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请什么病假?

推荐阅读:爆笑狂妃:妖孽邪王,来战!医等狂兵逍遥江山非正常人类异闻录荆楚帝国斗战仙穹恶魔总裁强势宠:老婆,吃定你玩锤子牧师最强国防生恶魔就在身边

    霍绍恒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眸色越发深黑,像是飓风之前的海面,阴沉得不见天日,他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俯视陈列:“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也不算没有。”陈列心里有些小得意,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又取出眼镜布,将眼镜摘下来慢条斯理擦了擦。

    “怎么说?”

    “如果你一定要事后清除记忆,目前来说,就只有物理方法了,就是动手术,切除你大脑里的一部分额叶。”陈列说完看了霍绍恒一眼,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又飞快地道:“但是这样做的后果非常严重。霍少你作为高级将领,军部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做这种手术的。况且,你用什么理由说服军部同意你做手术呢?是吧?”陈列极是诚恳地给霍绍恒分析利弊。

    “操!”霍绍恒重重一拳挥出,将自己的大铁门硬生生砸出一个拳头的凹形。

    陈列一看,眼睛眉毛都动了起来,乐呵呵地道:“霍少?你不用这样吧?以你霍少的意志力和控制力,忘掉这种记忆是分分钟的事!而且也不可能对你造成任何困扰,是吧?”

    “当然不会。”霍绍恒面无表情地在陈列面前揉了揉拳头,发出咔咔作响的骨节爆破声。

    陈列身上的汗又出来了,暗道得赶紧转移话题了,不然今天小命难保,情急间,他想起顾念之,立刻高举挡箭牌:“霍少,我得去给念之检查检查,小姑娘还是处女呢,也不知道昨晚被你弄成什么样子了……”

    “你站住。”霍绍恒叫住他,眉头拧了起来,“找个女医生过来检查。”

    “霍少你歧视我们男医生!”陈列义正辞严表示抗议,但是在霍绍恒变色之前,马上打开自己的呼叫器说道:“叶医生,你来霍少的小楼,有件机密任务需要你。”

    霍绍恒这才饶了他,缩回手,走到窗边站定,抱着胳膊看着窗外,淡淡地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知道知道!明白明白!”陈列忙点头哈腰,认错态度良好。

    霍绍恒见他这幅样子,冷冷扫他一眼,不再说话。

    没过多久,叶紫檀背着药箱走了上来,先对着霍绍恒行了军礼,然后看着陈列道:“陈医生,有什么任务?”

    陈列朝卧室里面努努嘴,带着她往屋里走,一边低声道:“……是这样,念之,你认得吧?小姑娘不小心被人那个了,我们刚刚把她救回来,你去检查检查,看看她身上伤得怎样,严不严重,给她上点药……”

    叶紫檀也是军医,而且是陈列的下属,听见这话吃了一惊,忙道:“啊?谁干的?抓住没有?”

    陈列的眼风往霍绍恒那边飞了一眼,见霍绍恒默默转过身,面对着窗外的方向,嘴角翘了翘,轻轻咳嗽一声,不满地道:“问这么多做什么?有霍少在,你担心会抓不到凶手?我告诉你,那凶手已经被霍少挫骨扬灰了……不过你记得一定要保密,等下霍少会让你签军令状,知道轻重了吧?”

    “哦。我知道,一定会保密的。”叶紫檀闷闷地点点头,背着药箱走到卧室。

    屋里很昏暗,叶紫檀先打开了屋里的灯,然后戴上手套,掀开顾念之身上盖的薄毯。

    眼前的情景让她倒抽一口凉气。

    “啊——!真是禽兽!怎么能下手这么狠?!完全不顾小姑娘的身子!”叶紫檀看见顾念之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红痕,还有下身的肿胀坟起,气得不行,在卧室里破口大骂作孽的男人不得好死,挫骨扬灰都便宜他了……

