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不要被她甩得太远 4

推荐阅读:九极战神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唐朝最佳闲王重生最强妖兽寻龙档案私密按摩师备胎大联盟厨道仙途网游之锦衣卫

    “……垃圾?”坐在何之初下首的那个白人律师重复顾念之的话,脸色很是不虞:“你是说垃圾吗?”

    “对,垃圾,。”顾念之说着,起身将桌上摆出来的五份辩护报告书拖过来,揉成一团,右手用力一扔,那纸团在半空中画了一条优美的曲线,落到墙角的垃圾桶里,“那里,就是它们唯一应该去的地方。”

    顾念之款款坐了下来,漫画美少女一般软嫩甜美的面庞,说的话却如此毒舌犀利。

    “呵呵,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打赢过多少官司吗?你知道我们花了多少时间,才帮你做了这份辩护书?你知道你惹的是谁?你知道我们要冒多大风险帮你打这场官司?”这个白人律师一连串英语冒了出来,说得又快又急,“可是你却毫不在意地把我们的努力扔到垃圾桶。你这种人,我拒绝为你辩护!”

    他站了起来,视线移到何之初面上,“何先生,请恕我无能为力。”

    顾念之斜睨何之初,嗤笑一声,“何教授,这就是您的得力手下?啧啧……”不等何之初说话,顾念之看向那个宣称要退出的律师,“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起自己的姓氏,一脸自傲。

    确实是美国上层社会一个比较有名的姓氏,这个家族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精英,这是毋庸置疑的。

    顾念之点点头,“,请问你年薪多少?”

    那人涨红了脸,“薪水是隐私,你无权过问。”

    “我是代何教授问你一声。”顾念之傲慢地扬起下颌,比那人还要傲慢三分,“我想你能做何教授的属下,你的年薪一定不菲吧?这么高的年薪请你来,就是让你打打车祸追尾官司的吗?”

    噗……

    另外四个坐着没动的白人律师忍不住笑了。

    他们眼中闪着戏谑的光,对那位要离开的律师眨了眨眼。

    “john,好走不送。你走了,我们今年就不用担心末位淘汰了。”

    “不能同意更多,但是我们就不为你准备欢送会了。”

    顾念之敏锐地察觉到这些律师之间本身也不合,马上说:“就是,做律师的,优胜劣汰才正常。不然打不赢官司,损害的是大家的利益。”

    那人顿时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可是已经走到门口,马上走回去似乎又太没面子了。

    正犹豫间,何之初微微颔首,“john,你去休年假吧。”

    这人立刻脸色都白了,双唇嗫嚅着,想服个软,但是看见顾念之不屑一顾的神情,他一口气怎么也咽不下来,冲动地点点头,“好,那你们忙吧。”

    他转身就走,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来,反衬得何之初的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过了许久,何之初才看向顾念之,神情冷漠凉薄,“好了,你说那些东西是垃圾,那你有什么不是垃圾的东西给我们分享?”

    顾念之朝另外四位律师笑了笑,“各位的辩护报告书我刚才都听过了,真的觉得毫无建树。我不信你们会认为这样的报告书,能帮我打赢这场官司。”

    “顾小姐,这正是我们犹豫的地方。”顾念之刚才的表现,还有何之初对她的袒护,已经让剩下的这四位律师不敢再轻慢,他们严肃地说:“这场官司到底要怎么打,不取决于我们,取决于军方。军方想达到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才知道如何应对。”

    “是吗?”顾念之看向何之初,“何教授,你们以前都是这样准备的?”

    何之初“嗯”了一声,“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顾念之想了想,侃侃而谈:“我就说说我自己的想法,如果不足,或者你们觉得不对的地方,请不吝赐教。”

    “说吧。”何之初往座椅后面靠了靠,也扫了他的下属一眼,清冷地说:“念之只是大学刚刚毕业的学生,你们可不要被她甩得太远。”

    居然不是说被她比下去,而是不要被她甩得太远……

    何先生是有多看得起这个看上去像高中生的小姑娘啊!

