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雀跃

推荐阅读:都市绝品仙医直播寻宝之旅妖女[快穿]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生姜生姜我是香菜快穿之祸水神医小房东宫少专属:萌妻要上位魔尊的重生嫡妃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那几个年轻人啊?”长尘道人笑呵呵的,脸上的和蔼却散了大半,“他们想借住在这,陛下安排来照顾我们的那个女娃又不肯,他们也赖着不走,左右有点为难那个女娃的意思,我索性就让他们留下了!反正有方翰守着他们也打扰不到我们!”

    安阳听了,眼睛微眯。

    两人在这里进行法术研究肯定会造成一些能量辐射,四周墙壁上的咒文和遍布房间的结界能阻挡一部分,但到波动最激烈时肯定还是会有一些未知的辐射散逸出去。兴许对有道行的人而言无关紧要,对普通人却难免造成轻微的影响,而这点影响再怎么轻微,也肯定不止当时的头晕这么简单。

    事实上神州世界的道法已经比艾泽拉斯的魔法、起源之地的神秘力量温和得多了,要是在起源之地,大学术者们的研究所可都是凡人的禁区!

    这长尘道人大概可以代表神州帝国的传统派修道者了——虽然接受了帝国的许多新思维,也通晓律法,不再将自己摆得高高在上,但从心底里还是没太将凡人当回事!

    此时又听他说:“正巧,我和白老也想通过这几个年轻人看看这个世界的人和帝国的凡人有什么区别。”

    安阳不喜欢他一口一个凡人的语气,但对这些老一辈的修道者也没有办法,同时他也知道要改变他们几百年的固定思维绝非一朝一夕之事,便只得笑问:“那你们看出什么了?”

    “他们的学识、思维确实和帝国的凡人差别很大,毕竟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在观念方面的差距兴许要小一点,但就本性来看,似乎都是人,都逃脱不了七情六欲和物质的侵蚀。”长尘道人淡淡道,作为曾经纯阳门的掌门,他看人自然是擅长的。

    安阳笑了笑,没有多点评。

    长尘道人身居高位久了,确实他很有能力,但许多观念根深蒂固,他还是觉得让他从事道法研究便是最好的了,这些指点天下的话随便他说,反正他说了也不算数!

    长尘道人和白老妖收拾好东西,将法阵模型复刻下来,便差不多准备好了。

    他们又出去和陈本蓝、方翰道别,一人给陈本蓝留下了一样礼物,说是有缘,而方翰是军队出身,不能收他们的东西。

    坐在院子里喝茶的众人看不太明白,但也隐隐猜得出是有人要走了。

    他们和长尘道人打招呼,但这次长尘道人却没先前那么热情了。

    后院中,空间之门已经拉开。

    神州世界,帝国皇宫。

    安阳伏在办公桌上,提着特制钢笔,写下让帝国相关部门全力支持长尘道人、白老妖研究的旨意,盖上章,施以法术烙印,让门口的近卫军传达下去。

    随后,他看了眼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不由揉了揉太阳穴。

    事实上他不这么操心也可以,这些文件应当大多都经过了内阁的审核,甚至有些都开始在帝国全境贯彻落实了,他只需要处理少数内阁存在争议或者拿不准的问题,还有就是审批议会的某些重要研讨决定,说起来也就是拍个板的事情,不费脑筋。

    可帝国初才建立,议会、内阁和律法院都成立不久,尚且年轻,在行驶各自职责的过程中难免出现偏差,最主要的还是能否把持住正确的帝国走向的问题,所以在这最初的一段时间中,安阳必须严格把关。

    几天之后,他在从办公室中出来。

    不出他所料,议会、内阁和律法院出现的最大问题都指向无法掌控发展走向。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安阳之所以设立这三个最高政治部门,就是为了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让他们成为帝国的掌舵人。可如果他们都无法正确把持住帝国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帝国最终就会走到一个安阳从未有过预想的地步。

    究其根底,还在于思想方面。

    安阳已经加派了来自末日世界的官员共同管理帝国,但还是有疏忽之处。神州世界的本土官员思想还有些僵化,没有彻底迈入新时代,也没有跟上帝国的发展脚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行使职责时还带着以前封建时代的影子,带着封建思想,没办法完全以现代化思维来思考问题。

    官僚主义严重,官本位思想严重,很难如安阳所说的站在民众的角度看待问题,在解决争辩、执行法令乃至于发布法令的情况下都会出现偏向,这就有点恐怖了!

    所以安阳出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大会,对官员们进行批驳,并让他们分批次进入末日世界,进行思维洗涤,能完全转变思维了,再回来做官!

    看得出陛下挺恼火,诺大个皇家大会堂中的上万官员诚惶诚恐。

    但这是最根本的思维问题,估计没有多少人能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意识到了也很难自行转变,所以安阳也没怪他们。

    将他们染成这个颜色的,是这个染缸,而要想让他们产生改变,那就得将他们丢进另一个环境中慢慢洗涤!直到看清楚那个环境是怎样的,心中有个对比,才能反省自我,或者被那个世界渐渐同化,这样一来安阳才敢将帝国交给他们,才不担心他们会将帝国变成另一个更发达的封建政权。

    但这个工程却是难以想象的浩大,帝国广袤疆土,从上到下有多少官员?

