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安悠的心虚

推荐阅读:恶魔挂传奇俗世地仙超级预言大师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透视仙王在都市官场日记次元切换我有客车能穿越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修仙神豪在都市

    “嗯?是什么?”

    “啊没什么,我是说,反正我堂堂百兽之王,是断然不可能和这种弱小猫咪成为朋友的,你就别痴人妄想了。”

    “哦?你刚刚还说是万兽之王来着。”

    “哎呀这些不重要,反正我是王!”黄岚说着瞟了富贵一眼,那无形的威严散发出来,立马将富贵吓得炸了毛,差点直接跳了起来。

    “喵呜!!”

    “不愿意就不愿意,别吓它了,这小家伙胆子小。”安阳连忙将富贵抱了起来,好生安抚,许久才将它安抚下来,但这可怜的小家伙却再也不敢靠近黄岚了。

    “是啊!不要让它靠近我,我给你讲我超凶的,不要吓着这小家伙了!”黄岚说着往嘴里塞了一根腊排骨,也不剔上面的肉,直接将之放进嘴里,咔嗤咔嗤的嚼着。

    熊出没很快结束,接下来是临近过年时最常看到的采访节目,要么是采访某些家庭的阖家欢乐、团团圆圆,要么就是描绘空巢老人的孤单寂寞、独身在外的打工人士只能一个人过年的凄楚可怜,让黄岚和兔子精看得目不转睛。

    安阳见此,又多陪她们玩了会儿。

    当小心翼翼的回到雁城的江水亭苑时,他却立马面色一变,扫视一圈房间

    之前他的房间还没有整理过,虽然是干净的,可是被子床单全都没铺好,但现在一切都整理得妥妥当当,直接就能入睡了!

    安阳愣了愣,随即拉开门走出去。

    这个事情几乎是避免不了的,也怪不得他没有锁门,毕竟在自己家中本就没多少人会习惯性的锁门,当然,锁门也不奇怪,可如果在自己锁上门后别的人来敲门敲不开,这件事同样不好解释,弄不好还会很尴尬。

    他尽量从容自若,抱着富贵平静的走到客厅,到沙发前坐下。

    安国书依旧从容的看着电视。

    安悠也在专注的玩着手机。

    从这里探头看去,谢云清正在准备着益州地区办席的传统蒸菜,八大碗。

    但自家的团年饭显然不可能老一辈人做喜宴丧宴那么讲究,也不会真的将八种蒸菜全部做出来,只挑了两三道代表性的。包括咸烧白和甜烧白,其中咸烧白和粤菜中的名菜梅菜扣肉只有细微差别,而剩下一道是比较考验厨艺也是几乎只有在宴席上才能吃到的香碗,安阳相信在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对这道菜都有一种莫名的执念。

    小倩同志对这方面的厨艺了解不多,纪薇薇也不太会这种传统菜,于是两个人都很专注的在一旁学习,打下手。

    小狐狸依旧在专心的择菜。

    那么问题来了,去整理他房间的到底是谁呢?如果是小倩同志或者纪薇薇、小狐狸的话便没什么,如果是谢云清就稍微有些麻烦了,可现在看来,她应该腾不出手,毕竟准备蒸菜的过程中手都是油腻腻的,不可能跑去整理房间。

    安国书?也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按谢云清说的,安老三除了吃饭喝茶就是遛鸟看新闻报纸,最近还多了一个爱好,钓鱼!让他去整理房间,不可能的事!

    安悠?那就更不可能了哈哈哈!

    安阳正想着,忽然见安悠放下手机,目光平淡的朝他望过来:“你去哪了?”

    安阳心里咯噔一声,却做出完全不在乎的表情:“你管我去哪了!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房子就这么大,我还能跑锦官去转一圈不成?”

    “可是你不在你房间里。”

    “我当然不在我房间,谁规定我一定要在我房间,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不在我房间?我知道了,你在我房间安了摄像头!”

    “你变态啊,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我干嘛要在你房间里安摄像头!”安悠脸上又气又红的说道,还看了眼旁边的安国书,当看见安国书完全充耳不闻,才继续道,“我又不像某些人总有些乱七八糟的癖好,这种事像是我做得出的嘛?”

    “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你!不可理喻!”安悠有些生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索性的道,“因为我去了你房间。”

    “你去我房间干嘛?”安阳警惕道。

    “你刚刚不是从你房间里出来的么?”安悠往楼上指了指,“我明明看见你进了你房间,最后也从你房间出来,可为什么我去你房间里却没看见你,你躲哪去了?”

