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世界间的影响(二合一)

推荐阅读:征战诸天世界娇宠梁园:王爷,喊你回家去种田炮灰女配大逆袭每天都在被暗恋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种田之回到末世前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帝火丹王不朽之路仙界独尊

       这个世界的神秘者尊重知识和*,楼罗肯定认为安阳是有什么原因或顾忌才外出冲击学术者,目的就是瞒过他的耳目。

    不过这种事太多了,他也不会问。

    安阳确实是有避开他的想法,毕竟在高塔容易惹人注意,但主要原因还是他要去战场获取合适的术式,楼罗给的太差了。

    到高塔后基本就是按部就班的学习。

    安阳并没有放下法术和奥术魔法,每天依旧会花一些时间在研究法术和魔法的书籍上面,但重心还是放在神秘体系上。

    能量冥想已经由术式控阵代替,不过效率也就是一阶学术者中较高的水平,远比不上他亲自掌控。而精神冥想就意义不大了,他的精神力已经远超出三阶学术者的水准,且他也更习惯用魔法体系的冥想方法来提升,但两种方法的效果都微乎其微。

    剩下就是参加各大导师的免费和付费课程,疯狂看书,不断通过一切手段汲取知识,并逐渐建立起一个清晰的神秘体系。

    同时他的任务酬劳也下来了,因为他在战场待了近三个月,相当于比别人多进行了好几次任务,后面又越来越危险,本就丰厚的奖励被积累了到一个可观程度。其中除了大量魔石之外,还有各种形式的资源,都十分珍贵有用,正好支撑他最近的消耗。

    导师楼罗方面也依旧慷慨,甚至都不用他开口,各种资源就源源不断的送到他这里,价值已经远超了他每个月支付的魔石。

    从这点来说,他似乎是个极好的导师。

    只不过他依旧很少给安阳指导,也很少给安阳传授其他方面的知识,只有当安阳遇到疑问去询问他时,他才会给出解答。

    但安阳也自有渠道。

    今年招生的三名三阶学术者都与他扯上了关系,安阳经常去听他们开设的课程,即使有些课程中学习不到的,雪莉尔和马丁、但佑三人也会完整的向他转达。

    渐渐的,安阳和迦卡普的关系已经熟稔了起来,和艾瑞拉也能算是认识了。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三阶学术者、二阶学术者,再加上从楼罗这里得到的书籍和图书馆,基本就构成了他的知识来源渠道。算起来他和纳塔丽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其次就是好说话的迦卡普了,不过迦卡普是和很多人关系都很好的那种,含金量不够高。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即过。

    天气已从冬季渐渐往春季转变,楼罗高塔外一颗很高的枯树上长出了几根绿芽,天气稍微温暖了一点,鸟儿开始归,每天早上会从楼罗高塔下经过的为见习者和学术者服务的普通人身上也不再裹着厚厚的皮毛了,整片大地好似开始苏醒了过来。

    安阳拿着两本厚厚的书籍行走在高塔的藏书馆中,终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翻开第一本书,神态专注的投入其中。

    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和古树的枝丫,十分温暖,让人忍不住想眯起眼睛打盹。

    这本书的名字叫控阵进阶详解,是从楼罗哪里得到的,主要讲述一阶学术者冲击二阶学术者时的术式控阵进阶方式,要做到术式控阵和学术者一同进步,给术式控阵添加更多模块,令其功能更强大,再配合自身能量进而达到强化本命术式的目的。

    本命术式都用的一阶术式,但经过术式控阵的层层强化,却能达到和二阶术式、三阶术式相等的威力,直到达到极限为止。

    安阳翻书翻得很快,像是在玩,哗啦啦的响,但书上每一个潦草的手写字都已印入他的脑海,也被生物辅助芯片记录下来。

    幸好周围没人,如果要有人看见他以这么快的速度翻书,恐怕还会说他亵渎知识。不过要是这些人知道他只用了一个月,就决定由一阶学术者冲击二阶学术者了,恐怕会惊讶得感慨这个世界太不真实。

    安阳偶尔会停下来在脑海中推演一番,或者用生物辅助芯片进行计算、模拟,饶是如此,两个多小时后,这本书也被他看完了。

    “呼!”

    “看起来也不难!”

