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顺藤摸瓜 5

推荐阅读:误入修界重燃河伯证道绝色毒医王妃影视会员大穿越史上最牛帝皇系统替仙界大佬跑腿的日子

    从清晨就开始的绵绵细雨好像更大了些,天色更加昏暗。

    街上的行人不太多,都是匆匆忙忙的,没有人驻足停留,更没有人留心街边停着的那么多车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形。

    大厦里面枫亭家装公司的员工才刚刚上班。

    一群法警拿着法院的传票就径直闯进来了,不容分说,将他们办公室的东西一扫而空。

    大老板冯国栋的办公室更被抄得如同雪洞一般,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连垃圾桶都不放过。

    公司的秘书和经理们打冯国栋的电话打得都快爆了,冯国栋才驱车飞快地从家里赶了过来。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公司是合法经营,你们怎么能随便抄?”冯国栋一肚子火气,他一夜没睡,一直在处理冯宜喜那件事,没想到自己的公司马上就面临着巨大的麻烦。

    前来查抄的法警出示法庭的传票,“……银行告你们骗贷,我们只是搜集证据。”

    冯国栋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而下,虽然全身凉的发抖,但是额头却热得出了汗。

    半个小时之后,这些法警们抱着大大小小的纸箱子,里面装着各种文件、电脑硬盘和笔记本电脑,以及手机、平板电脑,从大厦里走出来。

    最后出来的,是垂头丧气,手里戴着手铐的大老板冯国栋。

    他一出来,闻讯赶来的电视台和网络媒体便举起相机和手机,纷纷拍照采访,又一桩自带热度的新闻轰轰烈烈炒了起来。

    霍绍恒坐在大厦对面的克莱斯勒房车里,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直到那些人都被带走了,才平静地道:“回去。”

    到了下午,枫亭家装公司上市的申请,被证监会正式驳回。

    银行要求枫亭家装公司马上清盘还贷。

    一时冯家的电话也被打爆了。

    胡巧珍刚带着自己的弟妹和严律师回到家,水都没来得及喝,就看见大女儿冯宜嗔面色一片灰白,握着电话对她说:“妈,我们完了。”

    严律师马上问道:“怎么了?你妹妹那边我已经在警察局打点过了,等查清楚了就能放出来。”

    “不是妹妹,是我们家的公司。”冯宜嗔说着,手里的电话握都握不稳了,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胡巧珍急着张罗要去警察局接冯国栋回家,结果来了两个女警,说她做假账套银行贷款,直接将她也抓走了。

    胡巧珍是他们公司的财务总监,也是法人代表,论起法律责任,比她丈夫冯国栋还要大一些。

    而且他们家这所房子是由公司名义持有,公司破产清盘,这房子也要被银行收回抵债。

    ……

    冯家天翻地覆的时候,霍绍恒已经悄然回到了驻地。

    又是一个傍晚,雨小了很多,但还是绵绵密密。

    霍绍恒没有撑伞,一个人走回自己的小楼,头发被雨淋湿了,黑发映着点点水色,夜色里一张肃穆的容颜俊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路上不知收获多少驻地女军官们的脉脉秋波。

    但他毫无觉察,一进门就直奔洗手间,拿了大毛巾先在头上擦了擦。

    陈列从顾念之躺着的卧室出来,知道霍绍恒回来了,不等他开口问,立刻举起双手,“还没醒,还在发烧。”

    霍绍恒抿了抿唇,扔下大毛巾,大步往卧室去了。

    这是三天来他第一次踏入自己的卧室。

    屋里还开着灯,是陈列出来的时候忘了关。

    大床边上架着输液杆,顾念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支瘦瘦的胳膊搭在深紫色薄毯上,手背还扎着输液的针头。

    霍绍恒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坐到床边,伸手往顾念之额头搭了搭,然后飞快地缩了回来。

    果然烧得滚烫。

    可是顾念之脸上并没有发高烧病人常有的病态的潮红。

    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肤色皎如月华,鸦翅般浓密黑沉的长睫如同两排小扇子,盖住那双灵动的大眼睛。

    霍绍恒突然很想念顾念之平日里忽闪着长睫毛,对他叽叽喳喳不停说话的情形。

    虽然他很少回应,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嗯”字了事,但并不妨碍顾念之一个人自说自话,自得其乐。

    可是那么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如今却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发着高烧,也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样更坏的结果。

    霍绍恒蹙着眉头站了起来,走出卧室。

    这件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如果顾念之真的出了大事,他势必要向军部汇报。

    刚一走出卧室,他的蓝牙耳机就有了声响。

    是赵良泽的声音。

    “霍少,胡传信说,h3ab7,是一个日本女人卖给他的。因为跟国外敌对势力有关,这件事牵扯到第六军区管辖的范围,真的得我们插手了。警察局那边的特警处已经跟特别行动司驻地联系过,马上将胡传信转移到驻地审讯处。”

    顿了顿,赵良泽似乎查了查定位追踪系统,继续说:“车已经开过来了。”

    ……

    胡传信被蒙着眼睛,带到了特别行动司在c城驻地的一间特别审讯室里。

    c城警察局的特警是执法人员,并不能对他用什么特殊手段逼供。

    但是察觉到胡传信有意隐瞒一些消息,而且这消息又牵扯到国外的敌对势力,特警处马上就将他扔给特别行动司处置。

    “居然还有隐瞒?”阴世雄和赵良泽匆匆赶到审讯室门口,脸上的笑容几乎是狞笑了,“对这种吃里扒外跟外国人勾结,残害自己同胞的杂碎还讲什么客气?!”

    霍绍恒穿着马靴走了进来,面色阴沉,全身散发出暴戾又冷酷的气息。

    审讯室隔壁监控室的人忍不住头皮紧了紧。

    霍少将上一次表现得这样阴沉的时候,是在蓝星某国爆发屠杀帝国移民后裔的大暴乱之后。

    那一次帝国没有出面,但特别行动司在某国出动了一个晚上。

    指挥屠杀帝国移民后裔的某国军方首领直接被虐杀,尸体扔在那个国家的总统官邸前。

    一千二百三十一个参与屠杀的某国军方成员全部一夜之间死于非命,而且一律斩首而死,就像他们曾经对那些帝国移民后裔一样。

    这件事爆出来后曾经在蓝星引起震荡,虽然都猜这件事跟帝国逃不了干系,但不管是美国中情局,还是英国军情五处,都找不到丝毫证据。

    那一夜的屠杀后来只好被某国大巫师定性为灵异事件,说是冤魂索命。

    某国政府不得不出面做了一场巨大的法事,超度在屠杀事件中无辜被杀的帝国移民后裔。

    而这一次,霍少将身上的暴戾气息甚至比那一次还要恐怖。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14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14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