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屠龙勇士!

推荐阅读:阴间商人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三世独尊间谍的战争仙韵传冷教授的舞美人抗战之还我河山超强战神系统桃运无敌高手我有一个异世界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他能行吗?我看他腿都在抖。”巴德透过一个小孔看着巴金斯,问道。

    虽然他们待在金币之下,但有着防护罩的隔绝,空间倒是不挤,此时竟然还能自由活动。

    “我相信他。”安阳说。

    “那好吧,但愿他与你有默契。”巴德说道,调整了一下风驽角度,对准火龙左翼下那块鳞片缺失的地方,然后祈祷着火龙会主动靠近。

    火龙虽然浑身覆盖着鳞片,但那鳞片却紧密贴合,并非如鱼鳞一片片前后叠加,而是平滑的,像是某些蛇的鳞片,一片片刚好铺就,如同镶嵌得整整齐齐的地砖似的,粗一看去俨然就是皮肤。

    但那地砖上却缺了一块,展露出一个小坑,里面才是这恶龙的真正皮肤。

    巴金斯下意识的转动了下眼睛,往他们这个位置瞟了一眼,确定了位置后,便跌跌撞撞的往他们这边后退。

    “伟大的史矛革,您要相信,我绝对没有戏弄您的意思!您的体格如此巨大而强健,我却是弱不禁风,我怎敢戏弄您呢?……我保证,我可能情绪表达得有些失误,我知道,但只是因为见到您,我太激动了,导致您出现了误解……”

    “误解?”火龙顿时朝他爬了过来,令他更真切的感受到那巨大体型所带来的压力,同时也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你倒是会说话,巴金斯,你现在可以表达你的真实来历了吗?”

    巴金斯又后退了几步,一直在朝安阳他们那边退,他也看见了火龙左翼下面那块鳞片缺口,于是便有意识的将火龙往利于他们射击的位置引。

    从这点上来说,这么久以来他确实成长很多,而且不光是勇敢。

    “真……真是来历?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巴金斯连连后退,摆着手,看见火龙仰起头,有些要发怒的样子,又连忙道,“好吧,我承认之前那番话确实有些虚假的成分,但我绝对不是一个窃贼,霍比特人不屑于当一个小偷,您要相信!”

    “那你所为何来?”

    “我……”巴金斯看着火龙离自己越来越近,连忙转身跑了几步,才又道,“其实也差不了多少,我从小就崇拜传说中伟岸的巨龙,但是长大后才发现巨龙只存在于歌谣之中,我从来没见过,于是我卖掉了我的袋底洞,卖掉了我心爱的家具和书,还卖掉了我祖母留下的东西,只背着一个小包骑上马来到了这里,想要寻找传说中的踪迹,我……我想向村子里的那些人证明,巨龙不是假的,它真的存在!”

    “哦?”火龙微微眯起了眼睛,俯下身盯着他,像是在看一只蚂蚁。

    接着它轰的一声站起来,往后走了几步,竟是很贴心的与他拉开了距离,并张开双翼,让他得以看见自己的完整身躯:“现在你看见了吧?”

    “看见了。”巴金斯点着头,见得火龙已经离安阳他们很近了,便又少了几分害怕,多了几分紧张,磕磕绊绊的说道,“额……说实话……您的身体要比传说歌谣中更伟岸,更庞大,更让人想俯首膜拜。”

    “是吗……”火龙语气中满是怀疑,又抬起头在四周扫视一圈,才看向巴金斯,沉声道,“你依然在说谎,小不点!你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你在用你那自以为傲却其实很可笑的脑子刻意吸引我的注意力,你肯定有同伙,告诉我,他们在哪?”

    “我……您……这绝对是误解。”巴金斯这次站在原地没动,看着这庞然大物,心里却一直在祈祷——

    再过来一点,再靠近一点……

    火龙却没理会他的话,吸耸了下鼻子,才往前两步走到巴金斯面前,低下头,咧开布满森寒獠牙的血盆大口:“霍比特人,别想着骗我,你那点可怜的小聪明在我眼中一文不值!你不会想知道欺骗史矛革的后果的,告诉我,你的同伙躲在哪儿?”

    顿了顿,他又道:“我没闻到味道,还是霍比特人吗?你们居然组团来……”

    安阳听见这话,正当想笑,旁边巴德却已调转风驽,调整方向,瞄准了火龙左翼下的那块缺口——这么近的距离,那块缺口简直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火龙却忽然转过了头,往他们这边看来,说道:“你刚才往这边看了几次,以为我没有发现吗?卑微的霍比特人,我看见你了,你最好在我发怒之前自觉走出来,这样我可以考虑……”

    巴金斯已经吓得呆若木鸡,浑身都在发抖,眼看着火龙离安阳他们的大概位置越来越近,他慌张之下只得大喊一声:“我告诉你,史矛革,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哦?”火龙顿时又转过头,看向他。

    “我确实是一个人来的,但我是被一群矮人抓来的,他们要我从这里盗取阿肯宝钻,但我知道这肯定瞒不过您的眼睛,于是我选择倒向您,希望能用花言巧语来获得您的信任!”巴金斯说得就像真的一样,又道,“希望您能在他们的剑锋之下庇护我,我知道您的英伟,作为回报,我可以把那群矮人还有一个……啊不,两个巫师的计划告诉您。我保证,那是一个针对您的巨大阴谋!”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刚刚到处看也只是为了寻找那颗传说中最瑰丽的宝石的踪影,即使不能拿走,我也希望能见识一下它的光芒!”