    陈列在门口忍笑忍得五官都扭曲了,简直快要受内伤。

    站在窗边的霍绍恒嘴角抽搐两下,便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淡然转过身,往大门外去了。

    他的两手插在迷彩裤的裤兜里,耳边习惯性戴着蓝牙耳机,从三楼下来,看看时间还早,打算先去晨练,跑跑十公里障碍越野跑,发泄一下他未释放的精力。

    刚刚跑了出去,他的蓝牙耳机又有电话进来。

    这一次,是驻地的接线员。

    “霍少,您的民用专线电话打进来留言,是有关顾小姐的,您要不要听留言?”

    霍绍恒是顾念之的监护人,但他的真实身份并没有对外公开过。

    他给顾念之在外面留的电话号码,是一个民用号码,而他的身份,也只是一般公司小职员,所以顾念之的同学朋友只知道她是孤女,有个家境一般的表叔做监护人。

    “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今天是顾小姐研究生复试面试。电话是从顾小姐的大学系里打来的,一早上打了十几个电话,顾小姐电话没有人接,最后才打了您留的电话。”

    研究生复试面试?

    霍绍恒皱了皱眉头,恍惚想起来顾念之好像前一阵子跟他说过,要考研究生,难道已经考完了,要面试了?

    停下跑步,霍绍恒拨通了陈列的电话,淡定地问道:“陈列,念之是考过研究生入学考试了吗?”

    陈列“哦”了一声,点头道:“考了,好像还考了第一名呢,怎么了?”

    霍绍恒掏出一支烟点上,对陈列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今天是她研究生复试面试,你知道吗?”

    “面试?得了吧,她就算今天醒了也起不来床,被折腾得太过了,恐怕得在床上躺一星期才能下床。”陈列阴阳怪气地道,敲了敲桌子。

    霍绍恒狠狠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镇定地道:“嗯,那你给她开病假条,病得越严重越好。我找人给念之的大学系里送过去,看看能不能把面试推后。”

    陈列这倒没有推辞,他知道顾念之很想读法律系的研究生,一边在卧室里摆弄自己的血液透析仪器,一边对着耳机说:“没问题,不过大学那边,要不要找个得力的人去说情?不然要是对方打官腔,公事公办就不好了。”

    “我让阴世雄去办这件事。”霍绍恒说着就切换电话,拨通了阴世雄的手机。

    阴世雄是霍绍恒的生活秘书之一,跟别的部门打交道这种事,一般都是他出面,为人仗义,八面玲珑,一张巧嘴能把树上的八哥都哄下来。

    阴世雄接到霍绍恒的电话,忙答应了,马上过来取了病假条和诊断报告,亲自开车去顾念之的大学系里找老师请假。

    此时正是面试开始前一刻钟的时候。

    冯宜喜穿着一袭浅灰色西装套裙,端庄地等在会议室里。

    今天是b城的何之初教授亲自面试的时间。

    顾念之还没有出现,大概她是来不了了……

    冯宜喜低下头,掩饰住自己满脸喜色。

    隔壁的办公室里,一身白色西装的b城b大法律系教授何之初背对着大门,不耐烦地道:“如果面试都要迟到,那就不要来了,请什么病假?!”

    “何教授,我们顾小姐是真的得了急病,您看看这是专业医生开具的病假条,还有诊断报告。”阴世雄做戏做全套,将从陈列那里拿过来的病例报告都拿出来了。

    当然病情是假的,真相是不可告人的……

    何之初从窗前转过身,垂眸看向阴世雄递过来的病假条和诊断报告。

    阴世雄悄然打量何之初,在心里暗暗吃惊。

    没想到这个声名显赫的b大法律系教授这么年轻!

    剪裁合身的白色西装穿在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上,更显得他风流倜傥,俊逸非凡。

    何之初的眼睛细长,狭长的眼尾往鬓边挑过去,看人的时候水汪汪的,是出了名的桃花眼。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14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14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