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生活不能自理

推荐阅读:龙裔的轨迹海贼之机械师重生之终极修真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萌妻来袭:小叔,接招吧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玄灵惊世快穿之炮灰不伤悲[综]审神者是个毛绒控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第二天一大早,梅夏文刚刚起床,就接到何之初的电话。

    “何教授早上好。”梅夏文忙向他问好,“是现在出去吗?”

    何之初清冽淡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半个小时后下来,我派车来接你。”

    梅夏文半个小时后从楼上下来,看见一辆加长版的凯迪拉克轿车停在希尔顿酒店门口。

    见他下来,一个戴着白手套的英俊白人男司机推开车门下车,帮他拉开另一边的车门,请他上车。

    梅夏文谢了他,进到车里,看见何之初坐在里面的座位,对他微笑。

    “何教授太客气了。”梅夏文很是受宠若惊。

    这么大的架势,连司机都有,这何教授,一下子就有大律所合伙人的派头了。

    何之初打开车里的小冰箱,拿出红酒和酒杯,“要不要喝一杯?”

    大清早的喝红酒……

    梅夏文虽然没这习惯,但为了不被何之初看轻,他还是从善如流地接了过来。

    “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一般早上就是喝一杯加冰的红酒。”何之初举着酒杯对梅夏文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梅夏文跟着也喝了一杯。

    红酒里面放了冰块,冰冰凉凉的口味,还有一点柠檬的香味,更像调制好的鸡尾酒。

    何之初又给他斟了一杯。

    加长的豪车开起来几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梅夏文一连喝了四五杯红酒,才发现他们已经开出一段路了。

    微微有些头晕,梅夏文握着酒杯,眼睛都不能聚焦了,“何……何教授,我们这是去哪里?”

    何之初虽然已经喝了很多酒,但是一点醉意都没有。

    他冷着脸,看向车窗外,淡淡地说:“去接念之,她不是你女朋友吗?你不想和她一起出去玩?”

    梅夏文“哦”了一声,揉着太阳穴,靠在座椅上,已经醉意十足了,他呵呵笑道:“女朋友?还差一点点啊。我做梦都想她做我女朋友,可是她要我等她。要考验我半年,才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何之初有些意外地收回视线,打量梅夏文一番,像是在衡量他这番话的真假,“也没差多少吧?都在大庭广众之下十指交握了……”

    “就是拉手而已。”梅夏文喝醉了,话特别多,忍不住发起牢骚:“想抱一抱她都不行,动不动就把我推开。她大概是我们学校唯一的处女,而且连初吻都还在的处女……哈哈哈哈……我真没用,追了她这么久,只给拉拉手……”

    何之初没有说话了,视线又转向车窗外。

    他拿起手机,给顾念之打了个电话:“念之。”

    顾念之还在床上睡觉呢,听见电话响了半天才接。

    “何教授?”一听见是何之初的声音,顾念之一下子清醒了,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过声音还是带着刚刚睡醒的慵懒和沙哑,“有什么事吗?”

    “今天带梅夏文去逛哈佛校园,正好想起你的伤还要复诊,接你一起去吧。”何之初说完就挂了电话,顾念之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拜陈列的改良版绿药膏所赐,她脸上的伤已经彻底好了,还去医院查什么呢?

    但是何之初今天带梅夏文逛哈佛校园,顾念之这个正经的主人也不好意思置身事外啊。

    虽然她其实今天是想一个人在家里睡一天的……

    急急忙忙冲进浴室快速洗了个澡,挑了身淑女样的小白裙加小白球鞋,藏蓝色小t恤衫,长长的头发用一根发带束在脑后,戴上藏蓝色的棒球帽,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对阴世雄说了一声:“大雄哥,何教授带夏文去逛哈佛校园,我跟着去玩玩啊。”

    阴世雄从房间里探出头来,“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大概也得晚上吧。我给你打电话。”顾念之说着话,手机已经响了,她看了一眼,“不跟你说了,他们已经来接我了。”说着,拉开门跑了出去。

    顾念之刚走没多久,阴世雄就乔装打扮之后下楼,跟着他们也去了哈佛校园。

    何之初的加长豪车招摇得很,阴世雄想错过都不容易。

    到了哈佛校园,顾念之高高兴兴给梅夏文指着各处的建筑,告诉他都是哪个系的教学楼,后来又带他去法律系的大楼看了看,还照了几张相。

    梅夏文笑着说:“回去我也可以跟人显摆,我也是来过哈佛的人。”

