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情书 4

推荐阅读:牧神记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女帝的大内总管凌天帝主总裁校花赖上我后手龙武狂帝大明之崇祯大帝穿越电影位面

    霍绍恒默默地瞥了一眼霍嘉兰指着的方向,见顾念之还是一脸懵懂,突然心下不忍,正要出声招呼她过来,就听顾念之已经再次反击。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顾念之突然明白过来她一直惴惴不安的违和感是什么。

    那就是霍嘉兰的父母!

    按理说,霍嘉兰的父亲是霍家的大儿子,母亲是大儿媳妇,都是至亲,但是她来了这里两天时间,还没有听谁主动提起过这两个人,就连霍嘉兰都没有跟她说过任何有关她父母的话。

    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霍嘉兰说起她自己的父亲。

    顾念之下意识拍了拍手,肃然说:“那更好了。霍大小姐,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早日治好宋夫人,这样你就能尽快找到你父亲的下落了,你说是不是?”

    这个反击才是真正的滴水不漏,连一直在楼梯上观望的霍老爷子霍学农都微微点头,但是很快又摇了摇头。

    毕竟不是霍家人,可见她对霍家的家事一无所知。

    但这也正说明霍绍恒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对于顾念之,还是当做他的任务和工作,虽然带了她六年,但是霍家的家事,霍绍恒一个字都没有跟她提。

    当然,霍老爷子也绝对想不到,不是霍绍恒不提,而是没有机会提。

    他本来是打算今天晚上将霍家的家事对顾念之和盘托出的,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切都提前发生了。

    当然对霍绍恒来说,这些情况也算不了什么。

    他曾经面对过比这危险迫切千百倍的状况。

    能够随机应变,是他们特别行动司考察成员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而念之要跟着他,就必须习惯这种突发的状况。

    霍绍恒于是什么表情都没有,背着手观望这里的情形。

    霍嘉兰虽然比顾念之年纪大,但明显没有顾念之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智商。

    她瞠目结舌地听顾念之硬是将这件事拗成了好事,要把宋锦宁从她的眼皮子底下带走!

    这怎么可以?!

    霍嘉兰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她的视线在客厅里晃了一圈,看见了三楼楼梯上站着的祖父霍学农,而在二楼楼梯处,站着章叔章婶一家人,还有他们的女儿章文娜和儿子章文杰,都是一脸忐忑地看着客厅的方向。

    转回视线看向二叔霍冠辰,他居然也是有些意动的样子。

    至于白姨,她的目光幽深,正怜悯同情地看着她。

    白瑾宜的目光就是压垮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霍嘉兰浑身颤抖,再也伪装不下去了。

    她想起了母亲满脸苍白地躺在卧室里的样子,脸色不由急剧变幻,一时红得耀眼,一时又白得可怕,最后终于情绪崩溃。

    霍嘉兰嚎啕大哭,指着顾念之身边的宋锦宁,对着顾念之大叫:“我不许你带走她!不许你带走那个贱人!你知不知道我妈妈是因为她吞安眠药自杀的!凭什么她做了那些无耻的勾当还有脸装疯卖傻?!——她不是疯了吗?失忆了嘛?我让她疯一辈子!失忆一辈子!为我妈赔罪!”

    顾念之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在半空中踩钢丝,晃晃悠悠,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甚至有一瞬间的眩晕。

    这一切跟她最初预想的很不一样,难道她错了?

    她求援似地看向霍绍恒,霍绍恒却依然面无表情地回望着她,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霍嘉兰倒在白瑾宜怀里,哭得浑身颤抖:“我知道!我十年前就知道!我爸爸根本不是失踪!你们都在骗我和我妈!他根本就是为了保护那个贱人的性命而尸骨无存!”

    “你够了!”顾念之终于听不下去了,既然没有人为宋锦宁说话,那她就来说吧,反正她也是外人,她就以外人的身份说几句公道话,“霍嘉兰,你有话好好说,满嘴脏话不会让你更有道理,只能让人厌恶。”

    霍嘉兰被噎得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激烈地咳嗽起来。

    白瑾宜急忙拍着她的后背,对顾念之摇摇头:“顾念之,想不到你真的牙尖嘴利。你知不知道对于嘉兰来说,她母亲自杀而死,是她一辈子的伤痛?你怎么能在她伤口上撒盐呢?”

