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什么是爱

推荐阅读:一拳打倒嘤嘤怪误入修界重燃河伯证道绝色毒医王妃影视会员大穿越史上最牛帝皇系统

    </>    “念之,念之,你走得这么快,我叫你都听不见,真的生气了?”艾维南见顾念之终于停下来了,连忙紧走几步,来到她身前站定。

    顾念之面容淡淡地摇摇头,“这位同学,我们真的不熟,你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好吗?我这人没有见过世面,扛不住你的自来熟。”

    艾维南的脸更红了,幸亏她紧赶慢赶地跑来追顾念之,本来就跑得脸红,脸更红一些别人也看不出来。

    “你别生气了,好吗?”艾维南低声下气地对顾念之说道,语气非常诚恳,“你真的别误会,夏文心里确实有人,但并不是我,我跟你是一样的人,才提醒你一下。不要对我有成见,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你的对手另有其人。”

    顾念之抬眸看了看艾维南,突然觉得她很是可怜。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

    瞧她说得这些话,妥妥地挑拨离间,只为了在顾念之心中扎下一根刺,等时机到了,积少成多,顾念之迟早会去跟梅夏文大闹一场,她好在旁边看笑话。

    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值得她这样耗尽心机吗?

    顾念之发现自己不明白了。

    什么是爱?

    像艾维南这样不顾一切,迎难而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才叫爱情吗?

    她和梅夏文之间好像没有这样强烈的占有欲和排他欲

    。

    顾念之有些迷惘地看着艾维南,盯着她一张一阖的红唇,思绪却开始魂飞天外。

    “念之,我实话跟你说,我跟夏文初中、高中加起来六年同学,三年同桌。他是我们班长,长得好,成绩好,家世也好,喜欢他的人很多,我不讳言我确实对他动过心,但当他跟我最好朋友爱得死去活来之后,我就默默退出了。”艾维南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她的话七分真三分假,不知不觉把自己都感动了。

    “他们俩是彼此的初恋。你知道,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初恋总是不一样的。夏文又是长情的男人,他这种人,永远对初恋无法忘怀。”

    顾念之:“……”

    艾维南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我对他们的感情再熟悉不过了。我还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微博,名叫红茶的天空,我建议你有空去看看。两个人爱得有多火热痴缠,不用我说什么你就会明白。”

    顾念之回过神,只问了艾维南一句话:“他们分手了吗?”

    艾维南很是意外,“……分是分了,可夏文心里……”

    “班长心里怎么想的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顾念之微微蹙眉,不想再被艾维南带节奏,“我再问你一句,他们什么时候分的手?”

    “四年前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分了。然后我的好朋友姜红茶出国读音乐,夏文留下学法律。”艾维南怔怔地道,“你真的不介意?”

    “那就行了。四年前就分手的人,你今天还来搬弄是非,渲染他们之间有多真爱,你不觉得可笑吗?如果他们真的爱得那样深,当年为什么会分手?不过是出国留学而已,我看不出真爱的两个人连这一点困难都无法克服。”

    顾念之说完,上下打量艾维南一眼,“照我看,根本你就是看不得别人跟班长在一起吧?”

    “你真的误会了,我不是……”艾维南发现自己说不过顾念之,急着要给自己辩解。

    顾念之不再客气了,语带讥讽地道:“行了行了,你真是为班长的感情生活操碎了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他妈,不是他同学呢。”

    艾维南听出顾念之语气中浓浓的嘲讽,抿了抿唇,抬手顺了顺自己的长发,淡淡地说:“你怎么看我,我管不着。你根本不懂,我那么爱他,只要他过得好,我比谁都开心。爱不是占有……”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传教啊?你也是学法律的,你知不知道在非宗教场合传教是犯法的?”顾念之打断艾维南的话,抬头看着前方的林荫道,淡淡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感情。对于我来说,如果我爱他,他也爱我,那么无论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但是如果他根本不爱我,我会走得远远的,绝对不会死缠烂打,更不会以朋友的名义留在他身边,然后各种破坏他的生活。”

    艾维南现在有些明白了,她看着顾念之,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你不爱夏文。如果你爱他,你不会这样洒脱。”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怎么做?”顾念之终于忍不住当艾维南的面翻了个白眼,不屑一顾地道:“还是那句话,别人的事,不劳你操心

    。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说着,她迈步匆匆离去。

    艾维南站在c大校园的林荫道上,看着顾念之的背影渐渐消失林荫道的尽头。

    正午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洒落下来,在林荫道上投下点点光斑,像她斑驳的心事。

    艾维南微微笑了笑,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红茶吗?我是维南啊,你什么时候的飞机?我去机场接你。”

    ……

    顾念之回到宿舍,想想刚才发生的事,真觉得恶心得够呛。

    梅夏文后来连着打来两个电话,她都没接,一个人去了图书馆做论文的最后修改。

    一直忙到快傍晚的时候,才把第一版正式完成了。

    何之初已经催了她好几次,要看看她的毕业论文。

    她找出何之初的邮件,将自己的第一稿毕业论文发了过去。

    邮件刚发出去没多久,她的手机就收到了何之初的短信。

    她不急着回宿舍,就背着电脑包,走到图书馆外的草坪上盘腿坐下,沐浴着夕阳的余晖,给何之初发短信。

    【何教授】:“现在才写完论文?”

    【顾念之】:“是啊,新鲜出炉第一稿,请何教授指证。o(n_n)o~”

    【何教授】:“……什么时候答辩?”

    【顾念之】:“六月中旬,大概是十五号左右。”

    【何教授】:“没几天了,我会尽快改好给你发回来。”

    【顾念之】:“拜谢!鞠躬!何教授真是我的大恩人啊!”

    【何教授】:“……”

    【顾念之】:“开个玩笑,何教授不会介意吧?”

    【何教授】:“废话少说,有护照吗?赶紧准备办去美国的签证。我给你争取到一个去美国国会做实习生的机会,你毕业之后有半年时间的空档,正好去美国国会实习。”

    ※※※※※※※※※

    这是第一更。亲们的月票太给力,俺还得继续四更。

    存稿已经没了,但为了月票,豁出去了!

    中午一点第二更月票1600加更。

    晚上六点第三更。

    晚上八点月票1700加更。

    提醒一下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18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18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