    四位精英律所正襟危坐,一派非常重视警惕的样子,但是每个人都在心里疯狂吐槽。

    “……窝一定是听错了!会被一个连律师执照都没有的小姑娘抛下?何先生是早上喝多了红酒吗?!”

    “何先生虽然从来不看走眼,但是窝认为他这一次一定看走眼了。”

    “再聪明的学生,也仅止于考试。至于上法庭,那是另外一回事。——何先生大概是做教授做上瘾,往了打官司是怎么回事……”

    “……窝听见窝没听见窝没听见老板这种羞辱窝智商的话……”

    顾念之也在心里吐槽:何教授,您这样把我架在火上烤真的好吗?!

    她的瞳仁微微转了一圈,视线从何之初线条清俊的侧颜上了回来,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会议桌,顺手拿过来一张白纸,开始一边说,一边写:“那我就抛砖引玉了。首先,我同意你们的前提,军方的态度不明,但是我不同意你们的结论,说我们因此无法准备。”

    “……那请问顾小姐,在对军方态度不明的情况下,你要如何准备?”

    “很简单,我认为,军方的态度,其实也取决于我们的态度。”顾念之抬起头,目光从那四位律师面上一一滑过,“如果我们步步紧逼,不放过任何线索,跟军方硬磕,他们就会缩了回去。简而言之,军方也不知道我们会做到何种地步,所以他们也拿不定注意要如何对付我,或者我们。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表露出我们的决心,让他们看见我们会做到哪一步。”

    美国人就是这德行,他们从来不给自己设定下限,因为他们的下限根本就不是一个固定值,而是一道比照对手的实力来不断突破的无底深渊。

    所以当他们看见你的决心和实力,他们就知道自己需要止步的下限在哪里。

    那四位律师一听就知道对面这个看上去像高中生的美貌小姑娘确实有些本事。

    难怪会得何先生那么高的评价。

    “继续说。”何之初果然点点头,面上露出一丝鼓励的微笑。

    方向正确了,后面的路就好走了。

    但是顾念之不仅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而且还找了一条捷径,“还有,我未满十八岁,所以我还是未成年人。军方告一个未成年人,他们想过如果他们输掉官司的后果吗?”

    小会议室的气氛一下子热络起来。

    “顾小姐还是未成年人?!这是真的吗?!”

    “竟然已经大学毕业?还是何教授的研究生?!难怪何教授说不要甩我们太远。”

    强者只服从比自己更强的人。

    顾念之三言两语展现的在辩论方面的素质,已经让他们刮目相看。

    顾念之抿嘴轻笑,偷偷瞅了何之初一眼,目光中既有得意,又有欣喜,还有几分傲气。

    何之初静静地看着她,好半天都说不出话。

    过了许久,他才拿出一份自己打印出来的辩护报告书,发给小会议室的这些人,包括顾念之在内,“你们看见了,念之确实非常有天分,你们可别给我丢人。”

    那四位律师看着何之初亲自拟定的辩护方案,额头的汗都冒出来了。

    因为何之初的两个重点,跟顾念之刚刚提到的一模一样!

    这说明这两点,确实是这一场官司的关键之处。

    何之初也推了一份给顾念之看。

    顾念之笑着问:“是何教授亲自拟定的?”

    何之初点点头,“和你想的一模一样。念之,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顾念之含笑看了他一眼,美滋滋地谦虚:“何教授谬赞了,不过我确实很努力地做过准备……”在脑海里。

    低下头,顾念之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赞叹道:“我只提出了两个设想,可何教授拿出来的一份完整的方案,还是何教授您更厉害啊!”

    她对面那四位律师已经不想说话了。

    原来那个小姑娘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做对手,人家的竞争目标是他们的大老板何先生……

    何之初的方案确实非常完善,他首先提出,顾念之不满十八岁,因此要由未成年人法庭审讯。

    这意味着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顾念之的案件不能公开审讯,不能进她的社会档案,也不能上任何媒体报道。

    她的身份也要对外界保密,不然就是违法。

    一旦被泄露,对方直接败诉,官司都不用打了。

    然后就是针对对方的指控,一项项辩驳。

    这一条,他的属下可以具体执行。

    属下和老板的区别,有时候就在寻找大方向上面。

    散会之后,这四位律师拿着何之初拟定的方案回去准备陈词。

    阴世雄赶来的时候,这些律师刚刚离开。

    他听何之初说了几句,知道何之初他们已经拟定方案,忙道:“那什么时候出庭?”