    顾念之深吸一口气,极力平静自己的心情,镇定地说:“我不知道霍嘉兰的母亲是自杀而死,我只知道,她这样称呼宋夫人是不对的。宋夫人……”

    “你还一口一个宋夫人?!”霍嘉兰从白瑾宜怀里抬起头,满脸泪痕地看着顾念之,“你等着,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她推开白瑾宜,飞快地往自己住的二楼跑去。

    二楼的章家一家人目瞪口呆看着她,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霍嘉兰冲进自己住的套房,没过多久又冲了出来。

    她的手里拿着一沓陈旧泛黄的信封,最上面的一个信封却比较新一些,看起来保存得很好的样子。

    “顾念之,你准备好了吗?你要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吗?”霍嘉兰拿着那沓信封,往霍绍恒脸上看了看,见他依然是面无表情,不置可否的样子站在顾念之身后。

    霍嘉兰微晒,在心里暗道难怪说郎心似铁,大堂哥这种人,在部队里十多年,是不是早就练就了铁石心肠?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心,也没有感情吧?

    自己母亲的丑闻很快就要公诸于众,他却无动于衷……

    霍嘉兰想到这里几乎要赌气了。

    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母亲的丑闻,我又为什么要为你遮掩?

    就让大家都知道那个贱人的真面目……

    顾念之盯着霍嘉兰手上的信封,也抬头看了看霍绍恒。

    霍绍恒没有说话,既没有阻止,也没有鼓励,就这样神色淡然地站在一旁,似乎这一切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顾念之心里一动,霍绍恒是不是跟他母亲之间有心结啊?

    她二话不说从霍嘉兰手里拿过那沓信封,偏了偏头,“那就让我看看有什么了不起的内幕……”

    她抽出最上面那个保存得很好的信封,打开封口,发现里面只有一张花笺,上面写着两句话:“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署名是一手漂亮的小楷“锦宁”。

    顾念之忡然变色。

    她抓着剩下那沓信封,就像捏着一团火。

    “怎么了?害怕了?”霍嘉兰嗤笑,伸出胳膊,在客厅里如同跳芭蕾一样转了一圈,“看看,纸是包不住火的。该爆出来的,都会爆出来。”

    顾念之再次看向霍绍恒,但是霍绍恒这一次却移开视线,脸上的神情依然平静,甚至连喉结的上下滚动都很正常。

    可见霍绍恒深藏不露的涵养又上了一个台阶。

    顾念之的心跟着静了下来,她从剩下的信封里抽出几张信纸看了看。

    原来是几封情书,署名是“霍冠元”。

    霍绍恒的父亲名叫霍冠辰,那么这霍冠元……?

    霍嘉兰看见顾念之望着那签名出神,不由嗤笑一声,“对,霍冠元,那就是我的亲亲好爸爸……哈哈哈哈……我只希望他去死之前,把他这些见不得人的信烧了!这样就不会让我妈妈在他走后发现了……”

    顾念之看向霍嘉兰,皱了皱眉头,“你妈妈发现的?”

    “对。嘉兰的母亲本来是个很坚强的女子,发现了这些信件后,她谁都没有说,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直到再也忍受不了,才吞安眠药自杀。”白瑾宜感慨说道,“那是……十年前的事吧?”

    就是在那一年,放学回来的霍嘉兰看见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母亲,和母亲留下来的一封遗书。

    虽然她母亲遗嘱让她将那些信件都烧了,但霍嘉兰不肯。

    她的家被毁掉了,爸爸妈妈都因为那个女人没有了,她可不会当忍气吞声的圣母,最后跟自己母亲一样得了抑郁症,她选择将这些东西放到霍老爷子和霍冠辰,还有当时刚上大二的霍绍恒面前。

    “你知道她发病之前是什么人吗?本来就是仗着自己漂亮到处招蜂引蝶的骚**货!不然能让我爸为她送命?现在你看她是正常了,当初是什么样子?只有你不知道吧?要不是白姨,她早被关到精神病院接受电击治疗去了……”

    “她现在这个样子,比她没得精神病之前好多了。我不过让她继续失忆而已,好吃好喝供着她,大家都省心,你有什么不满足?关你什么事?”

