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我会杀掉它

推荐阅读:系统之我是妲己控尸领主奥运天王都市之百变神君火影之大美食家种运之眼领主养成手册诸天万界穿梭门克拉船长短跑天王

    安阳只得举起那根木棍子,不厌其烦的再一次重复道:“我叫艾恩,是一个流浪巫师,我将成为你们的同伴。”

    索林疑惑看向甘道夫:“你可没说我们的队伍会有十五个人。”

    “事实上我也很意……”

    “或许他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安阳插嘴道。

    “……外。”甘道夫道。

    索林转头直视着安阳,目光犀利得让人无法直视,也让人忽略掉他那仅有普通人一半多的身高:“告诉我,你是谁!”

    “一个察觉到黑暗降临的人,一个知道你们将要去哪里做什么的人,一个能为你提供好运和帮助的人,也是一个能看懂你那张地图上的月亮如尼文的人。”安阳平静的直视着此时显得格外可怕的矮人王子,“至少,我的加入能让你避免向爱隆王求助,单凭你是绝对看不懂这张地图上的谜语的。”

    “那么,告诉我!”索林忽然往前一步,拿起了他身边那根棍子,“什么时候随地乱捡的一根普通橡树枝也能当法杖了么?”

    “噗哈哈……”

    “哈哈哈哈!”

    旁边矮人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安阳也笑了笑,凝视着矮人王子,从他手中握住木棍,平静道:“橡树枝都能被你拿来当做抵挡亵渎者阿索格的盾牌,为什么不能被我拿来当法杖?”

    他用了用力,索林紧握着木棍,不让他拿过去,并冷冷的直视着他。

    安阳再次一笑,于是

    “噼啪!”

    一道细小的蓝白色电弧从那根橡树枝上冒出,环绕着树枝击中了索林的手。

    “嘶!”

    索林痛呼一声,顿时扔掉了树枝。

    瞬间,所有矮人都严阵以待!

    安阳伸手将之接住,拿在手里,无视了矮人们凶神恶煞的目光,说:“现在你相信我流浪巫师的身份了?”

    “那又如何?”索林握住自己被电弧灼伤的手,喊道,“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我也绝对不会容许一个觊觎我族财宝的人和我们同行!”

    说完,他又直视一圈众人:“他怎么会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了?”

    安阳摇了摇头:“你还没弄清楚吗?我知道的事情远远不止你们这点,我的目的也绝非孤山的财宝和那颗阿肯宝钻,而是恶龙,而是你们一路上遇见的所有敌人,而是隐藏在那些危险背后的黑暗力量!”

    “黑暗力量?骗人的把戏!”

    “我没有在撒谎,而是真的,黑暗力量正在卷土重来!你们在盗取阿肯宝钻的过程中会激怒那头火龙,而我则负责杀掉它,否则它必将为黑暗力量所用!你们在前往孤山的过程中会引来半兽人,他们会派出杀手,会派出大军,同样,我的目的就是干掉他们!”

    “你是个巫师,却是个骗人的巫师!”索林冷冷的看着安阳。

    “半兽人?”甘道夫却皱起了眉,“他们应该早已经被击散了,和你说的黑暗力量一同被击散了,不可能再组成大军。”

    “不,他们没有。”

    “你是如何得知的?”

    “我在刚达巴发现过他们的踪迹,他们依然存在,并且数量庞大,包括你认为已经死了的亵渎者阿索格,他的儿子博尔格。”安阳平静的说道,“和平已经离去,新的动乱时代已经悄然降临了,如果我们不早做打算,黑暗就会席卷大地!”

    话音说完,众多矮人都呆呆盯着他。

    包括索林也是。

    许久,他们才缓过神来,索林更是直接抓起了安阳的衣领,急迫道:“什么……你说什么?阿索格那个畜生怎么可能还没死,他早就因伤痛去世了!”

    “他没有。”

    “谎话!谎话!我亲手伤的他!”

    “可他并没有死,如果你动身踏上去孤山的远征,很快你就能见到他!”

    “不……我绝不相信!”

    这时,哪怕是甘道夫也没有说话。

    安阳也冷冷看向索林,挣脱他的手,继续道:“黑暗力量正在酝酿攻势,随时可能卷土重来,你看到你们的王国的复兴,但我却必须看到整个中土大地的和平!”

    索林深吸了口气,冷静下来,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

    “时间很快就会证明它。”

    “哼!”索林嗤笑,其他大多矮人也报以讽刺的冷笑。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自己?让我相信你是一个真心帮助我们的流浪巫师,或是你说的正义使者,而不是半兽人余孽派来的眼线,或者觊觎孤山财宝会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捅我们刀子的无耻鼠辈?”

    “时间很快也会证明它。”

    “啊哈哈哈……”众多矮人大笑。

    “至少你在世上籍籍无名,这一点我是说对了?”索林并没有笑,依旧盯着他。

    “很快,我的名字会响彻中土。”

    “那我祝你好运,另外,你的妈妈应该还在等着你回家吃饭!”索林道,“要是她进屋给你掖被角的时候发现你不在,她会担心的。”

    “索林!”甘道夫皱眉喊道,“你应该给一个巫师最起码的尊重!”