    何之初笑道:“这也要感谢彼得中校,他着急了,居然动用各种关系,确保能够早日开审。所以下周,我们就要出庭了。”

    如果不是辛杏峼和彼得中校这么着急,按照美国法庭的正常程序,起诉、受理,然后排期,最后很可能要排到明年才会开庭审理辛杏峼告顾念之一案。

    而如果真的排到明年,辛杏峼是不可能将傻一直装到明年的……

    所以种种缘由凑在一起,反而让他们疏忽了最重要的一条,也就是顾念之未满十八岁,在法律上,还是未成年人。

    ……

    一周之后,辛杏峼诉顾念之一案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正式开庭了。

    一个护士推着坐在轮椅上,头缠绷带,双目呆滞的辛杏峼来到原告席上坐定。

    彼得中校穿着便装,坐在最后一排,脸上得意的微笑藏都藏不住。

    法庭门口拥挤不堪,来了很多记者媒体。

    他们虽然不能进法庭,但是在法庭外面采访和录制视频是可以的。

    这个案子当然是被彼得中校向媒体透露的,辛杏峼要的就是这个案子能有巨大的宣传效果,警告所有华夏帝国的留学生,不要轻易惹她辛杏峼,不然她可以分分钟让你坐牢!

    开庭前十分钟,何之初带着四个精英律师从门外走了进来,顾念之并没有来。

    一见代表顾念之这边出庭的居然何之初本人,媒体记者们顿时激动了。

    扛着摄像机和视频通讯器材飞一般跑过来,将话筒对准了何之初,“何先生,请问您是要亲自做辩护律师吗?”

    “据我们所知,何先生三年前打赢国会窃听案件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庭做过辩护律师,请问您这一次为什么要亲自出庭?”

    何之初穿着一套深烟灰色三件套西装,里面套着雪白的免熨衬衣,衬得他的容颜更是如同冰雪般冷冽凉薄。

    他停下脚步,对着那些将摄像机和采访话筒对着他的媒体记者清清楚楚地说:“请各位收回你们的采访器材,删去一切有关这个案子的报道。我的当事人是未成年人,你们都知道,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后果是什么。”

    不得不承认,美国在对未成年人隐私的保护方面,做得比别的国家都要强多了。

    而且执行力度也是杠杠的。

    在别的方面,媒体也许可以撕一撕,但是在未成年人方面,没有一家媒体敢闯这个雷区。

    一听何之初的严正通告,无数媒体记者立刻色变,瞬间收起所有的摄影器材和话筒,将所有准备好的通稿报道全数删除。

    不仅自己马上删除,而且立刻打电话回自己的网站、报社和电视台、电台,让他们也马上自查,删除与这个案件有关的一切内容。

    忙完了这些事,他们看见何之初已经走到法庭里面,站在了法官面前。

    “法官阁下,今日我代表我的当事人向法庭递交的第一项要求,就是反诉联邦区波士顿法院未经查证,接收不属于自己管辖范围的案件。”何之初冷冷说道,将顾念之的生日证明文件、护照,以及有关的法律条文呈交上去。

    法官看了一遍,尴尬得不得了,在心里大骂彼得中校和军方,不调查清楚就逼着他立案,还要马上开审!

    他就知道!

    跟何之初杠上,什么时候有好果子吃?!

    ※※※※※※※※※

    这是两更合一四千字的第二更,含月票3500加更。

    想要打滚求月票和推荐票了,从月票前十掉下来了啊!

    ps:点娘的文都是按字数收钱的。一千字只要五分钱,大家可以自己算。真的不贵,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

    这一章比前面一章贵,是因为字数比前一章多一倍。

    还有,定价多少,都是网站决定,跟某寒无关。俺没办法调整价格的。

    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1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10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