    “美得你。”顾念之斜睨他一眼,跟他说说笑笑,显得何之初在旁边十分多余。

    但是何之初好像也不在意,一直跟在他们后面不紧不慢地走着,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支烟,站在哈佛大学可以吸烟的地方抽了起来。

    顾念之回头看见他手指间一点明灭的烟火,眼神闪了闪。

    何之初心有所感,下意识抬头,看见顾念之盯着他手指间的烟头。

    “好了,我不抽了。”他笑着把烟扔到附近的垃圾桶。

    顾念之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转头指着法学院对面的电子工程学院大楼,对梅夏文道:“那边是电子工程系大楼,我认识那里好几个中国同学呢。”

    “对,念之还有一个男神在那里。”何之初背着手,站到顾念之另一边,眯着眼睛也看向电子工程系的大楼。

    “男神?”梅夏文心里一跳,愕然看了顾念之一眼,“谁啊?

    顾念之臊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道:“何教授开玩笑的,我有很多男神呢。夏文,你也是我的男神啊!”

    “是吗?”梅夏文笑了起来,虽然知道顾念之是随口说说,但还是止不住地高兴。

    就应该当他是男神啊,他被打击的信心霎时又爆棚了。

    “当然是!”顾念之使劲儿点头,眼角的余光瞥见何之初清冽的目光冷冷看着自己,顾念之索性转头,对着何之初拍马屁:“何教授,您也是我的男神。我今天真是运气好到爆,有两大男神陪我逛校园,棒棒哒!”

    何之初看了梅夏文一眼,竟然不明白顾念之这话,他到底是高兴好,还是悲哀才好。

    毕竟跟梅夏文同一档次的男神称号,何之初不想接受……

    他扬了扬下颌,“去那边吧。你的伤还要复诊一下。”

    梅夏文赶紧同意:“念之,我那天看见你脸上的伤,真是吓死我了。你没事了吗?”

    顾念之摸了摸自己的脸,圆滑地说:“我觉得已经没事了。但还是去确诊一下吧。”

    何之初没有再说话了,带着顾念之和梅夏文去了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这一次他找的是看皮肤科的专家。

    “托马斯医生,有劳你了。”何之初将顾念之拉过来,“您看看她的脸,前天被人打伤了,现在虽然消肿了,但我担心里面没有好完全。”

    托马斯医生给顾念之专心检查,为了保险起见,还照了x光,确保头骨没有变形。

    他们在医院等了一个小时,才拿到x光片。

    “我可以保证,她恢复得很好,不仅头骨完好无损,就连皮肤也痊愈了,一点疤痕都没有。”托马斯医生是个白胡子老头,对顾念之非常和蔼可亲,检查完了,还给她一支棒棒糖。

    顾念之含着这支棒棒糖,笑着走在何之初和梅夏文中间。

    他们从走廊上走过,顾念之注意到有一个病房门口居然有穿迷彩服的美国大兵站岗。

    这是住的哪位重要人物?

    顾念之的脑海里刚蹦出这个念头,转眼就看见一个头上缠着白色绷带,吊着一支胳膊,半边脸肿得跟馒头一样的女子被人搀扶着,慢慢从病房里走出来。

    何之初停下脚步,将顾念之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这边走。”带着她和梅夏文转到另一个走廊。

    他们走得虽然快,但还是被那个女子看见了。

    这个女子正是被顾念之打断手腕,同时又打成脑震荡的辛杏峼。

    愕然盯着顾念之消失的背影,觉得怎么那么眼熟呢?

    她问搀扶她的护士:“刚才那个姑娘是谁?你认得吗?”

    那个护士摇摇头,“我可以帮您去问。”

    她们都看见刚才那三个人是从皮肤科专家室那边过来的。

    那护士叫了一个人过来,问道:“刚才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从那边过来,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那人正好是皮肤科专家托马斯医生的护士,便告诉她:“那是托马斯医生的病人。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很美貌?我只知道她姓顾,是法律系何教授的学生。她的伤刚刚好,幸亏没有毁容,不然……”他的话戛然而止,有些忌惮地飞快睃了辛杏峼一眼。

    辛杏峼的头骨被打得有些偏斜,如果不做美容正畸手术,她是会毁容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的病房安排在皮肤科专家室旁边的原因,便于托马斯医生帮她复诊,确定整容方案。

    姓顾,还是何之初的学生,还能有谁?

