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打码的照片 4

推荐阅读:极品仙帝在花都升棺发财柏林1943仙路桃花传他从敢死队来开局一扇门崛起漫画世界非正经天赋荣耀帝皇

    顾念之等了半天,见梅夏文还是没说话,就打算挂掉电话了,“那就这样吧。班长,我会把你送我的项链寄回去还给你,感谢你这两年的照顾和厚爱,祝你鹏程万里。”

    梅夏文回过神,幽幽地说:“念之,看在我们相识两年的份上,看在我对你一片真心的份上,你要在电话里跟我说再见吗?”

    顾念之:“……”

    “念之,我跟你两年同学,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梅夏文的声音低沉下来,脸上带着清醒而理智的笑容。

    顾念之暗道,我确实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不然怎么会一边说要等自己,一边跟姜红茶纠缠不清?

    她对姜红茶说的话,有八分相信,还有两分,算是有效存疑,因为她没有看见过实质证据。

    “好了,念之,你既然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勉强。我梅夏文没有对你不起,但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梅夏文仰躺在沙发上,将两条腿搁在茶几上,点燃了一支烟,吐出一口气,“不过,因为你马上要回来了,而且是圣诞夜那天,我早就联系了大学同学,要给你开一个盛大的接风洗尘。”

    “不用了。”顾念之急忙推辞,“你们自己玩吧,我还有事。”

    “念之,咱们做不成恋人,做朋友总可以吧?”梅夏文定定地看着天花板上的小天使浮雕,“我都发了请帖,说是为你接风洗尘,根本没有说别的,你不要不赏脸啊?”

    顾念之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

    但是梅夏文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念之,说实话,我为了你要来帝都读研究生,已经说服家里人,在帝都开新公司,专门为了陪你上学。你现在不想跟我在一起,我理解。但是你不要这么绝情,好不好?就当是老同学聚会,你的宿舍同学她们都会来,不信你去问她们,绿茶方、妖姬,还有曹娘娘都买好机票,要从c城来帝都。”

    “哦?她们也要去?”顾念之有些动心了,但是她也很谨慎,不想被梅夏文造成既成事实,提醒他说:“要我来可以,但是你不能在聚会里出妖蛾子。”

    “我会整什么妖蛾子?”梅夏文笑着摇摇头,“你以为我那么不要脸?明知你会拒绝,我还自讨没趣?”

    他知道顾念之的性子,不是那种为了面子就委曲求全的人。

    可能是因为她还小,但是,也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没有受过委屈?

    梅夏文隐隐觉得有些违和,但没有往深里想。

    这一刻,他只要顾念之来参加聚会就行了。

    请帖已经发出去了,专门的承办中心也都联系好了,订金都交了,他可不想取消。

    在同学面前,他的面子不能丢。

    何况他这一次请的同学,都是家里非富即贵的上流人士,不是班上平民出身的同学,除了顾念之以外。

    “好,班长,我就信你一次。”顾念之点点头,“你把地址给我,到时候我去。”

    她的机票是从美国华盛顿特区直达c城,顾念之打算在c城国际机场直接转机去首都。

    梅夏文打了个响指,脸上绽开一个满意的笑容,“真是好同学,我把地址发给你,咱们圣诞夜见!你不用带任何礼物,只要把那项链还给我就行。”

    顾念之求之不得,连声答应了,才挂了电话。

    她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继续自己的工作。

    忙碌的一天过去,回到自己的公寓,她和以前宿舍同学绿茶方、妖姬和曹娘娘联系上了。

    “三位姐姐你们好!”顾念之在视频里跟她们挥手打招呼,笑容满面地对每个人飞吻,“想不想我啊?!”

    “当然想!”绿茶方、妖姬和曹娘娘高兴极了,“你马上要回来了吧?咱们首都见?班长在首都搞了个盛大聚会,说要给你接风洗尘呢!”

    顾念之见她们说的话跟梅夏文说的对上了,另一半心也放下来了。

    只要有她三个室友在,她就吃不了亏。

    晚上吃饭的时候,顾念之对赵良泽也说了回国之后要去首都跟同学聚会的事。

    赵良泽听说是梅夏文操办的,沉吟道:“他还不死心吗?”

