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唯一的败笔(第二更餹甜谁心盟主+)

推荐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万古之王吞天仙帝三国之无赖兵王绝命毒尸田园喜事:农门俏媳妇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一术镇天雄霸三国狐颜乱世:辅国小妖妃

    众目睽睽之下,大庭广众之中,堂堂秦氏私立医院集团的院长,就被何之初踩在脚下,字面意义上的踩在脚下。秦瑶光恼羞成怒,差点没晕过去。何之初看上去清贵斯文,但力气却不是一般的大,军靴踩在她脸上,几乎让她动弹不得。她想叫喊求救,但是脸被何之初的脚狠狠踩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响。&#54&#56&#8214&#56&#23567&#35828&#8214&#87&#87&#119&#46&#54&#56&#56&#88&#83&#46&#67&#111&#109她拼命睁大眼睛,看向何承坚的方向,却见他震惊地看着何之初,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些。何之初却丝毫没有容情的意思,他踩着秦瑶光的脸,又用力碾了几下,声音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一样带着刻骨的仇恨。“……你他娘的真的是亲妈?!女儿刚刚做过手术,还躺在病床上,你就要捐赠她的遗体做实验了?!你别给大公无私抹黑了,你这是哪门子大公无私?!”“真的大公无私是把你自己的尸体捐献出去做实验!不是捐你活生生的女儿!”何之初气愤到极点,飞起一脚往秦瑶光身上踹过去。“之初!”何承坚这时终于发话了。他的卫兵一拥而上,将何之初架了起来,秦瑶光才逃过他的猛踹,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何大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秦瑶光哭着往何承坚那边扑过去。何承坚往旁边让了一步,避开秦瑶光,叹息着说:“你也是太过份了,念之还生死未卜,你这都做的什么事儿?”他相信她的医术,但是不再相信她作为母亲的人品。以前秦瑶光对顾念之虽然冷淡,但没有这么过份。秦瑶光更加委屈,“我哪有想那么多?我只是从常理来想而已,而且你不信我的医术,也要相信我的眼光。——念之确实活不到明天……”“她如果活不到明天,你一样要给她陪葬。”何之初挣开架着他的两个卫兵,整了整身上的军装,一脸冷肃:“我不是开玩笑,不信你可以在这里等着。”秦瑶光的眉梢几不可察地跳了跳。何承坚皱着眉头训斥何之初:“胡说八道什么?我知道你很伤心,很生气,但这都不是你朝无辜的人撒气的理由!”“她无辜?她不是口口声声说是念之的亲生母亲?亲生母亲在女儿还活着的时候就想把她当死人拿去做实验,这是人干的事儿?”何之初哼了一声,拍了拍手上的浮尘,“自己说找医生过来做手术,却到现在都没来。如果不是我见势不对自己找了一个医生,念之可能真的就要被她‘捐赠遗体’了!——这算不算她草菅人命?还是借刀杀人?!”秦瑶光无语至极,嘴角抽搐了两下,对何承坚说:“何大哥,看来阿初对我的误会很深。我还是不掺和这件事了,你们父子有什么误会自己解开,我先走了。”她转身匆匆忙忙地离开,背影略显仓惶和仓猝。何之初凝视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视线转向何承坚,声音更冷:“何上将,你好厉害啊,如果说借刀杀人,应该是你才对。”“之初!”何承坚怒吼一声,“你跟我过来!”“不,我得在这里守着,直到明天念之脱离危险。”何之初拒绝离开顾念之加护病房门口。何承坚没办法,挥了挥手,让卫兵去走廊两头警戒,不许人上来。整条走廊上,只有他们父子两人。何承坚看着何之初,有些懊恼和悔恨地说:“……之初,对不起,我没想到……”“你这是承认是你让人开的枪?!”何之初咬牙切齿地瞪着何承坚,“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念之拖进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和念之的事,不用你插手!”何承坚眉头的纹路深如沟壑,“阿初,我真是没想到念之会给人挡枪……我事先跟她说过,并没有骗她,她明明答应得好好的,要配合我,对付那个人……”他朝顾念之的加护病房看了一眼。何之初知道何承坚说的是那个远东王牌彼得霍绍恒。他抱着双臂,清冽冷漠的姿态拒人于千里之外,“你为什么要对付那个人呢?我们明明是合作关系,你觉得这个理由我会信?”何承坚抿了抿唇,下颌的线条刚硬无比。