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没有机会了

推荐阅读:至尊贼少极品神医混花都超人末日未来我真不要当明星唐朝工科生最牛微信朋友圈纵天神帝抗战之第十班最强神医混都市都市至强者降临

    查出山口洋子并不能让他们轻松下来。

    这一晚,霍绍恒不知怎地有些睡不着,他在客卧的床上翻来覆去半天,最后还是起身,半夜去驻地资料室查了一些陈年旧事的档案。

    虽然现在是网络时代,但对于懂网络原理的人来说,都知道网络是多么地不安全。

    比如他的生活秘书之一赵良泽,可以用一百种方法向你演示如何破解各种网络安保系统,攻入你的电脑或者手机、平板电脑。

    因此很多绝密资料,帝国军部还是选择了原始的纸质保存,并不放在网上。

    资料室甚至还有刻印的最原始的竹简和石雕,因为只有竹简和石雕,才是最能源远流长的。

    他在这里工作到第二天清晨,才伏在资料室的桌上打了个盹儿,直到被资料室管理人员的敲门声吵醒。

    这间资料室屏蔽一切电磁和无线电波信号,电话都是打不进来的,这里也不设任何电话线路。

    所以通讯基本靠吼,不吼屋里的人听不见。

    “首长!首长!您的生活秘书有急事找您!”

    咚咚咚咚的敲门声终于唤醒了刚刚阖上眼的霍绍恒。

    他定了定神,去资料室里面的盥洗室用凉水抹了抹脸,再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刚从资料室走出来,霍绍恒的蓝牙耳机就响了起来。

    是他的另一个生活秘书阴世雄打来的。

    “什么事?”

    “霍少,顾小姐今天面试啊!她学校系里打了好多电话了,就连何教授本人都打了电话过来问。”阴世雄的语气有点急,三天前他专门去c大法律系帮顾念之求情请假,好不容易求得何之初教授同意将面试推迟三天。

    如果再迟到,阴世雄不敢想象那位何教授会对顾念之的印象会差到什么地步。

    亏他那天一个劲儿地吹嘘顾念之一直“仰慕”何教授……

    霍绍恒揉了揉眉心,一边走一边应了一声,“我给陈列打个电话。”

    陈列的电话接通了,没等霍绍恒出声,陈列已经抢先说道:“霍少,念之还没醒,不过烧退了一点。”

    “到底怎么回事?你一点头绪都没有吗?”霍绍恒停下脚步,抬头看着自己的小楼,心情有些恶劣。

    他掏出烟,在小楼前的树下抽了起来。

    陈列也满腹委屈:“霍少,我能保证她的健康绝对没有问题。我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控她的心跳、脉搏,每两小时测一次血……”

    “两小时抽一次血,她是你的血库吗?我看你不如活拆了她做成标本算了。”霍绍恒难得讥讽了一句,这对于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霍少将来说,已经是极少见了。

    陈列毫无办法反驳,只能捂着脸任嘲。

    霍绍恒掐了电话,正要给阴世雄打回去,又听见接线员的声音响起来,“霍少,b大法律系何教授强烈要求跟您亲自说话。”

    霍绍恒想了想,一手持烟,一手插在军裤兜里,背靠在大树上,淡淡地道:“接过来。”

    其实顾念之跟他六年,大部分时候都不是霍绍恒亲自照顾的,他只是挂个名而已。

    顾念之跟着他的时候已经十二岁,有自主生活能力,所以不需要他手把手的照料。

    而跟顾念之学校有关的事,都是由他的生活秘书阴世雄出面搞定。

    但这一次事情比较严重,阴世雄大概搞不定了。

    蓝牙耳机里传来电话接通的声音,霍绍恒没有说话,对方沉默了一秒钟,还是首先问道:“请问是顾念之的监护人霍先生吗?”

    霍绍恒嗯了一声,“是,你有事吗?”

    “今天是顾念之推迟面试的时间。”何之初简单说道,声音很是清冷:“她第二次迟到了。”

    “嗯,我想再给她请几天假,她有些不舒服。”霍绍恒掸了掸烟灰,很平淡地说道。

    何之初在电话那边明显被他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还请假?你们别太过分。我已经给过她机会了,再迁就她,是对别的考生不公平。你是顾念之的监护人,我正式通知你,今年夏天b大法律系研究生的入学机会她不可能有了,你们另择高明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霍绍恒皱了皱眉,也没当回事,转身去自己的办公室工作去了。

    ……

    接下来的这几天,不仅顾念之身边的人度日如年,冯家人更是忧心忡忡。

    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c城的高档会所福临门是冯宜喜舅舅胡家的产业,因为冯宜喜和胡传信那天晚上的事被警方查抄,胡家不仅面临着天价罚款,而且背了一身债务,银行不肯继续借贷,反而催他们马上还款,同行朋友亲戚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唯一能帮他们的冯家早就自身难保。

    胡家不得已,也只好宣告破产,再没有钱去请昂贵的大律师来把胡传信给捞出来。

    而胡传信更被查出来多次用迷药对未成年人下手,再加上提供吸食不法物品的场所,证据确凿,最少也要判无期徒刑。

    冯家完全是一团糟。

    冯家的枫亭家装公司被人查出来做假账套银行贷款,还有偷税漏税,不仅上市无望,而且冯国栋和胡巧珍罪名成立,是要入狱服刑的。

    冯宜喜罪名轻一点,只是吸食不法物品,还有藏有过量不法物品,造成违法行为,被处于拘留三个月,劳教一年的处罚。

    因为她触犯法律,c大法律系按照校规开除了她的学籍,毕业证学位证当然也别想了。

    冯家的房产存款和所有值钱的东西统统被银行收走抵债,唯一没有惹上官司的冯家大女儿冯宜嗔,一夜之间由坐拥千万家产的天之娇女变成了身无恒产的普通人。

    她接受不了这种落差。

    这一天一大早,冯宜嗔提着一个小小的路易威登的行李箱,回头看了看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别墅,脸上一片哀伤。

    “嗔姐,彪哥在等你。”一个染着一头黄毛骨瘦如柴的男子笑嘻嘻的打开车门请冯宜嗔上车。

    冯宜嗔回过头,看了一眼那辆黑色的奔驰700,心情好了一些,弯腰坐了进去。

    “嗔姐,彪哥说了,他虽然有老婆,但你嗔姐才是他心坎上的人!他那老婆土啦吧唧的,昨天就赶回老家去了,以后嗔姐就是我们的大嫂,以后还望嗔姐多多照应!”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14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14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