    安阳如是喃喃自语道。

    术式控阵的进阶过程还是要比建立更简单一些,毕竟不需要寻找合适的术式,也不需要繁复的建立过程和庞大的激活能量。

    这个过程在他眼中简单来说主要就是将一部门增强术式的模块附加到了术式控阵上,让本命术式变得更复杂庞大,再加上术式控阵更加强大的增幅能力使一阶本命术式变得效果更强,避免学术者进阶了,本命术式却只有一阶术式的威力的尴尬。

    这个想法之精妙,安阳也不得不感慨!

    只是这本书记载得还不完善

    不过没关系!

    安阳淡淡的拿出了第二本书。

    这本书比刚才那本更厚,也讲得更具体,是楼罗给他书名,他再从高塔的藏书馆中付费借阅来的,而且价格还十分昂贵。

    不过楼罗还是为他避免了很多弯路,如果是他自己寻找的话,少不得要借好几本书,这其中浪费的时间和魔石开支就大了。

    安阳捋起衣袖,将左手腕露出来,把那个隐形的标记对准这本书的封面,通过验证并建立连接后,他才能看到这本书的内容。并且在阅读的过程中也只有他才能看得到其中写着什么,其他人只能看到一团迷雾,这是这个世界保护知识版权的一种手段。

    这比现实世界网络小说的付费阅读还来得高级,精妙绝伦,且很好的保证了知识的不泄漏,保证了原著者的版权利益。

    直到黄昏时分,他的阅读才告一段落。

    楼罗为他推荐的这本书的字数并不比上本书多多少,但其中记载的内容含金量非常高,不参杂水分,满是实打实的重要内容。安阳在阅读的过程中需要花更多时间来理解参悟,几乎每翻一片都需要停下来推演一番,并用生物芯片模拟出过程和结果。

    于是他到现在还只看了一半左右。

    这里是沉默高塔的中心区域,夕阳的光线从众多古老高塔的缝隙间透过,映照得红沉木制成的桌面一片血红,像是在发光。

    安阳正准备离开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他抬头一看,发现居然是纳塔丽。

    纳塔丽也怔住了,显然没想到他也在这里,过神来打了个招呼:“艾恩大人,这么巧,您居然也恰好在这里看书。”

    “是啊,纳塔丽大人,好巧。”

    安阳站起的身体又重新坐了下来。

    纳塔丽也微笑着坐在他对面,把一本厚厚的书籍放在桌面上,面朝着夕阳的方向。

    如血的光芒将她洁白的脸映照得晶莹剔透,虽然不是很好看,却充满了知性。

    自从在黑水码头到沉默高塔的船上纳塔丽给了安阳一本有关学术者的书籍,并耐心的为他做出了一些解答,安阳就对这名温柔的女性学术者有了不少好感,当然不是男女之间的好感,而是觉得这个人好相处,没有多少坏心思,可以接触的那种好感。

    直到后来听波尔说她居然是高塔中唯一的空间学术者后,安阳就经常去听她的课向她了解这方面的学识,便相互熟悉了。

    两人之间的相处也很有趣。

    最开始的时候安阳是出于聆听状态,震撼于起源之地的文明对空间的了解,震撼于这门学科的伟大,这种感觉大概就像爱因斯坦不顾一切的研究时空原理并著作相对论差不多,毕竟这个充满神秘的东西实在是散发着无尽的吸引力,让人想解开奥秘。

    这种感觉大概也引起了纳塔丽的共鸣,不然以她的资质也不会如此疯狂的投入这门看不见方向的学科之中,她多年孤寂,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和她有共同爱好的人,正好高塔对空间学知识的限制也不严谨具体,许多重要知识她都是免费无保留的传授。

    不过安阳接受知识的速度无比之快,而且在这方面有着丰厚的基础和多次亲身经历,只是欠缺一个走入其中的契机而已。现在纳塔丽为他提供了这个机会,于是他很快就融入其中,学到现在已经能和纳塔丽相互交流并在许多地方给予她深厚启发了。

    这让纳塔丽惊讶于他的学习速度,也让纳塔丽看到了空间学发扬光大的机会,直到他从战场归,纳塔丽更加惊讶了。

    安阳居然成为了正式的学术者!

