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第一次见面 4

推荐阅读:双魂武神牧神记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女帝的大内总管凌天帝主总裁校花赖上我后手龙武狂帝大明之崇祯大帝

    霍绍恒眼睛都不眨地看了顾念之一会儿。

    卧室安静得简直让人害怕。

    顾念之眨了眨眼,最后受不了霍绍恒的目光,只得移开视线,看向南墙的落地窗帘,喃喃地说:“……你这里也有落地窗啊?我害怕……”

    霍绍恒扭头看了一眼,回头给她掖掖被子,“那窗子是防弹玻璃,不用怕。”

    顾念之:“……”

    有些挫败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但一只手悄悄从被子里伸出来,攥住了霍绍恒的睡衣衣角。

    霍绍恒刚起身就感觉到了,他低头看着那只白嫩的小手,过了半晌才将她的手握住,放回被子里,“我不走,我睡沙发。”

    霍绍恒的主卧比顾念之那个小套房里的卧室大多了,床对面不仅有一张书桌,也有一张很宽大的沙发。

    顾念之松了一口气,悄悄睁开眼睛,看着霍绍恒去隔壁次卧抱了被子枕头过来,放到沙发上,然后关了灯,倒下睡了。

    有霍绍恒在卧室里陪着,顾念之的紧张情绪很快消失了。

    困意如山一般袭来,她几乎是脑袋一歪就睡着了。

    霍绍恒在沙发看着顾念之的方向,目光深邃晦涩,良久才闭上眼睛睡了。

    ……

    第二天早上,霍绍恒七点就醒过来了。

    他习惯性是六点起床,不过昨天睡得比较晚,他又多睡了一个钟头。

    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漱淋浴,出来的时候,见顾念之窝在被子里睡得正香。

    小脸红扑扑地,红得不太正常。

    霍绍恒心里一动,伸手摸了摸顾念之的额头,发现她果然是发烧了。

    想起昨天顾念之卧室里没有锁上的落地窗,霍绍恒知道顾念之应该是那个时候受了寒,后来又受到惊吓,所以扛不住就发烧了。

    顾念之极少生病,一般发烧自己就扛过去了。

    霍绍恒很少让她吃药,就只是给陈列打了个电话,问他如果烧到多少度需要送医院。

    陈列很惊讶顾念之一去霍家就生病了,忙道:“别人的话39度肯定要送医院了,念之可有扛到40度。”

    “胡说。”霍绍恒反驳,“烧到40度,就算能扛人也糊涂了。你这个蒙古医生真该去回炉重造。”

    陈列最讨厌别人质疑他的专业素养,闻言大怒,挽起袖子就要跟霍绍恒吵一架。

    但霍绍恒马上挂了电话,并且顺便拉黑陈列的号码,让他无法电话骚扰。

    霍绍恒找出温度计,给顾念之测了测额头的温度,发现还不到39度,就暂时放下了,出去吃早饭。

    “大堂哥起来了?顾小姐呢?”霍嘉兰在指挥佣人们做早饭,“不知道顾小姐喜欢什么口味,我就让陈妈按照c城菜的风味做了几个早点,你看看她会不会喜欢?”

    霍绍恒在家里穿着常服,黑色t恤外面罩着简简单单的白衬衫,下摆扎在黑色军用皮带下,军队定制的黑色羊毛长裤显得腿更加长,一米八八的个子比刚进来的章文杰要高很多。

    章文杰一米七五,不算矮,但在霍绍恒面前,就显得不够看了。

    身子单薄瘦削,就跟小孩子似的。

    他有些害怕看见霍绍恒,小心翼翼地向他打招呼问好,然后找了一个远离他的位置坐下来。

    霍绍恒非常难得地和颜悦色对章文杰点了点头,还说了声“早上好”,然后坐了下来,看着桌上摆着的油煎包、粢饭团、糯米粥、油条和豆浆,还对霍嘉兰欠身说了一句:“有劳。”又对章文杰说:“你要不要吃?”

    刚刚来到餐厅的章文娜看见这一幕,眼睛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现在的大堂哥,跟六年前真是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那是正眼也不看他们这些人,如今居然跟文杰和霍嘉兰这么客气!

    当然,也许是官儿做大了,越发懂得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用表面上的礼节掩盖一切真正的情绪好恶。

    这一点,章文娜也是理解的。

    她神情复杂地走过来,对霍绍恒点点头,“大堂哥早晨。”

    霍绍恒回头看了看她,“早。”

    章文娜在章文杰身边坐下来,看了他一眼。

    章文杰耸了耸肩,做了个“我也不知道”的手势,然后看向霍绍恒:“大堂哥,顾小姐呢?怎么不出来吃早饭?”

