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还有别的利用价值

推荐阅读:奶爸带娃日记帝少老公强势宠乡村妖孽小医神怎么又是天谴圈我真不是神仙娱乐春秋重生之御医凰临天下:至尊魔神穿越之冷男不好撩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电梯里,赵良泽斜睨她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电梯到了楼下,两人走出公寓,看见一辆黄色悍马停在门口的空地上。

    何之初派了专车接他们去法庭。

    顾念之扶着赵良泽的手上了车。

    赵良泽眯着双眸往车里打量了一番,笑着对顾念之挑了挑眉,“这车可不简单。”

    顾念之摸了摸车身和车窗,小声地笑,对赵良泽做了个口型:“防弹……”

    看来上一次他们的车被追尾的事,让何之初也有些警惕了。

    可那一次跟踪他们的人并没有想要他们的命,只是为了查明他们的行踪而已。

    真正动手要命的是阴世雄……

    顾念之真心觉得何之初是想太多了。

    一行人来到少年法庭门口,何之初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今天穿着一身浅灰色薄羊毛西装三件套,打着银灰色领带,细条纹月白色免熨衬衫剪裁合体,简直跟量身定制一样。

    顾念之向他走过去,“何教授。”

    “来了。”何之初对她点点头,“进去吧。”

    他伸出手,虚扶着顾念之的腰身,另一只胳膊往前挥开,引着顾念之进了法庭。

    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

    以何之初在美国法律界的地位,还能像那些初出茅庐的小律师一样,对客户照顾有加,实在是很难得了,而且立刻让人对顾念之刮目相看。

    顾念之进去之后,就同何之初一起坐在被告席上。

    原告席上还是辛杏峼木呆呆地坐着,身边有一个护士贴身照料,还有律师和政府的检控官。

    时间到了之后,法官judy宣布开庭,同时关闭大门,不许任何人拍照录像,手机也不能带到法庭里面。

    顾念之站起来,将手按在圣经上发誓,表示自己所说的话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任何谎言。

    她发完誓言,往辛杏峼那边看了一眼,心里暗道这种誓言,原告也应该发一发才好……

    当然,辛杏峼作为“傻子”,连说话都不行,都是代理律师和检控官发言的。

    法警收走了圣经,法官judy嫌恶地看了顾念之一眼,板着脸说:“顾,你认不认罪?”

    顾念之低垂着眼眸,没有理她。

    这种时候,是她的代理律师说话的时候。

    何之初果然站了起来,对法官judy颔首道:“法官阁下,我的当事人不认罪。我要为我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法官judy的视线移到何之初身上,明显缓和下来,她的声音都柔顺了许多:“何律师,您可想好了?我不觉得,这种证据确凿的案子,有什么抵赖的可能性。”

    “抵赖?”何之初潋滟的桃花眼闪了闪,凉薄的唇瓣几乎抿成一条直线,“对于无中生有的虚假证据,我从来不抵赖,我只驳斥。”

    法官judy的脸上顿时罩上一层严霜,“驳斥?请问哪一条证据你可以驳斥?我倒是要洗耳恭听了。”

    “这要先请检控官阁下先宣读他们‘确凿’的证据。”何之初朝原告席那边冷冷扫了一眼,坐了下来。

    法官judy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个程序上的错误,立刻咳嗽一声,催促原告的检控官:“原告有什么话说?”

    原告席上的检控官站了起来,拿着早就准备好的起诉书念道:“……被告顾念之于7月16日上午十点的垒球比赛中,用球棒将原告辛杏峼打成重伤,右手手腕骨折,重击头部导致脑震荡,后转为无可逆转性损伤,原告智商下降为三岁,成为痴傻,属重度伤害。”

    检控官念完之后,示威一样对法官judy说:“顾念之的行为特别恶劣,无端殴打同学以致重伤,虽然未成年,依然罪不容恕。”

    法官judy点点头:“确实很恶劣。”

    她看了看何之初,“何律师,你确定还要做无罪辩护?”

    “当然。”何之初站了起来,对着原告席上几个人摇了摇头,先叹息一声:“你们拿着政府和军方的钱,却不好好做事,整出这样一份错漏百出的起诉书,实在是丢人现眼。”

    “你不许人身攻击!”原告席上的检控官几乎大怒,一下子跳了起来,“哪里错漏百出了?难道你的当事人打人不是事实?难道我的当事人被打成重伤不是事实?”

    “你说的这两点,确实是事实。”何之初摊了摊手。

    “啊?!”

