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轮回契约

推荐阅读:为头越九朝元老电影世界穿梭门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武神狂飙大靠山头条婚约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古希腊日常生活

    这位身经百战的天兵没有对平静时光有过多留念,很快便收回目光,对安阳道:“那么,陛下,我就去了。”

    安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刷!”

    天林已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房中。

    接着是黄居。

    他不仅经历过末日世界的大灾变并生存了下来,更是早在淮北帝国建立之前就加入了淮北基地的军队,正面对抗过丧尸潮,铁血镇压过暴民,无论丧尸算不算人,他都堪称杀人无数,心志也远比常人坚定。

    看着自己视线中出现的任务面板,他只有些许疑惑,毫无忐忑之心。

    任务世界:独立日2:卷土重来(本源世界)

    任务执行者:黄居(0级佣兵)

    任务目标:用生物捕捉器活捉外星女皇;获取外星文明的科技;

    任务成功:获得任务奖励:卡拉魔法密卷*2、禁咒卷轴*1、血脉强化药剂*1

    任务失败:无惩罚

    任务时间:二十四小时内等候执行者确认,二十四小时后强制开启

    他沉吟了一下,还是向安阳敬了个礼:“陛下,我也去了。”

    “嗯。”

    “刷!”

    白光一闪,他也消失在房间中。

    安阳抿了抿嘴,从沙发上站起来,伸手虚空一抚,整个房间便荡开一圈水波,所有家具凭空浮现出来。

    他转过身,望向那扇落地窗,窗外的雨似乎小了点,但依旧淅淅沥沥的。

    忽然,嘭的一声!!

    落地窗像是被什么重物所撞击,猛然打开,下一秒安阳的身影已从房中消失。

    窗外一棵树的枝丫摇了摇,积蓄已久的雨点顿时落下,打在长了青苔的青石板上溅开一朵朵水花,但也只是昙花一现,无人能看见它的绚烂。

    锦官市,闹市区。

    车来车往,除了出租车,无人停留。

    因为下雨的缘故,街边小店通常没什么生意,这座繁华城市显得有些冷清。打着伞的行人脚步匆匆,不曾留意周边擦肩而过的路人是否前世与自己有过回眸,他们关心的只是雨什么时候停,明天还会不会下,如果上班迟到会扣多少全勤,这个月还能剩下多少余钱,下个月要还多少信用卡和花呗。

    “凡人啊,凡人!”

    一个男人迈着散乱的步子走在街上,他也是少有没打伞的人,雨水将他身上的黑色夹克和长袖衬衣淋得透湿,衣服裤子都紧紧贴在身上,头发耷拉着,双目茫然。

    方才那句话就出自他口。

    “啪嗒!”

    他一脚踩进一个水坑,溅起水花。

    但他却毫无所觉的继续往前,一步一步踩进水坑中,因为鞋子早已灌满了水。

    雨水将街道冲得干干净净,也将他的鞋子洗出本来颜色那是一双已经有些地方脱胶的黑色皮鞋,从未听过的品牌,鞋子前段有着长长的褶皱,皮质已经开始脱落。

    “人啊,人生啊,忙忙碌碌。你就是个没出息的废物,努力了这么多年,当初说的话没一句实现,难怪她看不起你,难怪连亲哥哥都不愿在你困难的时候帮助你,难怪你落得如此境地……”男人一边迈着无力的脚步一边喃喃自语,直到走过十字路口,走到一座桥上,他扶着栏杆,往桥下看去。

    九曲河呈现碧绿的色彩,深邃得看不见底,雨点在河面打出一圈圈涟漪他以为能从河中看到自己的倒映,但却没有。

    只有雨点的涟漪,一圈一圈荡开。

    对着河面,他继续自言自语。

    “你说你有什么用?毕业这么多年,一事无成,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同学、朋友买房的买房,买车的买车,结婚的结婚,你连跟着你从大学走到现在的那个女孩子都守不住,你还能做什么?”

    “呵呵,呵呵呵……”

    “命运弄人,命运弄人啊!”

    男人脸上挂着自嘲的笑容,恍然又回想起了大学的意气风发,可离他最近的,却是去年同学会上那些老同学们用调侃的语气叫自己主席的讽刺嘴脸。还有上周,相恋八年的女友出轨的聊天记录被自己发现,却理直气壮的数落自己什么也没给过她。

    是啊,她说得也没错。

    自己什么也没给过她。

    除了大学时给过她快乐,那时自己是学生会副主席,得意飞扬,她也是不少人心中的女神,郎才女貌,不知多少人羡慕。可出身社会之后,自己便屡屡受挫,这么多年了,还过着苦日子,确实什么都没给过她。

    想到这里,男人嘴角嘲讽之色更浓了。

    难怪她会和别人在网上打情骂俏!