    高管需要尽快完成思想转变,还得控制着前往末日世界的高管数量,保证他们的离开不会对政局造成太大影响;地方官员则可以通过培养获得,相当于重头开始,在这个过程中还要保证他们不被污染,否则培养起来的也只是一帮具备新思想的封建官僚罢了。

    安阳着实有些头疼。

    “慢慢来吧!高楼不是一朝建成的,如此庞大的帝国,用几十年的时间来拨乱反正实在太正常不过了。”安阳自言自语,却依旧没有亲力亲为的意思。

    他又花了几天安排好相关事宜,便连通末日世界的空间之门,将这一切扔给周明远和淮北帝国的政府去操心。

    话说回来,神州帝国来的许多官员都和淮北帝国的官员同级,却要一个向另一个虚心学习,接受另一个的安排,这副场景想想就十分有趣。

    回到现实世界,已是次日的黄昏。

    大雪之后必有初晴,今天的天气貌似比昨天好多了,站在这处大山深处的院落中居然能看见远方天际的红霞。

    安阳将后院那间房中的咒文、结界全部抹除,走出院子,那几个年轻人居然还在。

    隐隐能闻到一丝血腥味,大多从那几辆吉普车的车厢中传出来,看来他们今天上山的收获不错。不过想来也是,下了那么大的雪,昨天许多动物躲了一天,今天应该都会出来晃悠。

    长尘道人走了,陈本蓝对他们就没那么好心了,所以他们也没了茶喝,只是一人面前摆着一瓶结了冰渣子的矿泉水。

    见到安阳出来,他们都投来目光。

    葛静蓉摸出手机看了眼。

    这个‘毕老板’是昨天下午快黄昏的时候来的,一来就进了后院,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连带着那二位也没有出来。这直接导致了他们晚上没了丰盛的晚宴享用,只能搭锅将前天打到的野鸡收拾了一下,就着自己带过来的干粮对付了一顿。

    不仅如此,他们一夜都没出来,连上厕所都没有过,直到现在。

    总共接近26个小时!

    二十六个小时,待在后院中,而且至今还有两个人没有出来!

    葛静蓉往安阳背后的后院看了一眼。

    那扇门依旧关着,毫无动静。

    方翰依旧守在门口,一动不动。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他连厕所都没去上过一次,只有陈本蓝给他送了点东西吃,他也只吃了很少的一点。不得不提的是这里晚上温度绝对在零下,他依旧在门口守着,让葛静蓉有点怀疑他是活人还是雕像。

    她开始有些心悸。

    再纪律分明的特种部队也是人吧?也是不可能超过人类的生理界限的吧?

    然而没等他们想出个什么,就见安阳朝陈本蓝和方翰招了招手。

    原本漠无表情的坐在另一边,若有若无监视着他们的陈本蓝立马起身朝他走了过去,那恭敬的态度让他们有些诧异。

    方翰也随之动了,像是一尊受风雪侵蚀的雕像突然活了过来,大步走向安阳。

    葛静蓉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紧张,竟升起一丝丝危机感。

    正在此时,一阵大风吹过,夹杂着大山深处的凉意,后院那扇只是被安阳随手虚掩的门忽然开了,发生一声年生老旧的枯朽吱呀声,引得众人同时转头看去。

    在这大山深处,他们同时打了个寒颤。

    那后院中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兴许,那两个人昨晚出来了吧?”葛静蓉如是想着,下意识看向身边的曹阳成、姚永志,却发现这二人也正朝她看来,三人对视一眼,都看穿了对方心中所想。

    “啊呵……”

    曹阳成伸了个懒腰,似乎很累的样子,走向他那辆东风猛士,口中道:“上山一天,累得慌!”

    葛静蓉给姚永志也打了个眼色。

    姚永志立马会意,挠了挠后脑勺,看向曹阳成:“你把我的红花油给我拿下!”

    “自己拿!”

    “切!”姚永志不屑起身。

    邵白、周嗣看着他们的动作,察觉出了异样,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包括他们带来的两名金丝雀也是,疑惑的看向曹阳成和姚永志。

    葛静蓉却稍微收了手心。

    他们一共带了五把复合弓,曹阳成、姚永志和她、周嗣、邵白人手一把,性能都是顶尖的。她和曹阳成、姚永志都是玩了几年复合弓的,准头有保证,周嗣和邵白其实也算不上差,只是很少到山里来玩。若是真发生冲突他们是不怕的,比竟对方看起来手无寸铁。

    而为了防止突发情况,他们还带了一把猎枪,就放在曹阳成的车里。

    而这个时候,葛静蓉看见安阳小声对陈本蓝和方翰说着什么,隔得有点远,她听不清楚,但能看见陈本蓝不住的点着头,方翰则依旧将身板挺得笔直,站立如雕塑。

    她几乎将所有目光都放在方翰身上。

    在她看来,这人就算手无寸铁,也像是一座巨山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若是真的发生了个什么,他们首先就应该提防着这个男人。

    回头看了一眼,曹阳成和姚永志都把各自的复合弓、箭筒拿了出来,做出一副保养擦拭的样子,大腿上还插着一柄匕首。

    而她也起身,去拿自己的装备。

    邵白和周嗣这才反应过来,也连忙丢下两只金丝雀,往自己的车走去。

    看他们的神色,竟还带着几分雀跃,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感谢订阅!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53344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53344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