    霍嘉兰也想问的,跟着道:“油煎包凉了就不好吃了。”

    霍绍恒还没有回答,勤务兵已经把他专门的早餐送过来了。

    他的饭食都是军队的勤务兵专门给做的,连厨房灶台都跟霍家别的人用的不在一个地方。

    看着那一大块五分熟的牛排,还有奶酪薄饼,一碟牛肉包子,霍嘉兰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大堂哥,一大早就吃这些东西不好。”

    高热量、高脂肪、高蛋白,也会导致高血脂、高胆固醇。

    但是她没有想过,以霍绍恒在军中的活动量,必须要这么吃才能保证营养供应。

    霍绍恒没有多解释,只是淡淡地说:“我自从参军之后就是这么吃的。”

    章文杰羡慕得不得了,看了看自己的面包培根,恨不得也吃一块牛排,或者吃牛肉包子也行。

    霍绍恒瞥见他艳羡的目光,将面前的油煎包给他推了过去,“文杰,把这个吃了。”

    章文杰受宠若惊,“真的是给我的?不是给顾小姐的?!”

    “她生病了,不吃这些东西。”霍绍恒拿起刀叉切牛排,一边对身边的勤务兵嘱咐:“叫军医过来给念之看病,以后她跟着我吃,你们记得给她多做一份。”

    那勤务兵忙大声应是,又问道:“顾小姐什么口味?”

    “鲜一些就好,现在生病了,可以味道稍微重一些。”霍绍恒随口吩咐道,将面前的牛排很快吃净了,开始吃牛肉包子。

    霍嘉兰很是不安地搓了搓手,“大堂哥,顾小姐生病了?什么病啊?”

    “发烧。昨天晚上冻着了。”霍绍恒吃完早饭,又喝了一杯咖啡,起身道:“你们慢慢吃。”

    章氏姐弟的父亲章宝辰和母亲钱石慧进来的时候,霍绍恒刚从餐厅走出去。

    “章叔、章婶。”他微微颔身,脚步顿了顿,就出去了。

    霍嘉兰也对章宝辰和钱石慧问了好,就拎着一盒早餐上楼去了。

    ……

    霍绍恒回到自己的套房,打开电脑工作了一会儿,就听见门铃声响,对讲机里说军医到了。

    霍绍恒起身打开门,将一个女军医迎了进来。

    “紫檀?”霍绍恒有些惊讶,“怎么是你?”

    “念之要来帝都念书,陈列早就派我过来打前站了。”叶紫檀笑着说道,“不过我们也没想到,这一来就生病了。”

    霍绍恒明白了,一定是他刚才给陈列打电话,说了顾念之发烧的事,陈列马上就通知已经在帝都的叶紫檀。

    顾念之的医生一直是陈列,偶尔也有叶紫檀帮帮忙。

    叶紫檀走进去,从医药箱里拿出温度计、听诊器,对顾念之测了半天,才道:“应该没事,现在是38度5。”

    霍绍恒点点头,“刚才39度,看来烧已经退了。”

    叶紫檀同意他的说法,“能自己退烧最好,抗不过去再吃药。这些退烧药我放在这里以防万一。”

    知道顾念之没事,霍绍恒才放心去书房工作。

    不过他进去没多久,霍嘉兰就在对讲机里说有话对他说。

    霍绍恒开门让她进来了,两个人在当做小客厅的起居室说话。

    “大堂哥,念之昨天住在你这里?”霍嘉兰往霍绍恒卧室的方向探了探头。

    “嗯,以后她就住在这里。”霍绍恒也不多说了,“只有一周多而已。”

    “这样不太好吧。”霍嘉兰委婉地表示反对,“大堂哥虽然是顾小姐的监护人,但顾小姐已经十八岁了,是大姑娘了,还跟你住在一起……”

    “有什么不对吗?”霍绍恒不动声色,一点都不当回事的样子,“她的情况特殊,不能受惊吓,这是有医生证明的。”

    “不能受惊吓?”霍嘉兰怔了怔,“难道她也有……?”

