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让你成为我女神 4

推荐阅读:奸臣之子永生仙墓官路青云梯玄帝归来渡风杂货铺最佳陪玩我的老婆是女王萌妻来袭:校长大人,V587穿越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宅全能庄园

    温守忆的脸色僵硬了一瞬,她的视线落在顾念之手上的那张信用卡上,过了一会儿,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你又告过状了。唉,念之,我真的是为你好。你纵然不领情,也不要每一次都把我想得那么坏,好不好?”

    “我从来不凭空臆想一个人的人品。”顾念之将何之初给她的信用卡收了起来,唇边带着淡淡的讥讽:“我只从一个人的行为推断她的人品。温助教,你心里怎么想的,有什么苦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想知道。我只希望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渡过这半年,然后回国继续我的学业。”

    温守忆凝视着顾念之,目光里充满了明显的怜悯和同情,看得顾念之浑身不自在。

    她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对着电脑继续工作,一边头也不抬地说:“温助教,您还有事吗?”

    温守忆叹了口气,定定地垂眸看着她。

    顾念之从电脑前抬起头,毫不退缩地跟她对视。

    映入她眼帘的,是温守忆微丰的身材,银盘似的面颊,细眉小嘴,挺直纤细的鼻梁,还有微微上翘的凤眼,有点像何之初潋滟的桃花眼,但更加细长,像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仕女,丰满、圆润,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温婉动人的。

    顾念之索性仔细打量温守忆的样貌,结果越看越觉得她眼熟。

    像谁呢?

    顾念之的思绪又开始天马行空地乱跑,眼神都快没有焦距了。

    温守忆静静地看了顾念之一会儿,见她很快就不能集中注意力了,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顾念之的小办公室。

    顾念之盯着温守忆的背影,突然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温守忆为什么让她觉得眼熟。

    她在华夏帝国c城风雅小区的公寓卧室里,有好几个小时候玩过的玩偶娃娃。

    粉紫色雾蒙蒙的公主裙,厚厚的刘海,细长的眸子,银盘似的脸蛋,丰润的身姿,看上去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小姑娘。

    那个感觉,跟温守忆真是有六七分相似。

    当然,不像的地方也很多,但,主要看气质哈……

    温守忆居然跟她那些玩偶娃娃的样子有几分相似,这可真是有意思了。

    顾念之咬着自己的笔杆,打算晚上回家给霍绍恒打个电话,问问那些娃娃的出处。

    她在拨款委员会忙碌了一整天,终于发现这个系统已经对她关闭了。

    她除了能看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别的东西都查阅不了。

    这还能干什么啊?

    她就安心种蘑菇吧。

    ……

    晚上回到家,顾念之跟赵良泽吃晚饭的时候,问起她那些玩偶娃娃的事,“小泽哥,你还记得我小时候经常抱着不离手的玩偶娃娃吗?”

    “记得。怎么了?”赵良泽给她舀了一碗汤,“喝点山药排骨汤,可以帮助长个儿。”

    顾念之不着急喝汤,她拿出手机,把温守忆的照片调了出来,“小泽哥,你觉不觉得她长得有些像我那些娃娃的感觉?都是细眉小嘴,丹凤眼,而且都有些胖?”

    赵良泽看了一眼,鄙视她:“……细眉小嘴,丹凤眼,有些胖,这个特征,几乎可有囊括华夏帝国西北几省三分之一的女子形象,你是在缩小你探查的范围吗?——恭喜你,把比例从十亿分之一,缩小到千万分之一。”

    “啊?你觉得不像?”顾念之大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瞳仁显得特别黑亮,在灯光下光华流转,像是上好的黑曜石,“真的不像?”