看着何之初疏离仇恨的样子,何承坚心里很不好受。但是这是自己和秦素问唯一的儿子,哪怕他做出再大逆不道的事,他都不会舍得苛责他。可是这个样样拿得起放得下的儿子,却在顾念之面前一再退让,几乎都没有底线了。何承坚看着他的眼睛,声音很轻地说:“……你难道一丁点都没怀疑那个人的身份?”“怀疑什么?”何之初不以为然,“你想说什么?那是苏联方面确认了的,你还在怀疑什么?”何承坚生性多疑,除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对别人都不会完全相信,哪怕是苏联一把手的亲笔信。那个一把手是什么出身,全世界都清楚。他不得不小心又小心。“我一直在派人监视他。”何承坚坦诚,“从他踏入我们国土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那你不知道他故意虚晃一枪,让琳达和斯登提前离开,自己却换了地方?”何承坚却点了点头,郑重说:“我知道。”“是吗?”何之初冷笑着收回视线,“结果呢?你的目标不会跟那些美国人一样,从来就不是斯登吧?”“从斯登接受国外媒体采访,在推特上爆料开始,我就没相信过他。”何承坚甚至比顾念之更早发现斯登的不对劲,但他没有对别人说起过,而是将计就计,一边跟苏联谈条件,一边部署自己这边的行动。何之初这一支行动小组只是在表面上的这一组,何承坚还有一个行动小组,在暗中行动,不仅监视斯登,还监视来到他们国境内的苏联克格勃,特别是这位远东王牌和那个已经走了的远东之花琳达。可以说,何承坚的计划还是很成功的,唯一的败笔,就是他错算了顾念之。这个总喜欢撒娇的女孩子狠起来真是连他都怕。美国人利用斯登吊华夏和苏联的大鱼,他和苏联也各有打算,既互相合作,又互相对抗。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永远不可能有人与人之间的肝胆相照和坦诚相待。如果把国家之间的关系当人际关系处理,只能是又一个脑残的宋襄公。“那这跟彼得又有什么关系?”何之初不理解父亲为什么用顾念之来试探彼得,“远东王牌这个人不是近期出现的,早在我们去对面世界之前,远东王牌的名声就在国际上很响亮了,您到底在想什么?”何承坚坚持说:“不管他是什么人,他已经又一次成为你的竞争对手。你没看见吗?那时候念之去找他说话,他居然离开自己的保镖走了出来。——光凭这一点,我就无法容下他。”这说明这个远东王牌已经对顾念之动心了,不然以他一贯的性格和行事,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何之初长吁一口气,靠在加护病房的外墙上,抬手摆了摆,“您回去吧,我现在没有精力跟您争论孰是孰非,一切等念之明天醒过来再说。”何承坚本来担心何之初跟他大吵大闹,可现在他不大吵大闹,只是一幅心灰意冷的样子,他反而更担心了。还不如跟他大吵大闹!但是何之初不再说话,一个人靠在墙上,开始抽烟。何承坚在旁边陪了他一会儿,才起身离去,说:“我回去了,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如果还需要医生……”何之初没有说话,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何承坚转身离开,高大的背影有些佝偻,像是不堪重负。他是军部最高委员会的上将,是一国最高首领,出行都是国家大事,不可能任性地想在哪里待多久就待多久。很快,何承坚的车队和卫兵们簇拥着他离开西营医院,回机场去了。他会连夜乘坐专机回帝都,主持明天的会议。西营医院的停车场,路远和路近坐在自己车里。路远看着手上的监控显示屏,说:“何承坚和秦瑶光都走了。”他转过头问路近:“你呢?你走不走?”路近摇了摇头,“我要在这里等着念之醒过来。”“她会很快醒过来吗?”路远很是担心,“枪伤那么严重,又经历了大手术,一般情况下得花几天时间才会醒吧?”“你不看是谁给她做的手术?她会脱离危险期,明天早上肯定能醒。我不放心的,是她醒来之后养伤的问题。”路近目光炯炯看着路远,“你快想个办法,明天让她跟你回C城养伤。”路远愣了,“我?想办法让她跟我回去养伤?!——你这么能想,咋不上天啊!”他跟她非亲非故,男女有别,怎么让她跟他回去?!※※※※※※※※※※※※※※※※※这是今天的第二更为扣扣阅读餹甜谁心升盟主加更:第1544章《唯一的败笔》。提醒大家的和票哦。PS:“餹甜谁心”是俺在扣扣阅读那边第一个盟主啊,值得纪念!晚安各位大佬小天使~~~╰(*°▽°*)╯</div>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116221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1162216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