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十八岁生日 7 4

推荐阅读:财色无双大魏能臣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不死武皇神宠进化龙抬头回到明朝当暴君大明春色皇商贵后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

    海上的飓风掀起的滔天巨浪波及了他们这片海域,只能说幸亏他们没有在风暴中心,只是在边缘地带,但是也已经很是吓人了。

    这么大的游轮在风尖浪口颠簸,就跟大自然手中的玩具一样,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顾念之透过窗户看着黑沉沉的水面离他们越来越近,忙对赵良泽说:“船可能要沉了,我们怎么办?”

    “去四楼吧。”赵良泽看了看手表,“他们应该快到了。”

    只差一分钟就是霍绍恒说的“支持15分钟”了。

    这也确实是他们能够支撑的最大限度。

    现在游轮的四面八方都被海盗的白色快艇包围,这些人武器精良,就连肩扛式火箭炮都有,他们真还不一开始就跟着那些厨师和水手跳船。

    顾念之苦笑了一下,跟在赵良泽后面,往四楼跑去。

    他们刚到四楼,三楼就被淹了。

    船身渐渐下沉,那些海盗拿着武器,还是虎视眈眈看着他们。

    有人又架起了肩扛式火箭炮,对准了四楼的方向!

    赵良泽背着温守忆,将顾念之抱在怀里,“你怕不怕?”

    “不怕。”顾念之端起手中的狙击步枪,冷声道:“反正要死了,先干掉几个吧。”

    她瞄准了那个扛起火箭炮的家伙,毫不留情扣动了扳机!

    狙击步枪打起来,比火箭炮还是要快一些。

    那人眉心中弹,整个人僵了一僵,便扑通一声,扛着自己的火箭炮栽到海水里。

    快艇上的海盗见了,气得跳了起来,指着顾念之他们大骂,同时对他们开了枪。

    赵良泽拉着顾念之急忙卧倒在甲板上。

    就在这时,一架战斗机从不远处的飓风中心穿了出来,往这边海域风驰电掣般飞了过来!

    他们的速度快如闪电,如同一只灰色的鹞子,几乎能贴着海面飞行。

    飞机在半空中翻了个身,侧转90度,绕着顾念之他们的游轮急速飞行了一圈。

    哒哒哒哒的子弹声从战斗机里往快艇上扫射。

    一颗颗炮弹从战斗机里往那些快艇上扔了下去。

    最新式米格-35战斗机对不知名载客小快艇,这是碾压式的屠杀。

    正好快艇上的海盗们带的火箭弹也不在少数,被战斗机上扔下来的炮弹一轰,跟着全部炸了,这时都招呼到海盗身上了。

    快艇一艘艘爆炸,溅起冲天的火光、浓烟和巨浪。

    没有被当场炸死烧死和射杀的海盗纷纷跳入海里。

    那架战斗机却不打算放过他们。

    霍绍恒拉高了控制杆,让他们的可视面积增大。

    阴世雄在战斗机里操纵着机枪,面无表情地追杀正在海水里企图逃命游走的海盗。

    只要有人冒头,立即就是一串子弹跟着梭了过去。

    这一番异变来得如此迅速,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那八艘不可一世的白色快艇就全部葬送在大海里。。

    顾念之抬头,紧紧地盯着那从飓风中心飞过来的战斗机,看着它在半空中回旋、翻身,看着从战斗机的枪眼里射出来的突突火光,心情激荡不休。

    她知道,这肯定是霍小叔开过来的战斗机!

    他是华夏帝国最好的战斗机飞行员!

    她曾经见过他训练,她不会认错!

    顾念之挣脱赵良泽的手臂,从甲板上站起来,朝着天空又跳又叫,软糯的嗓音变得高亢,却在狂风中随风飘散。

    霍绍恒看见了那个在甲板上蹦跳的纤弱身影,唇边露出微微的笑意,他正要叮嘱阴世雄放下绳梯,突然看见飞机的雷达扫描屏幕上出现了若干细小的红点,那是有飞机从北面靠近的提示!

    霍绍恒迅速拉高飞机,往后倒飞,做出迎战的姿势。

    从北面飞来的飞机却没有对他们做出任何攻击行为,它们绕着游轮飞了一圈,就飞走了。

    原来只是两架无人机。

    霍绍恒抬眼看去,北面海域出现了大船的痕迹,仔细一看,不是一般的船,而是军舰!