    更他万万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她和自己大学共同的同班同学!

    分手,自是理所当然的,可他仍旧不甘如此,仍旧奢望着能像那些小说中写的一样,会有一个契机改变自己的人生,然后自己会逆袭,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只可惜,这个契机并未到来。

    始终没有到来。

    而他只等到了自己父母出车祸去世的消息,那一刻如五雷轰顶!草草回家为父母了却了后世,他又马不停蹄赶回来上班,可就算如此,上司还是因为他请假太多而将他辞退了,这意味着他断绝了经济来源,手头剩下的钱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交不起,更别说吃饭了。

    命运,真是愚弄苍生啊!

    男人眯起了眼睛,神情有些恍惚。

    忽然,他看见桥下河面上的雨停了,不再有涟漪,水变得平静清晰,逐渐浮现出一道人影。

    男人完全没精力去看其他地方,也没空去关注雨其实还在下,麻木的任由冰冷雨点打在背上,只注视着水面上,看见这道人影一点一点变得清晰,却不是自己的样子。

    他愣了愣,努力睁大眼睛,却看不清这人的样子。

    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有些人穷困潦倒,生活惨淡,就总是认为命运在愚弄自己,看见别人荣华富贵,就以为那是命运给他们的恩赐。其实只是自己无能又不敢直面惨淡人生,于是编出谎言来欺骗自己,捏造出了一个掌控一切却又偏偏只跟自己过不去的荒唐命运,或许这样才能心安吧。”

    “你是谁!?”

    “你还有精力管我是谁,看来你还没到对这个世界了无欲望的时候嘛!”

    “你知道什么!!”男人有些色厉内荏,“我一直比别人做得好,我什么都比别人做得好,我工作比别人努力,比别人做得多,比别人完成得出色,可偏偏总是有人走捷径,而倒霉的总是我!这不怪我!要怪只能怪这个社会!只能怪这操蛋的命运!”

    “事实上命运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它并没有精力来愚弄你,或许你只是差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而已,也或许你本就是一个废物,无论怎样也不可能飞黄腾达的废物。”

    “机会?我遇见过无数次机会,可惜都被那些有关系的人抢走了。”

    “现在机会已经给你送上门来了,你是愿意拼命一搏,握住它,去让那些曾经轻侮你、背叛你的人刮目相看,还是畏惧向前,继续做一个废物?”一张质感粗糙的羊皮纸忽然从天而降,像是被吹飞的垃圾,就这样飘飘摇摇的落在了男人面前。

    “这……你是什么鬼东西!”

    “看纸上的内容,在上面签下你的名字,你就能改变这操蛋的命运。”

    “我……我为什么要签!”

    “你不是已经感觉此生了然无趣了么?你不是想让你的前女友、老同学和你的亲哥哥刮目相看么?你不是想让那些背弃你的人后悔么?你不是想反抗这操蛋的命运么?既然如此,你怕什么呢?……还是说,你刚刚那些话其实只是说说而已,你一方面不甘自己如此平凡,不甘命运愚弄自己,却又逆来顺受的接受它的摆布?”

    “当然不是!我……我只想问问这是什么?这……我……我不是在做梦吧?”男人终于回过身来,开始仓皇打量四周,可他发现四周依旧下着雨,可桥下这片河水却水平如镜。

    “我……已经出现幻觉了么?”

    “你现在很清醒,而这只是一个让你变得足够强壮,强壮得足够反抗这操蛋的命运的机会而已。”

    “……”

    男人已经说不出话了。

    兴许,这么多年来,他已习惯如此,已习惯平凡又庸碌无为的自己了。

    他沉默了许久,时而盯着河面上那道看不清的人影,时而转头看向四周,直到他发现四周的行人完全无视了河面上的异样,甚至无视了自己,才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我签!”

    他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扯过拿张纸。

    纸的上半截画着一些扭扭曲曲的符号,用的墨水很奇怪,竟让这些符号有了一些立体感,像是一只只排列整齐的虫子。

    而下面则是汉语,写着成为时空佣兵的话,还写明了要滴血在纸上才能生效。

    他捏着纸,手微微颤抖,甚至手心都浸出了汗,却久久没有动作。

    良久,他才又低下头,声音微颤:

    “那个,请问……你有笔吗?”

    “……抱歉!”

    一支笔凭空出现在了他手边。

    男人又愣了愣,终于是不再犹豫,在纸上刷刷两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接着又闭上嘴狠狠的吸了口,朝纸上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呸!”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83860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83860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