    “没有,我都跟他说清楚了,他虽然不高兴,但到底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顾念之小心翼翼地征求赵良泽的意见,“小泽哥,其实说起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当初确实不该一时冲动,答应他半年之约。现在虽然是一拍两散,但……”

    “念之,你别责怪自己。这件事你一点错都没有。”赵良泽忙安慰她,“别说结了婚还能离婚,真正的男女朋友也能分手。你跟他八字都没一撇,扯什么谁对不起谁?!他凭什么啊?就凭他脸比别人长?”

    顾念之忍不住笑了,“小泽哥,想不到你还挺毒舌的。”

    “我毒舌?那你是没有听见霍少说话毒舌的时候。”赵良泽啧啧回味了两声,“好了,你想跟同学聚会可以去,咱行得正坐得直,不用怕。”

    虽然赵良泽说不用怕,但是他依然给顾念之做了万全的准备。

    临回国前一天晚上,赵良泽将顾念之叫到自己房间,对她神秘兮兮地说:“念之,我给你看些照片,不过你要发誓,不能让霍少知道是我给你看的。”

    “什么照片啊?”顾念之非常好奇,但依然老老实实地说,“如果霍少问起来,我是不会骗他的。”

    赵良泽翻了个白眼,“要不要这么听话?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为你着想,这点面子都不给?”

    “小泽哥!”顾念之抱着赵良泽的胳膊使劲儿晃悠,拖长声音撒娇:“你知道我最听霍少的话,我保证,只要霍少不问起来,我一定不说!”

    赵良泽斜睨着她,“你发誓。”

    “我发誓,如果我主动说了,我……”

    顾念之还没说完,赵良泽已经不忍心了,“行了行了,我相信你。因为这件事跟霍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才这么嘱咐你。”

    赵良泽说着,打开自己放梅夏文和姜红茶床照的文件夹。

    这些照片不是他们派人拍的那一批,而是姜红茶自己手机云端账户里面的照片,都是姜红茶自己拍的。

    每一张都经过了美图处理,把她自己拍得美轮美奂。

    不过这些美图处理经过赵良泽这个电脑高手的还原处理,都恢复了照片的原貌。

    为了不“毒害”顾念之的眼睛,赵良泽给关键部位都打了码。

    顾念之目瞪口呆看着那些照片,然后倏地蒙住自己的眼睛,跺了跺脚:“小泽哥!干嘛给我看这种照片?!你存心让我长针眼啊?!”

    “我都打码了,怎么会长针眼?”赵良泽急忙关了文件夹,“不过确实不好看,美图之后还凑合,被我还原了就看着恶心了。”

    “你竟然仔细看了?!”顾念之一手蒙着眼睛,一手伸出来摸索着揪住赵良泽的胳膊,使劲儿拧了一下。

    赵良泽看起来清隽颀长,其实身上都是劲瘦的肌肉,硬邦邦的。

    顾念之拧得自己手指头疼,赶紧放开了,推了赵良泽一把,“小泽哥你太坏了。”

    赵良泽呵呵笑着,将一个信封交给她:“拿着,万一梅夏文不对劲,你就当你同学面,把这些照片甩他和他姘头脸上!”

    顾念之觑着眼睛看了看,见赵良泽的电脑显示屏上已经没有图片了,才睁开眼睛,从赵良泽手里接过信封,一脸讨好地说:“小泽哥想得真周到!”

    她有了这些护身符,确实就不用担心在聚会上出岔子了。

    晚上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临睡的时候何之初打了电话过来。

    这两个月,何之初跟她联系很少,绝大部分时候都是通过电邮联系,电话都很少打。

    顾念之拿起电话的时候,觉得何之初的声音都有些陌生。

    不过何之初说了几句话,很快就熟悉起来了。

    “念之,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何之初坐在华夏帝国首都b大的教授宿舍里,一边工作,一边戴着耳机跟顾念之通话。

    “收拾好了。多谢何教授的款待。我明天就回国了。”顾念之彬彬有礼说道。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越是有礼貌,两个人的关系就越是生疏。

    何之初心里堵得慌,但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点头,“一路顺风。”

    “嗯,谢谢何教授。”顾念之礼貌地道别,然后挂了电话。

    顾念之这时睡不着了,想起来霍少的任务应该早就结束了吧?