    “阴谋?”火龙阴沉的说道,彻底转了过来,直面巴金斯。

    “没错,阴谋。”巴金斯点头道,看着火龙左翼下的一片位置突然有一块金币被拨开了,他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笑意,“阴谋就是,他们准备雇佣一群强大的人给您布下陷阱,然后当一个屠龙勇士!”

    “屠龙勇士!!真是胆大包天!”火龙史矛革站直了身躯,仰起头,眼睛中是掩饰不住的愤怒,但它不知道,它这个动作却是相当于正好将自己的弱点送到了黑箭的箭头前面,别说神射手巴德和安阳了,就是半兽人的弓箭手都能射中!

    “屠龙!!妄想,就凭他们……”

    火龙正怒气冲冲的说着,忽然听见一声熟悉的声响,像是满弓放手、带着强大力量的箭矢破空,却没有听见崩弦的声音,而且这破空声……也比一般箭矢强烈太多了!

    它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左翼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疼得它什么也顾不上,身体血液几乎凝滞了,这是它从未有过的痛!

    还有一种可怕的力量从那痛处朝四周蔓延,竟是要将它体内不熄的龙炎冷却!

    “吼!”

    它顿时怒吼一声,甚至顾不得巴金斯,也顾不上来自暗处的袭击,双翼朝满地的金币一扫,扬起修长的脖子不断哀嚎,疯狂的挣扎,竟是连续撞断了大厅内的好几根石柱,接着又直直的朝城堡大门飞去……

    “吼……啊……”

    飞到门口,它一头撞碎了石门,冲到光线昏暗的外面,便笔直的往天上而去。

    在外留守的索林等人只感觉大地一阵颤抖,听见震耳的怒吼声,接着砰的一声巨响,便看见这头庞然大物在夜里冲天而起……

    他们心里都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遭了!”

    “流浪巫师他们……”

    “还有比尔博……”

    矮人们面面相觑,却都难掩悲伤之色。

    这时,又是一声龙吼,却显得悲痛而凄凉,这如同临死前的哀嚎一般的声音吸引着他们抬头望去。

    只见那恶龙胸腹和脖颈的鳞片缝隙处都开始冒起火光,在黑夜中清晰可见,可那火光又迅速暗淡下来,它张开大口,却再也没能发出声音,最后竟是连扇动龙翼的姿势也停止下来——

    上升的势头一旦停住,它便再也无力负担这庞大的身躯,笔直向下坠落。

    矮人们都张大了嘴,互相看了眼,皆掩饰不住眼中的震惊和狂喜!

    “太好了!”

    “我就知道他们能行,有一个巫师在,没那么容易出差错!”

    “他们还活着,活着就好!”

    “轰!”

    最后一声却是火龙坠到山上的巨响,一下子把他们的欢呼声说话声全部压了下去,并久久令他们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在山下的长湖城,也有无数人被震动和龙吼惊醒,却正好看见这一幕。

    而在城堡内,巴金斯趴在地上,满脸都是血,连爬起来都十分艰难,可他纵目扫视了一眼,却没看见安阳和巴德的踪迹。只有一片狼藉,无论是金币山还是石柱全都被火龙破坏得一团乱遭,石头落得到处都是……他不由起了不好的预感。

    “艾恩先生,巴德先生!”他站起来大喊道,寻找了下方位,便看向记忆中安阳和巴德之前待的地方。可那里只有一架结构破损的风驽,金币都被火龙给扫光了,露出黑灰色地面,哪里有二人的踪迹。

    “流浪巫师先生……”他不由急了。

    正是此时,大约二十米开外的金币堆中忽然炸开,一声沉闷声响,无数金币飞了起来,如雨点一样纷纷扬扬的落下,洒得满地都是。

    安阳和巴德爬了起来,咳嗽着,捂着胸口小腹,显然被火龙巨力给伤着了。

    巴金斯立马小跑过来:“太好了,你们还活着!”

    安阳摆了摆手,强自笑道:“你很棒,刚刚我不仅看到了你的勇气,还有你的智慧。”

    巴金斯顿时露出些许腼腆笑容。

    巴德咳嗽了两声,却是捂着胸口道:“还是先出去吧,去看看怎么样了!”

    外面,夜风正是寒冷之时,刚刚天黑不久,连星光都欠奉,索林他们却都举着火把,站在大门口等他们出来。

    安阳和巴德刚刚走出,矮人们便发出一声欢呼,全都围了上来!

    “屠龙勇士。”他听见有人如此喊。

    而那头火龙落在距离孤山大门并不远的地方,却是更高些,他们休息了片刻,往上爬了十来分钟,便见到了那头已然了无生机的庞然大物。

    菲力和奇力两兄弟举了火把过去,照亮了火龙的头,它依旧张着嘴,也睁着眼睛,却是再也无力合上。狰狞的血盆大口依旧恐怖,脖颈和胸腹等位置还在不断冒出白烟,下落的冲击力太大,它将坚硬的石头砸坏了不少,可龙皮却是分毫未损。

    安阳走到它唯一的伤口处,却只能看见巴掌长的一截箭尾,其余至少一米三四的箭身全部射了进去,这也是唯一有血液流出的地方。

    那血液如同岩浆,猩红发着微光,带着高温,落在雪上轻而易举便融化了一大片,而且还腐蚀了一部分石头。

    安阳抱着好奇的心思伸手轻沾了一点点,指尖顿时被灼烧出血淋淋的伤口!而他丝毫不以为意,站着思考了下,才不再管这头恶龙的血,转而握着黑箭尾端奋力将之拔了出来,扔在雪地中,喊道:

    “史矛革已死!”

    感谢订阅!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5/88140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5/88140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