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一言为定 4

推荐阅读:婚途有坑:爹地,快离婚仙都秦吏君临星空都市种子王完美机甲剑神重生之魔教教主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诸天时空行点星圣手

    “这个不急,主要需要实战演习。”赵良泽不动声色转移顾念之的注意力,“比如我刚才跟你说,你黄师兄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劲,你下次见到他,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他的眼神,和别人的眼神比较一下。”

    这东西从深里说,可以说是心理学的范畴,各种著述汗牛充栋。

    但是简单来说,对很多人是无师自通的技能,从小学会看别人的眉眼高低,长大以后在社会上更能混得如鱼得水。

    这种技能在西方被称为,往往是那些智商高、出身好的精英不具备的技能。

    “这是什么道理!”顾念之不满了,“没有量化,没有标尺,怎么衡量啊?!”

    “所以我说这些知识的挑战性更大,你敢不敢学呢?”赵良泽直起腰,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好了,我回房去了,晚餐要吃什么?咱们叫外卖?”

    顾念之瞪着赵良泽看了一会儿,觉得他的话真假难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晚上两人吃完晚饭,顾念之收拾完房间就去冲了澡。

    出来的时候,看见手机上有霍绍恒的未接来电,急忙拨了回去。

    “……霍小叔?”那边一接通,顾念之就急急忙忙解释,“我们今天刚搬进来,刚才一直收拾东西,才洗了澡,在浴室里没有听见。”

    霍绍恒戴着耳机,一边在电脑上浏览着海洋卫星舆图,一边无所谓地道:“嗯,没事,就是打个电话问问,还适应吗?”

    “还行,就是比波士顿热。”顾念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可能我空调开小了,去开大一点。”

    “也别贪凉。”霍绍恒的目光这时被电脑上一幅异常的海洋卫星舆图给吸引了,打算说两句就挂掉电话,“在国会那边做事小心些,没事我就挂了。”

    顾念之忙道:“哎!别挂!”

    “还有事吗?”霍绍恒的鼠标在那份地图上不断移动,一串串数据显现出来,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顾念之立刻想起刚才赵良泽对她说的话,马上一字不落地转述给霍绍恒听:“……霍小叔,我听说你们学过如何判断对方的真正意图,如何应付对方的挑逗,如何判断对方是真心还是假意,还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如何让对方相信,你没有骗她……是真的吗?我也想学……”

    霍绍恒怔了怔,注意力集中到耳机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顾念之又说了一遍,并且强调:“我想学,我觉得我这方面特别欠缺。”

    霍绍恒面沉如水,断然否认:“你听谁说的?我们是正规军,怎么可能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虽然这些东西确实是特别行动司成员的必修课,但霍绍恒认为顾念之不必知道,因为她不是特别行动司成员,对她说这些内容,就是泄密。

    “啊?果然是小泽哥骗我。”顾念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全身都轻松了,“我听他说得那么玄乎,真的被他唬住了,还以为自己真的那么不通世务呢。他一直让我长点儿心眼儿,这不是骂我缺心眼儿吗?我有那么笨吗?”

    她不由自主带出撒娇的语气。

    霍绍恒唇角微勾,手指滑动鼠标,在电脑上找到联络赵良泽的程序,轻轻一敲,打开连接,一边对顾念之声音淡淡地说:“别听小泽瞎说。你心眼儿多着呢,怎么会缺心眼儿?”

    顾念之:“……”

    过了一会儿,她弱弱地问:“霍小叔,心眼儿多,好像也不是什么褒义词吧?”

    在顾念之自己看来,她就是一个心眼不多不少正正好好聪明伶俐萌萌哒的美少女(*^▽^*)。

    但好像别人不这么看←_←。

    “你心眼儿不多能在我眼皮底下顺走我那么多t恤?”霍绍恒似笑非笑,脑海里出现了顾念之穿着他的黑t恤当睡衣的样子。

    顾念之一时羞愧得说不出话来,喃喃半晌,还是鼓起勇气说:“……您别忘了答应再给我几件黑t恤的。”说完就慌慌张张挂了电话,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仰倒在床上,抱着自己的熊猫小抱枕翻了个身,滚到床的另一边。

    不知怎地,每次跟霍绍恒通完电话,她的心情就会起伏不定,有时候难过得不行,有时候又高兴得要死,有时候还会突然笑出声,真是够够了……

    赵良泽这边却在水深火热之中。

    他万万没想到顾念之转身就把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霍绍恒,而且还去他那里求证!