    她记得上一次赵良泽说是12月17或者18号左右,今天已经是22号了。

    她踌躇了一会儿,摩挲了手机半天,最后还是鼓足勇气,给霍绍恒打了个电话。

    那边的铃声响了好久,依然没人接。

    顾念之反而松了一口气,连忙挂了电话。

    没人接就好,那边就算有人接,她也会立刻挂掉电话的。

    对于她来说,现在明白了自己的感情,胆子却越来越小了,不敢像以前一样耍尽百宝,只想多靠近他一点。

    顾念之晚上有心事,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五点就起床,跟赵良泽去机场了。

    两个人大包小包,足足托运了四个大箱子,才把所有行李都运走了。

    赵良泽见顾念之眼下又是青黑,笑着问她:“高兴得睡不着觉?”

    顾念之点点头,“嗯,确实很激动,不过在飞机上也能睡觉。”

    从美国回华夏帝国坐飞机要十二到十四个小时,确实很无聊,可以一路睡回来。

    何之初给顾念之买的是头等舱机票,赵良泽有报销旅费,本来是商务舱,但是他端着一张俊脸跟空姐说了几句话之后,空姐就主动给他免费升舱,将他调到头等舱。

    顾念之看着赵良泽得意洋洋地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惊讶地问:“……你自己补足了机票钱?”

    “……我刷脸。”赵良泽摸了摸自己的脸,朝顾念之飞个媚眼。

    顾念之做了个作呕的神情,然后高高兴兴睡着了。

    有赵良泽在她身边,她睡得特别安稳。

    一路无话,她真的睡了十个小时才醒。

    赵良泽也在睡觉,昏暗的灯光下,他的容颜清俊朗润,顾念之看见有好几个空姐不时过来给赵良泽盖毯子……

    顾念之偷偷笑了,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面膜敷上。

    还有两个小时就下飞机了,她要收拾得美美哒回国见朋友。

    赵良泽跟着醒了过来,睁眼看见一个满脸惨白的女子坐在他对面,吃了一惊,但很快意识到是顾念之在做面膜。

    “你呀,在飞机上也做面膜?”赵良泽嗤之以鼻,“在美国过了半年,穷讲究多了。”

    “我以前还不到十八岁,还是粉嫩嫩的未成年人。现在年纪大了,成年了,当然要多保养!”顾念之理直气壮地说,让过了新年就要满26岁的赵良泽几乎郁闷得吐血。

    “注意点儿啊。不要在男人面前提年龄,特别是老男人。”赵良泽恨不得瞪死顾念之,“我现在这款最受欢迎!我是大叔和小鲜肉的结合体!”

    顾念之笑得直不起腰,“哎哟喂!我的面膜!小泽哥你不要再说了,我的面膜都要掉了!”

    赵良泽见她笑得开心,也忍不住笑了,伸出长腿踹了踹她,“你一个人去首都可以吗?我刚接到大雄的消息,回去有任务。”

    他在美国这几个月也憋惨了,恨不得马上回驻地大展拳脚。

    顾念之忙点头,“没问题。我就在首都待一晚上,第二天的飞机就回来了。”

    总算回到自己地盘,赵良泽跟首都的人联系之后,让他们帮忙看着顾念之,自己才放心回驻地。

    两人下飞机之后,顾念之会直接在机场转机去首都。

    赵良泽带着行李回驻地。

    两人在机场分开,顾念之又看了赵良泽一眼,“小泽哥,你有霍少的消息吗?”

    “还没有。”赵良泽摸了摸她的头,“应该要出来了。明天你回来我们去接你。”

    顾念之点点头,拖着自己樱花粉的行李箱上了去首都的飞机。

    从美国回c城的飞机是上午11点多到的,她出关领行李花了一个小时,才上了首都的飞机。

    三个小时后,下午两点,顾念之从首都机场出来,打了的,往梅夏文给她的地址那边去了。

    梅夏文的地址在首都三环以内,也是很好的地段了。

    ※※※※※※※※※

    这是第二更两更合一四千字,含月票5300加更。

    月底了哦,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都投给少将大人吧!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2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2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