    “你去我房间干嘛?”安阳继续问道。

    “你妹!你没看见你的狗窝已经被某个心灵手巧的人整理干净了吗?”安悠简直对这个混蛋无语了,“好了,知道了吧,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了吧,你躲哪去了,不对,准确的说是你抱着富贵躲哪去了!”

    “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还有,你莫名其妙的干嘛要为我整理房间?你是想在我房间里发现某些东西么?还是说你天生就有这种偷窥别人**的癖好?”安阳说。

    “你这个人……”安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有些红。

    “说啊,你干嘛给我整理房间?这不像是你能做出来的事啊!”安阳用一种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给你整理房间还不好,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可……平常的你可不会这样做啊。”

    “我……我……”安悠支吾两句,然后仰起头凶巴巴的对他喊道,“你以为我愿意进你的狗窝啊,还不是妈叫我去,否则就算从这里跳下去我也绝对不会帮你整理房间!”

    “是这样啊,难怪。”安阳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点点头,很快又和安国书讨论起他正在看的一部战争片的剧情了。

    留下安悠同学气鼓鼓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憋着暗火,不时用杀人的目光看一眼安阳,已经气得没有再追究为什么他不在房间里的**了,有的只是想把这个看起来就超级恶心的混蛋大卸八块的冲动!

    尤其是这家伙这么不识好人心,居然还有脸和老爸谈笑风生,剩自己在这心情乱七八糟,真是……凭什么啊!

    可没多久,厨房中的谢云清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拿着菜刀站在厨房门口,朝客厅中的他们大声嚷嚷:“那个,小悠,你去把你哥和小倩姐姐今晚的房间收拾一下,我们现在都走不开,也没什么,把床单铺上,被套和被芯套上就行了,然后擦擦窗台上的灰……”

    安悠同学已经听不清谢云清在说些什么了,只觉血液冲上脸颊和脖颈,一直到耳朵都变得血红滚烫,耳中嘤嘤嘤的响!一阵眩晕感袭来,差点让她喷血三升后晕倒!

    “额……??”安阳也愕然的转头,慢慢看向安悠,眼中带着询问。

    只有安国书淡定的扶了扶眼镜,依旧是电视放射出的光,让眼镜镜片反射出有些妖异的斑斓,令得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战争片的他浑身竟透出一种了然一切的感觉。

    “听见没有?”谢云清继续问道。

    “额……”望着还拿着菜刀站在厨房门口的谢云清,又悄悄看了眼坐在对面沙发上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安阳,安悠同学狠狠咽了口口水,感觉进退维谷,嗓子干涩,“啊?那个你之前不是已经……已经叫我去整理过了吗?”

    “嗯?有吗?没有啊!”谢云清完全没察觉自己女儿的异样,睁大眼睛耿直道。

    “呵呵呵……是吗?”安悠嗓子干涩。

    “对啊,还不快去!”

    “噢!呵呵呵……我这就去!”

    “嗯,快点啊!”

    “呵呵呵……”

    安悠有些僵硬的坐下,刻意低下头避开那个家伙的目光,过了自以为很漫长的一段时间,悄悄抬起头,发现那家伙还在以一种无比讨厌的眼神盯着自己,她连忙又低下头,这时候电视上的台词在耳边都变得无比缓慢,好似时间刻意的不肯走。

    又过了自以为超久的一段时间,她没有抬头,而是将手机拿在手中,调整手机的角度,用屏幕反射的方式来观察那家伙。

    啊天呐!那家伙居然还在看!

    而且透过屏幕,两个人的眼神恰好交接在一起,让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尴尬和一种莫名的情绪!

    “不要再逃避了。”安阳淡淡道。

    安悠恰好最讨厌的就是安阳这种语气,自以为什么都成竹在胸,运筹帷幄似的!可正当她提起气想给这家伙糊一脸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莫名的心虚理亏,顿了顿,也只得用手遮在视线前方透过缝隙看向安阳,同时很心虚的问道:“要不……我再去给你……整理一遍?”

    “……白痴!”安阳下了结论。

    旁边的安国书依旧毫不为他们所动。

    没多久,厨房中的三个女人和一只小狐狸将明天宴席中要提前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纷纷解下围裙走出来。小倩同志款款到安阳身边,将手中的腊排骨喂到他嘴里,才又温婉的对安悠说:“辛苦小悠帮我们整理房间了。”

    这一句感谢无异于在安悠同学心里又砍了一刀,令她脸色十分不自然,却还只得强自道:“不……不用谢。”

    “小悠脸色有点奇怪啊。”

    “没……没什么。”

    感谢订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59760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59760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