    这不是缺心眼儿是什么?!

    赵良泽发誓,他要再提点顾念之,他就剁手!(←_←手说,关我神马事……)

    “霍少,霍少,那我是有特殊情况,不是故意要泄密……”赵良泽满头大汗的解释。

    “你最好有个合理的理由,我可以给你一个‘下不为例’。”霍绍恒不紧不慢地说道,将电脑上的海洋卫星舆图放大了,顺便把数据拷下来。

    赵良泽没有办法,只好把黄师兄给卖了,“是这样的,念之那个师兄啊,看念之的眼神比较过份,我就是提醒一下念之,跟那个人保持距离。她不肯听我的,我才把我们在特别行动司上过的一些课程说给她听。霍少,我只说了一点点课程题目,可没有给她说过课程内容,不信您可以马上问她。”

    霍绍恒相信赵良泽没有那么大胆子,不经他允许就把特别行动司的东西告诉别人。

    “嗯,这个理由马马虎虎。”霍绍恒暂时放过赵良泽,“不过我看你挺闲的,闲到可以做小姑娘的知心大姐了。我给你点活儿干。”说着,霍绍恒就把那份刚刚下载下来的海洋卫星舆图数据发给赵良泽,“这是亚丁湾的海洋图,包括洋流走向、天气变化和磁场状况,你分析一下,是不是有些熟悉?”

    “谁知心大姐啊?!我是知心大哥!大哥!”赵良泽恼羞成怒地反驳,但一看霍绍恒传来的资料,脸色严肃起来:“没问题,我马上做个数据库分析。”

    ……

    顾念之第二天跟黄师兄一起来到美国的国会山前,跟等在那里的何之初和温守忆见面。

    “温助教,您回来了?”黄师兄非常热忱地跟她打招呼,“您家里人都好吧?没有多休息几天啊?”

    顾念之因为有了昨晚跟赵良泽的对话,后来虽然被霍绍恒训了一顿,但赵良泽的话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她脑海里留下印象。

    她仔细观察黄师兄的一言一行,发现他还真是能跟人套近乎。

    这种天生的自来熟对于一个律师来说,其实真的蛮重要的,不仅能很快赢得当事人的好感和信任,而且在查找证据的时候,也有更多机会撬开证人的口,得到更多的证据。

    这可得学……

    顾念之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笑眯眯地看着黄师兄和别人说话,一双美目就没有离开过他。

    黄师兄只觉得今天的小师妹特别好学,总是在旁边崇拜地看着他,不由跟着飘飘然。

    何之初皱了皱眉头,不明白黄师兄有什么好看的……

    他冷着脸,转身走上国会山的台阶,“小黄跟着温助教去国会海洋通行自由委员会实习,我带念之去国会的拨款委员会实习。”

    黄师兄的研究方向是海洋法和大气公约,去国会的海洋通行自由小组也算是对口。

    但顾念之去国会的拨款委员会就一点方向都没有。

    那边需要财务方面的知识更多,跟法律的关系离得比较远。

    不过顾念之还没有确定自己的主攻方向,因此她对去哪儿都是无所谓的态度。

    温守忆见何之初走远了,便催促顾念之:“小顾,何教授已经上去了,你还不去?”又提点她:“你这个位置是何教授好不容易托人说情弄到的。虽然只是记记账,没有实权,但好歹也能从中观察一下美国国会的运作,你得仔细点儿,别给何教授丢脸。”

    国会的这个拨款委员会,确实没有实权,并不是真正管拨款的。

    它是在国会投票同意拨款之后,专门负责记账的机构,简单来说,就是一些记账员,连会计都称不上。

    确实是非常无关紧要的部门。

    而且在一切电子化之后,他们连记账都不用人工记了,每天就在电脑上摁几个通过、同意、上传的按钮就可以了。

    所以顾念之这种背景审查有问题,但是有过硬的后台关系的人,通常都被塞到这种闲得种蘑菇的部门。

    可想而知,这半年等待顾念之的,就是每天给人买咖啡和买午饭,另外做做复印员的跑腿小妹的日子。

    黄师兄也恶补过有关国会各个委员会的知识,对这个拨款委员会自然知道内情,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就跟着温守忆去国会海洋通行自由委员会报道去了。