    “不是不像,而是这个相似,是普遍样貌特征的相似,就跟一个人种一样,白人和白人的相似,黑人和黑人的相似,明白吗?”赵良泽拍拍她的肩膀,“所以这种相似,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顾念之仔细看了看温守忆的照片,好像确实是赵良泽说的那种感觉。

    今天上午在小办公室那种突然而来的似曾相识,现在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她叹了口气,关了手机,“看来是我想多了。”

    “你不是很讨厌她吗?怎么会把她和你喜欢的玩偶娃娃联系起来?”赵良泽也觉得很有趣,一边拿刀切牛排,一边跟顾念之闲聊。

    “我是很讨厌她,第一次见面她就给我挖坑,我不喜欢她。但是她是何教授的助手,不管我喜不喜欢她,她总是在那里。”顾念之一口气把山药排骨汤喝了,然后挑里面的山药吃。

    “嗯,那就不要想太多,无视她就好。你越讨厌她,反而越重视她,何苦给自己添堵?”赵良泽将牛排切成小块,浇上酱汁,拿叉子一块块叉到嘴里,吃得双眸眯了起来。

    顾念之不想吃了,用手支着下巴,说起了那个供应商的事,“……昨天我还能查到的,今天居然有权限了,我看不了那个供应商的详细资料了。”

    赵良泽顿了顿,“有权限了?”

    “嗯,我很肯定是今天刚加的。因为昨天我还调出了那些数据和报告。”顾念之很肯定地点头。

    赵良泽想了想,“我知道了。他们在这个供应商的名录下,应该加有一个触发性选项。当这个供应商被不在他们内部名单上的人挖出来,权限就自动加上了。是一个很简单的智能加密程序,只能说,这个供应商,确实有问题。”

    “那你跟霍小叔说了吗?”顾念之眼巴巴地看着赵良泽,“如果你没说,我可以去说!”

    赵良泽看着她,突然笑了笑,“我没说得很清楚,我想,你去说,应该更合适。”说着对她眨眨眼。

    顾念之欢喜地跳起来,“我去打电话!”

    她冲到自己的房间,咚地一声关上门,拿出手机,就开始拨打霍绍恒的电话号码。

    赵良泽依然坐在餐厅里吃晚餐,他的目光盯着顾念之的房门,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

    顾念之趴在自己床上,终于拨通了霍绍恒的号码。

    “……霍小叔?”顾念之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翘了起来。

    霍绍恒正在开会,耳机里听见是顾念之的电话,就摁了接听,然后马上挂掉,再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开会。

    顾念之反复看着霍绍恒那条短信,恨不得能看出花儿来。

    但也仅此而已。

    霍绍恒此时正在跟自己的下属讨论派科考船去亚丁湾的事。

    “这个公司,据我们的人查出来是哈佛大学物理系的教授创办的,但只是一个小规模的有限责任公司,不是上市公司,而且所有注册信息都是高度保密。”主管北美情报的赵中校站在会议室的讲台上,介绍他们的调查情况,“前两个月白余生的叛逃,对特勤部在北美的力量造成很大打击。不然我们查出来的情况不会只有这么点儿。”

    他遗憾地摇摇头,从讲台上下来,坐到下面的椅子上。

    霍绍恒沉吟半晌,下了命令:“那就派科考船先去亚丁湾,同时派两艘军舰护航。亚丁湾那些杂毛海盗,不敢动正规军的军舰。”

    “派军舰需要跟南部军区的人协调。”白悦然身为第六军区法务处的上校处长,也列席会议,“或者东部军区,只有他们这两个军区有海军。”

    “南部军区吧。”霍绍恒打开电脑,看着海域图,“南海那边地方多,容易接应。”

    “那是,南海那边有很多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们得好好保护。”大家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散会之后,白悦然落在最后,等大家都走了,才对霍绍恒说:“霍少,这一次,我姑姑会亲自去一趟,霍少放心,那里如何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我姑姑都会找出来的。”

    白悦然的姑姑白瑾宜,是华夏帝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她五十多岁了,一直没有嫁人,据说是因为痴迷学术,不肯浪费时间在婚姻和家庭上。