    不得不提的是,楼罗为了帮安阳避开高塔有关学术者的硬性规定,让他专心去提升自己,以早日成为二阶学术者,这一个月来一直没有上报他已经成为正式学术者的事,在个人档案中他依旧是名见习者,纳塔丽是为数不多知道他已晋升为学术者的人。

    “纳塔丽大人,您对我的帮助这么大,就别叫我艾恩大人了,我也是您的晚辈,受不起这个称呼,您就叫我艾恩就好。”

    “这怎么行,我们现在可是同等的。”

    纳塔丽微笑着向他反驳,显然她并不在乎这个称呼,但也不想随便更改规矩。

    安阳无奈的摇摇头,瞥了眼纳塔丽面前的书籍,忽然就被它吸引了,移不开目光。

    这本书籍异常古老,特质的青铜外壳都布满了锈渍,甚至稍微有些腐化,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磨练。里面的纸张也严重发黄,并且落满了灰尘,似乎很久没人碰过它了。而上面写的名字是空间距离对相对时间的影响及判断,也是用的古老文字。

    安阳看过这种文字,在楼罗实验室的一本书籍上,这种文字是高塔源头那边的文字,那本书也是很久之前高塔带过来的。

    他心里稍微惊讶,但还是只看了一眼就收了目光,毕竟这种行为并不礼貌。

    纳塔丽倒是浑然不介意,扬起书对他笑笑说:“这还是你前些天给我的启发,我才想起藏书馆中还有这么一本书,今天正好有空就来这里翻出来看看。即使自己研究不到那个地步,也能够解答很多疑惑,这种来自对未知的解惑总是容易让人满足。”

    “纳塔丽大人还真是好学呢!”

    “见笑了,您在这里喔!”

    纳塔丽不经意瞥了眼他手中的书,立马做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尴尬的把脸瞥开。

    安阳抿抿嘴,也没说什么。

    事实上他并不觉得这件事很无礼,只是无意间看到而已,即使触及到别人的*和秘密也是偶然,完全没必要这么重视。

    “纳塔丽大人,我对你上次说的世界坐标方面的论点很感兴趣,正好今天也这么巧遇见了,我觉得正好是我们交流的好机会,不知道纳塔丽大人有没有时间,我想向您详细了解一下您对世界坐标的看法。”

    “当然没问题,你想问什么?”

    “我们脚下的拉塞亚大陆的坐标是以纵横来论,以两个交叉点确定地面的位置,到空间后上升到三个点,标示立体的长宽高,那么您认为世界与世界之间的位置又是怎么确立的呢?它们之间是否存在空间长度和时间关联?位置和这些能否改变?”

    安阳问出的基本都是有关系统的问题。

    “您说的前半段我可以大致答,因为这都是高塔源头那边的伟大学术者做出的研究结论,我还没有实验的能力,所以我所知道的大部分都是从书中看到的,不免有些狭窄之处,一些地方还请您见谅。”

    安阳微笑颔首,示意她继续说。

    “我有一本叫赛利克结论的书中提到过远古八阶神术者大人的研究成果,世界和世界都有关联,同样也有距离,只是世界和世界间无法直接往来,只能通过跳跃穿梭,所以这里的距离并非我们常说的距离,方向也没有意义,不存在东南西北。”

    “不是寻常说的距离,也没有方向。”

    “是的,赛利克大人说的距离用我理解的方式来解答就是世界和世界之间穿梭难度的一种体现,或者相互关联的大小。”

    “世界和世界之间关联越大穿梭难度就越小,能够轻易从一个世界穿梭到另一个世界,而不用费很大的功夫和很庞大的能量。赛利克大人就用两个世界近的方式来表达这种紧密关系,反之则说两个世界之间距离远,是为了容易理解而进行的套用。”

    “用你的话来说这是广义上的距离,而非狭义上的距离,这种表达方式很有趣。”

    安阳听得似懂非懂,这已经超过了他所接触到的最高科技的理解范畴:“所以谁也不知道世界和世界之间是怎样的?”

    纳塔丽沉默了下,答道:“我看过两本书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其中一本就是赛利克结论,作为八阶空间学神术者,赛利克大人认为两个世界之间什么也没有,或者说两个世界之间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任何生物都必须存在于世界之内。”

    “还有一本书则认为每个世界都是紧挨着的,之前所说的关联由世界的‘属性’相互影响决定,‘属性’相近,影响就大,在我们对世界进行作用时就更容易,也就是赛利克大人说的距离更近。而其实他认为世界之间没有距离,只有世界之间的差异存在。”

    “那您更倾向于哪一个?”