    顾念之发现自己对温守忆真是有了偏见,不管她说什么,是好是坏,她就都觉得温守忆对她有着莫须有的敌意,也是不能好了。

    不过她并不生气,朝着温守忆的背影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呵呵笑了两声,才转头走上台阶。

    何之初双手插在西装裤的裤兜里,站在台阶最高处等着她。

    他穿着浅色三件套薄羊毛西装,打着淡蓝色领带,里面一件贝壳色免熨衬衫特别挺括。

    在那群进进出出国会山大厦,脑满肠肥的美国议员当中,何之初长身玉立,如同一股清流,见之忘俗。

    顾念之一看见何之初这身打扮,刚才因为温守忆而起的不悦立刻烟消云散。

    “何教授今天真是玉树临风。”顾念之笑嘻嘻地夸赞他,和他一起进了国会山大厦拨款委员会的方向。

    何之初冷淡的表情略有回温,虽然声音依然很清冽:“还住得惯吗?那边是酒店式公寓,每天都有人打扫的。”

    顾念之点点头,笑容满面地说:“谢谢何教授,住的地方很好,家具齐全,服务态度也很好。”

    “一个月租金接近八千美金,不好也说不过去。”何之初带着她走到拨款委员会门口,伸手整了整顾念之粉紫色小套装领口的小蝴蝶结,“进去吧。大家都以为这里是国会最无足轻重的地方,但是我认为,只有没脑子的人才这么想。”

    “啊?真的?”顾念之有兴趣了,她就最喜欢这种挑战,从最普通的事务中找到最不普通的线索。

    “嗯,看你的聪明程度了。如果你够聪明,你就会发现,这里,才是真正主管整个国会大厦的地方。”何之初意味深长说道,“如果你能发现其中的端倪,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十八岁生日礼。”

    顾念之高高伸出手掌,双眸乌亮得如同最好的墨晶,“一言为定!”

    何之初凝视着她,从她跳跃的眼波里看见自己的倒影,高大轩然,脸色却冷峻异常。

    他微微笑了笑,将一个铭牌挂在她脖子上,伸手摸摸她的头,转身离去。

    顾念之一个人踏入拨款委员会的大门,对着门口笑眯眯的白人老太太说道:“我是顾念之,实习生。”她指了指自己的铭牌。

    这个铭牌上有她的照片,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还有她工作的地方,以及条形码。

    靠着这个铭牌,她可以在国会山大厦来去自如。

    白人老太太一见顾念之这样的东方美少女就觉得高兴,伸出双臂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顾,你终于来了。我是mary,来,我带你去你的办公室。”

    顾念之惊讶:“我有自己的办公室?!”

    她还以为自己要坐大堂……

    “当然。我们这里空置的办公室很多,因为大家都不愿意来……”mary朝她眨了眨眼。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

    接下来的几天,顾念之和赵良泽都忙得不可开交。

    两人虽然住在同一个套房,但几乎没怎么见过面。

    顾念之的早中餐都在国会山大厦里解决,晚餐一般都是何之初或者温守忆带她和黄师兄一起去吃饭。

    赵良泽的一天三餐是怎么解决的,顾念之一星期之后才明白。

    “你天天吃披萨?!”顾念之惊讶地看着赵良泽房里堆得高高的披萨盒子,一边用手掩在鼻端:“我看你已经满身洋葱和起司味了!”

    她很讨厌洋葱,但披萨里面经常有洋葱。

    赵良泽这几天几乎不眠不休地运算霍绍恒给他发来的数据,今天终于算得差不多了。

    扭头见顾念之进来了,赵良泽朝她招招手,“小神童,过来看看这组数据,你有什么感想?”

    ※※※※※※※※※

    这是两更合一的第二三更,含月票4200加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1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1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