    霍嘉兰这时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字字句句都在刻薄顾念之。

    顾念之没想到自己捅了这么大一篓子,手心一时发凉。

    她手足无措地看向霍绍恒,霍绍恒神情严峻,但却没有出言否认,他目光沉静地看了看她,就移开了。

    是因为有这么多的隐情,所以霍少才欲言又止吗?难怪他每次面对宋锦宁,都心情复杂。

    虽然不阻止自己去接近,但他自己却总是在她后面观望。

    当年的事,他们也不是毫无察觉吧?

    想到霍冠辰的离婚,但依然将已经疯癫失忆的宋锦宁留在身边,这其中有多少内幕是不为外人知晓的?

    难怪霍绍恒决定离家参军,多年不回,也不再插手长辈的事。

    白瑾宜看向一脸沉郁的霍冠辰,叹了口气。

    霍嘉兰指着宋锦宁,心里充满快意,对顾念之道:“知道你的宋夫人是什么时候从霍夫人变成宋夫人的吗?就是那一年,二叔看了这些信件,断然决定起诉离婚。”

    当时起诉离婚的书面原因是以宋锦宁有精神病,不宜过夫妻生活为由提起的。

    他当然不会说真实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妻子跟自己的大哥有情……

    顾念之这时想起了霍绍恒屡次提起他母亲宋锦宁时候的欲言又止。

    难怪他要找个专门的时候对她说,实在是内情真不足为外人道也。

    如果白瑾宜今天没有马上跑来,自己会从霍绍恒那里先听见这些事的始末吧?

    她就不会这样震惊了。

    不过好在她应付得还算正常。

    顾念之又悄悄看了看霍绍恒,目光留恋在他面上。

    这也就是十年前,霍绍恒决定参军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他的家让他陌生窒息,实在是不想再回到这个家了。

    后来参军之后,他什么任务都抢着做,只要能不回家,就不回家。

    因为他无法回家面对家里人。

    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获得了心灵上的平静和强大,让自己可以置身事外,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看待这件事。

    顾念之揣摩着霍绍恒的心情,心里也很不好受。

    她总觉得,事情也许不是没有转机。

    宋锦宁还疯着,霍冠元失踪,谁知道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事?

    霍绍恒这时走了过来,从顾念之手里拿过来那些信件,对霍嘉兰平静地道:“这些东西,我先收起来。我母亲会暂时送走,你放心,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说着,他回头叫了一声:“勤务兵?”

    今天值班的勤务兵头儿忙跑进来:“首长好!”

    “打电话给我的生活秘书,让他们带着陈列和叶医生一起过来,接我母亲去第六军区总部驻地。”霍绍恒有条不紊地吩咐,低沉磁性的嗓音有着一锤定音的镇定和沉着。

    顾念之悬着的一颗心立刻找到了归处,不再像走钢丝一样晃晃悠悠了。

    “你还是要带走她?”霍嘉兰的身形摇摇欲坠,悲痛得不能自已:“大堂哥,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妈妈的命是命,我爸爸妈妈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顾念之被堵了半天,这时实在忍不住了,她扬声道:“霍嘉兰,你别太过份了。你怎么能要求霍少答应你的无理要求?不管怎么说,宋夫人还有病,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什么叫为时过早?”霍嘉兰几乎是面目狰狞地冲到顾念之身边,“难道你不信这些东西?我告诉你,祖父和二叔拿着这些信件给军部最厉害的笔迹鉴定专家看过,证实就是我父亲和他母亲的笔迹!”

    “那又怎么样?”顾念之一点都不怵。

    何之初曾经夸过顾念之,说她有着作为一个律师最需要的不屈不挠的精神,甚至在对方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她也能毫不放弃地找到弱点进行攻击。

    她也确实不负何之初所望,再次对霍嘉兰反唇相讥:“霍嘉兰,我看你和你妈脑子都有些不好使。光靠几封发黄的信件,就给自己的亲人缺席定罪。至少,你们也应该等你爸爸找到了,等宋夫人清醒了,大家再当堂对质不好吗?你这样拖着宋夫人的病情,不是亲者痛仇者快为虎作伥?”

    ※※※※※※※※※

    这是第二三更合起来的大章四千字,含广寒宫主a八月打赏的灵宠缘第一次加更。

    继续求月票和推荐票啊。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4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4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