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意外收获

推荐阅读:都市至强者降临妃常难求猛男诞生记至尊归元修佛传记总裁爹地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超品仙医网游之进化战场这个天国不太平

    叶紫檀一直在宋锦宁的手术椅旁边照看她,陈列负责仪器记录数据。

    这样逆天的数据,陈列在高兴之余,还是很小心地将数据下载另外保存,没有放到宋锦宁的个人档案里。

    就跟上一次的病毒武qi抗体一样,顾念之的名zi没有在他们上报到军部的记录中出现。

    这些事情,只有陈列和霍绍恒两个人知道,顾念之自己都不知道她体质的特殊之处。

    顾念之对于军部的重要性,在于她背后的身世。

    霍绍恒和陈列两人都不希望有人发现顾念之体质的特殊性。

    如果被那些人发现,顾念之就真的只能做小白鼠,被关在实yàn室被人做秘密实yàn了。

    对于这一点,霍绍恒和陈列两个人心照不宣,不约而同地选zé了为顾念之保密。

    他们从六年前发现顾念之体质的特殊性之后,就开始了有意地保护屏蔽行为。

    霍绍恒甚至连家都不回,让白瑾宜他们把目标只放在宋锦宁身上,没有注yi到顾念之的特殊性。

    他们希望顾念之能帮助救治宋锦宁,但仅此而已。

    请顾念之帮忙救治宋锦宁,也是征得她本人同意的。

    陈列认为无论顾念之同不同意,霍绍恒都会让她救他母亲,其实是不对的。

    如果顾念之自己不愿yi,霍绍恒绝对不会勉强她。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强迫顾念之救他母亲,更没有想过要她为整个华夏帝国做贡献。

    他自己是军人,可以为这个国家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但顾念之不是,他甚至不确定顾念之是不是华夏帝国的人,当然不能为顾念之做主,让她也献出一切。

    这有悖于他作为男人的原则和作为军人的信仰。

    ……

    霍绍恒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一个人坐在大床旁边的单人按摩沙发上,一边拿着电脑处理工作,一边不时察看顾念之的情形。

    到了深夜时分,顾念之确实发烧了。

    但只是低烧,没有特别严重。

    陈列过来看了看,甚至连药都没给吃,只说顾念之能够自己抗过去。

    霍绍恒每隔十五分钟就要去探一探顾念之的额头,确保她的温度没有继续升高。

    顾念之睡得并不安稳。

    下午的手术让她疼得几乎晕过去,但为了不让霍绍恒有更多的压力和愧疚,她选zé了一声不吭。

    她喜欢他,她爱他,她希望他也爱她,但她不想霍绍恒是因为歉疚的心理跟她在一起。

    不过疼痛还是在她身上留下烙印,让她的大脑时时处于紧张状态中。

    到了深夜时分发烧的时候,她沉浸在一个久违的噩梦里。

    ……疼痛无处不在,有人在追赶她,她哭喊着叫妈妈,四处躲藏。

    在梦里,有一个女人模糊的脸时时在她身边出现,好像是幼年的她心中最渴望的对xiàng,但在她奔向她的时候,却被她无情的推开了……

    她在睡梦中张了张嘴,想叫那个女人,却发现自己叫不出来。

    最后她只声音很低地糯糯地叫了声“……爸爸”。

    霍绍恒倏地抬头,往躺在床上的顾念之看去。

    昏暗的夜灯里,她的小脸雪白,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烧好像是退了。

    霍绍恒拿了毛巾给顾念之擦汗。

    顾念之依然在低声呢喃:“……爸爸、叔叔……”

    霍绍恒的手顿了顿,目光深幽地看着顾念之,然hou又拿起毛巾,在她额头点了点,突然低声道:“念之,你爸爸叫什么名zi?”

