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是不是很般配? 4

推荐阅读:妄想打金团某美漫的机械主宰网游之大盗贼南天封仙浴血兵锋永恒武道不做皇后就得死冷教授的舞美人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    “我认为顾念之确实是普通人,不是科学怪人。”白悦然幽默说道,将手中的骨瓷茶杯放到茶几上,“但是我们在意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的背景,她的来历。季上将、霍少将,你们都没有忘记,她刚来的时候背着的小背包里,那份数据图表有多厉害吧?”

    霍绍恒没有说话了。

    季上将点点头,“就是靠那份图表,我们的灰影超音速战斗机才在发动机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不然的话,发动机就是帝国战斗机永远的短板。

    “对啊,说实话,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这种发动机,就连美国也还在研制当中。”白悦然现在的话完全是对着霍绍恒说,“所以霍少,你还想着要甩掉顾念之这个包袱吗?”

    季上将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巍峨的气势不减当年,他拍着霍绍恒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绍恒,这是国家和军部交给你的任务。我知道让你一个大男人做一个小姑娘的监护人,跟保姆似地把她带大不容易,但是,就像悦然刚才说的,我们在意的,是她的背景,她的来历,不是她这个人。所以,我命令你,她的背景来历一天没有查清楚,你就一天不能放弃你的责任,听见没有?”

    霍绍恒点点头,“我不会放弃我的责任,但我还是觉得,我们不能把帝*工技术的发展,完全寄托在她身上。自立自强,自主研发才是正道。念之当年带来的东西,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已经够了。当然,我还是会努力找到她的家人,不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好处,而是让她能够回到自己家人身边。你们不会认为,她没有当年的记忆,就没有对家人亲情的渴望吧?”

    白悦然咯咯笑出声,“没想到心狠手辣的霍少居然也会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我早就说过,顾念之是你们的任务,是你们的目标,不是你们的亲人,你们的朋友。霍少,你现在的思想状态非常危险,因为你已经对你的任务和目标有了太多的情感投射,这样是不对的。”

    “白上校,轮不到你说我的行为是对还是错。”霍绍恒丝毫不为所动,白悦然的话完全不能影响他,“你越级了。”

    白悦然被霍绍恒当面驳斥,脸上有些过不去,但是再一想,确实是自己一时忘形,说话不知分寸,忙站起来对他敬礼:“霍少将!白悦然不该口出妄言,请霍少责罚!”

    季上将对白悦然挥挥手,“坐下坐下。咱们三个人随便说说,不要拘束。——绍恒,悦然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要记住,你是帝国少将,你的一举一动,都举足轻重。当然,我对你是放心的,你不是不分轻重的人。”

    白悦然惴惴不安地坐下来,不断打量霍绍恒的脸色,低声道:“……霍少,我没有恶意,我是真心为了军部着想。顾念之那边,你说得也有道理,而且等她成年之后,她也会找男朋友,会结婚,会生孩子。只要让她留在帝国,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霍绍恒没有理她,站起来对季上将行了个军礼:“季上将,请问还有事吗?”

    “没有了,这个抚恤慈善基金的事,既然是要以你的名义,你就牵头找人把这件事做好

    。”季上将把那沓材料推给他,“其实我们也不是缺这点钱,就像顾嫣然那一次,也不是因为她答应捐款,我才让你去见她一面,你明白吗?”

    顾嫣然手里也有一些他们需要的图纸,比顾念之当年那份战斗机发动机的图纸还要更厉害,这才是军部对她妥协的真正原因。

    当然,对外都说是为了抚恤慈善基金的事,比较好掩人耳目。

    霍绍恒早就知道,不然也不会去,但是他为了“捐款”去陪酒的事,到底被有些不服他的人利用了,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军部又不出面给他澄清,对他的名声还是有一定的打击和困扰。

    但是顾念之这一手使了出来,立刻就把那些人的嘴给堵住了。

    霍绍恒想到越来越精灵古怪的顾念之,唇边漾起愉悦的弧度,凌厉的眉眼缓和下来,“季上将,这个基金,不能以我的名义设立。”

    “为什么?”白悦然和季上将齐声问道。

    “霍少,你别太谦让了。”白悦然着急说道,“以你的名义设立,就算你的功绩啊!”