    “我个人更倾向于赛利克大人所说的,毕竟后一个结论只是无名之辈提出的,甚至可能只是随意猜测,没有实验依据。”

    “是这样啊”

    安阳应答着,陷入深深沉思。

    尽管他经常进行世界穿梭,但这些理论对他来说还是太遥远了,包括系统曾经改变时间的手段,包括世界本源的说法,还包括在这个世界都只存在于远古神话中的八阶神术者。所以即使他有系统作为验证,也很难分辨得出两个说法哪个更正确一点。

    两个理论并不相同,但也有相似之处,似乎都能印证系统的一些做法,但每当他问起时,系统又并不给予他清晰的解答。

    苦恼!

    安阳只有高考前夕解数学题绞尽脑汁都解不出来时才这样纠结过,但也没纠结得这么厉害,更没有纠结这么久过,因为放学家纪薇薇就仔仔细细的为他讲解了两遍。而现在的疑问却没人能为他解答,哪怕远古神术者复活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答案。

    而且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性质也与现实世界有很大不同,不止规则、属性不同,空间性质也不同,这自然会对结论造成影响。

    这个世界因为某种自然原因被分成了很多个空间,起源之地往上飞依旧是太空,但超出太远就会遇到空间壁障的阻拦,而不像现实世界可以进入无垠太空,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整体。这属于宇宙衍生时的原因,而这个世界的人也没愚昧到以为自己所处的起源之地就是世界的全部,之所以有世界和位面的说法差别,就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世界的小格子,并研发出了互相穿梭的手段。

    这种发现的伟大程度远超地球,如果地球身处起源之地,绝对难以发现自己所处的并非宇宙的全部,但是神秘者们做到了。

    通常说的穿梭基本就是位面和位面之间的穿梭,至于去往另一个世界,只有这方面的理论,安阳不知道有没有人做到。毕竟太久远的岁月足以将许多真实发生过的事都变成神话,如果没有实质的东西传承下来,真假很难分辨,也没人能去实地考察。

    但这肯定是能做到的,自己就是例子!

    安阳想知道具体操作原理和这个世界的传说级学术者能否强大到穿梭世界远古。

    纳塔丽给了他一些消化时间,又扬起手中的书说:“至于你后面问的,这本书上已经提到了,世界距离决定世界间的相互影响,或者说相互间的影响强弱即使距离远近,时间自然也会受到影响,产生影响的条件很多,例如不同规则、相互影响力等等。”

    “我知道了,计算空间与空间之间的时间比例公式就是用的这个原理。”

    “没错,这就是时间关联影响性。无论是哪位大人的结论,无论空间与空间之间有没有东西,距离是实体还是虚无,两者之间的影响却都是已被证实的,这种影响必然涉及时间,影响力的大小变化也必然能改变时间比例,这也可以说是距离变化。”

    “恩。”

    安阳还有些话没说,心里颇为震撼。

    不同文明之间真的是有相通之处,好似在不断印证大道殊途,殊途同归的至理。

    纳塔丽口中说的世界之间的影响力就如现实世界时空理论中的引力势,引力势能改变世界这是相对论中已经证明的。地球的时间比太空的时间过得慢就是因为地球的引力改变了质量和速度,导致时间变化,黑洞附近的时间过得更慢也是这个原理。

    宇航员飞出太空,本来因宇宙飞船的速度原因相对时间应该过得更慢,但因为飞船速度还是不够,导致慢得不明显,抵消不了地球引力势的影响,最后宇航员到地球,带上的表的时间反倒还比地球走得更多。

    如果世界之间真的有影响力,那么就必然会影响彼此的时间,纳塔丽说的一切都能得到证明,这个文明真的令人不可思议。

    只是还是不知道系统将末日世界的时间轴朝神州世界靠拢是拉近两个世界之间的距离还是改变了两个世界之间的影响。

    纳塔丽沉思着继续说:“至于世界之间的位置能否改变,这个我没看过具体记载,但如果是广义上的距离,根据我的猜测,如果一位大人的力量能强大到超出世界间的影响力,应该是能做到这点的。”

    安阳默默点着头,没有说话。

    远处不知何时坐着一个人,听着二人谈论着这冷门而又难以理解的知识,都是一头雾水,看向他们的目光却渐渐敬重起来。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50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507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