    他们特别行动司曾经训liàn过,如何对一个说梦话的人诱供。

    这种方法非常有效,而且保密性极高。

    对方梦醒之后,完全不记得自己在说梦话的时候被诱供过。

    顾念之做着噩梦,身上还残留着白天手术的痛楚,这痛楚也刺激了她的大脑。

    心神不属的时候,很容易就跟霍绍恒搭上梦话:“爸爸……爸爸是爸爸。”

    霍绍恒的心倏地停了几拍,然hou更加剧烈的跳动起来,沉稳的声音微微颤抖:“那到底叫什么名zi?”

    顾念之没有接话,像是又睡过去了。

    看来跟以前一样,这一次又没有结果了。

    霍绍恒移开毛巾,刚要起身,就听顾念之又轻轻说:“……祥文。”

    祥文?顾祥文?

    霍绍恒深吸一口气,终于找到顾念之身世的一个重要线索了。

    “是哪两个字?”

    “吉祥的祥,文化的文。”顾念之乖乖答道。

    在睡梦中她跟醒着一样乖巧。

    霍绍恒眉目舒展,有了名zi就好查了。

    到时候去华夏帝国行政部的户籍管理机构进行全国检索,查出所有叫“顾祥文”的人,然hou一一查验dna就行了。

    霍绍恒按捺住激烈跳动的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过了六年,他们终于接触到顾念之身世的冰山一角了。

    “那你叔叔呢?叔叔叫什么名zi?”霍绍恒又轻声问道。

    顾念之却闭紧了嘴,再不说话了。

    霍绍恒又问了几声,顾念之都不再有反应。

    居然在睡梦中都这样警惕。

    可能要不是今天的疼痛太过剧烈,顾念之的心神还不会这么容易失守吧?

    霍绍恒站在卧室中央,想得出了神。

    听顾念之说的她父亲的名zi,应该是华夏帝国的人。

    可是他们查了六年,把整个华夏帝国的有关人等几乎查遍了,都没有查到一个跟顾念之dna相近的人,哪怕是远房亲戚都没有查到。

    怎么可能在华夏帝国还有顾念之的父母存在呢?

    他们一度都认为顾念之应该不是华夏帝国的人……

    可顾念之是在说梦话的时候被他诱供的,这时候说的话,一定是千真万确,无法作伪,甚至是停留在说梦话的人的记忆深处,有时候连这些人清醒的时候都未必记得的东西。

    比如顾念之,她十二岁之前的记忆全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所以用梦呓时候的诱供,可以唤取她记忆深层次的东西。

    哪怕她的回答多么地荒谬,多么的不可思议,它的真实性都毋庸置疑。

    如果顾念之的回答是真的,那么他们之前的排查,肯定是出了问题。

    不过他确实没想到,顾念之居然是华夏帝国的人……

    霍绍恒定了定神,将毛巾放回浴室,回来坐到沙发按摩椅上,继续埋头工作。

    凌晨两点的时候,赵良泽给他发来消息:“霍少,霍上将来了,您见不见?”

    “我父亲来了?”霍绍恒从笔记本电脑上抬起头,“他来做什么?”

    “不知道,已经到了您官邸门口,正在下车。”赵良泽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录像,向霍绍恒报告消息,然hou将视频分享给霍绍恒看。

    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一辆黑色防弹轿车停在官邸门口,车门打开,一身便装的霍冠辰从车里走下来,双手拢在身前,目光犀利地打量霍绍恒的官邸。

    霍绍恒紧紧抿着唇,看了一会儿视频,才对赵良泽道:“开门,让他进来。”说完他关了笔记本电脑,起身看了看顾念之的情形,见她的烧都退了,才转身离开。

    脚步沉稳地从二楼的卧室来到一楼的客厅,霍冠辰已经等在那里了。

    ※※※※※※※※※※※※※※※※※※

    这是第二更。周一求推荐票和月票啊。亲们的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亲们晚安么么哒!

    o(n_n)o~。(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6/25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6/25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