    辛杏峼只觉得一股浊气从心底冲了出来,堵在喉咙口上不上,下不下,她调头进了病房,拿起电话,拨打那个神秘号码:“……我要见彼得中校。”

    彼得中校半个小时后来到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他是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背着手站在辛杏峼的病床前,脸上的笑容非常地和蔼可亲:“辛,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

    辛杏峼怒视着他:“我只想问问你,顾念之怎么没事?!她把我打成这样,难道不用负刑事责任?!”

    彼得中校一听坏了,这件事还没跟辛杏峼说过……

    辛杏峼刚刚从晕迷中苏醒过来,才开始复健,还要准备做整容手术。

    她根本不知道后来的事。

    “事情是这样……”彼得中校局促地搓搓手,“你们的打架,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什么?!”辛杏峼觉得自己喉头甜惺惺地,肯定要吐血了,“这是哪门子的法律?!我不信!”

    “可这是事实。”彼得中校挑了挑稀疏的淡金色眉毛,“这是有先例的。棒球、冰球,都有,球场上的打架斗殴,只要没打死人,没打成重伤,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她把我打成这样还不叫重伤?!”辛杏峼都快捶床了。

    她揪着顾念之不放,也是因为心里没底,害怕啊。

    她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华夏帝国的留学生都跟她划清界限了。

    如果他们只是不理她,孤立她,她一点都不在乎。

    她最怕就像顾念之这样,直接上手打她!

    这样都不严肃处理,以后大家有样学样,保不住分分钟要她的命啊……

    “从医学角度上来说,你这个伤,确实不算重伤。”彼得中校一板一眼说道,“而顾那边,她也被打伤了,医生出具了证明,跟你的伤势相当。”

    “不可能!”辛杏峼大叫出声,喊声在病房里甚至起了回音,“她的伤早就好了!我刚才还看见她从我病房前走过,耀武扬威!哪里像我?现在还起不来床!”

    “……是吗?”彼得中校皱了皱眉头,“可是她有医生证明。辛,你要知道,法庭是讲证据的,他们只看医生证明来确定伤势。”

    辛杏峼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力气大得手背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

    “告诉我,要如何做,才能让那个姓顾的坐牢。”辛杏峼不肯放过顾念之,她要杀一儆百,她要美国军方做出实质保证,确保她的人身安全,“我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事,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彼得中校摇摇头,两手一摊:“没用的。她有何教授在背后撑腰,你很难告她。辛,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们刚和何教授和解,因为他告我和我的部门对他的学生动用私刑。其实我们只是让校警把他学生铐起来而已。”

    辛杏峼陡然睁大眼睛,“这么难?”

    “对,比你想象的要难。”

    “我不信。”辛杏峼从牙齿缝里吐出一句话,她闭了闭眼,躺在病床上微微喘气,最后说:“彼得中校,我要查一查什么是重伤的界定。”

    彼得中校看着辛杏峼,脸上绽出一个巨大的笑容,“辛,你果然聪明。”说着对她挥了挥手,“我等你的好消息。”

    ……

    梅夏文在波士顿待了六天,第七天上飞机回国了。

    这六天里,何之初特意给顾念之放了假,派了一个司机和一个保镖陪着他们到处玩。

    每到一处都有人寸步不离地跟着,梅夏文有些头疼,但是看顾念之好像不在意,依然玩得开开心心,还跟他说,她一到波士顿就是天天上课,从教室到公寓,从来没有玩过这些地方,这一次都是托他的福。

    梅夏文听了,又觉得顾念之可怜,也就不在意那寸步不离的司机和保镖了。

    第七天,顾念之刚把梅夏文送上飞机,回去就接到一张法院传票。

    原来是辛杏峼的病情突然恶化,大脑受到严重损害,经医生诊断,智力受损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简单地说,辛杏峼被她打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在医学上属于重伤之列,因此法院受理了她的起诉,传唤顾念之出庭。

    ※※※※※※※※※

    四千二百字,两更合一了,含月票3200加更。

    晚上没有了。

    感谢碧云笑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0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0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