    “哈!法官大人,您看,他都承认了,这还审什么?他们认罪了!”检控官激动得不能自已,能把从无败绩的何之初拉下马来,他实在是太兴奋了!

    何之初嗤笑一声,“检控官阁下,我话还没说完,您怎么就自说自话了?”

    “……没说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法官judy皱了皱眉头,“既然你承认是事实……”

    “法官阁下,我承认的是,我的当事人打人是事实,因为有验伤报告为证。原告称为傻子也是事实,因为有医生出具的证明为证。”何之初顿了顿,目光在法庭里扫了一眼,“但是,请原告的检控官阁下证明,你当事人智力衰退成为痴傻,是我的当事人殴打的直接后果。”

    “什么?”

    “法律术语听不懂?真不知道你是如何从法学院毕业,并且拿到法律执照的。”何之初讥讽道,“那我就翻译一下,请证明顾念之殴打的直接后果,导致了辛杏峼变痴傻。”

    “直接后果?难道不是因为她打了,就变傻?都脑震荡了……”

    “检控官阁下,等这场官司打完后,我要向法律委员会投诉你的执业资格,你完全不具备任何法律的专业素养。”何之初的声音冷了下来,转头看向法官judy:“法官阁下,当时有打架行为,是在球场上。在学校调查的时候,我早就说过,球场上的打架斗殴,只要没有成为重伤,是免于起诉的。”

    “可是后来成为重伤了……”法官judy目光炯炯地看着何之初,觉得这一次何之初可要栽在她手里了。

    何之初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冷笑道:“我今天踹你一脚,然后二十年后,你死了,能说你死亡的原因是我踹死的吗?”

    “当然不能。”法官judy下意识反驳,“隔了二十年,中间可能发生很多事,逻辑链已经断裂了。”

    “正是如此。”何之初转身,指着原告席那边的人,“7月16日打的架,到了8月15日,几乎过了一个月之后,说辛杏峼的伤势突然恶化,智商急剧衰退。我请问你们,这中间隔了一个月,难道不能是发生了别的事导致她的智商受损?”

    “……只有一个月而已,跟你举的那个例子不能相提并论。”法官judy马上反驳。

    “不能?一个月和二十年有本质区别?好,就算你说的有本质区别,但是在辛杏峼住院之后,有许多人出入她的病房,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可能对她下手,将她二次伤害,打成重伤。”何之初抛出一个名单,“我要求传唤这个名单上的人,盘问他们去辛杏峼病房到底做了什么。”

    “不用这么麻烦。”法官judy摆了摆手,“直接调病房的监控录像不就行了?看看有没有人对她二次伤害。”

    何之初皱了皱眉头。

    辛杏峼的病房里居然有监控?

    这样看来,对方真的对辛杏峼非常看重……

    但是辛杏峼这种小角色,有什么值得看重的?

    何之初真心不理解。

    彼得中校坐在法庭的最后排,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

    这个病房的实时监控,算是他的杀手锏了。

    之前安装监控,是因为对辛杏峼不太放心,担心她跟别人有接触,将他们的交易反手给卖了,其次也是要保护她的安全,所有进出她病房的人,都要受到盘查。

    法庭上静默下来。

    法官judy命法警去取辛杏峼病房的监控录像。

    为了公正,何之初这边也派人跟着去,不许对方做手脚。

    从辛杏峼入住病房,到确诊智力衰退,一共是二十八天时间。

    这二十八的监控录像,足足有一箱子。

    法官宣布暂时休庭,等法官和被告的律师看完所有的监控录像之后再做决定。

    这些录像一式三份,一份在法庭存档,一份由法官和检控官一起观看,还有一份给了被告的代理律师带走。

    何之初的属下抱着装有录像带的箱子走出法庭。

    顾念之一声不吭,默默地走在何之初身后。

    何之初停下脚步,回身摸了摸她的头,“别担心,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何教授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吧?”顾念之轻声问道。

    虽然何之初没有表现出来,法庭上也没有别人看出来何之初神情的变化,但是顾念之却感觉到他的情绪陡然变得阴沉。

    何之初意外地看着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地说:“……我想不出辛杏峼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值得他们这样严防死守。”

    “那就是说,她还有别的利用价值,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顾念之突然担心了,辛杏峼手里难道还有什么能够危害华夏帝国国家利益的东西吗?

    上一次,辛杏峼的出卖导致第六军区特别行动司在欧洲行动的失败,差一点要了霍绍恒他们的命……

    ※※※※※※※※※

    这是第二更,月票3600加更。

    晚上七点左右第三更。

    周一求月票和推荐票,特别是推荐票哦。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1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1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