    是可以写到履历上,以后无论是升职还是选举,都可以拿来大书特书的东西。

    霍绍恒笑了笑,将那沓材料拿起来抖了抖,“你们没有看见这份汇款的所有人是顾念之?她还未满十八岁,捐赠钱财需要监护人的签字。她从美国汇款回来,是小泽联署,但事实上,她这份捐款,要我签字,才能正式生效。——所以,你们想要我的名声更黑吗?”

    身为监护人,却居心叵测,忽悠被监护人把所有的钱财捐出来给自己谋求功绩?

    他有没有这么卑劣?

    白悦然和季上将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两人对视一眼,再转头看着霍绍恒,“你打算怎么办?”

    “这你们就别管了。”霍绍恒将材料放到自己的公文包里,答非所问:“我回去了,明年我们第六军区的总部建好了,就搬过来。”

    ……

    霍绍恒走了之后,季上将坐回办公桌后面,收敛了神情,严肃地问白悦然:“你在第六军区那边待了一个月,感觉如何?”

    白悦然忙道:“第六军区有霍少坐镇,确实如同铁桶一般,所以我不赞成再派新的军长去第六军区。”

    “哦?那你是赞同绍恒做第六军区的军长?”

    “对,除了他,没有别人有这个资格。”白悦然顿了顿,“我知道因为我二叔的事,季伯伯会担心我们白家对霍少有龃龉,但我可以向季伯伯保证,我们白家都很痛心叔叔的叛国行为,发誓跟他划清界限。而且,我们还在世界各地发动我们白家的亲朋好友,追查我二叔的行踪。一旦查到,我们会马上报给军部,绝不会徇私。”

    白家作为一个大家族,在华夏帝国上层举足轻重。

    他们家不仅在政界、军界人才辈出,在民间的商界和媒体、学界,都有很多出类拔萃的人才。

    这样的家族,又在现在这个已经不能连坐的时代,白悦然的二叔白余生的叛逃并没有对白家有太大影响

    。

    唯一受影响的,就是他的女儿白爽。

    她已经不能再做外交部发言人,但她又不愿被调到无足轻重的部门,从此一辈子碌碌无为。

    因此她已经从外交部辞职,不再从事公职。

    季上将听白悦然这样说,才稍微放了心。

    他要给霍绍恒铺路,白家这边就要稳住,不能让他们对霍绍恒有太多的负面印象。

    好在白余生叛逃这件事证据确凿,以白家的势力,也无法洗清,因此只能积极跟白余生划清界限,协助抓捕他归案。

    但白家有些人也是对霍绍恒有不满情绪,觉得他可以私下沟通,而不是大张旗鼓去抓人,他那样做,就是不给白家面子,打白家的脸。

    这一点,就只能指望白悦然在白家帮霍绍恒多说些好话了。

    白悦然的父亲是白家这一代的大家长,他们这一支的话,在白家还是很有份量的。

    “这就好,看你们的表现。”季上将倒也不害怕跟白家闹翻,如果白家真的危害到帝国利益,他们不会心慈手软。

    ……

    霍绍恒连夜坐专机从帝都回到c城驻地,发现陈列已经从美国回来了,正坐在他家的客厅里,敲着二郎腿吃荔枝。

    见他进来,忙站起来笑嘻嘻地道:“霍少,你可回来了,我听说念之给军部捐了一大笔钱,是不是啊?”

    “你从哪里听说的?”霍绍恒将手套扔到进门玄关处的桌子上,“这件事,整个帝国知道的人不到四个人。”

    “呵呵,我是听小泽说的。刚下飞机就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什么监护人签字的事,还得霍少你出面。”陈列端着装着荔枝的玛瑙盘送上去,“……要吃吗?”