    有巡洋舰、驱逐舰,甚至还有几艘装备精良的快艇,都挂着美国的星条旗,正往顾念之他们的游轮处疾驰而来。

    站在最快的那艘快艇上面的人,赫然正是顾念之的教授何之初!

    阴世雄也看见了,急切地问:“霍少?我们怎么办?!”

    说话间,军舰那边的雷达已经发现了霍绍恒驾驶的战斗机,顿时做出了导弹锁定反应。

    霍绍恒当机立断,猛地拉动方向杆,迅速将飞机转了180度,往回飞行,径直飞进了飓风中心!

    他们一进浓雾弥漫翻滚的飓风中心,美国军舰的导弹锁定就失效了,因为厚重的云层和大量的降雨完全瘫痪了对方的雷达。

    “霍少!那些人……”阴世雄着急地都忘了头晕。

    飞机在飓风中心颠簸得如同打摆子的病人,机身有好几处都凹陷下去了。

    霍绍恒冷静地说:“何之初应该是来救他们的。”

    他不能让美国军方锁定,更不能让他们认为是古巴军方意欲挑衅。

    阴世雄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地听取导航,和霍绍恒一起将战斗机飞出了飓风中心。

    当他们出现在古巴空军的雷达上的时候,这些人都惊呆了。

    特么地还真活着回来了?!

    嗷嗷嗷——!

    一群人又叫又跳地冲了出去,列队欢迎正在徐徐降落的米格-35战斗机。

    虽然机身上千疮百孔,但总算是完完整整从飓风中心活着回来了!

    ……

    顾念之眼睁睁看着那架飞机又飞回飓风云层中。

    她一个人站在船头,目光只盯着飞机消失的方向,甚至都注意不到他们所在的游轮已经渐渐快沉到四楼了。

    海水漫上脚面,她毫无知觉,直到有人走到她身边,将她抱了起来,“……念之,你没事吧?”

    她浑身一震,收回视线,看见居然是何之初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关注地看着她。

    顾念之眨了眨眼,还没有从看见那架飞机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念之?”何之初又叫了一声,抹了抹她脸上的雨水,顺势亲了亲她的额头,将她摁在自己胸前,拍着她的后背,喃喃地说:“没事了,别怕,有我在……”

    顾念之紧张到极点,又失望到极点的心理状态终于如同拉得太紧的弓弦一样,吧嗒一声断掉了。

    她身子一软,晕倒在何之初怀里。

    赵良泽背着温守忆站起来,看了看何之初,“何教授,我们快走吧。这船要沉了。”

    何之初点点头,将顾念之打横抱了起来,转身上了快艇。

    因为游轮基本上已经沉到水面以下,那艘小小的快艇已经跟游轮最高层基本上平齐了。

    快艇载着他们飞速地往美国海军的军舰疾驰过去。

    赵良泽眯着眼睛看了看,问道:“何教授,您找了美国海军?”

    何之初脸色铁青,专注地看着顾念之,头也不抬地说:“事情紧急,不得不找他们要一个人情。”

    赵良泽也没指望他一句话能问出真相,但是对何之初这个人的评估,又默默地加了一笔。

    他指了指依然晕倒的温守忆:“她帮念之挡了一枪,我们只是简单给她包扎了一下,回去恐怕得马上进手术室动手术。”

    何之初的视线这才投向温守忆,只看了一眼,就回过头,给顾念之擦擦头发上的雨水。

    美国海军的军舰上就有现成的手术室,还有技术精良的军医。

    温守忆左胸口靠近肩膀处的子弹很快被取了出来,然后送上直升飞机,飞向华盛顿特区。

    晕迷的顾念之被赵良泽抱上了直升飞机,跟着一起回到华盛顿特区。

    何之初没有再靠近她,一个人冷漠地坐在窗口。

    回到华盛顿特区,直升飞机将他们直接送回了何之初的庞蒂马克河附近的庄园。

    赵良泽本来想带着顾念之直接回公寓,但是何之初劝阻了他,“我那里已经有医生待命,你和念之先去我那里住一晚上,确定明天她没事了再回去也不迟。”

    赵良泽也担心顾念之有什么毛病,反正也是要去医院检查的,就点点头同意了。

    温守忆和顾念之被放到了一个房间里,方便医生安放各种检测设备。

    赵良泽不放心,在顾念之的病床前打地铺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他醒来检查各种仪器,见顾念之的仪器一切正常,既没有发烧,也没有受伤,才放下一颗心。

