在凡人之中,生儿育女、开支散叶,就连他的妻子都不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学术者,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的话,他的后代也会一直平凡下去,直到血脉中关于学术者的因子也被渐渐稀释,彻底归于平凡。

    在楼罗眼中,安阳和莉迪娅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不过幸运的是他们的血脉还没被稀释,更幸运的是他们天赋异常的高。

    “看得出你的堂姐很喜欢你。”

    “”

    安阳抽了抽嘴角,没说话。

    楼罗似乎被引发了什么感慨,叹了口气说:“其实也没什么,你完全可以勇敢一点,你现在也已经是学术者了,或者说早在你成为见习者的那一刻起,你和你的生活就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轨迹和限制,不过是堂姐弟而已,亲生兄妹都算不得什么!”

    “其实在我们南部,堂姐弟是可以结婚的,用不着那么麻烦的去超脱世俗。”

    “那就更好了,正好那名女孩天赋也够高,你们在一起还可以保证血脉的纯净!”

    “”

    “唉,不要后悔啊!”

    从楼罗如干尸的脸上说出这样感慨的话,安阳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种强烈的违和感。

    双方沉默了半分钟,楼罗再次转过头来凝视着他,目光已变得锐利起来:“说正事吧,你什么时候晋升的学术者?!”

    “前两天!”

    “那又是谁为你激活的术式控阵?”

    “纳塔丽导师,我在战场上遇见了她,正好我们有点交情,就让她帮我激活了。”

    楼罗打量着他,沉默了下,才说:“我早该想到你去战场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契机冲击学术者的门槛,还好你成功了!”

    “是的。”

    楼罗没再说什么,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感谢订阅!(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50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50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