    “免了,多谢您了。”霍绍恒将他推开,“我还有事,你如果没什么事,回去歇着吧。——你不倒时差吗?”

    刚从美国回来,就精神抖擞地过来吃东西了,难怪越来越胖。

    霍绍恒上下打量陈列一眼,“你是不是又胖了?”

    “打人不打脸,说人不说胖。”陈列拍怕自己的肚子,“哥哥我早就自暴自弃,不再管束自己。”

    霍绍恒不再理他,自己去书房,找了驻地的人过来,让他们把抚恤慈善基金的事做起来。

    “这个基金,可以命名为‘今之心’慈善基金,捐赠人保密,完全由我们军方掌管。”霍绍恒对自己的属下发布任务,“你们下去,先和法务处的人配合,将基金按照法律框架建立起来,然后以此为标准,建立军中慈善基金准则,规定慈善基金的出资人不得干涉基金的任何运作。一次性出资额达到九千万美元的人,才能得到名誉理事的位置。除了每年得到一份财务报表以外,出资人提出的任何条件,都是不允许,不合法的。”

    霍绍恒伸出修长的手指摇了摇,“听见了没有?这就是规矩。愿意捐款的,我们欢迎,但是要如何使用捐款,由我们说了算

    。不同意这个条件,就不要提捐款的事。”

    他这个条件算是非常强悍了,但是这件事事关军中要务,他不强硬,就等着军中一步步被外部势力渗透。

    这也是霍绍恒向来行事的准则。

    他要做制定规则的人,从来不会在别人制定好的规则下服服帖帖做顺民。

    霍绍恒的属下看见银行账户里那一笔巨大的数字,个个乐开了花,笑着道:“没问题!不过霍少,您能不能透露是哪一路神仙这样大的手笔啊?是那个巴巴多斯的女富豪吗?”

    属下们一脸八卦的神情兴奋地看着霍绍恒,恨不得拿摄像机把霍绍恒的一字一句都拍下来。

    霍绍恒面无表情看了他们一眼,“不是。不过你们等基金设立好之后,让顾女士把答应捐赠的资金直接打到‘今之心’抚恤慈善基金会的银行账户里,告诉她,我们已经有匿名人士捐赠了九千万美元,所以她那五千万,无法在基金会占大头,她连名誉理事的资格都没有。”

    “是,首长!”属下一听根本不是顾嫣然,立刻不再追问,拿了材料下去找到法务处的人,开始筹备基金会。

    ……

    等人都走了,霍绍恒回到自己的小楼,发现陈列还在这里。

    不过,他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了,摆在小茶几上,一边工作,一边吃东西。

    霍绍恒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皱着眉头说:“你到底有什么事?怎么还不回家?”

    “我忘了把这个给你看了。”陈列兴高采烈地向他招手,“快来看,新鲜出炉的现拍小视频,现场录制,无任何ps或者编辑痕迹哦!”

    霍绍恒无语地摇摇头,起身要去浴室洗澡,“你自己看吧,我不感兴趣。”

    “啊?不感兴趣?我还以为你会想看看在法庭上发生了什么事……”陈列看着霍绍恒的背影,咧嘴笑了,差一点又要拿出秒表掐霍绍恒转身的时间。

    不过他失望了,霍绍恒这一次丝毫没有犹豫,旋即转身,坐到他身边,将他的笔记本电脑转过来对着自己的方向,问道:“是念之的法庭审讯记录?”

    “对。”陈列乐呵呵地打开了视频,然后抱着胳膊坐到一旁,不断地哼着一首老歌:“我得意儿地笑……我得意儿地笑……”

    笔记本电脑里传来一阵嘈杂声,霍绍恒的目光立刻就被显示屏正中出现的漫画美少女一般的姑娘吸引住了。

    从这个角度看,顾念之比他的记忆还要美好,灵动慧黠的眉眼,仗着她身边那个颀长男子的势,狐假虎威得厉害。

    “……看见了吧?是不是很配?”陈列不怕死地凑了过来。

    ※※※※※※※※※

    这是第二更四千字,含月票4000加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1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1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