    六年前那件事,就是白瑾宜首先发现c城某街区磁场数据的异常。

    霍绍恒当年也是奉命去保护她的。

    这一次,相同的磁场数据又出现了,白瑾宜自然要再次出马。

    “尽力而为吧。”霍绍恒没有抱太大希望,纯粹是因为这一次大家都纷纷往那个地方派军舰,华夏帝国不去凑一脚说不过去。

    虽然磁场数据跟六年前那一次相同,但因为是在海底,不确定因素太多,霍绍恒不打算投入太多精力了。

    白悦然见霍绍恒不想再谈,只好告辞离去。

    霍绍恒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了看表,上午十一点,美国东部应该是晚上十一点了。

    他想了想,还是给顾念之回拨了一个电话。

    “念之,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顾念之立刻觉得那一边的耳朵热得发烫。

    “霍小叔,我就是问问那个的事,我跟你说,今天我再想查更多的东西,结果发现那份报告已经加了权限,我再也看不到了。”顾念之将手机贴在右脸边上,声音压得很低。

    霍绍恒皱了皱眉,“那就不要再查了,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了。”顾念之乖巧说道。

    赵良泽让她不要查了,她是不会听的。

    但是霍绍恒一说,她立马同意了,决定再不去冒险翻历史记录。

    “还有事吗?已经十一点了,你不睡吗?”霍绍恒戴上耳机,走出办公室,要去食堂吃午饭。

    顾念之不想马上挂电话,就说起了温守忆和她的玩偶娃娃的事,兴致勃勃地问道:“霍小叔,我那些玩偶娃娃是哪里买的?是西部几省吗?”

    “买?”霍绍恒笑了笑,“是特制的,买不到。”

    “特制?”顾念之大奇,“怎么想出来特制玩偶娃娃?”

    “等你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告诉你。”霍绍恒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话,然后挂掉电话。

    “嗯。”顾念之咬着唇,揉了揉热得发酥的耳朵。

    霍绍恒的声音好听到跟她的心跳几乎是一个频率,这是不是就是心动的声音?

    电话那边已经没有声音了,顾念之还是捂着手机躺在床上。

    微风从窗户里吹进来,带来夜晚的凉意。

    她的心头火烫,双颊绯红,在夜风中感觉更加明显。

    顾念之抹了一把脸,抱着双腿坐了起来。

    叹口气,她发现自己真是好想霍小叔,想看见他,跟他面对面说话。

    以后他结了婚,有了孩子,自己就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想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就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了。

    顾念之闭了闭眼,正要关灯睡觉,听见手机铃声又想了。

    这一次打来电话的是梅夏文。

    顾念之纤长的手指伸出,划开手机,接了起来。

    “喂,夏文?”

    “念之,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为什么打了这么长时间?你现在那边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吧?”梅夏文的声音带着疑惑,和他平时温和的语调有些不一样。

    “……我刚才有事。”顾念之不觉得自己需要事无巨细向梅夏文汇报,“你呢?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梅夏文幽幽地说,“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顾念之心里一片柔软,“嗯,我也想你。你在做什么呢?”

    “我刚开完会,现在要去吃午饭。”梅夏文拿着手机,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台前,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念之,你下个月就是十八岁生日了,我去美国给你过生日,好不好?”

    “嗯,好的。”顾念之笑得很开心。

    这一次,给她过生日的人真是不少呢。

    十八岁了,她就要成年了。

    可是她一成年,就不需要监护人了。

    顾念之的情绪很快低沉下去。

    说话的声音都带了鼻音。

    梅夏文像是没有察觉,在电话的另一端兴致勃勃地说着要如何给她庆祝生日,还问她要什么礼物。

    顾念之笑着说:“你人能来我就很高兴了,礼物嘛,我不挑剔的。”

    “呐,就你这种说法最讨人嫌了。”梅夏文轻笑,“嘴里说不挑不挑,其实比谁都挑。”

    “哈哈,夏文真了解我。我就是这样的人,你能怎样?”

    “怎样?当然是要把你扁过来。你所有不好的习惯,我统统要给你纠正,让你成为我心目中完美的女神,我会爱护你一生一世。”梅夏文难得这样直白地表示他对顾念之的心意。

    ※※※※※※※※※

    这是两更合一的第二三更,含月票4400加更。

    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1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