    何家的女仆过来请他去吃早饭。

    赵良泽去浴室洗漱一番,才跟着出去了。

    他去了没多久,何之初就来到这个房间。

    先看了看顾念之的情形,发现她一切正常,才松了一口气。

    他坐在顾念之床边,默默地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出神。

    昨天的一幕,他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六七天前,他父亲何老先生突然病重,传话让他务必回去一趟。

    他没办法,想着快去快回,在顾念之生日前赶回来肯定没有问题。

    没想到回去之后,发现父亲的病情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

    他就多耽搁了两天。

    幸亏有秦姨照料父亲,他才能安心返回。

    想到秦姨,他长吁了一口气,低头看着顾念之,给她掖掖了被子。

    一从老家回来,他就往加勒比海赶,当发现公主号游轮上各种通讯都中断了的时候,他知道必定是出事了。

    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回忆当时得到消息后的心情,那种混乱、焦躁、痛惜又无奈的心情,没想到过了六年,他又尝了一次。

    在这种极端情绪的驱使下,何之初动用了最高层的关系,找美国海军借军舰出海救援。

    幸亏他到的及时,没有酿成更大的祸患。

    如果他晚来一分钟……

    何之初想起海面上漂浮的尸体,还有那架没入飓风中心的战斗机,脸色再次铁青。

    “何教授?”温守忆的声音从房间的另一边响起来。

    何之初回头看了一眼,起身走了过去。

    “醒了?”他两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站在温守忆床前,“你的伤怎么样了?”

    他的语气这样温和,问候得这样关切,温守忆激动得全身抖了起来。

    她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我好多了,何教授辛苦了,何老先生……”

    啪!

    何之初突然出手,往温守忆脸上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这一耳光的力气实在太大,温守忆整个人从床上滚落到地上,脑袋被打得歪倒一边,迟迟正不不过来。

    “你出息了啊!”何之初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突然掏出一支手枪,指住了温守忆的太阳穴,“我说过什么,你都忘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顾念之瞪大眼睛,看着一向高洁雅致的何教授露出了暴戾的一面,惊讶得合不拢嘴。

    她在何之初一进来的时候就醒了,但是不想睁开眼睛,所以一直装睡。

    直到她听见巴掌声,才睁开眼睛,结果发现何之初居然还拿枪指着温守忆!

    不管怎么说,顾念之不得不承认,温守忆这一次确实是救了她。

    虽然她穿着防弹衣的,但谁知道那个海盗会打哪里?

    万一打她的脑袋呢?

    她的脑袋可没有戴防弹钢盔。

    温守忆挡在她身前,就是代她挨了一枪。

    她不知道何之初为什么对温守忆要打要杀,但她知道她不能坐视不理。

    “何教授……”顾念之弱弱地叫了一声,“你在做什么?”

    何之初抬头,潋滟的桃花眼看向她,目光立刻柔和下来。

    “何教授,温助教救了我一命,我还没有好好谢谢她。”顾念之慢慢坐了起来。

    何之初收回手枪,走过来坐在顾念之身边的床上,扶着她的肩膀,关切地说:“生日快乐。念之,我欠你一个盛大生日。”

    顾念之笑着摇摇头,“何教授,您不欠我。——这个生日我终生难忘。”

    何之初扯了扯嘴角,继续问她:“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饿不饿?要不要找医生再检查一遍?”

    他的情绪收放自如,顾念之有些不适应地往床里面缩了缩,“我还好,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有些饿。”说完看了趴在地上的温守忆一眼,觉得她有些可怜,咬了咬唇,还是说了一遍:“何教授,黄师兄他们呢?”

    何之初早就从赵良泽那里知道了,知道顾念之这是在给温守忆求情。

    他摸了摸她的头,叹口气,“小黄他们都找到了,没有什么事。你去洗洗,我让人准备吃的送过来。”

    顾念之笑了笑,掀开被子下床,到浴室洗漱去了。

    温守忆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何之初看也不看她,从她身边淡然走过。

    ※※※※※※※※※

    这是第二更四千字,含月票4900加更。

    亲们表忘了月票和推荐票哦!么么哒!

    ps:恭喜中国女排时隔十二年重夺奥运金牌!!!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2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2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