    “她没有。”霍绍恒毫不犹豫打断她的话,目光跟着森严起来,“她只是胆子小,还是小姑娘,你不要想得那么龌龊。”

    霍嘉兰被霍绍恒噎得跟吃了苍蝇一样,唰地一下站起来,生气地握住拳头,道:“那打扰了。大堂哥,我也是为你好,你是少将,不能行差踏错。多少双眼睛盯着你……”

    “我知道。”霍绍恒淡淡说道,“你不用管我的事,出去吧。”

    霍嘉兰又劝了几句,霍绍恒已经头也不回地去书房了,将霍嘉兰一个人扔在起居室。

    她讪了一会儿,并不敢去霍绍恒的卧室找顾念之,最后还是闷闷不乐地离开了。

    ……

    顾念之一觉睡到太阳西沉,几乎是下午五点的时候才醒。

    出了一身的汗,她的烧全退了,就是身上汗津津的不舒服。

    她脑子还是有些高烧过后的迷糊昏沉,坐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将身上筒裙一样汗湿了的睡衣随手脱了下来。

    霍绍恒听见她起床的声音,忙走进来要叮嘱她一些事,结果进门就看见她白嫩的胸脯如同小兔子一样晃动,立刻转身后退,同时将卧室的门关紧了。

    顾念之听见关门的声音,才醒悟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卧室,而是在霍绍恒的卧室……

    她急忙又将那汗湿的睡衣套上了,下床拉开卧室的门,“霍小叔,有什么事吗?”

    霍绍恒背对着她站着,听见她出来也没有转身,说了一句:“已经是傍晚了,赶紧换衣服准备吃晚饭。”说完直接就走到书房,啪地一声将书房的门也关上了。

    顾念之有些惊讶,“已经是傍晚了?难道我睡了一天?”

    看看霍绍恒书房的门关得紧紧的,她也不去打扰了,急忙去找了自己的行李箱,打开拿出里面的内衣和外套,抱着去浴室洗澡。

    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出来,发现霍绍恒书房的门已经打开了,他却不在里面了。

    应该去吃晚饭了吧。

    顾念之找出自己的拖鞋穿上也离开霍绍恒的套房,打算去餐厅吃饭。

    这个时候正是勤务兵换岗的时候,顾念之出来的时候,没有看见有人在门口站岗,她顺着自己记忆中的路,往客厅走去。

    如果她没有记错,餐厅在客厅的另一边。

    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她正要往右拐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瞥见左面一条小小的岔道尽头站着一个穿着样式繁琐的粉色羊毛衫和粉色羊毛裙的女子。

    她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头再看过去。

    那个女子明明就是昨天在她卧室里出现的那个身穿白袍的女子!

    顾念之眨了眨眼,那女子还是站在岔道尽头的窗户前,笑嘻嘻地看着她。

    “你是谁?”顾念之忍不住走了过去,“你也是霍家人吗?”

    走近了看,顾念之发现这个女子应该有些年纪了,但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

    细腻白皙的肌肤,明艳动人的五官,还有神色间一点单纯和羞怯,看上去就像十八九岁的少女。

    如果不是她的眼角有些微的鱼尾纹,顾念之真的会把这女子当成自己的同龄人。

    那女子看见顾念之走过来了,轻声说:“你的裙子真好看。”

    顾念之刚刚换上的是从行李箱里拿出来的一套淡烟紫香奈儿人字呢套裙。

    香奈儿的衣服自然不一般,年轻人穿了并不显老,年纪大的人穿了更有种看不出年龄的优雅从容。

    顾念之看着她艳羡的眼神,也笑着说:“你真好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你是霍家人吗?”

    那女子眨了眨眼,“霍家人?”她的脸上浮出一丝红晕,声音越发小了,“我也想成霍家人啊……可是冠辰说十八岁不能结婚,要等到二十二岁才能结婚……”

    顾念之一怔。

    冠辰?

    如果她没记错,霍绍恒的父亲就是叫霍冠辰。

    可是这个女子,不管怎么看,也不止十八岁啊!

    “你是说,你才十八岁?所以不能结婚?”顾念之狐疑问道,又说:“你叫什么名字?昨天是你去我的卧室吗?”

    那女子偏头想了想,“我叫什么名字?我叫……宋锦宁,对,是叫这个名字。我去你的卧室?没有啊,那是我自己的房间。”

    顾念之大奇,想到她要去吃晚饭了,索性对那女子说:“宋小姐是吧?你吃过晚饭了吗?跟我一起去吃晚饭吧。”说着,她对宋锦宁伸出手。

    宋锦宁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伸出手,握住了顾念之的手。

    她的手果然很凉。

    顾念之带着她往餐厅走去。

    两人手拉着手走进餐厅,里面所有的人都惊得站了起来。

    霍嘉兰更是急匆匆跑过来,从顾念之手里拉过宋锦宁的手,道:“二婶,您怎么又下来了?”又骂那些佣人:“你们怎么干活的?连一个病人都看不住!”

    ※※※※※※※※※

    这是第二更也是两更合一,包括给霁鱼儿盟主大人七月打赏灵宠缘的第一次加更。

    月底了哦,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都投给少将大人吧!

    o(n_n)o~。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3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31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