    “你觉得呢?甘道夫。”

    甘道夫沉默了下,那双睿智双眼与安阳的漆黑瞳孔对视,说:“有些时候……有些时候我会不在你们身边,我会有些事要去忙,这时候有一个巫师跟在队伍中,再怎么也会帮上一些忙。而且他还是一个不错的战士,嗯,他说的。”

    听见他的话,矮人们顿时闹成一片。

    “拜托!不是吧!”

    “他来历不明!”

    “他能帮上什么忙?在打火石不管用的时候给我们点火么?”

    “我想我可以检验一下他是不是一个不错的战士,我也应该这么做!”

    直到索林皱着眉大喊一声

    “住口!”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甘道夫眯着眼,犹豫着说:“事实上我也不太确定,很多凡人巫师都来历不明,但不可以因此判定他们的能力和目的,他说的话有一些道理,但我不知道,我确实有感觉一股黑暗力量正在逐渐逼近中土,但我希望只是我感觉出错了,你也可以……”

    “行了!”索林摆手道,又看向安阳,“流浪巫师,再多介绍一些你自己!”

    “我叫艾恩,是一个人类,来自南方的刚铎,嗯,如甘道夫所说,我除了是一个流浪巫师以外,其实还是个不错的战士,另外我还是个不错的神箭手,对了,我还算得上是半个预言家,你们愿意这样叫的话。”

    “什么?你用了神箭手这个词而不是弓箭手?我没听错吧?”

    “你预言过自己怎么死吗?”

    “你用剑还是锤子?”

    矮人们嗤笑着提出了一大堆问题。

    “是的,神箭手,我一般不乱用词,我长生不死,魔苟斯亲来也杀不死我,我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安阳一一回答。

    “噢,原来这不是个骗子,这是个疯子,或者就是自大狂!”德瓦林捧腹道,“看起来你一个人能顶我们队伍里的所有人,不过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是找个小偷,我们队伍中也只缺一个小偷,不缺全能的神!”

    “好了,德瓦林!”索林制止道,接着又看向巴金斯,眼中带起了审视,“你呢,你参加过战争么,你会打仗,还是会其他什么?”

    “抱歉,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倒是有些康克戏的技能!但我没弄懂,这有什么关系么……”

    “我也这么想。”索林说,然后转向其他人,“我看他不像小偷,倒像个杂货商!”

    矮人们顿时哄然笑成一片。

    很快,矮人们在餐桌上坐下来,索林喝着鱼汤吃着面包。

    灯光将这幅场景映照得极为严谨。

    “伊瑞德隆会议有什么消息?都有谁来了?”巴林抽着烟向索林问道。

    “都来了,七个王国都有人来。”

    矮人们顿时都开心的笑了。

    “铁丘陵王国有什么消息?丹恩和我们一起吗?”德瓦林问道。

    “不,他们不会来,他们说这是我们的探险,只是我们的。”索林说道。

    顿时,所有矮人都一脸失望。

    安阳就在一旁静静看着。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自己就曾看过一遍这幅画面,现在却以更真实、身临其境的方式再看一遍,他需要细细体会,才能找出导演构造的世界和真实的所有差别。

    甘道夫让比尔博多拿些蜡烛来,便在桌上铺开了一张地图,同时看了眼巴金斯,像是在对他说一般念道:“远在东方之外,越过山脉及河流,跨过森林和荒地,那儿又一座高耸绝然的孤峰,便是我们的目的地。”

    “伊鲁柏……”巴金斯看着地图。

    矮人们开始念起曾经的预言,安阳还记得那句话是这样的

    “当前朝的鸟飞回伊鲁柏,就意味着野兽的统治结束!”

    “……什么野兽?”巴金斯问。

    “史矛革,庞然大物史矛革,我们那个时代最大的灾难。”矮人波佛说道,“喷火的呼吸,剃刀似的牙,钩子似的爪,特别喜欢珍贵金属。”

    “你说的是龙?”

    “是的。”波佛点头微笑道。

    巴金斯还没来得及说话,矮人们就先自己嚷嚷了起来。

    “我才不怕那头野兽!”

    “如果要面对史矛革,即使一支军队也不行,更何况我们只有十三人!”

    “我们或许人数不足,但我们是战士,我们至死不屈!”

    “你们忘了我们还有甘道夫!我们还有灰袍巫师,到时候甘道夫会杀掉上百只龙!”

    于是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甘道夫。

    “你能杀掉它的,对吗?”

    “你杀了多少头龙?应该杀过吧?应该杀过不止一头吧?多少头?”

    “多少只?”

    “说啊!给我们个数目!”

    面对这群无知的人不断的询问,甘道夫说不出话来,只得抽着烟不停的咳嗽。

    “咳咳!”

    “咳咳咳咳……”

    没多久,桌上又恢复了安静。

    这下大家都知道了,灰袍巫师甘道夫并不能帮他们轻而易举的杀掉火龙,史矛革是那个时代的噩梦,依旧是现在的噩梦,这个噩梦没那么容易被终结!

    可忽然,又有人看向了一直站在一旁仿佛被孤立般不说话的安阳。

    “流浪巫师,你之前说你会干掉它,你一定说了对吧!我听见你说了!所以你能杀掉史矛革……的……对吗?”波佛紧盯着安阳,“如果你说你之前是骗我们的,那我发誓一定会让你知道舌头被砍掉的滋味!”

    于是,众人都看向安阳。

    面对他们的目光和咄咄逼人,安阳眯起眼睛,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的,我有办法杀掉它,而且我一定会杀掉它!”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85616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85616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